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9:2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拭天下
  4.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更新于:2018-03-17 07:13:43 字数:2715

  落雁崖。

  少年,着一身青黑衣袍,曲着左膝,将右腿垂于崖边,随之静坐。

  右手,只一柄残枫轩辕,剑身泛着淡淡的青色涟漪,撑着地面。

  这般情境,不知可否谓之惬意?

  这里再无他人——没人有胆来打扰,这场旷世的大战。哪怕是百里以外,也未见敢翔过雁阵一群!

  少年在等人。

  夕阳的余辉映在他的侧脸,本应柔情无限的少年脸庞,此刻却满是沧桑。这般沧桑,使得那黯淡的眼眸,更是多了一抹悲伤。轻抚而过的微风,使得一滴晶莹从那少年的脸庞无奈地滑落而下,那是泪,还是伤感?或许,当它跌至谷底时,这场还未开始的战斗便早已结束了吧!

  边塞的荒凉风景里,除了尘沙,便是沙尘,但也足以衬托出少年的孤寂。缓缓落下的夕阳,似欲遁入山谷,不忍目睹这场厮杀。

  那人仍未来。失约了?不,他一定会来的!少年坚信。

  时间慢慢将光线吞噬,少年略显健硕的身躯在逐渐黯淡的天色中却显得愈发孤独。他等的人呢?在这充斥着凄凉与萧条的塞北地区,除了偶尔掠过的几只离队的大雁还在嘶鸣,少年的叹息声显得尤为珍贵。

  唉!少年完成了这最后一声叹息,起身准备离去。缓缓转过身,耷拉着的脑袋无奈的摇了摇。只是低着头,在走。

  霎时间,风大起,扬起尘沙,呼啸之声越发响巨——似是在迎合着什么。

  少年察觉到了,正欲抬头,却见得余光前方的尘沙中,多了一个人影。

  嘴角上扬,少年慢慢抬起头来。待得瞧见这人模样,嘴角的上扬却顿时变为了惊诧——眼前的似是位素未谋面陌生人!

  却说眼前是为一中年男子,四十岁来往的年纪,眉宇间不乏一种强者的高傲气质,但此时,更多的是和蔼与仁慈。一身赤黑血袍,一柄长戟幻音夺魂,此刻从他身上难以感受到丝毫的杀气,英气逼人的双目也透出一股祥和与宁定,如上帝注目望着自己的子民一般,纵是修行有为的高僧老道也未必能如此吧!

  怔怔望着对面的中年人,少倾,气氛变得尤为凝重起来——正欲张口的少年竟不知该说什么了。微微张开的嘴却变作目瞪口呆的形状,嘴角微微一动,原本呆滞的眼神却是掠过了一抹自嘲,嘴角的一弯弧度带出一声冷笑,随即道:“你终于来了。”

  “玄儿,”中年人低沉着声音,似是有些愧疚,“原谅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

  “今日后,无须再提原谅二字!”中年人话还未说完,却听少年厉声插道。

  听得面前这位少年的话,中年人便也知道意味着什么,便也不多说什么——握着长戟的右手紧了紧,准备接招。却也正是这时,对面的少年,只深低着头,眼眸中再次落下泪滴。可与先前不同的是,那泪滴竟呈碧蓝乳色,其中竟还夹带着血丝!泪滴落到少年脚前的一个小石块上,竟使那石块通体泛着碧光!

  “碧灵韵血泪!”见状,中年人吃了一惊,不禁失声道。

  正说之间,少年一紧握剑的右手,意念一指,“锵!”一声落下,只见那柄残枫轩辕便已然插在两人间的地面上,剑法之快,不待眨眼!

  见得少年的举动,中年人先是一怔,低头看着倒插着的长剑,不知少年使得是那般招数。随即疑惑的抬起了头,望向少年,不觉更是大惊——少年此时已然到了崖边,身体微曲,一纵身竟跳下了崖!

  不及中年人作何反应,少年便是已然消失于崖边!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年人自是吃惊不已,显然十分无措。

  却也是时,先前的那滴晶莹已落至了谷底。

  “玄儿!”中年人失声大喊,狂吼之声似欲震动天地!也不知何时,其身形竟是早已出现在了崖边。

  呜咽之声未停,却见那中年人双目紧盯着这万丈崖谷,面目却是异常狰狞——左边是无比的哀痛;右边却变成了赤黑色,只有狰狞可怖!

