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2: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气吞乾坤
  4. 第二回 方家

第二回 方家

更新于:2018-03-16 21:10:36 字数:4041

字体: 字号:
  气旋凝聚在方正的手心,浅黄色的气旋征得方正以为自己是个色盲,方正将头转向惊呆的黑瞎子,“浅黄色是黄色。我记得好像是大斗者来着……”

  黑瞎子机械地点点头,“作死,你为什么能修炼到如此地步……”

  “这我哪里知道。”方正也是一脸的茫然,在那方世界里,自己就只是个文弱书生,闲来无事打打太极什么的,还蛮陶冶情操。等等!太极?刚才聚气之时不就按照太极的套路来的么?

  方正左想右想没找出什么好解释便只能归功于太极了。说着说着,自己心里一痒,便开始尝试起来,刚做几个动作,就明显感到身体中的气开始缓慢流动,方正笑道,“原来如此。古人博大精深啊,一个玩意儿连通好多个世界……”

  黑瞎子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其只是做了几个古怪的动作,究竟能想出什么,“怎么了?”

  “做些运动陶冶情操啊。”方正敞亮地笑着,想自己虽二十岁但身体却仅十二岁,如此小的年纪便已成为大斗者,其他十二岁小孩恐怕连气旋的颜色也就屁大点儿灰色呢。

  黑瞎子看透了方正的心意一般,“你最好把身份和能留隐藏起来。”

  “为何?”方正有些不解。

  “这世界人心险恶,你且慢慢体会。”黑瞎子的语气阴冷刺骨,方正听了全身毛都竖了起来,心想也对,若不隐藏能力,自己的身份定被怀疑,与黑瞎子相处并不太久,但大致觉得其不是什么阴险狡诈之人。再者说隐藏能力也并无坏处。可惜隐藏能力的法子,倒是不知怎么办。方正偷偷看向黑瞎子。

  黑瞎子察觉到对方的目光,一阵无奈,“你不用偷偷看我,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方正被对方发现,也不再偷偷摸摸,而是直接投去“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废话不多说”的目光。

  黑瞎子叹了口气,“行行行,我帮你就是了。”

  方正拍了下黑瞎子的大腿,“这才对嘛!”

  黑瞎子解下腰间的布囊,从中拿出一颗碧绿的珠子,“这是我当初隐藏的等级的珠子。如果实力太高,基本压制不住什么。但看你聚出的气旋颜色也就大斗者一级,把你隐藏成五级气旋绰绰有余。”黑瞎子把珠子扔给方正,方正刚一接手,兜中就亮起了碧绿的光。拿出那发光的东西,便发现竟是自己的扳指。

  扳指和珠子像是久没见面了一样,当即合为了一体,扳指变得晶莹剔透,表面一些金纹也显现出来,方正大没想到这扳指竟是一个外壳。

  “有缘之人,竟这样那便送给你了。”黑瞎子道。

  “真谢谢你了!”方正拱手,“来这里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对我也有很大的帮助,我就当你是亲人。”

  黑瞎子笑道,“我可就一直没当你是外人。”

  方正脸上开始严肃起来,“那我也不兜圈子,我自从来到这方世界,你处处帮我,我也是个重情义的人,有恩必报也是我的原则。那也请你别当我是外人,告诉我你究竟被下了什么术,让我也尽尽微薄之力。”

  黑瞎子看着夕阳沉默了会儿才道,“我在一山洞中发现了上好的药材,不瞒你说我早已到了殿斗者巅峰,可是我还想再往上,王斗者一级和殿斗者九级虽只差一级,但所差的能力可太多了。所以希望有药材助我突破。”

  方正听到后,质疑道,“你才二十岁左右就达到殿斗者巅峰,有这么好修炼么?”

