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6:19: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谋事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8 16:14:20 字数:2717

  古书《尸子》有云: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众所周知,我们人类便是处于宇宙的某个交叉点。在宇宙的另一个交叉点,有一片中州大陆,山环水绕,沃野千里,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其间人民,文明开化,尚德崇礼。中州大陆的北面,终年冰雪覆盖,鲜有人迹,人们唤作宸寰冰原。其西面地势奇高,更多崇山峻岭,又有猛禽异兽,中州人民多不敢近,只传说其中有众多奇人异士,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但是无人得见,乡人只当无稽之谈。在中州大陆的南面,人称蜀疆,亦是人迹罕至之地,盖因其地赤壤千里,水泽遍地之故。蜀疆之地人民,大多蛮荒落后,刀耕火种,茹毛饮血。而中州大陆的东方,则是一片茫茫大海,零星散落着些许岛屿。至于大海以东是何所在,却是无人知晓了。

  由于中州大陆物产丰饶,人民生活富足,所以便产生了谋私享乐之心。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人一旦有了欲望,便永远得不到满足。而一旦欲望得不到满足,便会产生侵占他人的想法。于是,便有了对力量的追求。在追求无限力量的过程中,无数聪明才智之士,前赴后继,百折不回,更有甚者倾尽毕生精力,苦苦钻研。后来,人们便把这种获得力量的方法,称之为“修真”。而在这修真过程中,有的人可以超凡入圣,上天入地,有的人可以追星赶月,挟山超海,而有的人却是前功尽弃,报憾终生。

  因为修真方法各有不同,所以便产生了各种不同的流派,而中州大陆主流修真流派则以“聚气流”和“炼丹流”为主。“聚气流”修真者共分九层境界,分别为:入神、坐照、具体、通幽、用智、弄巧、不工、若愚、守拙。他们有的辟谷吐纳,体悟自性,有的则是隐居深山,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修炼过程中,他们往往还会借助各种法宝神器,以期获得更多的元气,提升修为,得大成者,可将法宝融入自身,招之即来,呼之则去,随心所欲,千里杀敌。只是自从有修真之说以来,从未有人能登上守拙之境,即便是那第八层若愚境界,能到此境者亦是寥寥无几。“炼丹流”修真者却是认为,要想拥有更强大的力量,须首先拥有超乎常人的体质,所以他们行遍万水千山,采集各种奇花异草,抟丹炼汞,服食丹药,以期改变体质,得道升仙。据说“炼丹流”共有三种丹药,亦代表了三种境界,分别是“天丹”“地丹”“仙丹”,每种丹药又细分为九品境界。其中得“仙丹”者耳聪目明,身轻体健,翩若惊鸿,矫若游龙,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不动如山,动如雷震。得“地丹”者餐风饮露,吞云吐雾,钻天摄地,开山裂石,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得“天丹”者呼风唤雨,拘神遣将,涅磐往生,元神出窍,降龙伏虎,不死不灭。然而自修真伊始,“炼丹流”修真者能炼出一品“地丹”者尚且屈指可数,更不要说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丹”了。另外其余修真流派还有可以召唤珍禽异兽的“通灵流”,画符捉鬼、亦正亦邪的“御鬼流”,分光化影、弄虚使幻的“幻真流”,以及由此衍生出的一些不知名的小流派。

  据传,“通灵流”大成者可以召唤出上古神兽,使其协助作战,灵兽如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类,凶兽如浑沌、饕餮、梼杌、穷奇之类,亦是有毁天灭地的大能力,更有甚者可与神兽合二为一,寿与天齐。而“御鬼流”大成者可以聚集九天十地的无数幽魂厉鬼为其所役使,传说有人炼成了修罗之身,诛神灭佛,无生无灭。最神奇的要数这“幻真流”修真者,他们元气不如“聚气流”,体质不如“炼丹流”,灵力不如“通灵流”,意念不如“御鬼流”,然而他们却可以制造幻境,迷惑敌人,其大成者制造的幻境亦有风雨雷电、万物生灵,极度接近现实,而自身则能自由穿梭于虚境与实境之间。其中“聚气流”修真者被人们称为“气士”,“炼丹流”修真者被人们称为“丹士”,“通灵流”修真者被人们称为“灵士”,“御鬼流”修真者被人们称为“鬼士”,“幻真流”修真者却不喜欢被人们称为“幻士”,而是习惯自称为“梦士”。

