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9: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蓝灵谷
  4. 第一章 阿鼻地狱

第一章 阿鼻地狱

更新于:2017-04-21 08:21:07 字数:3593

  阿鼻:梵语的译音,意译为“无间”,即痛苦无有间断之意。常用来比喻黑暗的社会和严酷的牢狱。又比喻无法摆脱的极其痛苦的境地。

  他叫文迪,是迪晴集团主席文天豪的长子,底下有一妹妹。在他10岁那年父母就因为车祸离开了他,他独自一人带着7岁的妹妹过日子,他的妹妹叫文晴比他小三岁,迪晴集团就是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因为企业进了轨道,所以他们的生活很好,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直到文迪12岁的时候,一个与他父亲文天豪合作多年的‘老友’李氏集团的主席李孝国一点一点的吞并了迪晴集团。从此文迪兄妹就成了野孩子,到处遭人笑柄,取笑他们有爹生没娘教,同龄的孩子们也都欺负他们,十几岁的他们就这样流落街头了,每天只能靠捡垃圾为生,就这样浑浑噩噩经历了三年!!!

  “什么。。。!你们说什么。。。!!!”

  “嘿嘿。。。

  。。。,你说呢?你的妹妹被几个地痞欺负,你虽说是救了你妹妹,但你一直觉得她没用,心生恨意,觉得带着她是你的累赘,你们还大吵起来,所以你就杀了你妹妹,是不是?!!!!!”

  坐在硬邦邦的铁椅上,四面都是冰冷的墙壁,靠近墙角的位置有一扇紧闭着的铁门,文迪被抓到了警局,罪名是——‘谋杀’。

  “没有!没有!我和妹妹吵架是因为她不听我的话,偷吃别人家晒的咸鱼,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文迪歇斯底里的喊道。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文迪脸上出现了五道手印,嘴角的鲜血也随之流了下来。

  “没有,那你妹妹现在在那里,说!!!根据我们的调查,你赶跑那几个地痞之后就回到了你们那个所谓的‘家’哦。。。应该说是猪窝才正确一些,呵呵。。。之后你们就大吵起来,你杀了她,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你已经把他的尸体处理掉了,不过你还没来的及把凶器扔掉,那把菜刀上有你的指纹,上面的鲜血已经证实是你妹妹的,你还要怎么解释!!!”

  文迪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苦苦的喊道:“不是,不是。”

  “哼~哼~~逼我黄景涛出手的人是全都可以想起来自己所做事情的!”说话的警察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慢慢地从腰间拿出了一个电警棍‘滋~~~滋~~~的声音响起,黑色的警棍缓慢地接近了文迪的身体!!!还是少年的文迪不明所以,不过他知道这一定不是好的东西,恐惧一切都是恐惧:“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是。。。那帮。。。地。。。

  。。。痞。”这是文迪晕倒前的最后一句话。

  。。。

  。。。。。。天市,第一看守所,三号牢房。文迪静静地看着铁窗冰冷的牢房里有的只是人却没有一点的生机,他回想着他的一生,虽然只有15个年头,但是在这短短的十几年里他经历了太多太多,从一开始的失去双亲,到和妹妹流落街头,妹妹的惨被杀害。。。直至自己居然成了杀死自己妹妹的凶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文迪好像是在梦里,不过这个梦是在阿鼻地狱里。

  愿望是半个生命,淡漠是半个死亡,文迪的现在没有希望,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

  。。。现在的他已经死亡了,“明天就是法院的宣判!等明天过后自己的一切就能解脱了,自己就可以不再寂寞了,‘妹妹’——哥哥马上就能下来陪你。”15岁的少年流下了不甘的泪水,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其实文迪的妹妹文晴并没有死,相反她最后成为了文迪至关重要的人。。。

  。。。

  “小子,想他妈什么了?快给老子倒洗脚水去。”说话的来自于一个面目凶悍的人,他是看守所的‘力哥’。文迪摸了摸自己的脸想起了刚进看守所时所受的‘规矩’,文迪只好无奈的答应着,乖乖的给这个‘力哥’去倒洗脚水。两个月来这个力哥一直很‘照顾’着文迪。

  深夜,黑暗的床上起来了五个带着奸笑的人,慢慢地接近了正在睡熟中的文迪,‘SAY’——神经性毒剂,能够让人暂时性失声,看着透明色的液体慢慢地注入文迪的体中,力哥的脸上露出了奸险的笑容:“打电话告诉老板说事情办妥了明天这小子就是个哑巴了”

  “大哥为什么不在这里解决这小子,反正不是没有过让黄哥做个畏罪自杀的证明不就得了嘛。”力哥身后的一个青年问道。

  看着慢慢倒下的文迪力哥说道:“少他妈的废话,照老板的意思做就可以了,记住了老板的命令就是咱们的任务,永远都不要问!”

  “小子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下辈子见吧!哈。。。哈。。。哈。。。”想着自己马上就能变成天市地下皇帝的力哥发出了狠狠的笑声!

