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4 08:54:56

箭锋

末路黄泉 著

       这个由箭开始的人生,那么就将由箭来终结。   一代箭魔楚天舒重回自己十四岁的年纪,逆天改命,再掀魔弓之风采。   箭锋所指,唯吾独尊。   方显魔之本色。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002章 长在树上的西瓜

  一袭白衣麻布衫,腰挂三尺青锋。

  平坦的青石街上,一声淡雅装扮的楚天舒带着自己的小妹楚小雅漫步于青石街头。街上,行人纷纷,各式各样的叫卖声纷杂于耳,显现出一副繁华模样。楚天舒并没有立即去看望自己的母亲,从楚小雅那里了解,他的母亲楚氏此时已应邀前去宗族石塘。在龙抬头前一天有这份殊荣的人,很少。

  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楚天舒的心中有一种激动却又有些害怕的复杂矛盾之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离子归乡,总会让人不由唏嘘感叹,更重要的是这个离子曾经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这片伤心的土地上。

  烟柳花桥。

  风帘翠幕。

  市列珠玑。

  户盈罗绮。

  想不到家乡的集市还是那般的繁华与热闹。

  “唔,热闹啊!”

  楚天舒的目光随着步伐的前进而随景移动,打量着街道四周那些繁闹的路人。五十年未见家乡,在这一刻再度出现后,楚天舒的眼角不由的湿润起来,这是一个因害怕而不敢回家的游子的复杂心态,所谓触景生情,便是如此。

  咦?

  跟在一旁的楚小雅不经意间看见了楚天舒眼角的湿润,便略带惊讶的伸出小手扯了扯楚天舒的袖子,轻声道:“少爷,您没有事吧?”在她的印象中,楚天舒并不是一个感情极端丰富的人,更多的时候他的心思都是在武学上面。

  “……啊?”

  不着痕迹的擦了一下眼角,转过头的楚天舒已经恢复了平静,除了眼角还残存有一丝润气。回过头,迎着小妹疑惑的视线,楚天舒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楚小雅的额头,叹道:“没什么,只是许久不见,有一份难言的感动罢了!”

  “……”

  楚小雅歪着头,避开楚天舒的手,满是讶异的打量着楚天舒,她发现似乎自己的少爷……年纪好像变大了?就好像见到了家族中的那些长辈一般。

  见对方避开了自己的手,楚天舒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太过,已经不是一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所能具有的底蕴,这连身边的十二岁的小丫头都发现了其中的不同。想到这里,楚天舒便将心中的复杂情绪一股脑儿的收了回去,不再流露,脸上的神色再度恢复到了少年该有的形态。

  扮猪吃虎,才是少年楚天舒该有的方式。

  一切一如往常,楚天舒才会真正的安稳,在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敛后,楚天舒默运《问箭卷》上的凝神心法,顿时心境已经安然踏入了入死之境,如一潭死水,冷幽的让人心慌。刹那,全身上下的破绽完全内敛,整个人再度恢复原来的少年张狂。

  “小雅,陪我好好逛逛!”

  睁开眼睛,一双冷的似冰的眼神慢慢的隐藏到里面,除了偶尔闪烁而出的寒光外,无人知晓这一双少年双眼中藏着一个恶魔。左手放在腰间的三尺青锋上,右手轻轻一搭面前的下摆,楚天舒便以楚氏家人独特的张狂行走方式开始在青石街上游荡起来。说是游荡,是因为楚天舒并没有真正的目的,他只是用一种欣赏怀念的眼神慢慢的品味着自己已经五十年没有见过的场景。

  三步一停,两步一回头,一步一顿首。

  最后,楚天舒在一个贩卖水果的摊位边停了下来,扫了一眼被小贩摆在摊上的新鲜水果,楚天舒乐呵呵的丢给对方几个铜板后,便在上面拿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青梨,给了身边的小雅一个后,另外一个便直接塞进了嘴里。

  “甜中夹酸,酸中渗甜,果不愧是青州玄道特产物——青梨。”

  一番感叹,楚天舒给手中的青梨给予了最直接的评价,直乐得摊上小贩呵呵直笑。一边的小雅,则是如西施捧心一般,端着青梨一点一点的啃着,形态极有舒雅,与楚天舒的狼吞虎咽形成了鲜明对比。

  太丢脸了。

  弄的小雅一肚子的诽谤。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就在楚天舒赞叹的时候,一道朗朗读书声闯入了耳畔。

  随声而入,走在眼前的是一名模样清秀的少年书生,一身淡青衫,手中的纸扇随着步子的移动而优雅的摇曳着。越过楚天舒的身畔,书生直接凑到了小摊前面,用一种惊喜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摊架上的各色水果,惊讶道:“原来水果没削皮的时候是这般模样!”感叹中,书生伸出左手轻轻的放在了榴莲之上,上面那些针刺给其带来了别样的感受。

  收回左手,书生的目光又落在了一边的西瓜上,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书生旁若无人的用一种赞叹的语气说道:“这么大的西瓜,想来结这个西瓜的西瓜树也是相当的壮硕了。”

  “咳……咳……”

  正在细细品尝青梨的楚小雅直接被书生的这句话给震在了那里,嘴中的梨肉更是被呛了出来,捂着小嘴好笑的望着对方,一双大眼睛几乎眯成了两道月牙。

  即便是重活的楚天舒,以他数十年的人生经历也被眼前的少年给狠狠的震了一下。前世今生,楚天舒都是第一次听闻西瓜是长在树上的,好一个呆头呆脑的书生。

  书生虽呆,但是楚小雅的讥笑之意却是明白。纸扇一收,书生猛的转过身,略带疑惑的问道:“这位小姐,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这位兄台,”

  楚天舒见状插身而入,站在了楚小雅与书生的中间,用武者所特有的姿态拱了拱手,这才忍笑解释道:“刚才我的妹子并不是笑你,而是这西瓜它并不是长在树上的,是长在地上的。”

  “呃……”

  显然,书生被这个答案弄的有点面色发窘,他从不知道西瓜是长大地上的,一直以来他都是认为西瓜应该是长在大树上。想到这里,书生虽说面皮有点发烧,但是却也没有丝毫的愤愤之色,学子的求知之态跃然而生,“噢,难道西瓜是跟花生一样吗?”

  “唔……”

  哪怕是在上一世有着箭魔称号的楚天舒,在绝境下也能力保斗志不失的他在这一刻也被打败了。

  百无一用是书生。

  古人诚不我欺。

  注:玄学之道包含甚广,其中有可以培养出反季节水果的方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