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46: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永恒掌控
  4. 第二章 云安城内

第二章 云安城内

更新于:2018-03-15 18:30:47 字数:4106

字体: 字号:
  从永恒之森走出来之后,凌晨真正开始了融入这个世界,从语言,到附近年代的历史,现在的时局,总之一切所需要的,凌晨都在十分努力的学习。一开始,他是和冒险者小队的队长住在一起,闲暇的时候就和冒险者小队一起进入永恒之森,并以不弱的实力赢得了众人的尊重。

  也是在与冒险者小队的相伴之中,他逐渐知道了那种奇怪的野兽其实并不奇怪,甚至比较普遍,它们通过头中的晶体来聚集灵气,并形成有效的攻击。不只是动物,一些在凌晨的映像中不能移动的植物也是森林中的杀手。新奇的世界使得凌晨以不慢的速度融入了这个世界,并很快大致能说出一些话,听懂别人的交谈。

  “你,知道,凌云吗?”这一天凌晨终于能较为系统的说出一句话来,虽然仍有些蹩脚,但是心中却无比激动。他说了两遍,终于抓着冒险者队长说。凌云是他的父亲,也是他现在心中最大的希望。

  “凌云?没听说过,他是你的亲人?”这个中年汉子放下了正在摆弄着的大刀,好奇地对着凌晨望了一眼。

  “那萧萌呢?”

  冒险者队长摇了摇头。

  “天王凌山,魔尊霸裂,西天使露易丝.....”凌晨满怀希望的不断列举着人名,可是冒险者队长却不断摇头,并最终打断了凌晨的列举。

  “凌晨,我不知道你说的都是谁,我很确信我从未听说过这些人。魔尊这个称号倒是有过,可却不叫霸裂,是游赤翼,在千年前赫赫有名,我也是在小时候听老一辈说的才知道。至于其他的,我甚至连称号都没有听说过。”

  呆呆的听着冒险者队长的话,凌晨的心中仿佛破灭了什么,一种失落感重又涌上心头,使得大脑也有些恍惚。“是时代抛弃了我,还是我逃离了时代?”凌晨不可遏制得产生了这种念头,往昔的记忆再一次涌上心头。他已经知道现在是新纪元8631年了,眼见就是下雪的时候。从纪元来看,他逃脱时代至少也有8600多年了,已经没有人记得那古代的荣光了。

  “你说的人都是谁?是你家乡的人?”冒险者队长见到凌晨有些迷离,忍不住开口说到,希望能将凌晨拉回现实中来。

  “算是吧。”凌晨淡淡的回应,他不想让自己这个秘密为人知道,“就让它埋在我心中好了。”

  “唉~”冒险者队长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看得出来眼前的年轻人心中藏着许多心事,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导。

  “对了,刘虎队长,”凌晨突然抬起了头,“新纪元之前的历史有书籍记载吗?或者有那个时代的人还在吗?我对那段历史很好奇。”

  刘虎愣了愣,张嘴想说些什么,又止住了,而是改口说,“那种年代的历史我不了解,我就一个山夫而已,哪懂那么多,也许在一些大地方的藏书阁之中有一些记载吧。至于人,怎么可能有人活那么久,呵呵。”

  凌晨的眼睛一亮,“是啊,虽然少有人记得,但这儿毕竟还算是小地方,在一些大地方或许会有一些线索。”

  刘虎看着凌晨,意味深长的说,“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一般人,我这个小队是不可能留下你的,”止住了想要说些什么的凌晨,刘虎继续说到,“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古代的人与事那么感兴趣,但想必有你自己的原因。要找就自己去找吧,从这座小城一直向南,略向西的地方就是齐云国的国都了,在那你应该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看着这位充满智慧与淳朴气息的人,凌晨久久无话。他是自己“再世为人”后第一个交流的人,让自己不由产生一种亲近感。但是有许多东西自己必须知道,已经没有再留在这里的理由了。在某些地方,某些远古的痕迹还在召唤着自己,而那正是他心中唯一的渴望了。

  “谢谢了,刘虎兄。”凌晨说到,一切的感情都包含在了“兄”这个字中。

  “哈哈,好,兄弟!”刘虎豪放的笑了一声,“你什么时间走,我们为你饯行!”

