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0-01 12:59:29

焚尽诸天

月萧寒 著

       他,前世修为惊人,却为好友暗算而死。  今生,他携重宝转世重生万年前,重踏修行路。  少年楚秋,修炼火神诀,得重宝,夺机缘,脚踏天才尸骨,融炼诸天神火,裹挟前世之恨,报仇雪恨。  天才天骄,怪胎妖孽,一脚踩脸。  三千大世界,三千神体本源,尽皆夺取,焚尽诸天。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惨烈对决

  轰!

  血色的刀光跟青色的剑光,碰撞到了一起,爆发出震人心魄的巨响。

  楚秋张嘴又是鲜血连连喷出,浑身上下,衣衫褴褛,鲜血横流,身体上,纵横交错着无数的伤口,深可见骨。

  以楚秋被本命真火淬炼过的肉身,堪比一些一二品的法器了,在剑气横扫之下,也是凄惨无比。

  周匡也是鲜血连吐,青云飞剑黯淡无光的飞回到他的手中,上面有多了三四条裂痕,触目惊心,似乎是随时都要碎裂了一般。

  在这正面的碰撞之中,这把七品法器级数的飞剑,完败。

  若不是楚秋境界太低,而周匡的实力太强,只怕刚才那一下碰撞,就足以彻底击毁这把七品飞剑了。

  “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周匡双眼赤红,已经是有些疯狂了,在自己最强的一招之下,居然还不能杀死一个命元境第九重的先天武者,让他充满了不可思议、恐惧的心理。

  再加上,刚才那一缕修罗业火,终究还是顺着青云飞剑,进入了他的身体里面,让他彻底发狂起来,心中只剩下了赤裸裸的杀戮欲望。

  猎爪在空中一个盘旋,把楚秋接到了自己的背上,一个盘旋之后,就向外疾飞而去。

  “若不是我有修罗战刀,刚才那一剑,就足以击杀我十次了。”楚秋躺在猎爪的背上,连连吐血,这一次,他真的是受了极重的伤。

  说到底,楚秋还是借助了修罗血脉和修罗战刀之利,才能够挡下那一剑,顺带伤了周匡。

  “神通境第五重,没想到我现在居然能够短暂的抗衡神通境第五重,那些超级大派的天才,也不过如此吧。”楚秋咧嘴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又传音给猎爪,让它按照自己的指示飞行。

  就此空手离开,绝对不是楚秋的性格,那地火之精果实,他势在必得,不然这个伤岂不是白受了。

  周匡双眼赤红,为修罗业火影响,早就不管什么地火神树,什么梁少之类的,一心只想着杀死楚秋。

  周匡御剑追来,人未到,剑气横空而至,要拦截杀死楚秋,不如此,无法泄那心头之恨。

  楚秋浑身无力的躺在猎爪的背上,指挥着猎爪闪避周匡的追杀,同时炼火神诀运转,迅速的恢复着自己受伤的身体。

  “杀。”

  “杀杀杀。”

  周匡如癫似狂,神情狰狞,剑气不要钱的挥洒而出,跟随在猎爪的身后,纵横来去。

  “这都没死,这个人太可怕了。”李凡的眼中,也是有了惊怖之下,那一剑之下,居然还能够活下来,这真的是一个命元境第九重的先天武者能够做到的吗?

  “该死,周匡在做什么?夺取那火树果实第一,怎么跟楚秋纠缠上了。”连崇朝目光阴沉无比,脸色更是阴沉得几乎要滴下水来了。

  在连崇朝的心中,那火树果实,才是第一,至于楚秋,日后有的是机会杀死。

  错失了这次的机缘,却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度碰到。

  “该死,怎么忘了这个。”梁少也是被周匡和楚秋的出现,弄得有些心烦意乱,一时间居然是忘了地火神树那剧烈的高温。

  这高温,也是地火神树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

  “杀吧,最好两个人都死了,没人跟我抢夺这地火之精果实。”梁少目光阴冷的看了还在追逐之中的楚秋和周匡一眼。

  “不好。”梁少陡然一惊,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马上就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青云排空。”周匡驾驭着青云飞剑,自天空之中冲了下来,而在最下面,则是猎爪载着楚秋正往地上冲。

  若非猎爪已经激发了金翅大鹏鸟的那丝血脉,速度绝伦,又有楚秋指挥,不然在刚才的追杀之中,就要被斩杀了。

  哪怕是如此,猎爪也是浑身伤痕累累,几乎是快到了极限了。

  “吼。”

  金刚猿怒吼如雷,又是一拳,生生把岩火妖王砸飞了出去,然后抬头,看着天上越来越靠近的猎爪,眼里有着狂怒暴戾之色闪过。

  此刻的岩火妖王,凄惨无比,浑身鳞甲破碎,后腿断了一条,尾巴更是早就不知踪影了,连内脏都破碎,浑身鲜血淋漓,凄惨得不能再惨了,偏偏,它还没死,生命力之强大,也是可怖。

  在被金刚猿甩出去的方向,正是梁少所在的地方,那地火神树之下。

  “起。”楚秋神色冷静,挣扎着站了起来,依然是狼狈不堪,但是他的心境,却是无比的冷静。

  随着楚秋的话语落下,猎爪双翅一扇,自金刚猿的上空掠过。

  上方的周匡,剑气笼罩而下,扑了个空,却又把下面的金刚猿,给笼罩在了其中。

  刹那之间,不知道多少剑气,切过金刚猿的身体,让它原本溃烂的表皮,更显狼狈。

  金刚猿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脚下岩浆凝结而成的岩石,轰然破碎,而它的身躯,则是腾空而起,一拳,向着正御剑落下的周匡轰杀了过去。

  周匡脸色大变,被杀戮所蒙蔽的理智,终于在金刚猿那狂暴的气势之中惊醒了过来。

  只是此刻再想避开金刚猿这强横的一拳,已经是有些难了。

  “祸水东引,我也会啊。”楚秋哈哈大笑着,之前见到周匡状况不对,势如疯狂的追杀,心中就有了这么一个祸水东引的念头,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青云遮天!”周匡惊慌之后,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又是青云剑诀最强大的一剑,跟金刚猿的一拳,碰撞到了一起。

  喀。

  清脆的碎裂之声响起。

  周匡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手中的青云飞剑,在金刚猿重拳之下,自裂痕开始,碎为了十几片,彻底毁去了。

  “楚秋!”

  周匡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被金刚猿一拳轰在胸口上面,肋骨粉碎,五脏六腑破碎,彻底重伤,远远地飞了出去。

  金刚猿则是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岩石四溅,它那跟青云飞剑碰撞的拳头,血肉模糊,里面的骨头都被青云飞剑切碎了,这只手,暂时是废了。

  “该死的金刚。”梁少看着岩火妖王那喷吐而来的岩浆火焰,脸上大恨,不得不先闪避开来,他大半的本事都在驾驭凶禽妖兽上面,哪怕是面对这重伤的岩火妖兽,他的手段也不是很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