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7 23:43: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驱灵使
  4. 第一章 神魔传说

第一章 神魔传说

更新于:2017-04-21 12:42:21 字数:3225

  [存稿箱]书名:驱灵使第二章万友来贺更新时间:2012-2-245:58:37一行加上元虚子总共七人向地面落下,华光流转,转眼就化身成了普通的田间乡农。七人衣着简朴,完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要说有的话,就是他们远胜普通人的精气充足,不过在这人烟稀少的蛇岭一带,总是显得有些冲突,而却无大碍。七人进入院内,只道是远方表亲,全是山野人家,巴不得有好的关系,况且是自己家门幸事,哪有赶他人走的煞风景之事,于是便都留下了。礼物都是乡里人难得一见的真品,还有滋补大药,人们自然是喜不自胜,接着就住了下来,却也不觉得拥挤。元虚子言道会些医人之术,便借机扫视了下被褥里得婴孩。婴孩血气旺盛,双目有神,再其额头似有精气氤氲,一看就是不俗,将来必非池中物。元虚子双手抚其额头,将氤氲精气遮掩,不然怕是不到十五岁就会有大厄运。元虚起身,赠给其家人一件饰物,道:“这是水灵石,在我这也算是一件至宝,从今往后就可给你这孩子戴着,切忌不可示人呀,不然眼馋的人怕是会起歹念。”男子一阵感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话反而令他拘谨起来,倒是女人明白的多,忙道:“你看,我这山野之人知晓的不多,孩子名字想的是多却没中意的,还麻烦你给起个名字。”元虚子想了下也不推脱,接过孩子,睁开其天眼神通,观其神识之火,竟有星河浩瀚之姿,当下也吃惊不小,自言自语道:“倘若你在日后可助我荡平魔道,我也会爱惜你这一个万世圣体,成为天下至尊。只可惜......”元虚又自语般说了一些话,旁人定是不敢打扰。元虚抬头,知道自己是失态了,说:“这孩子精血旺盛,算不得是好事,今天就给他取名为冰落,不知你们看看好不好?”一院子的人早就感到高兴了,起这样的一个名字自是欢喜,哪有不愿意的。就又住了几天,每日为这孩童洗髓伐骨,孩童却也不闹,极有灵性,博得众人欢喜。元虚子走了,这院子不但热闹没减,反倒还有些更加庆祝的势头,先不说年轻的亲朋好友的拜访,就说那一百多岁的老者也是就能够挤破了庭院,要是无虚子看到的话,定能认出这些便是蛇岭的原住民——或妖或仙,当然这些是凡人不能理解的。热闹的日子持续了百日多天,光光是礼品,就是闻所未闻的人间瑰宝,其价值简直不是这里家户能够想象的。其中算是次品的怕就是各种仙药了,药龄最大的可以追溯到蛇岭山的出现,光想一想就叫人眼花,还不包括各钟灵石。这种投资不是无意义的,因为都是山川间的精灵每天吸取日月精华,对于天地异象最是敏感,像冰落这种天赋异秉,自是难以逃过他们的眼睛。而前几天之所以没来,最主要的就是元虚子一行道行所迫,他们本无恶意,于是追究的就更不多,就任其所为了。