  只见他眉头紧锁,左手结一印,似在竭力抑制着什么,随即右脸的赤黑缓缓褪去。将邪火压下去后,中年人依旧皱着眉,瞧那表情,似是十分痛苦的模样。缓步行至那泛着碧光的石块旁,只见那石块的碧芒中似是有一点青绿之色。

  见状,中年人先是一怔,于是轻轻将其拾起,拂掉上面的土灰,仔细一看,不由地又是一惊——这石块竟是发了芽!先前所见的那点青绿便正是这嫩芽!

  “他竟是真修至了韵术士高阶!”中年人见到那朵嫩芽,不禁叹道,“料是这般,我便也不该来此。”随即叹了口气。

  却在这时,石块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顿时碧芒大作,中年人只觉一阵钻心的刺痛,那石块如烫手的山芋一般,手一颤抖,石块掉落地面。

  离了中年人的手,石块似是脱离了危险一般,碧芒又恢复先前的光亮。却也在这时,那中年人的身体登时僵住了!只见从其心脏部位开始,赤黑之色缓缓蔓向全身,直至通体的泛起恐怖的赤黑——犹如风干了的血液一般附着全身!面目上充斥着的是比先前更加可怖的狰狞!此时,中年人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应该说是变成了一只人形的野兽!且不说仁慈和蔼面目,更是连人的面目都完全消失了!可想是哪般的恐怖!

  只见得那怪物双眼放出赤芒,直指面前的碧芒青石,握着长戟的右手登时一紧,双手持戟在空中猛然一挥,划得一红色光阵,猛然向那石块击打着去。锵的一声,只见碧赤两色光芒同时溅射而出!原一块普普通通的小石块,此时竟坚硬如此!

  那怪物见状,赤黑的双眼一瞪,附着着血块的嘴唇一张一弛,也不知是作得甚么古怪响声,随即,只见那怪物便再次转身,提起大脚向着崖边行去,脚步每每落下,都是震天撼地的动静!行至崖边,泛着赤芒的双眼紧盯着悬崖下面,似是能看到崖的底端一般,却见那怪物血色的眼睛掠过一抹惊诧,随即惊诧转为愤怒,赤芒大作!自始至终,恁怪物举动竟都保持着兽性的警觉!

  也不知那怪物看到的是什么,顿时兽性大发——只见他举起布满血块的手臂,肌肉纠结,青筋暴起!随即“嗤!”的一声诡异的嘶吼霎时便充斥了整座山谷,地动山摇,原本还略带暮色的天空顿时阴暗下了,在中年人,不,是一头人形的野兽的长吼中,一道道赤红的闪电划破昏暗的天空,一声声炸雷随后震天撼地的响起!这是旁边无人,若是有人,只怕早已被这气势吓得魂魄分离了罢!

  也不知过了多久,狂兽般的长鸣嘶吼终于渐渐弱了下来,与此同时,那怪物浑身的赤黑竟开始慢慢褪去,变回中年人的模样。不!那赤黑并未褪去,而是被那幻音夺魂慢慢吸取!当中年人完全恢复正常时,那柄长戟的却正耀眼与无羁的焕发着赤黑光芒,赤色涟漪在戟身缓缓流动。

  随着嘶吼声落下,那中年人竟是脱力一般大吐了一口鲜血,随即便摊倒在了崖边,无力动弹,呼吸渐弱。手中那柄长戟也随着手松开,坠入悬崖。

  却见那长戟离开了中年人的手,原本就泛着强光的长戟竟是猛地起了一阵刺眼的红光,随即便消失作一道血色光芒,划破夜空,消失在天际。

  悬崖边,只剩那脱力倒下的中年人呼吸渐弱,还有那柄倒插着的残枫轩辕,剑身的青色涟漪依旧缓缓流动着,波澜不惊。风景却也在此时,变得更加凄凉。

  一只离队的大雁掠过,使得原本就不堪惊扰的风景更加充满了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