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14:37:2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劝鬼师
  4. 第1章 夜市话鬼

第1章 夜市话鬼

更新于:2018-02-07 09:16:39 字数:4298

字体: 字号:
劝鬼师目录
共100章
  我叫曹小阳,道上的人都叫我麻子哥,其实,我脸上并没有麻子,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叫,他吗的,这群人真没素质。

  徐枫是我从小到大的死党,我们合伙开了一家工作室,名字很俗,叫心语情感咨询工作室。情感咨询什么的纯属噱头,实际上我们所从事的行业叫做小三劝退师。接受委托后,将小三从当事人身边劝退,当然,只要有钱,也可以帮助小三将原配劝退。

  工作室规模不大,但两人头衔可不含糊,我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徐枫则是副总经理兼人力资源总监,至于其余其他员工……就这么屁大一个工作室,还需要其他人吗?

  当然,这只是我表面上的工作,实际上我是一名劝鬼师,听起来很牛逼是不是?其实就是负责跟鬼谈条件的谈判专家,爷爷传给了我一本盗版的《鬼话连篇》,书里面有如何跟鬼魂沟通以及一些用处不大的道术,驱鬼是驱不了的,但是劝鬼还行。鬼,其实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说说好话给点甜头,一般都会给面子。

  我所在的城市是乌槐市,国内的二线城市,闲得无聊出来闹事的鬼魂很少,再加上知道我是劝鬼师的人也不多,生意颇为清淡,好在情感工作室的业务还行,跟徐枫两人的日子还算过得去润。

  前段时间,徐枫帮一个商场收银员赶跑了商场经理的原配,成功上位,当时我还说徐枫这事不地道,但徐枫却是振振有词,说什么收银员跟经理才是真爱,是原配在胡搅蛮缠。虽然不以为然,但也只能作罢。

  商场经理董志辉觉得徐枫这件事情做得很漂亮,便又给推荐了一单业务,就是这单业务让我们觉得颇为棘手。

  他的新老婆,也就是那个收银员沈茹有个妹妹叫沈茵,年轻漂亮,有个男朋友谢志龙,也是高大英俊,这两人在一起,就跟童话里的王子公主一样般配。

  然而,童话毕竟是童话,谢志龙被某富婆看上,给了他一张两百万的银行卡、一辆宝马车以及一套文庙区的房子,王子立马就抛弃了公主,屁颠颠的投入了巫婆的怀抱。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到富婆身边卧底,通过各种手段来影响富婆对谢志龙的看法,最后将其抛弃,只有这样,谢志龙才能重新回到沈茵身边。

  没错,董志辉的要求就是让谢志龙重新回到沈茵身边,因为他觉得这事大有蹊跷,谢志龙应该不是这种人,肯定是被鬼魂之类的迷了心窍,这也是徐枫一定要我出马的原因,多年的朋友,我有什么本事他自然清楚。

  我皱着眉头吸烟,烟雾缭绕中,对面的徐枫也是愁眉不展:“先不说鬼迷心窍,富婆黄若兰本身也是肤白貌美气质佳,更是上市公司的总裁,又怎么会随便被他人所影响?”

  随即,他那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猥琐的笑容:“不过,据说她隔段时间就换小白脸,还喜欢吞男人的精华,说是美容养颜。”

  “淫者见淫,你就只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嗤笑道:“少废话,我们还是来商议下该怎么行动。”

  “想要影响到黄若兰,就得在她身边说得上话,要想在她身边说得上话,最起码也得在她公司做到总监位置,嘿嘿,兰光科技可是上市公司,就我们俩这学历,如果要从基层做起的话,没个七八年,休想做到总监,有这功夫,恐怕黄若兰跟谢志龙的孩子都上小学了。”徐枫吐了一个烟圈,突然笑道:“也不知道黄若兰看上谢志龙什么了,不就是帅一点么?乌槐市帅的人大把,譬如你曹小阳,譬如我徐枫!”

  “去去去,说正经的呢。”我笑骂:“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去兰光科技公司做保安!”

