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7-08 06:59: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众灵的守望
  4. 第二章 不低调

第二章 不低调

更新于:2018-05-27 08:30:28 字数:3161

字体: 字号:
  一眨眼的功夫,张不正已经走出去,只留下一股怪异地气味。

  姬发捂住鼻子,皱着眉对着风伏戏笑了笑,这便是他师兄的独门绝技,新陈代谢后的污秽一齐汇聚于盆骨而不扩散,唯有起身,气味从下盘渗出,行而有序,周而复始。

  即便一旁较为镇定的风伏戏也露出一丝苦笑,原来张不正的本领他并没有完全的领教。

  姬发终是一名十四岁的孩童,见了风伏戏的异样,略感好笑。

  “师兄虽有些怪癖,但还是请伏戏殿下见谅。”

  风伏戏毕竟是世间最强幕后,抗击打能力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阙得道人确实有趣,在这危难之中,他还能如此乐观,实属不易。”

  姬发听闻,额上顿起黑线,这哪是乐观的态度,分明是没心没肺。

  “下山前,阙得道人提及,道尊将救世之宝传给你,不知是何法器?”

  风伏戏万万不会认为姬发乃翻天覆地之人,毕竟他已是世间炼气士的翘楚,而且姬发身上散发的,确实是凡人之气;因此,张不正口中的救世之人,定然是承师命转赠法宝罢了,倒是不知是何法器,竟然需要一个孩童保存着。

  面对着风伏戏的希冀之色,姬发兀自瞪大了眼睛,他未料到,自己亲爱的共攀悬崖峭壁去偷鸟蛋的大师兄竟然出卖他,假如可以重新选择,他绝对不会重来。

  这分明是纵火zi焚,而且更是戏弄他人之举。

  姬发矛盾起来,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是圆师兄的谎,心中有愧于面前的风伏戏;若是做到问心无愧,天知道他们会迎接什么样的惩罚。

  于是,脑海中画面急转,先是张不正树皮一样粗糙的脸。

  “臭小子,我告诉你啊,别以为下了山你就是爷,自己可担待着点,别玩火自焚烧了我张不正英俊潇洒的脸。”

  又是风伏戏静立在摘星观门前时的模样。

  “天下苍生有难,你本一无是处,又岂能为己私而误了大事。”

  随后,画面频繁交替,脑子一片轰鸣,姬发猛然惊醒,额头上竟是浮现出颗粒般大小的汗珠。

  “你怎么不说话了,莫非不是什么宝物,而是计谋?”

  难道要说出实话来吗?姬发的心中响起这样一句话,不明抉择间,他很随意地看了眼风伏戏,后者那眸子的清澈让他说不下去谎。

  “是的,师尊有言,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此谋略。”

  姬发平复下心情,笑看着风伏戏,心里却在不停的安慰自己,可不是我说的哦,这是你说的。

  “惭愧啊惭愧,我本欲请道尊出山,直接出手力挽狂澜,如今想来,是我愚昧。”风伏戏摇头轻笑,好像做了傻事,对自己颇有些自责;待他又将注意力放在姬发的身上时,落入眼眶的恰是后者那迷茫的面孔,当即,他又是一笑,“其实,我等已对那上古魔族有了对策,然并非十足的把握,最差的效果就是保住守望之海,以此为根据地,来日再夺家园,可是九地的一些子民心念故土,于是想请道尊出山力挽狂澜,而今道尊只是留下一紧要关头方能使用的锦囊妙计,可想而知,我们在他老人家面前耍小聪明,却是不智之举啊;不过伏戏料想,道尊这般做必是考验天下苍生的心性,唉,道尊不愧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姬发听着风伏戏不断的叹息,这才明白,原来他们能够度过此劫,然而效果不显著,只能从敌人手中保住最后的栖息地,并且在他们之中,还有些念及旧土之人,想请师尊灭掉魔族,收复失地。

  丰富的信息量令姬发大吃一惊,而且遥遥十四载,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师尊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但是,这不是最为关键的,最重要的则是摘星九地的炼气士们有了御敌之策,如此说来,他可以不用做张不正满口胡诌的“救世主”,并且减轻了愧对天下苍生的负罪感,一石二鸟,怎能不喜形于色;但总的说来,还是要谢谢这位人皇的分身。

  望着面前突然喜上眉梢的小少年,风伏戏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至于是哪里异样,他便说不上来了。

  姬发与风伏戏的小谈结束了,可张不正这边,却是要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了。

  话说,张不正威风凛凛地走下战车,还扬言要教训士兵,至于缘由,他自认士兵处理交通不当,一代人皇的车辕,不岀廓迎接也就罢了,这跟着难民一起排着队被盘查进城可就说不过去了。

