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5: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魔人
  4. 序章 恶魔之子

序章 恶魔之子

更新于:2015-08-12 17:59:44 字数:2409

字体: 字号:
  “菲娜,你别再求情了,这个孩子出生后,你必须把他除掉!”村长苍老有力的哼哼着:“你不要忘了这孩子是怎么来的!”

  “是啊,菲娜,这个孩子生出来就得杀了他,否则后患无穷。这可是恶魔之子。”

  巴罗娑婆婆也在一边不断的劝着一声不吭的坐在椅子上的少女。

  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的阳光,映在少女的脸上,使得她本就美丽的面孔更添一分神圣与庄严,在她轻抚微微隆起的肚子时,温柔的面孔上更是不时流过一丝母性的光辉。

  村长深深抽了一口旱烟,然后对着名叫菲娜的少女吼道:“菲娜,你到底愿不愿意除掉你肚子里的那个小杂种!你可别忘了,这个小杂种的父亲是个恶魔,你可是被他糟蹋的!”

  “可是这小家伙还是个孩子啊,”菲娜企图说服顽固执拗的老村长,“他还没出生,不能断定他也是个像他父亲一样的恶魔啊。”

  “菲娜,我们这是为了你好。”巴罗娑握着少女的手劝到:“这个孩子的父亲可是真正的深渊恶魔,虽然不知道他父亲是什么级别的恶魔,但是这个孩子身上确确实实流着恶魔的血,是个出生起就不同于人类的魔人。他父亲的血会逐渐影响他,引导他,带领他走向恶魔深渊之中,与人类所对立。”

  感受着巴罗娑婆婆温暖的手上传来的粗糙质感,菲娜想起了她被那只不知名的强大恶魔强暴时的痛苦情景,眼中闪过了一道犹豫之光。

  巴罗娑看到菲娜眼中的犹豫后,更加费力的劝道:“而且你还年轻,长的很漂亮,人也很聪明,完全可以找个不错的丈夫嫁了的……”

  “老婆子你和她费这么多话干什么,我告诉你,菲娜,这个孩子你必须除掉,别逼着我们动手,我等等还有事,可没空和你多啰嗦。”脾气暴躁的村长强硬的打断了巴罗娑的话。

  “什么事?”

  “雷夫卡那老不死的死了,仓库现在没人看管,我得去找个守大门的。”村长继续哼哼着,“这活没几个人愿意接,估计要找很久了。”

  菲娜这个时候想了起来,村子里的仓库看守员雷夫卡老爷爷在两天前暴毙死了这件事,现在村子里正好缺一个看仓库的人。

  想到这儿,菲娜脑中突然灵光一现,有了主意:“孩子我会除掉的,但是得答应我让我成为仓库的看守。”

  村长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把烟斗狠狠的在桌子上磕了几下,问道:“那活那么枯燥,工资又不高,你怎么会想去干这个?”

  少女眼珠转了两圈,然后有些牵强的回道:“我需要一个安静点的地方修养一下,不再让自己沉浸悲伤中。”

  村长继续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扫了菲娜几眼,然后答应了她的这个要求:“既然你愿意去接这个活,那我就让你干这个活吧。”

  他枯瘦如柴的手伸入了自己被白胡子盖住的左胸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黄铜制作的钥匙,然后递给了菲娜。

  “这是仓库的钥匙,你要收好了,至于具体的工作,明天让你婆婆告诉你。”村长看到菲娜接过钥匙后说道,“但是记住,你肚子里的那家伙绝对不能留,如果你没有杀掉他,一旦被发现,你就会被判私通恶魔的罪行,受到死刑。”

  少女被严厉的口气吓的抖了抖,然后信誓旦旦的立下保证,快步踏出了村长的屋子。

  天上的阳光直直洒下,照亮了这个位于森林之中的雷鸣村。

  村子不大,历史也非常短,据菲娜所知,雷鸣村仅仅是在八十年前才创立的,当时一起创立这个村子的人里面就有村长和巴罗娑婆婆两人,除了他们以外,其余的人都已经去世了,因此这两人是这个村子里权利最大的人。

  由于村子很小,佣兵公会一直没有在这里建立分部,因此也鲜有佣兵来这里——毕竟这个村子附近的森林并不是魔兽森林,根本没什么赚头。

  菲娜就是在这样一个被森林包围的小村庄里长大的,至于她本人,则是早就举目无亲,独自一人生活了两年了。

  少女深吸一口气,然后踏着村子的泥土小路,开始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无论男女老少,在看到菲娜的时候,都忍不住去看向她的肚子,然后深深的叹息一声。

  菲娜在被强暴后的三个月内已经习惯了这种视线,因此她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向家里赶去。

  终于,在忍受那比针尖还要刺人的目光两分钟后,她走回了家中,躲开了人们的视线。

  回到屋里后,菲娜径直走向书架,从摆满书的书柜里抽出了一本破旧不堪的诗集,然后翻了起来。

  这本书是一名吟游诗人来到村子时送给她的,那时的她还很小,已经不怎么记得当时的原因了,但是这本书她已经翻过无数遍,把里面的故事背的滚瓜烂熟了。

  少女随便坐在了桌子旁的躺椅上,将书本翻了又翻,并不断的写写画画,圈着书上的一个个名字。

  当黑夜降临,肉眼已无法看清书上的字时,菲娜才将诗集放了下来:“等孩子出生后,如果是男孩,就叫他夏尔,如果是女孩,就叫她希。”

  她点起油灯,然后走向厨房,随便取出了中午剩下的熏肉和面包吃了起来。

  “唔……”在她咽下一口面包后,一阵疼痛的感觉从腹部传了过来,“不是要生了吧……恶魔的孩子这么快就发育完成了?”

  菲娜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早已准备好的医药箱旁,取出了剪刀。

  突然,疼痛逝去,少女感到一阵脱力,如果不是因为扶住了旁边的柜子,直接就会摔在地上。

  “怎么……回事?”菲娜等恢复一点力气后,坐回桌边。

  她看着桌子上的面包与熏肉,突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饥饿感觉袭了上来。

  食物,我需要食物!

  菲娜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大快朵颐的吃着她本不可能吃完的两条面包和一盘熏肉,吃完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而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美丽的金色长发的发尖处出现了并不显眼的白色。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菲娜的身体每个月都会出现几次这样的状况。她不怎么清楚是什么原因,但是很明显发现了自己头发中的白发并保持了沉默。

  此刻的她已经住入了仓库里的看守房间。每当这种情况出现时,她都会前去仓库填饱肚子,等第二天再想办法补上空额。

  然而这种状况越来越频繁,渐渐的有些隐瞒不住了。所幸,在她开始被怀疑后的几天里,这种状况消失了。

  消失的那一天,是狂欢节的第一天——神圣之日。

  在这一天,菲娜的头发全部变成了白色。

  在这一天,一个冠着诗歌里名字的孩子来到了人世。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