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4 10:16:53

箭锋

末路黄泉 著

       这个由箭开始的人生,那么就将由箭来终结。   一代箭魔楚天舒重回自己十四岁的年纪,逆天改命,再掀魔弓之风采。   箭锋所指,唯吾独尊。   方显魔之本色。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001章 重活

  恶魔!

  绝望的脸色布满脸颊,楚天舒微张着嘴,目光凛然的望着眼前的人,嘴角不由扬起一丝讽刺的笑容。半晌,楚天舒才歪着脑袋,淡淡的说道:“魔……事实上你们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说到这里,楚天舒的脑海里闪过过去的一幕幕,不觉间眼角流过一丝晶莹。

  一声脆响。

  手中的弓箭脆断,半跪着的身躯在弓箭断裂的同时开始破裂,无数的鲜血如水柱一般自伤口喷薄而出。漫天的血雾以楚天舒为中心,弥漫了四周。半跪的楚天舒高抬的右手如失重的羽毛般缓缓坠落了下来。

  低沉的叹息。

  楚天舒的头也失去了力量低了下去,在双眼闭上前,楚天舒似乎听见了母亲的呢喃如摇篮曲一般在自己的耳畔响起,是那么的深情。

  “好想人生再重来一次,可惜啊……娘,恕孩儿不孝,不能为您报仇了!”

  意识陷入黑暗,楚天舒满腔的悲愤在这一刻化为乌有,一切的一切都变作了虚无,就这样中州正道中一代凶名赫赫的箭魔在最后倒在了无数伪君子的围剿之下。

  一代枭名,终烟消云散。

  ……

  “少爷,起床了!”

  一声温厚的呼喊声在耳畔响起,意识还在黑暗中流连的楚天舒忽的一震,顿时漫天的黑色如流水一般逝去……而意识更像陷入了漩涡的小草,瞬间便被那个温厚的嗓音给拉了进去。

  “啊!”

  一声低吼,楚天舒睁开眼,猛地坐了起来,满脸的冷汗。

  “咦?”

  楚天舒的怪异表现让端着莲子羹的小丫鬟大为惊讶,在见到楚天舒额头上那密密麻麻的汗水后,小丫鬟便立即将手中的碗放在了一边,拿起了毛巾仔细的为楚天舒擦拭着额头的冷汗,一边担忧道:“少爷,您又做噩梦呢啊?!”

  噩梦?

  少爷?

  楚天舒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显然一时没有弄明白眼前发生的事。不过,曾经身为箭神的楚天舒,心里素质自然不同普通人,在沉默中楚天舒很快的扫了一眼自己所呆的房间,将房间的布置收入眼帘后,楚天舒这才将目光移向正为自己细心擦拭汗水的丫鬟身上。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白白嫩嫩的皮肤里透露出健康的绯红,加上其身上的打扮都告诉着对方处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当楚天舒的目光落在女孩的脸上的时候,楚天舒愣了。

  “小雅?!”

  眼前的女孩的模样虽是青涩,却有着一种让楚天舒从骨子里的熟悉感,那是自己曾经逝去的小妹——楚小雅。楚天舒惊喜的看着小丫鬟,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激动的说道:“小雅,真的是你吗?”

  “少……少爷?”

  楚小雅面色惊慌的望着楚天舒,她不明白自己的少爷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噩梦的影响让少爷的脑子出了点问题?不然的话,少爷为什么会这么激动的抓着我的手臂?想到这里,楚小雅用一种惊慌失措的眼神可怜兮兮的迎着楚天舒的目光,小声道:“少爷,您抓的小雅很疼。”

  少爷?!

  再次出现在楚天舒耳畔的这个词汇,让楚天舒彻底愣在了那里。

  少爷……这个词汇有多长时间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耳边了,是四十年,还是五十年?不知道,楚天舒只知道这次熟悉的词汇离自己已经有长的时间了。今天再次听见这个词汇,楚天舒的思想终于出现了混乱。

  眼前的女孩的模样,与少年时的小妹模样慢慢的重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个人。随后,楚天舒又猛地扭过头,再度观察起房间的装饰来,这一来心中的惊讶却是越来越浓了。

  曾经熟悉的模样。

  曾经熟悉的装扮。

  还有曾经熟悉的气味。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楚天舒十四岁时的房间。

  难怪在第一眼的时候,楚天舒觉得有一种久违的熟悉之感。

  在扫了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楚小雅,楚天舒记起十四岁的时候,自己的小妹还没有入楚家的宗族,只是以丫鬟的身份呆在楚家。

  十四岁……

  难道……

  楚天舒一时不敢相信,自己会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上天真的再给了自己一个重来的机会。