  黑瞎子笑道,“怎么可能,我已五旬了。在那山洞采药时,被一只蛊咬到,封闭了我的能力,退回到灵斗者九级。不过欣慰地是我年轻了。此后修炼都无起色。

  “以蛊治蛊。“方正叨道。

  黑瞎子摇头,“那蛊早就灭绝了,咬中我的是最后一只了,我对蛊不是太了解,一手贱的将其打死。”

  方正看黑瞎子低头丧气的,不禁恼起来,“万物相克,不可能只有一个方法!行了,你那术由我而解!”

  黑瞎子看着这样幼稚的脸蛋一怔一怔地,那么一瞬间还真觉得这小屁孩挺靠谱。

  “喂!你看着我发什么呆啊。”

  “没。你承诺我了哟。”黑瞎子笑道。

  “我方正许诺从不失信!”方正眼中透出一股坚定。

  “够男子汉!”黑瞎子与方正的手握在一起,这就是两人之间的承诺。黑瞎子解下腰间的布囊,递给方正,“这玩意儿能盛的很,拳头大的石头能盛白块。

  “储物囊?这可比我们那里的包实诚的多,你看这么大个家伙也就盛几十块,背起来还死沉死沉的。”方正拍了拍身后的登山包,有掂了掂手中巴扎大小的布囊,当真是天壤之别,“我也没啥见面礼,登山时只带了食物和谁,给。”方正掏出五块面包塞给黑瞎子。看着有些干,又塞了几瓶水给他。

  “嗯。”黑瞎子也不太拘束,拿起就吃,不时评价几句好吃。两人一起畅聊到月亮当头,实在不行才倒头就睡。

  方正难得睡了个舒坦觉,若不是太阳晒着自己,实在太热,还就不起来了,方正揉揉眼,叫道,“黑瞎子。”

  “嗯。”黑瞎子来到方正身边,黑瞎子换掉了以前那身衣服,穿上青衣衫的他甚是爽朗,墨镜也摘掉,那双浅黄色和青色的异瞳展现出来。眼前的不再是占卜算卦的黑瞎子而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俊美青年。

  “他娘的,刚醒你就吓唬我。”

  “登门当然要穿得得体些嘛。”黑瞎子摆摆手。方正嫌弃地瞟了一眼,顿时发现自己的衣服也换了。

  “总不能穿着大人的衣服到处走,再者说,那种样式的衣服这里都不曾见过,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黑瞎子解释道。

  方正也懒得与其争论,“你说的登门是去哪里?”

  “你得有个身份,所以我决定把你送到一个家族中去,离这不愿就锦云城,那里有三个规模还算可以的家族,方家、李家和于家。我想你定不会想改自己的姓氏吧。”

  “方家么。”方正道。

  “对,待会到了方家别乱开口,十二岁是天真烂漫的年龄,所以……”

  “所以装的弱智些。”方正道。

  黑瞎子点点头,“方家的人都很好。你就在那里安心修炼,别被别人发现你已经大斗者级别,天资极好的也就晋斗者一级而已。若是被人发现你已大斗者一级,难免会遭怀疑。”

  “你去那里?”看黑瞎子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样子,定是有什么打算。

  “私下有事要办,去找凤姐请求点儿东西。”黑瞎子揉揉太阳穴,“那么走吧。”

  锦云城离着确实不远,走了没过几分钟就到了,街边摆满货摊,商贩都吆喝着,方正走着一眼瞟到一个木盒,放置在暗处,想是许久没有触碰过了。盒上积满了尘埃。说来也怪,自己的碧珠坠唯独到了这里亮个不停。莫非里面有什么宝物不成?

  方正拉住黑瞎子的衣袖,用手指了指那木盒。黑瞎子顺着方向看去道,“怎么了?”

  方正轻声说道,“这碧珠坠经过这里一直在亮。”

  “哦?”黑瞎子听他一说,好奇心大起,叫商贩将那盒子拿来,那商贩看起来有些奇怪,夏日烈烈却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商贩将那木盒拿到二人面前,“我相信这是灵物,只有碰到有缘之人才会引起注意。”

  黑瞎子也不听那套说辞,问道,“这多少钱?”