  “做保安就能影响到黄若兰?”徐枫一脸鄙夷:“你是打算给她开车门的时候说谢志龙的坏话?还是打算巡逻的时候往她办公室丢纸条?”

  “你知道个屁!保安才是最容易混出头的。”我鄙夷道:“如果进去别的部门,想要爬到总监位置,得经历专员、主管、经理、总监四个阶段,竞争极为激烈,但保安的话,只要操作得当,一两个月说不定就能干掉原先的队长成功上位,要知道,保安队长是跟财务总监人事总监等平起平坐的,算是公司高层呢。”

  徐枫顿时哈哈大笑:“还真是这么回事。”

  接下来,两人制定了一揽子计划,修改了若干细节,这才开始行动。

  ……

  乌槐市人才市场,人头涌涌,每一个展位前都围满了人,好一点的公司更是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因为兰光科技公司旗下有工厂,在人才中心常年设有展位招聘普工,我不指望该公司正好招保安,想着先认识一下该公司负责招聘的人事专员,请客吃饭塞个红包,然后再找机会进去。

  在平面指引图上找到了兰光公司展位的位置,正要前去,左肩却是被人撞了一下。当下也不以为意,在这种场合,被人撞一下踩一脚什么的太寻常了,然而,那个撞我的人反而发出埋怨的声音:“喂,你这个人怎么走路的?”

  转头看去,一个穿着咖啡色夹克衫的年轻男子正怒视着我。

  “喂,好像是你撞的我吧?”我呲牙一笑。

  “事情的起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现在我已经被你撞伤。”年轻男子脸上表情转换极其自然,刚才还满脸怒色,突然间就极为痛楚的捂着肩膀,口中倒吸着冷气:“哎哟喂,痛死我了,啥都别说了,赶紧跟我去医院拍个片。”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周围的人都能听到,顿时数十道目光瞥了过来。

  我上下扫视了年轻男子一眼,心中寻思,莫非遇到了碰瓷的?这也不是没可能,他抓住面试者不愿在用人单位前留下不好印象的心理,从而进行敲诈。

  年轻男子接着说道:“跟你说啊,我全身都是病,信不信我现在躺下?”

  越发的确定此人是碰瓷,我笑了笑,搂着年轻男子的肩膀往休息区走去:“来,我们商谈一下费用。”

  走到休息区,年轻男子推开我的手,冷笑道:“拿一千块来,这事就算了。”

  “一块钱要不要?”我从口袋中摸出一枚硬币。

  年轻男子脸上的表情瞬间调节成凶神恶煞的样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三个指头捏住硬币,一用力,硬币顿时被掰弯,看着年轻男子愕然睁大的眼睛,我挑眉道:“还要给我吃罚酒么?”

  年轻男子楞了好一会,赔笑道:“兄弟,你这是崂山道术么?误会,都是误会!我杜磊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是么?”我笑道:“那我问你,你在这混得应该还算可以吧?”

  之所以要跟杜磊过来‘聊天’,那是因为他既然敢在这肆无忌惮的碰瓷,想必有些办法,找他来搭线兰光科技负责招聘的人员或许更加方便。

  “你要找工作么?”杜磊笑道:“我在人才市场混了这么久,还算有些门道。”

  “我想去兰光科技公司做保安!”我说明了来意。

  杜磊楞了一下,随即竖起大拇指笑嘻嘻的夸奖:“兄弟,有眼光啊,兰光科技公司里面全都是大美女,而且,保安入职的门槛又低,只要进去,那些美女还不都是你的菜?啧啧,哥们,你是不是富二代?专门来体验生活的?”

  我有些好笑,口中却是说道:“富二代算什么,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杜磊啧啧摇头,带着我走到了兰光科技公司的展位。这厮果然有些本事,走过去跟负责招聘的人员耳语了几句,那名工作人员便唰唰唰的写了一张纸条递给了杜磊。

  转回来将纸条递给我,定睛一看,是一张盖有红章的面试通知单,上面写着明天上午九点在兰光大厦的十七楼进行面试云云,不禁有些愕然:“怎么还要面试?”

  杜磊笑道:“兄弟,我只能帮你通过初试,至于复试则要看你自己了,就凭你能折弯硬币的功夫,还怕应聘不上保安?”