  中州大陆历时七千余载,各大小门阀、帮会流派混战不休,现如今被七大部州氏族分裂割据,东部齐州田氏,南部楚州荆氏,西部秦州嬴氏,北部燕州姬氏和赵州赵氏,中部魏州魏氏和韩州韩氏,另有吴州孙氏、越州智氏、巴州刘氏等小的部州氏族在七雄的夹缝中挣扎求存。二百年前,齐州原为姜氏一族所占据,后来大将军田合在灭掉鲁州后,兵权在握,就势除掉了当时的齐哀王,自称“威王”。五十年前,赵州、韩州、魏州原属晋州季氏,但是到了这晋悼王季满子一代,昏庸无道,横征暴敛,朝政衰微,兵祸四起,是以朝政大权逐渐为赵、韩、魏三氏族所把持,晋悼王二年,右将军赵婴、上大夫韩彻、魏昭侯魏髦合力发起兵变,威逼悼王退位,三家分晋,赵婴自称“襄王”,韩彻自称“睿王”,而魏髦也是位升两级,自封为“昭王”。十年前,年仅三十岁的秦烈武帝嬴非常即位,成为中州大陆第一个帝王中的修真之士,在丞相李期、亚相高平、大将军白不起三人的辅佐之下,励精图治,崇文修武,燃起吞并六州,包举宇内,统一中州大陆的勃勃野心。

  话说中州大陆虽然是狼烟遍地,烽火连天,血染江山,羽书飞驰,但是东海之中的一些岛屿却是因为远隔重洋而免于兵祸。就在吴、越以东五十里的海面上,有一处方圆不足十里的小岛。因为吴、越两州滨临大海,远远望去,此岛终年水汽氤氲,朦朦胧胧,始终看不清全貌,所以两州人民多称之为“烟岛”。以前也曾有胆子大的人乘舟前往烟岛,打算一探究竟,可出去的没有一个回来,这样一来二去也就没人敢近前了,因此也有人称之为“冥岛”或“鬼岛”。

  实则不然,自有修真一途以后,众多修真之人仗着法宝神通,飞天的飞天,涉水的涉水,前往烟岛探秘,却发现烟岛并无任何奇特之处,甚至岛上居民生活都要比中州大陆落后近百年。而且,在中州大陆与烟岛之间的海面下有数处汹涌的暗流以及暗礁,寻常人别说驾一叶扁舟,纵是操十丈巨舰也难以横渡这五十里重洋。“人穷地寡资源少”便是人们对烟岛的唯一评价,所以即使是吴、越这样小的部州也懒得去争夺占领。

  由于烟岛居民落后已极,甚至连时间观念都没有,我们暂且以吴、越时间计算。时间大概在吴永王初年、越成王九年二月,烟岛开始进入一年一度的雨季。这烟岛每年有雨、雾、霜、雪四季,极少刮风,少见阳光,也难怪吴、越人士看起来终年烟云笼罩了。一日雨水渐少,数十人慢慢来到岛边海滩,男男女女,哭哭啼啼,像是死了亲人一般。果不其然,人群中一个也不知该叫萨满还是该叫巫师打扮的人走了出来,众人退避,一个简易的筏子留在了海滩上,上面躺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不知是准备祭祀的还是准备送葬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那巫师一番作法以后,众人便将那筏子缓缓推入了水中。此处是烟岛的西面,正是海底暗流、暗礁密布之所在,这小小的筏子焉能幸免?不管小男孩躺上筏子前是死是活,可一旦筏子入海,那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