  “对于您来说,不卖,对于旁边那位……隐藏者,免费。”商贩说道。

  方正一咯噔,这商贩竟知道自己隐藏了能力,此人不简单,怎办才好,方正潜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却被黑瞎子用手扶住。

  黑瞎子道,“高手苦逢有缘人,在下能懂。深藏不露,定有所意,这宝物定是赠予旁边这位,自己怎敢贪呢?”

  商贩点点头,一瞬不见了踪影,连摊位也随之不见,唯独留下那个木盒,这一系列的动作却不被旁人所察觉。黑瞎子倒吸一口凉气,这商贩实力说少也在殿斗者智商,这样想着,将木盒递给方正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方正接过木盒收入囊中,打算到了方家再看,毕竟人多眼杂。收完后,轻声说,“刚才那个商贩……”

  没说完,黑瞎子就打断道,“不要多讨论了……”说完带着方正继续向前走去,方正路上也也没多说什么。

  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一个宏伟的建筑进入方正的视线,两座石狮坐守在大门两旁,门匾上气势磅礴的写着“方府”两个大字。

  “黑瞎子,你实在对我太好了。”方正回想,哪件不是黑瞎子给的自己。

  “我们是一家人嘛。”黑瞎子笑道。看着门匾,大声吼道,“方老儿!出来接你仇爷爷!”

  回声还未降音,方家大门便被一脚蹬开,走出一壮年男子,大概五十岁左右,看起来意气风发,脸上一脸怒气。

  “仇孙子,你现在和我外孙子一样年轻,该管我叫爷爷!”方老怒吼道。

  “我也懒得与你相争,给你带了孩子来。”黑瞎子将方正推到方老面前。

  方老看后大惊,“云英死了,你便又趁着自己年轻搞女人肚子,云英在天上可都看着呢!”

  黑瞎子听完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格老子滴!我是那种人么?我看这孩子沦落街头太可怜,收他为样子,可惜我自己仇家满天,实在无力抚养才寻你来的,你不管拉到!”黑瞎子气冲冲地说完拉起方正转身就走。

  方老见自己会错了意,连忙拉住黑瞎子,“老朽不对,来我看看这孩子。当真可怜,我收他做我外孙。”

  “你个老家伙,在我这里可是养子,怎到了你那里就必须降个等级?”

  “那……养子?”方老小声说道。

  “好,你也甭琢磨姓名了,这孩子就叫方正罢。”方正看这黑瞎子嘴角微微上扬,恍然大悟,这家伙原来在耍计。方正路上听黑瞎子说过,这方老是一家之长,为人宽宏大量可惜足下只有一个女儿,18岁生下外孙就过世了。之后方老的夫人就一直没有产下过孩子。黑瞎子这一使计,让自己当上了家长的儿子,地位身高,定不会有什么苦头,但为什么要给我这么高的地位。

  “方正,方正,做人正直,好名字。”方老夸道。

  “那我也就远去了。”

  “告辞。”方老拱手。方正只好目送黑瞎子远去,这一别不知要何时才能见面了,再也看不见黑瞎子的人影之后,方老蹲下,双手搭在方正的肩膀之上,“方正,以后你就是我儿子了,要叫爹爹了。”

  方正有些叫不出口,但来也来了,就属他家人了,之后相处的日子多了去了,拍几句马屁总还是好的。

  方正对方老摆了一个甜甜的笑容道,“爹爹。”他娘的,可恶心死老子了。

  方老听后激动的哭了出来抱起方正,用满嘴的胡茬蹭了蹭方正的脸蛋,“哇,乖儿子。走。爹带你进屋玩去!”

  方老更加夸张的是让方正骑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嘴里拟着马叫声跑进方家大院,这一闹可惊动了方家上下,方老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将方正抱到床上,撒了一床的玩具供方正寻乐子。

  对于如此积极的方老,方正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十二岁时离开了自己,现在在十二岁的时候又有了自己的养父,这个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人,定当用生命报答。方正心下这样想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