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1 11:29:50

众灵的守望

方士妖 著

     时上古魔族降临摘星九地,人族危难,一代人皇亲祈道尊下山;小道童本无名小辈,却被信口开河的大师兄携下山去,欲知二人如何瞒天过海,且观此书。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三章 危机

  一股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如八爪章鱼那黏湿的触手死死扣紧姬发,这是一种预警;而这种能力是他与生俱来的,道尊知晓,张不正也是如此。

  姬发没有丝毫迟疑,小手一拍坐垫,借势站起身,一脸凝重地拉开车厢的卷帘,匆匆一眼,看到张不正奔跑的身影,便跳下车追了上去。

  此刻,战车中,仅留下了风伏戏一个人。

  只见风伏戏从宽大的衣袖中探出双手,摩擦着两掌,一丝诡异的笑容悄悄浮现,再不见温文尔雅的样子。

  少顷,风伏戏才缓缓起身,双手背负,且右手的大拇指与食指摩擦发出轻脆的声响,四匹西戎战马仿佛受到了某些指令,向城中奔去,本排队受盘查的难民吓得纷纷侧身,而在战车即将进城的一瞬间,他跃下车,无数道残影连接在一起,一名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静静地站立在残影最后的交汇处,俨然是风伏戏。

  反观姬发,他拼尽全力地紧追着张不正,而后者浑然不觉,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一处黑点。

  那黑点正是解决完生理问题的张二狗,舒畅的笑容密布在他的脸上,像极了秋中时节南越国舟翼山上盛开的菊花。

  “我了个乖乖儿,这上了茅房就是那个舒服啊。”

  张二狗长舒一口气,大感山河无限好,不过紧接着他皱了皱眉,仿佛想到了某件事,头颅不由自主地往后转。

  竟是一名邋遢老道,却披着五彩霞光,踩着九彩祥云,朝他奔来。

  “我的娘唉,这是幻觉吧。”

  张二狗举起手,忙用衣袖使劲擦拭眼睛,又瞧一眼,邋遢老道苍老如树的脸钻进了他的瞳孔,其周身哪有一丝光芒。

  “原来刚才是眼花,我就说嘛,邋遢老道就是邋遢老道,哪能有祥瑞霞光照耀;咦,卧槽,这老不死的东西还真追上来了。”

  张二狗心中泛起一圈圈涟漪,既然你死追烂缠,那就休怪我不留情面。

  只见张二狗举起拳,重重挥出,其力道已是猛龙破海;像张不正这般弱不禁风必然承受不住,然而张不正却仿佛早有预料,一个轻轻地转身,堪当错开,似巧合一般。

  “好家伙,你这老道运气不错,看我再打。”

  说罢,张二狗直接揪住张不正的领口,右臂高高举起,蓄力的一拳恰时映在火红的太阳上。

  “拳下留人!”

  这是一少年的大喝,来者正是姬发。

  姬发缓缓地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伸出手,不断地指着张不正。

  但一切已太晚,张二狗的拳头已听不得使唤,就在姬发的目瞪口呆下,一只厚实的拳头重重地朝张不正挥去。

  嘭!

  “哈哈哈,好玩好玩。”

  原来,张不正整个人脱离了道袍,这会儿正蹲在张二狗的脚边捂嘴偷乐,而被张二狗打飞的却是一件道袍。

  松了口气的姬发肆意一抹,擦去了额上的汗珠,若是刚才那一拳落在张不正的身上,轻则残废重则亡,对于一个朝夕相伴十四载的人来说,这是放不下的感情。

  他虽然对张不正并不尊重,但他是极为注重感情,同时更不能任人欺负自己的师兄。

  姬发撅着红樱桃般的小嘴,静步走到张二狗面前,神色严肃的面对着张二狗,指责道:“你一个大男子汉,对着手无寸铁老人出手,你不害臊我都为你害臊。”

  闻言,张二狗瞪足了眼睛,大如牛蛋,他可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认为,且不说谁先惹事滋生的祸端,就邋遢老道的反应速度来说,比军队里的瘦猴都快上几分,而且,面前的少年所言,却是颇有不妥,什么叫手无寸铁,难道要让他打一个将刀剑竖在面前的人,那就是来个神仙也无计可施啊,不公平!