  “我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凌晨下定了决心,“明天,明天一早就走。”

  “好,今晚我们大醉一场!”刘虎当即收拾好器具,“我去叫那几个家伙过来,一起痛快一晚!”

  凌晨笑着点了点头,眼看着刘虎渐行渐远,心中深深为这些淳朴而坚强的汉子所震撼,“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没有你们,我无法走入这个时代。”默默地说着,凌晨转过身走进了室内,他要开始修炼,未来的一段日子里,只能依靠自己了!

  正如安排一样,冒险小队今日没有再进入永恒之森赚取野兽的毛皮与肉,至于晶体,刘虎都已用不上为由给了凌晨,也算是凌晨的路费了。夜幕降临,八个人在一个房间里轮杯换盏,尽情抒发着自己的心情。凌晨一杯接一杯得喝着,都快忘了是要尽情,还是要忘情。他并不喜欢喝酒,却不想逆了众人的情趣,在这一刻,他仿佛感觉到了古时的熟悉,让他逐渐沉醉。

  这注定是个难忘的夜晚,几个月的生死与共使得众人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而当离别之时到来时,众人都展现了重情的一面,往日与野兽拼杀的样子都被抛在了永恒之森,几个人聚在一起尽情的谈着一些自己的故事。

  这一天的天亮似乎来的比以往要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凌晨已经走了出来,留下几个汉子仍在蒙头大睡。想起昨天的醉酒,凌晨微微一笑,他可是见识到了醉酒后的滑稽之处,几个汉子无所不谈,无所不说,更是比着吹牛,撒着滑稽的谎。摇了摇头,凌晨没有再想这些事,只是深深吸了口气,大步向城外走去。

  永恒之森是齐云国的边境之地,从这儿到齐云国的国都齐云城并不是很远,但是路并不好走。虽然有军道,但是这条大道却更偏向西北要塞,要走这条路就得绕不小的路程。而在急切的心情之下,凌晨显然没有走弯路的心思,于是小道就成了首选。此时的他乘着一匹较为普遍的角马兽,走在林间小道之中,朝着目的地前进。按着刘虎的说法,此路虽无歹徒常年劫道,年末的时候却并不安全。许多年末急需钱的人都会铤而走险,致使小路不平。想起刘虎的嘱咐,凌晨集中了注意力,略微放慢了速度,加强了戒备。

  凌晨已经出来两天了,前方不远就是齐云国的一座中等城市,唤作云安城。想来幸运,竟然两天无事,其实走在此路上的人已不多,少许的几个人也给了凌晨一种危险的感觉。没有多想,云安城就在眼前,凌晨夹了角马兽一下,提高了速度,向着云安城奔去。

  离云安城近一些的地方凌晨下了角马兽,虽然不知规矩如何,但至少在自己那个时代,野兽是不能被带入城池的。果然,见到凌晨靠近城门,一个守着城门的军士走了过来,“平民不能带骑兽进城,送到城西北的骑兽营!”

  “平民不能带?难道贵族有这项特权吗?”

