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6:17: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登天奇缘
  4. 第一节 毕业典礼

第一节 毕业典礼

更新于:2017-02-25 10:28:39 字数:5196

字体: 字号:
登天奇缘目录
共144章
  第一卷:樱花之国

  第一节:毕业典礼

  一位俊眉朗目、玉树临风的少年,站在一间大学教室外,他是本作品的男主角——黄离满月,今年二十五岁,就读于樱花护卫大学空间系瞬间移动专业,是大五毕业生。

  黄离走到了教室里面,这时,一位身穿黑色上衣的男子,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并对满月友好地挥了挥手:“早上好呀!”

  “早上好,徐子晨。”黄离回敬道:“你今天来这么早呀!”

  身穿黑色上衣的男子,也就是徐子晨,走到了满月跟前,不自然地笑道:“我也是刚刚来。”

  黄离问:“对了,毕业考试的成绩出来了吗?”

  “嗯,刚刚出来。”徐子晨有些压抑地说,可见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满月好奇地问:“对了,咱空间操控系里的第一名是谁?”

  徐子晨不屑地回答:“我说兄弟,你认为这有悬念吗?咱系里的第一名还变过吗?”

  闻言,黄离满月一愣,旋即骇然道:“不会吧?滕玉龙考前不是受了很重的伤吗?我记得他是包着绷带来考试的,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考第一?”

  徐子晨羡慕嫉妒:“虽然滕玉龙考试前,因为过度运动把腰扭伤了,但他的武功很高,所以这次也像往常一样地,获得了控制气体专业第一名、空间系第一名。”

  黄离满月敬佩地说:“这么说的话,从咱这一届学生,入学以来到现在为止,每一次期中、期末考试的第一名,都是滕玉龙了?”

  徐子晨点了点头:“对,滕玉龙真是太厉害了,我好想和他交手呀!”

  满月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问道:“那……那我还是老样子?”

  徐子晨轻声说:“嗯,算是吧!不过,你别灰心,考不好也没什么。”

  黄离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他转移开了话题:“你考得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之后,徐子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显然他对自己的成绩不太满意:“我嘛……我还行吧!咱瞬间移动专业里我是第二,空间操控系里我是第七。”

  黄离满月心想:“子晨这次没有考到专业里第一名,不过第二名也很不错了。”他开口道:“不错,不错,你在瞬间移动专业里,像往常一样考到前二名了,而我就与你刚好相反呢。”

  徐子晨安慰道:“满月,其实你也不错呀!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些笔试成绩你都是满分,就是语文差了点,如果笔试成绩也排名的话,那你一定是前十。”

  黄离满月的嘴角上显现出了一抹自嘲:“唉!大学主要考的是武功,那些笔试成绩又不排名,只要及格就行了,我那些副科好有什么用呀?”

  见到朋友心情不好,徐子晨就急忙开口道:“哎呀!你不要灰心嘛,虽然说五种基本术只要及格就行了,但毕竟‘用气术’、‘变身术’、‘幻术’、‘灵法’、‘感知气与隐藏气’,这五种基本术,你也都是满分。”

  黄离满月苦笑了一下:“子晨,谢谢你安慰我,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就是发毕业证的日子了,你觉得我能毕业吗?”

  徐子晨十分肯定地回答:“大学不像高中,应该都能毕业,至少去年咱系里的学生都毕业了。”

  闻言,黄离满月似乎松了一口气,右手拍了拍心脏:“这就好,这就好,但愿我这个倒数第一,也能顺利地毕业吧!”

  黄离满月现在的武功虽然很厉害,但由于他被“胜利之剑”诅咒了,所以一到考试,就发挥不出实力;因为这样,黄离在系里面的成绩每次都是倒数第一。当然,他自己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甚至误以为自己的武功本来就很低。

  满月现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并不知道‘胜利之剑’的事情,只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哪里就会有灾难降临;自己到了哪里,哪里就会有不幸发生。

  与此同时,一位男子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睡觉,他就是樱花护卫大学,空间系里的第一名——滕玉龙,此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然后伸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地说:

  “睡得好舒服呀!虽然在期末考试之前,我受了重伤,但昨天的考试,我还是顺利地成为了系里第一。今天就是举行毕业典礼、领取毕业证的日子了,在大学期间,我顺利创下了二十次考试每次都是第一的记录,这样我也可以没有遗憾地离开樱花护卫大学了。”

  滕玉龙下了床,穿好了衣服,懒散地道:“闹钟还没有响,看看现在是几点。”说着,他就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

  滕玉龙的手机掉到了地上,他诧异地说:“什……什么?已经7点40分了?奇怪,闹钟为什么没有响呀?”他拿起了桌子上的闹钟,闹钟的指针一动也不动。

  “啊……闹钟竟然没电了?”滕玉龙急忙收拾好了书包,跑出了家门,一边跑一边抱怨道:“真是的,今天可是开毕业典礼、发毕业证的日子呀!什么时候迟到不好,偏偏今天迟到。8点钟就是举行毕业典礼、发毕业证、照毕业照的时候了,如果那时我还没有到,可就不得了了。”

