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0-01 12:04:29

焚尽诸天

月萧寒 著

       他,前世修为惊人,却为好友暗算而死。  今生,他携重宝转世重生万年前,重踏修行路。  少年楚秋,修炼火神诀,得重宝,夺机缘,脚踏天才尸骨,融炼诸天神火,裹挟前世之恨,报仇雪恨。  天才天骄,怪胎妖孽,一脚踩脸。  三千大世界,三千神体本源,尽皆夺取,焚尽诸天。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三十一章 拼命(改)

  “当日你能够避开我那一剑,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如今看来,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了。”夜枭在距离楚秋十米远的地方站定,淡淡的说道。

  楚秋神色凝重的看着夜枭,心中不敢有半点的疏忽。

  当日那一剑,楚秋还清楚的记得,若不是自己心眼率先察觉到不对劲,翻身了下,只怕已经是死在那一剑之下了。

  如今夜枭不再偷袭,而是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怕是起了必杀自己的决心了。

  若是命元境第二重的先天武者,楚秋还有把握能周旋一番。

  但是命元境第三重的先天武者,那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逃,必须逃。

  不过,也不是马上转身就逃,那样跟找死差不多了。

  以楚秋此刻的修为,速度上绝对是远远不如夜枭的。

  “蔡元蘅那个废物是你杀的吧,能够趁我跟楚灞交手的时候,瞒过楚家那么多人,把那个废物杀了,你也算是个人物了。”夜枭淡淡的说道。

  当日蔡元蘅死的时候,夜枭也去看过,那绝对是枪伤。

  当时,在楚家车队之中的,也只有楚秋一个人是用枪的。

  至于夜枭嘴里,对蔡元蘅没有半点的尊敬,那是因为他是蔡元痕的手下,却不是蔡家的下人。

  “虽然蔡元蘅是个废物,但是你杀了他,就只有拿命来偿还了。”夜枭神色冷淡的说道,在他的手中,已经是握住了一把剑,剑身上,居然是没有任何的光芒闪烁而出。

  但是一股森冷的气息,已经是笼罩住了周围,让周围环境的温度都下降了。

  “燎原之火!”

  楚秋一声冷喝,身上气势绽放,手中的血战枪,爆发出了强横的力量,脚下奔腾如马,一枪,向着对面的夜枭刺杀而去。

  枪如火,一点枪火能燎原。

  这是燎原枪法第八招。

  “燎原枪法,哼。”

  夜枭冷笑一声,一剑飞出,正正的刺在了血战枪的枪身上面。

  楚秋能够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寒意,自枪身上侵袭而来,没入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一声闷哼,楚秋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未落地,居然就凝结到一起了。

  “燎原!”

  楚秋深吸一口气,血战枪再起,一枪飚射而出,就如一点火星出现,下一刻,就是燎原之势。

  “天真。”夜枭冷笑一声,手中的长剑迎了上去,每一剑,都点在了其中的一道枪影上面。

  刹那之间,上百道的枪影,全部消散。

  楚秋后退,不断的后退,那每一剑点中枪影,都让他浑身一颤,那恐怖的含义侵袭而来,几乎是要把他冻僵了。

  这就是命元境第三重先天武者的实力,完全是辗压性的。

  “你的实力,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夜枭说道,“不过,给我去死吧。”

  一剑向着楚秋刺杀而出,如一点寒星出现,森冷的剑气,笼罩四方。

  那黑色的剑气,透过剑体出现,三尺有余。

  “想杀我,你也给我陪葬吧。”楚秋嘿嘿一笑,感觉到身体似乎是都要僵硬了,在心脏之处,却是有一道暖流出现,流遍周身上下。

  那种冻僵的感觉,稍微好转了点。

  “一枪夺命!”

  楚秋双手握住血战枪,整个人的精气神,全部都寄托在了这一枪上面。

  一枪夺命,舍身一枪。

  这一枪,是同归于尽的一枪。

  在这刹那之间,楚秋似乎是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肉身境第八重。

  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居然是做出了突破。

  心眼张开到了极限,不但没扩张出去,反而收缩到了二十米的范围之内。

  一点模糊的空隙,在楚秋的心眼之内闪过。

  楚秋也是本能的调整了一下血战枪,一枪,刺向了那处空隙。

  “嗯?”夜枭陡然一惊,长剑一收,身体向后飘飞了过去,堪堪让过了楚秋的这一枪。

  “意外?还真的是看破我寒星剑法之中的这个破绽。”夜枭连脸都被黑色纱巾蒙住了,只有双眼露在了外面。

  此刻正眼神闪烁的看着楚秋。

  夜枭修炼的乃是寒星剑法,是命元境六重的先天武学。

  以夜枭此刻的境界,也只是修炼到小成的地步而已。

  刚才那必杀的一剑之中,唯一的破绽,居然是被楚秋看出来了,难怪夜枭要大惊失色了。

  “也不过如此。”楚秋哈哈一笑,又是一枪夺命,连人带枪,直接杀了过来,没有任何的防御,就是以命博命。

  在这一刻,楚秋的身上,居然有着惨烈的气势,就如孤军困锁在千军万马之中,突围无望,能杀一个就赚一个。

  夺命枪法,原本只是肉身六重的武学而已。

  但是在此刻拼命之下,却是比肉身九重的燎原枪法,要来得有效的多。

  夜枭一声冷笑,剑光一闪,居然又是迎了上去。

  只是下一刻,夜枭脸色又是微微一变,再退,脸色难看的盯着楚秋。

  “怎么?不是想要杀我吗?”楚秋嗤笑着问道。

  肉身境第八重,跟命元境第三重之间,差着整整五重的境界了。

  若不是心眼也跟随着晋升,勉强能够捕捉到夜枭剑法之中的那一点破绽,只怕此刻已经是被夜枭杀死了。

  夜枭目光闪烁的盯着楚秋,他不知道楚秋是怎么看出自己剑法之中的破绽的,但是这样以命博命,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能看出我剑法之中的破绽,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夜枭冷笑一声,剑法再变,那阴冷的气息消失不见了,却只见到漫天的剑气横贯而过,笼罩住处秋浑身上下。

  楚秋身体挺得笔直,心眼的力量被他凝缩到了极限,只在十五米范围之内,能够勉强看到这一招剑法之中的最薄弱之处。

  枪出如龙,依然是一枪夺命。

  夺的不止是敌人的命,也要赔上自己的命。

  夜枭冷哼一声,剑招刚起,马上就又退了回去。

  在十几个呼吸之间,夜枭已经是换了五六种的剑法,却都奈何不了楚秋分毫。

  “他究竟是怎么看出来我所有剑法之中的破绽?”夜枭死死的盯着楚秋,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他是如何看穿自己剑法之中的破绽。

  若是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巧合。

  但是在变幻了五六种剑法之后,依然是次次如此,那就绝对不是什么巧合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