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3 15:57: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俺是杀手
  4. 8---10

8---10

更新于:2008-10-02 20:58:02 字数:5888

字体: 字号:
  叮铃~~~~~~~~不知觉间下课铃竟然响了。这课下的还真快。就那傻不楞噔的往那里一坐,等着下节课的铃声。随意的翻着书本,看着同学之间打闹。说是打闹,好像都是男女之间,好像没怎么看见都是男的或者都是女的在一起打闹的。恩?那个~~~~直接在班里就把手给放到胸部了?还是衣服里??

  我脑袋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些是学生么?或者说是哪些大家的公子哥不成?

  我说哥们。随着声音一个人坐在了我的旁边。以后希望你能离雪嫣远点,不然的话别怪哥们不客气!

  我转过头去看看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好像是刚才跟在那丫头后面的一个。看着他发过狠后跟着另一个家伙离开。我又是一阵纳闷。雪嫣?本来我就不知道名字的还专门跑过来告诉我那丫头叫什么名字?有够莫名其妙的。

  上课。上课。又是上课。

  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好好的上课。现在好像又回到了初中的时候,每到上课的时候总是神游天外。呵呵一笑。好像自己还真不是学习的料子。

  怎么了?又在发呆了?可不是好学生哦~~~~~听到声音就知道,又是那个丫头了。

  雪嫣,是吧?~~~诶???你知道我的名字?好像你都没问过我哎~~~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__^*)嘻嘻……这么好哦,你是不是问的别的同学啊?她是非常兴奋的打断了我的说话。

  我一阵的汗。搞的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恩~~刚才来了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我说了你的名字。就是这样。

  恩?听了我的话雪嫣明显的以愣。接着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们没有说~~~什么吧?

  没了。

  哦~~~这就好这就好~~~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来,继续说道。放学了,我请你吃饭?

  说着又是一脸期盼的看着我。无奈。

  好吧。既然有美女请客吃饭,何乐而不为之呢?走吧。

  到了饭馆刚刚坐下,饭还没点的时候手机响了,看看是陈振。

  怎么了?有什么事了么?我问道。

  你看你看,没事不能给咱灵哥电话不是?不是想咱灵哥了么?跟一枫一块类。一块吃个饭?

  成。XX饭馆。

  好类,马上到。

  放下电话。谁啊?朋友么?

  恩。

  咦?你不早说。早知道你有朋友来我就不穿这么难看了。一会怎么见你的朋友啊?丢死人了。

  我无言的看了看她。有什么丢人的?一个马尾外加一身运动装,充满着青春的网气息。这也较丢人?反过来说了,在学校那么多人面前也没见丢人,现在丢个什么的人呢类?真是有够无奈。

  我随便的点了俩菜,不过雪嫣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又是较服务员又是问这问那的,无非就是什么好的菜什么好的酒了,反正不管什么,都是捡好的上。虽说只是个小饭馆不过看着这满满的一桌子菜。怎么地也得三四百块钱吧?

  我看看菜然后我在看看她,问道。能吃的完么?

  吃不完我乐意。说完一脸得意的望着我。

  乐意酒乐意吧。反正是你请客。

  不去理她。叨着小菜喝着小酒,挺舒服的样子。

  哎~~~;灵哥。到了啊?陈振说完。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看了看对面的雪嫣说道。咦?这是谁啊?这么漂亮?是不是那天女下到人间来了啊?扭头问我?接着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等别人答话,忽然一声。难道?难道是嫂子不成?说完一脸兴奋的看着雪嫣?看的雪嫣那小脸红红的,有种只要是男人都像要上去咬上一口的冲动。

  得了得了。别把人家说的不好意思了。你这么一说还让人家找男朋友不较啊?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听完我的话,雪嫣那妮子对我哼了咦声,转身喜滋滋的跟陈振聊去了。一枫一边看了看,坐在我身边笑着说道,行啊!灵哥。才几天没见啊?就领了个这么漂亮的嫂子?

  这话说的雪嫣那丫头的脸上又是一红。却还是跟陈振一起聊着仿佛没听见一枫的话。

  我虽说没有什么,但也觉得脸上一热。

  得了得了。说吧,有什么事?