  滕玉龙飞了起来,他的身体先是快速上浮到了天空中,然后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影子,朝着樱花护卫大学那边飞去了:“以我的速度,要在20分钟之内,到达学校,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天空中飞了一段时间之后,滕玉龙的脸上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左手本能性地捂着正在隐隐作痛的腰部,心想:“可恶,考试之前,我的腰部扭到了,我带着伤势去考试,最终我打赢了空间系里所有的武林高手,成为了第一名,但这也使我的伤势恶化了。可恶,腰部好疼,看来不能再飞行了。”

  滕玉龙缓缓降落到了地上,左手捂着腰部,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咬着牙说:“妈的,要赶不上了。”

  “如果一直高速奔跑的话,会使我的伤势更加恶化的,怎么办?要回家吗?”现在有两种思想,在滕玉龙的脑海之中,不断地做着斗争:“不,不能够放弃,因为今天是照毕业照的日子,如果我去晚了的话,那就……”

  滕玉龙用力摇了摇头,以保持清醒:“一定要赶上。”喃喃地咕噜了一句之后,他就朝着樱花护卫大学的方向跑去了。

  片刻之后,一个中年男子把自己的自行车放在路边,有好几辆自行车都停在这里。

  突然,滕玉龙跑了过来,惊呼道:“不好,停不下来了。”由于运动的惯性,他无法刹住车,最后撞在了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他们俩都倒在了地上,好几辆自行车也被撞倒了。

  滕玉龙站了起来,双手捂着头部,痛苦地抱怨道:“老天爷呀!你就饶了我吧!”

  中年男子艰难地爬了起来,生气地问:“你干什么呀?”

  滕玉龙向对方道了个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算了,赶紧把这些自行车扶起来吧!”中年男子没好气地说,然后他就跟滕玉龙一起扶这些自行车了。

  徐子晨与黄离满月站在教室里聊天,前者激动地说:“老师要发毕业证了,咱俩出去吧!”说完他就跟自己的朋友一块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瞬间移动专业大五的毕业生,都站在一个操场上,此刻,一个老师正在颁发毕业证。

  黄离满月拿到了自己的毕业证之后,高兴得手舞足蹈:“我竟然毕业了,没有发生不幸,太好了!”就在这时,他突然踩到了香蕉皮,然后就滑倒了,后脑勺跌到了地上。

  徐子晨无奈地摇了摇头:“唉!果然不出所料,不幸还是发生了。”

  这一刻,人群之中传来了一片笑声:“哈哈……”

  “黄离又发生不幸了。”

  “呵呵……太有意思了,满月刚说不幸没有发生,就滑倒了。”

  “唉!气运是一种很玄奥的东西呀!”

  黄离艰难地站了起来:“虽然我摔了一跤,但总算是拿到毕业证了,不过毕业证可千万不要被我弄丢呀!我的能力是标记移动,我可以把任何东西,从我的一个标记处,瞬间移动到我的另一个标记处,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在毕业证上做一个标记吧!”

  黄离满月在自己的毕业证上做了标记(标记的样子:一个圆圈里面有两个连着的五角星),过了3秒钟,图案消失了,图案消失,就意味着标记完成。

  黄离满月心想:“已经在毕业证上做好标记了,这下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老师大声问:“身份证都拿了吗?”

  瞬间移动专业的毕业生里,传出了一片非常响亮地回答声:“拿了!”

  老师对着话筒说:“好,参加levelD考试的来我这报名。”

  徐子晨拍了拍自己朋友的左肩膀:“满月,咱俩一起去报名吧!”

  “好的。”黄离若有所思地回答了一句,现在他心里在想:“今天我只是踩到了香蕉皮而已,大的不幸没有发生,一切都挺顺利的,没有失大格。”

  满月与徐子晨朝着老师那边走去了,此刻,黄离的毕业证,从他裤子口袋里掉了出来。

  众人报完名之后,老师看了看周围:“还有要报名的吗?”见到好久都没有人回答,他才宣布:“好,报名结束了,大家准备一下,去照毕业照吧!”

  许久之后,众人都走到了台阶上,徐子晨笑吟吟地道:“满月,照毕业照的时候,咱俩站在一起吧?”

  黄离满月回答:“好的,兄弟。”

  过了一会,瞬间移动专业的毕业生,都纷纷站好了,站在相机前的老师提醒众人:“好,要照了。”

  就在这时,樱花护卫大学的校园里,突然刮起了大风,徐子晨闭上了眼睛:“哎呀!沙子好迷眼呀!”

  照相的人说:“刮风了,等一会再照吧!”