  [存稿箱]书名:驱灵使第二章万友来贺更新时间:2012-2-245:58:37一行加上元虚子总共七人向地面落下,华光流转,转眼就化身成了普通的田间乡农。七人衣着简朴,完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要说有的话,就是他们远胜普通人的精气充足,不过在这人烟稀少的蛇岭一带,总是显得有些冲突,而却无大碍。七人进入院内,只道是远方表亲,全是山野人家,巴不得有好的关系,况且是自己家门幸事,哪有赶他人走的煞风景之事,于是便都留下了。礼物都是乡里人难得一见的真品,还有滋补大药,人们自然是喜不自胜,接着就住了下来,却也不觉得拥挤。元虚子言道会些医人之术,便借机扫视了下被褥里得婴孩。婴孩血气旺盛,双目有神,再其额头似有精气氤氲,一看就是不俗,将来必非池中物。元虚子双手抚其额头,将氤氲精气遮掩,不然怕是不到十五岁就会有大厄运。元虚起身,赠给其家人一件饰物,道:“这是水灵石,在我这也算是一件至宝,从今往后就可给你这孩子戴着,切忌不可示人呀,不然眼馋的人怕是会起歹念。”男子一阵感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话反而令他拘谨起来,倒是女人明白的多,忙道:“你看,我这山野之人知晓的不多,孩子名字想的是多却没中意的,还麻烦你给起个名字。”元虚子想了下也不推脱,接过孩子,睁开其天眼神通,观其神识之火,竟有星河浩瀚之姿,当下也吃惊不小,自言自语道:“倘若你在日后可助我荡平魔道,我也会爱惜你这一个万世圣体,成为天下至尊。只可惜......”元虚又自语般说了一些话,旁人定是不敢打扰。元虚抬头,知道自己是失态了,说:“这孩子精血旺盛,算不得是好事,今天就给他取名为冰落,不知你们看看好不好?”一院子的人早就感到高兴了,起这样的一个名字自是欢喜,哪有不愿意的。就又住了几天,每日为这孩童洗髓伐骨,孩童却也不闹,极有灵性,博得众人欢喜。元虚子走了,这院子不但热闹没减,反倒还有些更加庆祝的势头,先不说年轻的亲朋好友的拜访,就说那一百多岁的老者也是就能够挤破了庭院,要是无虚子看到的话,定能认出这些便是蛇岭的原住民——或妖或仙,当然这些是凡人不能理解的。热闹的日子持续了百日多天,光光是礼品,就是闻所未闻的人间瑰宝,其价值简直不是这里家户能够想象的。其中算是次品的怕就是各种仙药了,药龄最大的可以追溯到蛇岭山的出现,光想一想就叫人眼花,还不包括各钟灵石。这种投资不是无意义的,因为都是山川间的精灵每天吸取日月精华,对于天地异象最是敏感,像冰落这种天赋异秉,自是难以逃过他们的眼睛。而前几天之所以没来,最主要的就是元虚子一行道行所迫,他们本无恶意,于是追究的就更不多,就任其所为了。

  [存稿箱]书名:驱灵使第二章万友来贺更新时间:2012-2-245:58:37一行加上元虚子总共七人向地面落下,华光流转,转眼就化身成了普通的田间乡农。七人衣着简朴,完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要说有的话,就是他们远胜普通人的精气充足,不过在这人烟稀少的蛇岭一带,总是显得有些冲突,而却无大碍。七人进入院内,只道是远方表亲,全是山野人家,巴不得有好的关系,况且是自己家门幸事,哪有赶他人走的煞风景之事,于是便都留下了。礼物都是乡里人难得一见的真品,还有滋补大药,人们自然是喜不自胜,接着就住了下来,却也不觉得拥挤。元虚子言道会些医人之术,便借机扫视了下被褥里得婴孩。婴孩血气旺盛,双目有神,再其额头似有精气氤氲,一看就是不俗,将来必非池中物。元虚子双手抚其额头,将氤氲精气遮掩,不然怕是不到十五岁就会有大厄运。元虚起身,赠给其家人一件饰物,道:“这是水灵石,在我这也算是一件至宝,从今往后就可给你这孩子戴着,切忌不可示人呀,不然眼馋的人怕是会起歹念。”男子一阵感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话反而令他拘谨起来,倒是女人明白的多,忙道:“你看,我这山野之人知晓的不多,孩子名字想的是多却没中意的,还麻烦你给起个名字。”元虚子想了下也不推脱,接过孩子,睁开其天眼神通,观其神识之火,竟有星河浩瀚之姿,当下也吃惊不小,自言自语道:“倘若你在日后可助我荡平魔道,我也会爱惜你这一个万世圣体,成为天下至尊。只可惜......”元虚又自语般说了一些话,旁人定是不敢打扰。元虚抬头,知道自己是失态了,说:“这孩子精血旺盛,算不得是好事,今天就给他取名为冰落,不知你们看看好不好?”一院子的人早就感到高兴了,起这样的一个名字自是欢喜,哪有不愿意的。就又住了几天,每日为这孩童洗髓伐骨,孩童却也不闹,极有灵性,博得众人欢喜。元虚子走了,这院子不但热闹没减,反倒还有些更加庆祝的势头,先不说年轻的亲朋好友的拜访,就说那一百多岁的老者也是就能够挤破了庭院,要是无虚子看到的话,定能认出这些便是蛇岭的原住民——或妖或仙,当然这些是凡人不能理解的。热闹的日子持续了百日多天,光光是礼品,就是闻所未闻的人间瑰宝,其价值简直不是这里家户能够想象的。其中算是次品的怕就是各种仙药了,药龄最大的可以追溯到蛇岭山的出现,光想一想就叫人眼花,还不包括各钟灵石。这种投资不是无意义的,因为都是山川间的精灵每天吸取日月精华,对于天地异象最是敏感,像冰落这种天赋异秉,自是难以逃过他们的眼睛。而前几天之所以没来,最主要的就是元虚子一行道行所迫,他们本无恶意,于是追究的就更不多,就任其所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