  听我说完,一枫瞅了瞅陈振和雪嫣,压低声音说道,今天晚上你要出面了,有个硬碴子。只是不知道你行不行啊?说完看了看我的一身跟他差不多的身板。

  没事。到时候看看再说。

  也是,反正是如果今天的事都过不去的话那咱还是早点的收摊的好。说完一瞅陈振跟雪嫣说道。咋了阿振。你干嘛类啊,小心咱灵哥吃醋啊。说完对着雪嫣说道,对了嫂子,第一次见面小弟我竟然没有准备礼物,失礼!失礼啊。来,为了小弟的失误,咱敬嫂子一杯。说完把刚倒的酒给一股脑的灌了下去。然后看着雪嫣。等她喝下去后。喝了声彩。好类,嫂子就是嫂子,喝个酒都这么霸气。

  就是就是,陈振接着把话接了过去,我说嫂子,疯子类酒你喝了,咱老弟的酒你说能不能不喝吧?来!我也敬嫂子一杯。说完也是一饮而尽。也不知道雪嫣是怎么想的,也不怕这三个几乎算是不认识的人把她给绑架,看陈振喝完,她也是一饮而尽。

  好!你看你看,这才是咱嫂子嘛。对了嫂子,你看啊,咱小弟还是孤家寡人类,看嫂子这么漂亮,认识的一定也是美女了,能不能给小弟我介绍个啊?

  没问题。说把。要什么样子的包给你嫂子我了.说完拍了拍胸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她是没什么反应,倒是这句话把我给愣那了!紧接着一枫陈振也给愣那了。转过头来一副询问的表情。我自己都纳闷类怎么去回答他们?

  听到没有声音了,雪嫣看了看我们。忽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突然趴到了桌子上。

  看到她的样子,阿振跟一枫一阵大笑。

  听到笑声,雪嫣那丫头立马坐了起来一脸的娇羞,喝道,笑什么笑,有酒有饭也堵不住你们的嘴是把?说完拿两根鸡腿分别赛到了他们两人的嘴里。

  看着他们两人嘴里塞着鸡腿还是憋不住的笑。我说道。笑够了没啊。笑够了就吃饭。有饭不吃是不是要准备仍了喂狗去啊?

  恩恩恩~~~吃饭吃饭。来来来~~吃饭了啊,我可是饿死了。说着酒开始了疯狂的扫荡。

  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下午的课也没去上。先把雪嫣给送到了女生宿舍。

  说吧,去哪?

  走吧。先去俺俩租的地方去合计合计。说着坐上公交,一路无话。到了他们的学校下车。又走了大概20分钟的路,是一个胡同。房子是在二楼,不大就一间房。一眼就看到边了,除了一张床,别的几乎是没什么了。

  我看了看对他们说道,如果你们不嫌远的话就住在我那得了。不然我给你们租一套也成。

  诶??听完我的话,他们像是看到了猎物的狼一样两眼发光。

  我说,哥哥。有钱啊?有钱不早说。你知道兄弟俺俩咋过的么。不说给兄弟改善改善环境。到了现在了才说。唉~~~你看俺这做老弟的咋就这么苦类?

  行了行了,别诉苦了。说说,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恩~~沉吟了一会,或许是在想应该怎么说辞。

  那个,还是我说吧。一枫打破了沉默。

  就是那个咱不是要拉人么。你看,拉人免不了就得得罪人。昨天一个伙计惹上了一个社会的家伙,好像是啥斧头帮。估计是看电影看多了。看的有点傻了。那家伙说今天晚上酒在我们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见。他们是见我们不敢不去,因为他们也知道我们想拉以杆子,如果我们今天不去的话,那我们往后也酒别混了,也没人愿意跟咱了。

  恩。你说说看,他们的帮派有多少人?还有,他们有没有什么总部?或者什么看的场子之类的。咱们国家的小混混不都是这个样子么?我问道。

  好像是有。有两个吧。一个是XX大道的风雨夜总会。还有一个是二环路的兄弟酒吧。如果说人数的话大概有100多人。这个,可~~~还真有点棘手啊。主要是咱们没人啊!

