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4 09:15:27

箭锋

末路黄泉 著

       这个由箭开始的人生,那么就将由箭来终结。   一代箭魔楚天舒重回自己十四岁的年纪,逆天改命,再掀魔弓之风采。   箭锋所指,唯吾独尊。   方显魔之本色。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003章 顾青云,平步青云的云

  默然相对。

  楚天舒略带无奈的看着书生,心中颇为郁闷,一个书生竟然无知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少见了。或许,在他的眼中,唯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嘻嘻……”

  楚天舒无言,并不代表其他人无话,譬如站在一旁的小妹楚小雅便已经单手捂着肚子咯咯的笑个不停,直将书生笑的面红耳赤,“西瓜可不是长在土里的,而是长在西瓜藤上的……真是个呆子!”

  “……呃呵呵!”

  书生闻言,颇为脸红,手中纸扇张开挡住了半张脸,窘然道:“是小生鲁莽,并不知道西瓜是长在藤上的,还请小姐不要见怪!”

  心态不错。

  观察着书生表现的楚天舒轻轻的点了点头,在少年人中,面对了如此窘迫之事仍能厚着脸皮,风度翩然的忍受别人的笑意,却也能看出其不错的心性。对方的这种心态,楚天舒觉得自己在同样年纪的时候无法做到对方那般的淡然。

  “看你打扮做法,应该是很少在外面走动吧?”

  楚天舒在递给小贩几个铜钱后,示意对方将那份被书生形容的西瓜缺成小块,在拿了一块递给对方,问道:“你的表现很像一个从未出阁的少女,许多的常识却是不清不楚……呵呵,说实话,你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兄台见笑了!”

  书生闻言满是尴尬,因为他确实是第一次离开家,准备在这个世界上行走一番,圣贤书不是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么,现在的他正是按照圣贤所说而做。只是……刚刚走出家门的他,准备行万里路的他便在青州大城的街道上遇见了这样的事情,“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小弟在今天也不会知晓西瓜是长在藤上的啊!”

  这话倒是贴合实际情况。

  楚天舒和楚小雅两人都抱有这样的观点。

  点了点头,楚天舒很是满意书生的回答,人家虽说有点呆,其身上的温厚性格却是让楚天舒欣赏,相比起曾经的那些老辣的正道人士,这书生的表现无疑幼稚,却又充满了真诚。想到这里,楚天舒有了认识对方的冲动,“……也是,行万里路却是能让人收获的更多,对了,不知……该如何称呼?”

  “敝姓顾,草字青云,平步青云的青云!”

  面对楚天舒的友好,顾青云很有礼貌的回答了楚天舒的问题,“不知兄台是?”

  顾青云?

  听到这个名字的楚天舒却是一怔,上一世这个名字对他来讲可谓是如雷贯耳。顾青云,乃是青州顾氏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其人却是天生厌武,甚至对玄学之道中的阵法与术法同样不感兴趣。

  在顾青云的眼中,武功与玄学之道都只会产生杀戮,给人间带来混乱,以和平为自己毕生信念的他自然从骨子里厌武这些。甚至为了抵制家族的压力,顾青云不惜以离家出走的举动来避免自己学武或者玄学之道。

  而最后的结果,便是现在摆在楚天舒面前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然而事实的最终结果却出乎了众人意外。

  就是这位没有丝毫内力,也不会任何的玄学之道的和平人士顾青云,却练出了专属于他的能力,属于儒家之道的浩然正气。一叱之下,足以让一些邪魔歪道灰飞烟灭。

  在三十年后,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已成为中州赫赫有名的高手。

  曾经身为箭魔的楚天舒,便在十字天关与顾青云大战了一场,那一战没有惊天动地的场景,没有惊心动魄的打斗,但结果却是惨烈之极。楚天舒与顾青云两人双双重伤,楚天舒更是到了性命垂危的地步,如果不是楚天舒的意志足够,那么那一战最后的结局便是以楚天舒的陨落而告终。