  伸出双手,落入视线的是一双年轻的手臂,食指修长,在右手食指与大拇指之间有着明显的茧,正是握剑的手。在十五岁以前,楚天舒所习之武乃是剑,而不是箭。

  起身,观察着自己这具明显比成年人要小上一号的身体,楚天舒觉得自己的胸腔被这份意外的欣喜给填满了。一时之间,以楚天舒那静若止水的心境,在此刻也如石落水一般的波动起来,可想而知重生对其的震撼有多大。

  “……”

  楚小雅呆呆的看着楚天舒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床上走来走去,脸上的神色却是欣喜、惊讶还有忐忑。这些不同的表情,在楚天舒的脸上复杂的混合在了一起,向楚小雅展现出了一副精彩的变脸。

  “呼……”

  呼了一口长气,因重生带来的惊喜终于慢慢的平复下来,这份心思被楚天舒压在了心底。转过头,楚天舒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原状,再次出现在楚小雅面前的面孔已经是一张冷的如雪得脸孔。

  这副表情,是楚天舒保持了五十年的淡漠面孔。

  “呃……”

  楚小雅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满头雾水的望着楚天舒,不明白楚天舒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似乎,少爷这一觉醒来便已经有所不同了。只是哪里不同?楚小雅的小脑袋还是想不出来。

  整理了一下仪装,楚天舒随意的洗漱后,便微笑着走到楚小雅的身边,端起那份莲子羹,美美的吃了起来,一边笑道:“小雅,你的手艺还是那么的棒……唔,真是怀念!”

  “少爷……”

  对于楚天舒的赞美,楚小雅表现的有点内敛,呢喃道:“我每天都给少爷做的吃的!”显然,楚小雅的话针对楚天舒话中的那句怀念。

  “呵呵……”

  面对楚小雅的回答,楚天舒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的淡漠之色瞬间消散,爬上了温暖的笑容。由于是五十年来的再一次吃着楚小雅亲手做的莲子羹,楚天舒并没有吃的很急,而是一点一点的慢慢品味着,在这一刻他品的不是莲子羹,而是五十年的回忆与痛苦。

  一旁。

  楚小雅搬着小凳子呆在一边,双手撑着下巴,安静的等着。看着楚天舒那慢条斯理的动作,楚小雅有点不耐了,要知道以往楚天舒是个性急的人,吃东西可谓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像眼前这般慢腾腾的做法,楚小雅乃是第一次见。

  一炷香的时间后。

  被吃的干干净净的青花瓷碗放在了楚小雅的面前,迎着楚小雅那疑惑的视线,楚天舒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转过话题道:“小雅,今天什么日子呢?”面对想要了解的东西,楚天舒将话问得不留痕迹。

  “今天是家族武学测试的准备日,大家都在卯足了劲儿想要在明天好好的在家族长老面前表现了。当然,少爷自然是不用关心这次的测试,以少爷的天赋通过检测乃是小菜一碟。”

  提到家族武学测试,楚小雅的脸上便浮现出了一丝红晕,显然对于这个家族盛日楚小雅有着很大的兴趣。毕竟,一个人能否从家族中脱颖而出,武学测试显然是许多少年人的第一机会。如落了这次,那么想要出头之日,那么便需要等待三年后或者在其他的方面取得不错的成就。而在其他方面,比之武学更需要天赋。

  尚武,是中州的人骨子里的刻印。

  上至皇族,下至平民百姓,几乎每个人都向往武道。而相对应的玄学之道,却是很少有人问津。毕竟,玄学在天赋方面的要求,比武道更为强烈。更重要的是,武道乃是封侯拜将的通天大道。

  所以在中州的许多家族中,武学测试便是检验家中后辈成绩的检测之一。

  楚家。

  便是中州南方青城的家族。

  上有侯爷将军,下有贩夫走卒。

  一个家族,其内的构成要复杂到几乎朝廷六部的地步,这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大家族。

  而楚家并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所以在中州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家族而已,但在青州却也算的上是首屈一指的大户了,能与其媲美的也只有另一家族——顾家。

  二月二,龙抬头。

  这一天便是楚家的武学测试日,选择的日子其意不言而喻。

  听闻楚小雅的回答,楚天舒陷入了沉默。

  上一世,正是二月二这天,发生了一件他永不会忘记的事。

  在这天,楚家庶出杰出天才楚天舒凭借死之境的功力轻松通过家族武学测试,声势如日中天;但让人意外的是在同一天,楚天舒因被人算计练功走火入魔,一身功力尽废。如若不是后面阴差阳错下得到了《问箭卷》,那么等待楚天舒便只有永沦无常。

  可惜的是楚天舒虽然没有永沦无常,凭《问箭卷》问鼎一流高手,但是最后的他却是陷入了黑暗。

  一直跟在身边的妹妹惨死,母亲最后被人逼的在自己面前自刎而去。

  如若不是上天给了楚天舒一个重生的机会,那么等待楚天舒的便只有永远的悲剧。

  这件事可谓是改变楚天舒命运的源头。

  而现在,楚天舒还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这一年,那一天,站在窗前的楚天舒,年仅十四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