  “废话!赶紧!”军士没有再理会凌晨,退回了自己的岗位。凌晨看了看自己普通的衣服,叹了口气,没想到,数千年后,阶层差距变得更大了。见到几个骑着角马兽的人很干脆的走向城西北处,凌晨赶紧骑上角马兽跟了上去。

  尽管是在下午赶到城前的,但是等到凌晨顺利进城的时候月亮已经出来了,两天奔波,就是自己不累,角马兽也该累了,凌晨决定就在北门附近找一个旅馆住下,明天一早乘着角马兽绕过此城。

  城池不大,但却是一个重要的交通要地,来来往往的许多人都会选择在这里休整一下,凌晨找了四家才顺利了住了下来,收拾好后便叫了些饭菜就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天刚刚晚了下来,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大厅里人已经不少,显得很是热闹。当然,以凌晨的性格是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可是刘虎建议他在云安城顺路打听一下路上消息,他不得不在这儿歇一歇,找时间打听一下。

  饭菜很快上来了,凌晨等着侍者上完饭菜,张口准备问一下情况,这种事,常年服侍路人吃饭的侍者总能听到许多有用的消息。就在此时,大厅的门猛地被撞开了,凌晨住了嘴,回眼望去,只见几个魁梧的军士大步走了进来,老板赶快迎了上去,“老规矩?”

  “啊,今天多上些酒,咱很不高兴!”

  见到凌晨望了过去,侍者对着他悄悄说了一句:“这些可是我们这一霸,领头的可是一个小队长。”说完就走开了,凌晨应了一声,没再理会军士们,琢磨着再找个机会问问。而军士和老板的对话却一字不漏的进了凌晨的耳朵。

  “怎么了,什么事又让您不高兴了?”老板随意的问着。但使他吃惊的是,那个大队长说话的欲望似乎被勾了上来,竟然真的回答了。

  “还不是那遭天杀的案子,”这军官随着众军士坐了下来,“今天才处理完死者身份,忙死了,明天还要继续查!”

  老板倒吸了一口气,“就是那突然出现的那三十多具尸体的案子?查出来了?”此时,厅内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关注的听了起来,只有少数人在低声问旁人具体的消息。凌晨也好奇的停下了念头,专注的听了起来。

  军官好像很满意众人瞩目的感觉,脸上的光芒似乎更浓了些,“那是,我怎么能查不出来,都是长年在路上劫道的家伙,也不知被谁给黑吃黑了!”众人中又传来几声惊异,老板又倒吸了口气,显得十分惊讶,见状,军官更加兴奋,几个军士也直了直身子。

  “要我说,这些人死了就死了。可上峰却要严查,这事儿肯定不简单。”一个比较年轻的军士接了话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引来众军士的附和,众听众又议论起来。凌晨恍然大悟,怪不得一路上不像刘虎所说的不安定,反而平安无事呢。同时他也深切的再一次感到了这世界人命是多么的低贱,至于连普通平民都不怎么重视。

  “什么简单不简单的!”军官显然不满意众人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愤愤地说到,几个军士赶紧低下了头,好在几个侍者把食物送了过去,几人便装着吃饭的样子,而众人又把目光集中到了军官身上,希望再听到一些感兴趣的消息。

  “那些尸体我看了,全是一招致命!杀人的一定是个高手!”众人哗了一片,军官继续说道,“我说,这事肯定不小,没准与贵族老爷们有关!”

  顿时鸦雀无声,众人仿佛听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不再言语。老板又夸张地吸了口气,显得更加惊慌失措,好像大难临头似得。“这话可说不得啊!”老板赶紧抓住了军官的胳膊,眼中恳求的神情毫不掩饰。军官也立刻意识到了得意过了头,说错了话。他虽然是个小队长,说到底还属于平民阶层,在贵族的眼中还是所谓的“贱民”。

  气氛如此,凌晨怕也问不出更多有效的东西,就起身上了楼,顺便叫侍者把饭菜送到自己房间去。几个人见此也跟着走向自己的房间,大厅一时空荡了不少。走到自己的房间,看着侍者重又把饭菜送过来,凌晨坐在桌边陷入了沉思。又有谁会特意地诛杀这些强盗,还能做到一个不留呢?这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凌晨突然不急着赶往齐云城了,毕竟数千年了,也不急于这一天两天。他突然对这件事,这背后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总觉得似乎自己有需要查一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