  只是曾经的对手,在此刻却是一脸的青涩,完全看不出那个以一身浩然正气行走中州的儒生的丝毫身影,如果不是听到了顾青云的自我介绍,楚天舒也不会相信眼前之人会是那个曾经以一己之力让自己重伤垂死的儒生。谁也不会想到此时的顾青云,还是一个会被别人的话窘到脸皮发红的青涩少年,没有后来的那般能说会道,口若莲花,脸上只有少年才会有的羞涩。

  若现在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顾青云的话,那便是年少无知,清纯质朴。

  嘴角轻翘,楚天舒突然有一种恶作剧的冲动,如果提前与未来的正儒打好关系,那么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顾青云绝对不会如以后那般与自己性命相争。在以顾青云那种重感情的本质,为以后寻找那些敌人,无疑是很大的助力。想到这里,楚天舒便用顾青云自我介绍的方式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敝姓楚,草字天舒,云卷云舒的舒。”

  “楚?”

  顾青云闻言一愣,脸上爬满了笑意,不过在听到楚天舒的姓氏后,顾青云的眉头不由的轻皱了一下,讶然道:“楚兄,可是楚家之人?”

  在对方眉头不由的蹙了一下的时候,楚天舒便已经知道了顾青云心中的顾虑。在青州,楚家和顾家两大家族之间的相处并不友好,由于竞争关系两大家族的人彼此之间很是看不顺眼,一般两家人见面少不了的便是切磋。至于切磋过程中,所产生的意外伤害什么的,谁受伤了谁自己负责,强者不需要为弱者埋单。

  “顾兄,姓名只是一个人的符号,它并不能代表一切!”

  楚天舒伸手右手安慰性的在顾青云的肩膀上拍了拍,用一种感叹的语气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顾兄应该是顾家之人,可是又有谁规定两家之人不能成为朋友?要知道楚顾两家过不久要联姻了。”

  “呃……也是!”

  歪着头思索了半晌,顾青云略带歉意的拱手道:“楚兄,是小弟迂腐了!”

  坦然,毫不做作。

  这便是顾青云的本色,只要是自己的不对,他便会毫无羞涩的坦认。这一身的浩然正直,即便是在顾青云年少时便已表现的淋漓尽致。

  试问,这样的人又如何不让其他人欣赏?

  哪怕现在的顾青云与楚天舒在心理年纪上的差距到了五十年,但仍然无法阻挡楚天舒对其的欣赏。对此,哪怕楚天舒有着功利性的目的,但是他还是毫不保留的向对方释放了自己的赞叹,“顾兄的性格还真是让人觉得舒服,有一种潇洒自如的味道。顾兄,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哈!”

  一声轻笑,顾青云被楚天舒的话夸了个脸色绯红,还礼道:“小弟让楚兄见笑了!”

  “啊!”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顾青云的脸上流露出了惊慌之色,扭头朝远方望了一眼后,顾青云这才回头略带歉意的说道:“楚兄,小弟有点急事需要暂离,还请见谅。如下次有机会,小弟定要与楚兄谈古论今。”

  目光越过顾青云落向青石街的尽头,视线所及处一群身穿青衫的顾家之人正在快步前来,楚天舒便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缘由。点了点头,楚天舒毫不介意的挥了挥手,笑道:“无妨,既然顾兄有急事,那么我也就不打扰了!请!”

  “请!”

  顾青云不好意思的朝楚天舒点了点头,人便迈开大步朝城门口走去。

  “呀,这姓顾的书生也太不礼貌了吧?”

  一边的楚小雅愤愤的瞪着顾青云的背影,嘟哝道:“我家少爷这般结交他,但他却是这种高傲姿态,也忒让人不爽了!”

  见小妹楚小雅那撅着嘴生闷气的表情,楚天舒爱怜的揉了揉小雅的头,解释道:“没事,顾兄信奉的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有些事情不需要弄的那么清楚!好了,我们回去吧!”

  “不逛街呢?”

  昂起头,小雅避开了楚天舒的蹂躏自己头发的大手,问道:“我们才买一张三石弓,其他的不需要吗?”

  “不了,我已经买到最珍贵的存在了!”

  楚天舒收回右手,双手负背,背上则是负着一张刚买的大弓,飘然而去。

  剩下的,便是准备了。

  龙抬头,抬起的只能是我的头。

  楚天舒,森然而笑。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