  一想也是,跟杜磊交换了手机号码,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接到了杜磊的电话,说是要请吃夜宵,问他有什么事却是支支吾吾的不说,心头有些好奇,便答应了下来。

  吃夜宵自然在中山路,这里是乌槐市有名的夜市一条街,除了烧烤,什么臭豆腐小龙虾凉皮煎饼……这里都有,而且口味还很地道,天色刚黑,就有不少吃货前来解馋。

  两人坐下乱七八糟的聊了一会,杜磊突然压低声音说道:“麻子哥,你那一手空手掰硬币的功夫是不是障眼法?”

  我哑然失笑:“当然不是,怎么这么问?”

  杜磊脸上的失望极为明显:“我还以为你是崂山道士呢。”

  我不喜欢欠人情,怎么说他今天也帮了我,当即笑着问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说出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杜磊左右张望了一番,将头伸到桌子中间,声音压得越发的低:“兄弟,你见过鬼吗?”

  我楞了下,随即笑道:“还真见过。”

  杜磊脸上顿时精彩起来,激动的问道:“你见过的鬼是什么样子的?”

  “这不好说,各种样子的都有,哈哈,你还是先说你的事吧。”我举起酒杯示意干杯,一饮而尽。

  杜磊坐直身体,楞了一会,突然问老板要了一瓶小支二锅头,拧开盖子,也不问我喝不喝,对着瓶口就灌了一大口,随即被呛得剧烈的咳嗽,猛吃了几串羊肉才缓过神来,看着我苦笑一声:“喝点酒,壮下胆。”

  我越发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杜磊需要喝酒才敢说出来。

  “我养有一条狗,很普通的土狗。”杜磊舔了舔嘴唇,说道:“其实也不是我养大的,只不过是在路边捡到的一条流浪狗而已。自从收养了这条狗以后,就出现了各种诡异的事情。”

  我嗯了一声:“都是些什么事情呢?”

  “我在河西区沙井附近租房住,你也知道的,那边房租便宜,而我住的地方,更是沙井最偏僻的地方,每次回家下了公交车都还有走上十多分钟的路,小黄每天都会在公交车站台那等我……呃,小黄就是我收养的那条狗。”杜磊又喝了一口二锅头,脸色有些发红:“有天晚上,我回去的时候,小黄突然冲着路边一辆面包车狂叫,当时我也没在意,只是招呼它回家,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那个面包车里死了两个人,死亡时间就在我回家的那会。”

  说到这,杜磊的声音明显有些不自然,而眼中却是隐约带有恐惧。

  我安慰道:“或许是小黄闻到了面包车里的血腥味吧。”

  “面包车里的两个人是被掐死的,根本就没有血迹。”杜磊苦笑一声:“车里两个人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同归于尽。”

  “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我沉吟了一下,说道:“虽然有些古怪,但也不是无法解释,嗯……还有其他的吗?”

  杜磊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住的房间是那种筒子楼,有天晚上,我隔壁邻居带了一个小孩过来玩,那个小孩是他刚收养的,我也不怎么熟,刚进门,那小孩就大哭,说有妖怪,手却是指着我的窗户。”

  “窗外有什么?”我讶然问道。

  “什么都没有!”说到这,杜磊的声音有些发颤:“我当时有些害怕,半夜更是被小黄的叫声惊醒,只见它冲着窗户呲牙咧嘴,往窗户那一看,一张脸盆大的脸从窗外一闪而过。”

  “会不会是别的东西从你窗外路过?”

  “我住的地方可是四楼啊。”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刚睡醒,眼花的缘故?”我皱眉道。

  听我这么一说,杜磊突然就生气起来:“我说什么你都不信,那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往下说,反正你也不是崂山道士,跟你说也没用。”

  说完,他居然起身就走了。

  我楞了好一会,才苦笑道:“奶奶的,说好请我吃夜宵的,居然就这么走了!”

  至于他说的这些,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世界上的鬼魂本来就不多,哪有空跟你玩躲猫猫。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劝鬼师目录
共10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