  第二天的刑场上,文迪被压到了一个小土坯的前面,刑场上围满了群众,他们都是来看这场行刑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个男孩因为残忍杀害自己妹妹而令人发指,媒体给这个男孩命名为——‘血腥少年’!

  ‘。。。

  嘡。。。’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了天市,全市的人们都在欢庆着‘血腥少年’的死亡,无数的报纸头条、各大媒体电视,争相报道这一则骇人听闻的杀害自己亲妹妹的血腥事件,这个人们所痛恨的少年慢慢地闭上了他的双眼!绝望的泪水再一次地流了下来,带着不甘与屈辱少年走了。。。“如果我能活着——我一定要报仇!!!”这是文迪心里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

  同一时间里,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李氏集团主席李孝国以私人的名义捐献2000万元在天市修建孤儿院的消息。

  刚刚从李氏集团大厦出来的李孝国就被记者蜂拥而堵,一个个的问题问向了这个天市乃至整个华夏国为数不多的千亿富豪:“李先生,你可否谈一下为何要以私人的名义捐赠2000万修建孤儿院?”

  “李先生听说这次‘血腥少年’是您以前合作伙伴文晴集团文天豪的孩子,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吗?”

  “李先生,您这次为天市做这么大的贡献您有什么想对广大人民说的吗?”

  李孝国看着这些记者怜悯悲天的说道:“唉~想起天豪兄在世的时候与他合作是多么的快乐,如今连他的孩子也走上了这条路,我这个当叔叔的真是对不起他啊,为何当初我寻找不到天豪兄的遗孤,今天我捐款是想弥补一下我的过失,想让他们瞑目,同时我想让广大的人们明白这个世界需要爱,我们要伸出援助的手来帮帮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让他们能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属于他们的地方,让他们快快乐乐的长大!!!”

  一时间全国的爱心捐助活动在李孝国的带领下展开了,媒体大肆渲染着这一事件,而李孝国也被华夏国评为最富有爱心的人,网络中‘慈善’和‘李孝国’一词的点击率呈几何数字的增长。。。李大慈善家这个时候正在自己的豪华办公桌前看着电视、报纸及电脑上自己公司的股价,露出了他满意的微笑。五年的计划让这个李氏集团董事长走进了中国富豪榜,满脸笑容的他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阿力”。

  刚刚出狱的阿力在里面憋得冒火的他此时正在享受着人类最原始的活动,身子底下是一名无比妖艳的女人,正在这时电话不适时宜的响起来了,阿力不禁暗骂了一声“喂,哦,老板,是这是我应该做的,恭喜老板。”

  李孝国说道:“好了,别应承我了,现在的你已经是天市的地下皇帝了,呵呵!”

  阿力狠狠的踹了一脚底下索爱的女人回答道:“老板没有你哪有我呀,是,是,我一定把那该死的丫头找到,放心吧老板他断了一只手活不了了,是,是,我会的。”挂断电话,阿力看了看床上的女人:“妈的,骚货今天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嘿。嘿。。。”说话间就向底下的女人扑去,****充满着整个房间。

  雨夜。。。

  。。。一个男孩慢慢地苏醒,天空中上演着电闪和雷鸣,暴雨无情的肆虐着大地,在华夏国天市的一个偏僻小巷里,一个男孩渐渐的站了起来,“这是在那里,我死了吗?”男孩在问着自己,空气中弥漫着下水道与雨水交杂的恶臭味道。

  他静静地仰望着天上的闪电,听着雷声滚滚。他的目光深邃任由雨水洒落,他的心死了但是他还不能瞑目,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他告诉自己他要活着。。。

  。。。站在这幽暗的小巷里感受着这样一切,他的心在颤动。

  “为什么~~~为什么~~~”

  他在问自己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瞧不起自己,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来看自己,为什么会让人觉得叛逆,让人觉得自甘堕落,为什么自己连一点尊严都没有,为什么连自己最亲爱的人也离自己而去???两行清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不!!!!!!我不要这样,永远都不要~~~~~”突然间,他动了,他迈开了他的步伐向着前方狂奔。

  是的!!!他在雨夜中狂奔!!!发泄——他在向着雨夜发泄,穿过小巷、穿过马路、穿过一切阻挡着他的东西,无数个片段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一件件难忘的经历正在刺痛着他的心。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没有死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好知道的了,他向着前方奔跑不知多少时间过去了,文迪没有一丝疲倦的意思他的心底压抑着太多的痛苦、太多的无奈、太多的伤感,不知不觉间他奔跑到了天市西区的一个银河广场上,广场上的灯光耸立,打在天上与雨水相互辉映着,文迪停了下来,“~~~啊~~~”一声仰天的长啸过后文迪晕了过去。。。

  坐落在银河广场边上的喜来登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硕大的落地玻璃后面有着一个女孩的身影,她痴痴着看着眼前这一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随之是痛心的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