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0-01 12:02:27

焚尽诸天

月萧寒 著

       他,前世修为惊人,却为好友暗算而死。  今生,他携重宝转世重生万年前,重踏修行路。  少年楚秋,修炼火神诀,得重宝,夺机缘,脚踏天才尸骨,融炼诸天神火,裹挟前世之恨,报仇雪恨。  天才天骄,怪胎妖孽,一脚踩脸。  三千大世界,三千神体本源,尽皆夺取,焚尽诸天。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百零二章 王朝皇子

  华坤城和钱礼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有些胆战心惊,仿佛那一脚就踩在自己的腿上。

  华坤城和钱礼都知道楚秋实力强横,但是没想到,居然强到了这种程度,居然是一拳就破开了法器的防护,废了蓝廓亥。

  那可是法器啊,哪怕只是最低级的一品法器,命元境先天武者怎么可能破坏?那该需要多强大的力量?

  这样的人物,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外门弟子之中,而是应该如那苑秋儿一般,直接成为内门弟子,重点培养的对象才是。

  蓝廓亥终于是惨叫出声,只是那眼神,依然怨毒无比的盯着楚秋,若是眼神可杀人,楚秋只怕早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华师弟、钱师弟,我们去承法殿吧。”楚秋神色平淡的说道,就如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一入宗门,外门弟子,自然是以修为高低来排资论辈,可没人会认为你年龄大就可以当老大。

  实力才是一切,拳头大就是规矩。

  华坤城和钱礼胆战心惊的跟在楚秋的身后,还不时的回头看蓝廓亥等人。

  “新来的,你一定会死,死得很惨,我会以一千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从没有人能在得罪了我们之后还能活着的。”蓝廓亥声音凄厉。

  可惜,这一切,都无法动摇楚秋分毫,他前世修行万载,任何危险都见过,更是在步入修行不久,就被人追杀了数十年的时间,早就锤炼得心如磐石,不为外物所动。

  蓝廓亥的威胁再厉害,根本不可能动摇楚秋的心志分毫。

  “楚师兄,他们背后,可是有内门弟子在撑腰,而且,而且,若是我们接了宗门任务,那是要出宗门去做任务,若是到时候他们出手杀了我们,毁尸灭迹,神不知鬼不觉,门规也拿他们无可奈何。”钱礼在楚秋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

  钱礼觉得,楚秋简直就是胆大包天,哪怕他实力再强大,终究也只是命元境第九重的境界而已。

  门规虽然禁止出人命,但是出了天炎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到时候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没有任何证据的事情,门规也无可奈何。

  “接一些不需要出门的任务就成了。”楚秋淡淡的回道,脚步不停,已经可以看到那承法殿的踪影了。

  殿宇高大雄奇,气势浑厚,坐落在山林之间,不时有一些外门弟子在其中进出。

  “你说的倒轻巧。”钱礼腹诽了一句,他可不敢说出来,万一这杀星杀得性起,一拳爆了自己,那就太冤枉了。

  华坤城和钱礼都是有些欲哭无泪,宗门之内做的任务,也就是帮忙看个火炼丹,或者是给灵药浇个水之类的,报酬根本没有多少,只有那些需要出外的任务,报酬才会丰厚,完成一次,至少三五个月的修炼完全不必担心。

  此刻,楚秋院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传了出来。

  先是疤面青年五人铩羽而归,如今连蓝廓亥都折在了其中。

  在外门弟子之中,楚秋一下子就成了名人,当然,也成了许多人眼中的死人。

  华坤城和钱礼都是胆战心惊,但是楚秋却是面色平静,没什么惊慌惶恐的表情出现。

  承法殿内,热闹非凡,来来往往,也有上百个外门弟子在其中,浏览着殿内任务榜上的任务,或者是三五成群接了任务,或者是单身一人接任务。

  天炎门的外门弟子,也有上万人以上,这次新进来的,除了楚秋他们这群通过擂台淘汰进来的,还有就是如清夜城的楚、许、蔡三家这般,跟天炎门有关系,直接把家族天才子弟送进来的。

  如清夜城这样的小地方,十年才有一次选拔,而连王朝内的其他大城池,那些强大的家族,只要家族子弟的天资不错,随时都可以送到这天炎门来,成为外门弟子。

  因此,这外门弟子之中,势力最大的,其实是这些家族出门的天才。

  楚秋和华坤城、钱礼他们三个人,先到承法殿负责人那边领了一个身份令牌,那是一个特制的玉牌,日后他们做门派任务,是否能给完成,都会记录在里面,也是表明他们身份的令牌。

  负责人是个糟老头子,也有神通境的修为,只是对于楚秋他们这些人,明显没什么热情在内。

  楚秋站在那任务榜面前,从头往下看,最高的任务,是九品任务,报酬也是极为的丰厚,只是那根本不是给这些外门弟子完成的,只能看看而已。

  外门弟子能接到的门派任务,最高为五品,再往上,不说他们实力不足,门派也不会把这些任务派发给他们。

  “你就是楚秋?”

  在楚秋还在浏览任务的时候,旁边有人问道。

  事实上楚秋早就已经注意到有一大群人往自己这边来,只是他没怎么在意而已。

  “有事?”楚秋目光自任务榜单上收回来啊,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这说话的人,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气质高雅,带着一种华贵之气,身上穿着的黄色长袍,做工极为的精致,在袖子上面,还绣了一条五爪金龙,显得地位极为金贵。

  在世俗之中,也只有皇室中人,才有这个资格在衣服上绣龙纹。

  “我是连崇朝。”连崇朝拱手笑着说道。

  “哦。”楚秋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声,并不如何惊奇的模样,神色淡漠到了极点。

  “小子,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连崇朝对于楚秋的反应倒是不生气,但是他身后的跟班,却是不干了。

  “不碍事。”连崇朝呵呵一笑,摆手让身后那人不要说话,“下人懂事,让你见笑了了。”连崇朝呵呵笑着说道。

  “有事情就快说吧。”楚秋的神色依然淡漠如故,他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身穿绣龙黄衣,又姓连,也只有青铜连王朝的皇室了。

  对于旁人来说,连王朝皇子,这身份极为的尊贵,哪怕是天炎门门主,都要对他客气一点。

  天炎门乃是修行门派,也许超然一点,但是连王朝的实力,也是极为庞大,他们绝对不愿意得罪。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