  张二狗越想越理直气壮,正打算反驳,突然看见,一只老朽的枯手一把推开了少年,那邋遢老道竟是站起身,面露慈笑,不断地打量自己。

  这一番,他却是吓去了魂儿,莫非这老道是传说中的——张二狗不敢想下去了,而且连他看姬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老牛吃嫩草,在这残酷的生存环境之中,这都不是事儿。

  “小伙子,本道观你骨骼精奇,是百年难遇的修炼奇才,恰逢今日,本道心情多云转晴,打算收你为徒。”

  说话间,张不正又学起了师尊的仙风道骨,面容上悬挂着淡雅的微笑,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不断的轻捋胡须,果真一世外高人的模样。

  姬发真是欲哭无泪,到底谁是外人,师兄的胳膊肘还真会玩花样。

  再说到张二狗,这货可是初见张不正,对这专门糊弄人的货色可是没有丝毫的了解,满心扉的白日大梦。

  他真的以为自己遇到了绝世高人,而之前是高人对自己的考验,但是转眼间,他又产生了疑惑,自己这么愚笨,怎么会被绝世高人放在眼中,简直在做梦。

  虽对自己一番安慰,但张二狗又对自己起了怀疑,若是他真的有潜质,不应该一年之久还在做小兵。

  于是,他需要彻头彻尾的分析一下。

  经过对前后的反应做了妥善的整理,张二狗终于乐开了花,我是修炼奇才,我根骨精奇,我将来定是大能。

  嘭!

  张二狗果断又决然地跪在地上,对着张不正恭敬的三拜,笑得合不拢嘴的他硬是吐出一句平静的话。

  “承蒙师父不弃,弟子张二狗愿做您的徒弟,一生只为师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姬发忍受不了,劝阻道:“这位哥哥,我师兄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他并非炼气士,你——”

  他又被无情的打断,而且这次打断他的竟是张二狗,因为二狗在这一刹那的时间深思熟虑了许多。

  这刚刚避开的侧身,以及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下蹲,不是实力又是什么?

  想好了这些,张二狗强逼着自己褪去欣喜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二狗心意已决,师叔不必再试探我了。”

  姬发明显愣了一下,旋即又准备着费些口舌,却被张不正推了个踉跄。

  后者对着他挤眉弄眼,得意一笑,又转头往张二狗看去。

  “甚好,本道于晚年能得一爱徒,上天不薄,哈哈。”

  张不正表面一本正经,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背地里却笑颜如花,小样儿,我张不正绝顶聪明,天下无敌,谁人能奈何?

  姬发见事情已经无法收拾,也不再去理睬,毕竟还有个弥天大谎还需要他去应付,无暇分心,师兄自己玩火,到时再浇盆水即可。

  “弟子二狗谢过师父。”

  张二狗喜出望外,多年的黄粱一梦,今日却稀里糊涂的梦想成真,想到未来无数人的崇拜眼神,浑身一哆嗦,这叫爽!

  但是,张不正这边却皱起了眉;张二狗,张二狗,张二狗,不好,名字不好。

  思来想去,张不正打算给张二狗起个像样的名字。

  “二狗啊,为师觉得,你既然拜在我的门下,这名字却是要威武霸气。”

  “谨遵师命,还请师父赐名。”

  张不正乐翻了天,孺子可教也。

  “你是为师的爱徒,为师决定,赐你一个世间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旷世之名。”张不正努力扮出思索的模样,把张二狗看得心中不停膜拜,有此师,师复何求,“就叫张歪了。”

  “扑哧。”姬发笑弯了腰,眼角积蓄着旺泉。

  张二狗,如今也叫做张歪,他却是傻了眼,随后一想将来有了无上神通,就用个绰号,这名字权当用来博师父一笑。

  “弟子张歪拜谢师父。”

  不言尚可,这句话一出,姬发笑得更旺了,仿佛一日便偷了数月的鸟蛋。

  “你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笑的。”

  张不正轻轻地呼了一下姬发,嘴上恶狠狠地说道。

  忽然,张不正又貌似想起了什么事情,忙问道:“人皇兄呢?”

  就在姬发准备往背后望时,余光却扫到不远处的漫天沙尘。

  他急忙指给张不正看,后者伸直脖子,仔细一瞧。

  那漫天沙尘的中间却是一颗粒般大小的黑点,说明有人急速往北望城赶来。

  如此想来,应该也是名门望族。

  张不正洒脱一笑,正欲安慰莫名紧张的姬发。

  却似乎发现了什么,面上一凝重,只听他说道:“不好,上古魔族。”

  话罢,张歪与姬发一齐往泛起黄沙处望去,那黑点以追风逐电之速不断放大,一杆画着似“姬”字的符号的旗子浮现在二人眼前,并在瞳孔中逐渐变大,变大。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