  真把自己当成所谓的“正义大使”的张不正大摇大摆地朝士兵们走去。

  一名正盘查着难民的北望城战士突然眉头紧锁,结实的双臂微微抱起肚子,健硕的身躯扭曲而翘起了臀部,或许内急,也似腹痛,正欲寻个位置去解决生理问题,刚刚动身,便被一个身披道服,扣着鼻屎,还故意撅着屁股的邋遢老道拦住了去路。

  这名战士叫张二狗,上古魔族降世时,他的家人都未能幸免于难,唯独他,出去给家人买粮食的时候受了鼓舞,随着迎战的守城军队上了城墙。

  后来,张二狗也尝试着去寻找自己的家人,虽并未如意,但他并没有痛不欲生,反而是在战场上英勇奋战。即便凡人与上古大族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却不代表着凡人没有丝毫用武之地。

  话说这张二狗,看到差些撞脸的邋遢道人,没有一丝厌恶与反感,毕竟被生理需求憋坏了,像张不正这样的人他一天能见许多,已经不足为奇。

  然而,张不正岂是一般的张不正,他可是奇人异士。

  张二狗打算绕过面前的邋遢老道,事与愿违,自己又被挡住了去路,不由分说,张二狗怒发冲冠,对着老道怒吼:“你他ma的有病啊,滚一边去。”

  张二狗这一吼,可不得了,周围的难民纷纷把目光投过来。

  这些难民一路都是跋山涉水,生命的地位已经升华,相信不是至关重要的事,他们都不会脱离进城队伍,因为北望城俨然成为天下苍生心中唯一的避难所。

  再说到张不正,这货却是呆若木鸡,不是被吓的,是被张二狗逗的。

  “你丫的满口蜚语,小蝼蚁,不知道你张大爷是谁吧,我可是人皇请来的,地位之崇高撇开不说,我师弟是救世主,你得罪得起,你在这吼吧,一会把你家主人招惹过来,我看你如何收场;这就叫扮、扮、扮猪吃虎,哈哈。”

  张不正心里直乐,以至于那yin荡的笑容都横挂在他那布满纵深的脸上。

  张二狗自然猜不到张不正的想法,生理上的催促,令他再次心平气和地主动让道,准备绕行。

  张不正也不焦躁,又去挡路;张二狗急着走,再绕,二人反反复复,周而复始,终于,张不正爆发了。

  是的,张不正爆发了,他非常的气愤,面前的士兵怎么没有一点骨气,与敌人交锋时的热血澎湃,挥舞刀剑时的万夫莫当之勇都去哪儿了?

  张不正为北望城感到悲哀,为整个摘星九地感到悲哀,这种没有骨气的家伙都能扛起大枪,可以想象,人族走向灭亡,已是时事所趋。

  但张不正万万不会想到,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撞上了有生理问题的士兵,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以张不正的脾气,揪住你的尾巴就不要拽了,要咬住,就是用牙齿死死地咬住。

  “你干什么呢?你怎么不打我啊?你往死里揍我啊?喂,你有没有听到啊?”

  张不正伸出跟树杈一样扭曲又苍老的手指,敲在张二狗的鼻子上,后者傻了眼,一种眩晕感油然而生。

  “我了个乖乖儿,怎么还有这样的鲜人,求打啊,找虐啊。”

  想法在张二狗的脑海闪过,他握紧拳头,准备迅速出击,直捣敌人面门;但是,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莫名其妙的忍住了。

  “小样儿,跟我玩激将计,你太嫩了,哎呦,不行,好难受,速战速决。”

  张二狗伸出宽大的手掌,轻轻一拨,张不正那弱不禁风的身躯便被推到了一边,就乘这个间隙,张二狗猛地冲了过去,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了。

  张不正毫无防备,一个踉跄,待他稳了身子,便望着张二狗消失的地方,瞪大了眼睛。

  并自语道:“我了个乖乖,遇到对手了,还是个蛮横子,不过我喜欢。”

  顿时,张不正两只浑浊的眼睛,似幼凤破壳而出,五彩霞光四射。

  “今日,本道定要与你的大战三百回合。”

  一声大喝,张不正便追了上去。

  莫小看张不正这干巴的老身子骨,可他这叫喝却是有讲究的。

  先是气沉丹田,随后拼命压缩,最后张大口而喝出。

  果然,跟道尊混的人就是不一样,哪怕是个吃软饭的,也有独到之处,更何况张不正并非一无所知之辈,毕竟他是摘星九地的“奇人异士”。

  在战车里刚结束小谈且垂头端坐的姬发忽然抬起头,自语道:“老头,不好。”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51云阅读”(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51云阅读”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