  黄离满月的毕业证,被风刮到了校外,过了一会,风停了,现在他的毕业证,掉在了一只非常大也非常凶恶的藏獒狗跟前,然后这条狗就把毕业证叼走了。

  片刻之后,樱花护卫大学校门口旁边的一条小路上,叼着黄离满月毕业证的藏獒在前面跑,滕玉龙在后面跑,二者之间隔着大概五十米的距离。

  滕玉龙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是8点04分,另外,他的手机上有十多个未接电话:“导员与同学都打电话来催我了,这也就是说,已经到照毕业照的时间了,哎呀!要再跑快点才行。”

  滕玉龙释放出了自己的气,许许多多肉眼能够看见的能量涟漪,缠绕在了他的身体周围,此人的速度比之前变快了很多,由于这条路非常窄,所以叼着黄离满月毕业证的那条藏獒,挡住了玉龙。

  “喂,你烦不烦人呀?还不快滚开?”滕玉龙给了自己前方的那条狗一脚,怒气冲冲地大喊:“怎么?还需要我揍你一顿吗?”

  “汪汪汪汪汪……”挨了一脚之后,叼着黄离满月毕业证的那条藏獒,就向后转过了身子,朝着滕玉龙那边跑去了。

  一群人站在樱花护卫大学里面,他们都是该校空间系控制气体专业的学生,这些人在非常不满地议论着。

  “奇怪,那个姓滕的怎么还没来呀?”

  “真是的,所有人都来了,就等滕玉龙一个人了,他以为自己是系里第一名,就可以摆架子吗?”

  一个男生不耐烦地问一个女生:“班长,毕业照什么时候开始照呀?”

  控制气体专业的班长回答:“你等会,我去问问老师。”

  此刻,一位女老师正拿着手机,焦急地说:“真是的,滕玉龙怎么还不来呀?而且打他的电话也不接,这么多的老师、同学可都在等他一个人。”

  空间系控制气体专业的班长走了过来,一字一顿地说:“现在所有人都到了,就差滕玉龙一个,请问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拍毕业照?”

  老师愤怒的表情逐渐缓和了下来:“再等一会吧!滕玉龙没有照到毕业照,他也会不高兴的,对吧?”

  虽然班长说话的语气非常平淡,不过,这却不能掩盖住她话语之中的嫉妒:“可是很多同学都等得不耐烦了,我觉得不能因为一个人,而耽误全班同学呀!滕玉龙学习好,就可以让全班同学都等着自己吗?这凭什么?他以为自己是系里第一,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老师踌躇了好久,才做出了决定:“好吧!不用再等了,照毕业照吧!”

  闻言,班长不由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她扯着嗓子大喊:“各位,现在开始照毕业照!”

  一个长得很胖的男人抱怨道:“哎呀!终于不用再等了,太好了,所有人都来了,滕玉龙算什么?他凭什么摆这么大的架子?”

  就在这时,滕玉龙跑了过来,他的声音十分冰冷:“老王,你说谁摆架子呀?啊……”

  长着很胖的男人,也就是老王,转过了身子,当看到滕玉龙就在自己面前之时,他吓得面如土色,支支吾吾地说:“滕……滕玉龙。”

  当听到“滕玉龙”这个名字的时候,操场上的议论声就瞬间消失了,此刻,空间系控制气体专业的每一个学生,都吓得不敢放声了。

  老王胆战心惊地说:“我……我是开……开玩笑的啦,你不要放在心上呀!”

  现在滕玉龙已经气喘吁吁了,而且他的身上,还有好几个狗的牙印,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再开一次玩笑给我试试。”说完,他就跑到了老师那里。

  老王心想:“吓死我了,要不是这么多同学在这里的话,那我一定会被滕玉龙给揍扁的。”

  大学考试考的是武功,滕玉龙的武功在系里稳坐第一名,而且他非常好斗,所以控制气体专业的每一个学生,都非常清楚自己不能去招惹滕玉龙。

  滕玉龙大喊:“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

  老师严肃地质问道:“你怎么回事,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等你?”

  “不好意思,我今天早晨起晚了,而且因为腰部受伤,而导致速度变慢。”滕玉龙上气不接下气地解释着迟到的原因。

  老师拿出一张毕业证,递给了滕玉龙,柔声道:“你下次注意一点,好了,跟同学们一起去照毕业照吧!”

  与此同时,许多空间系瞬间移动专业的学生,站在一个楼梯上照毕业照,其中,黄离满月与徐子晨站在一起。

  “今天倒是很顺利嘛,只是踩到了香蕉皮,毕业证没有丢。”黄离心中暗想,可是当毕业照照完了之后,他摸了摸自己的布兜,这时,满月的眼睛瞪得老大:“什么?”

  徐子晨注意到自己朋友的表情了,轻声问:“怎么了,黄离?”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登天奇缘目录
共14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