  100多人??恩~~~你们俩大概能叫上多少人来?我抬起头来询问一枫。

  这个,大概能有50酒撑死了,而且都是没什么用的。如果能打的最多不超过10人,只是如果他们一下子来完的话,估计那10来个人也都够呛。再怎么地也都是学生。跟人家黑社会斗,都会怯近的。这也是没办法的。

  行!这就成了。咱有50来人。他们最多也就这个数了,别忘了他们还有两个场子类,每个场子里最少得有20个人看着。不然他们如果全来完的话,估计往后这个市里也就没有斧头帮了。斗不是傻子。~~~~~~~~~~·50对50.至少气势上咱们也差不了太多。剩下的就交给我了。行了。你们俩先去聚集聚集人吧。我养下精神。

  说完不理他们。我径自躺在了床上。、50人。而且不能下杀手。算了,不过50个普通人而已。不杀就不杀吧。如果连50个普通人人斗拿不下的话,还用活着么?

  养神。杀手在去工作的时候如果没有精神或者精神不是最好的情况下,那麽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为了自己不会进入这个唯一的下场,那么只能让自己有个很好的精神来去应对。自己不想死拿就只能让别人去死。而这个关键,就是把自己的能力给全部的或者超长的发挥出来。不然,就只能去那唯一的下场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概有了3到4个小时吧。

  灵哥,走吧。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我张开眼,翻身起床。走!推开门。只看到外面一群人,个个的叼着烟拿着一根根的钢管。都准备好了大干一场似的,只是真到了有几个人是有用的呢?

  看陈振跟一枫出来,我正准备走,就听见陈振喊了起来。

  我说兄弟们,今个的事可有点危险啊,咱们今个是跟黑社会干类,兄弟这里我先把话撂着了,如果有怕的,完全可以现在走,兄弟我如果为难他,那打架完全可以把我给卸喽。不过到了地头如果再有人敢给我泄气的话,那可别怪兄弟我翻脸不认人。话都说到这了。有没有人走的?

  说完就站在那里看着这些人。陈振这家伙看来还真是混的苗子。这话往这里一扔,即便是想走的那他还有脸走吗?都是二十岁的小伙子,就算没那么大的火气的人,这周围谁不认识谁啊?如果真的走的话,那以后还有脸跟大家见面么?

  见没人走。一枫把话给接上了。好了,既然没人走了,那成。咱们去吧。

  听他们把话说完。我直接走过了人群。看到是我领先走过,或许有许多人纳闷,这是哪根葱啊?不过谁也不认识谁,会有这样的想法也算正常。不过至少一会都会知道的!

  走到大路,然后跟着一枫往他们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走去。既然是去做见不得光的事,那就只能辛苦自己的双腿了。

  还没到地头,就听见那边的人的嘟囔声了。我说狗哥。那几个小子是不是不敢来了啊。看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是不是躲到那娘怀里吃奶去了啊?说着哈哈笑了起来。周围的几十人也都疯狂的笑了起来。看来是感觉到我们来了,故意来的下马威。

  怎么地啊?狗哥?笑什么呢?这么高兴?是不是被谁踩到尾巴了?哟哟~~~说不定还真是类,说着转过头来问一枫。是吧疯子?接着又面对着那个叫阿狗的说道。你看你看谁踩住咱家阿狗的尾巴了。狗哥咋不去咬人家去类?

  说完也哈哈笑了起来,这身后的几十人以起哄,可也不比那些人的动静小。

  听完这边的嘲笑,那边叫狗的家伙不乐意了。用力的把烟头仍道地下。在他与陈振四五米的距离两三步走了过来,抓着阿振的领子说道。小子。不要太猖狂了。爷爷我在这混的时候你丫的还不知道在哪喝奶呢?信不信爷爷我现在就把你给剁了?

  反观阿振仍然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别介别介。我说狗哥。我可是很胆小的诶。你看你看,这是干嘛类。兄弟我只是传个话类。旁边这位才是俺的哥,你跟我发狠有个P用?还是说咱狗哥只敢对着俺这个胆小的人叫唤?说着扭过头来看看大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又是引的大家一阵狂笑。不过看来那叫阿狗的也不是傻子,听陈振这么以说如果真对他下手的话,往后他还就真没脸去见人了。听完陈振的话,也不管那么多人的嘲笑,把陈振往那以丢。眯着眼睛看向了我的位置。

  哦?原来这几天风风火火的绝天阁的老大是这位啊?小子?几天没穿开裆裤了?跑到这里来撒野了?别的人不去惹偏偏来惹我阿狗哥?如果还想在这混下去。跪下给爷爷我磕三个响头。往后就我罩着你了。别的我不敢说,不过在着B市还就真就没几个能让你狗哥我怕的。

  成!三个头就三个头!

  听我这么一说,不紧这所谓的狗哥愣住了,陈振一枫,还有在场的对方跟己方的人都愣住了。这算什么?兴师动众的跑过来就是为了跟他们磕两个头不成?拿着自己的脸往屎上蹭?还别说,见过不要脸的。还真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都不要脸到自己去拿着脸让别人打的地步了!!!

  没理别人的反应。我继续说道。虽说三个头少了点,不过既然狗哥说了,那就听狗哥的吧。磕三个头,往后你们就是绝天阁的绝斧堂了。你狗哥就是绝斧堂的堂主。

  听完我的话,大家又是一愣。忽然间就听身边又是一阵的狂笑。而陈振更是夸张的捂着肚子说道。我说灵哥,你也太会涮人的,搞的大家一愣一愣的。哈哈~~~我没有理他。依然看着阿狗以防他疯起来乱咬人。

  不过我好像还真没有猜错。只听一阵低吼,就见阿狗那壮实的拳头到了我的面前。挺块,也够狠。但总归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直接用右手抓住。往旁边一带。并没有给他什么伤害。然后说道。也别说那没营养的话了。狗哥,你化下道来。你说是群殴还是单挑兄弟我接下来就是。最后谁死谁活就看谁能站下来。

  恩??听了我的话,阿狗爬了起来也没顾生我摔了他的气。看看我又回过头来看看他身后的人。忽然又是夸张的笑了起来。

  哈哈~~~单挑???你说单挑?说完扭头看了看他们的人。手指着我说,他说单挑???哈哈~~~兄弟们~~听见了没。这位武林侠士说要和咱们单挑啊!!!

  说完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我说大哥。你回去好好学习去吧。今天我狗哥高兴,就当没今天这回事。我不再追究了成么?呵呵~~单挑??可真笑死我了。

  看我没有什么反应。这位狗哥深吸以口气对我说道,你当这是拍电视剧呢?还单挑?即便是拍电视剧,你见过黑社会有单挑的吗?你小子没发烧吧?

  狗哥。我先声明一点。我觉得是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了。我说的群殴是你们这么些人打我一个。单挑就是我一个打你们一群人。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听了我的话只见阿狗不自仅的倒吸一口凉气。看了看我身后的人,虽不说我真的能真做道自己一个人上,或许等我被打的坚持不下的时候我后面的人也会群起而上,但是能说这句话,最起码刚开始只能我自己上。即便我后面的人看我不行了,再群上的话,怕我是也已经差不多只剩下半口气了。运气差点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这样的人不是疯子,那就是绝对有那么足的自信。自信是哪里来的?没有一定的实力敢说这样的话?那除非是不想活了。

  好!好!这位哥。我佩服你的勇气。阿狗说着退着。

  别介。我说。咱们只是打架的话有什么意思么?那就添点彩头吧?你看狗哥,如果你赢了,那我的小命差不多也就房这了。我后面的兄弟全部跟你。绝没有二话,但是如果我能险胜的话。狗哥?你敢叫我声大哥么?顿了以下。或者说,你不敢么?你们50人而我就一个人。你们不敢么?出来混的占这么大便宜如果还不敢应下来的话,那我只能说,你回家去吃奶去吧!

  听我说完话阿狗也早已经到了自己兄弟旁边,接过了一把砍刀。心里有了底气。吼道,就按你说的办,他妈妈地。这世上还没有我阿狗不敢的事。兄弟们。听见了没?就是这样一个家伙要一个人单挑我们50人!~兄弟们。砍了他!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