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6:28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荒野公寓
  4. 第三章 七生七死七幻灭

第三章 七生七死七幻灭

更新于:2018-03-17 16:20:41 字数:4705

  (1)礼堂

  踏入礼堂大门,头顶上方的沙漏呲拉一下变成了红色,‘火之间’到了。礼堂里空荡荡的,整排整排的椅子堆在礼堂边上,还是那种老式的木头椅子。大家走到表演台的前面,布幕拉开了,台上站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20年的老校长?当初不是说他失踪了吗?“校长?报纸上不是登过,一场意外之后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你怎么会在这呢?”婷婷很是意外,已经顾不得恐惧了。“哈哈,我怎么会在这?问的好。我没死,至于我是不是个人,已经不重要了。我一直在这等着那个能解救我的人来。你们已经是第4批了,每隔几年就会来几个,可惜都是来送死的。”“你们先坐下吧,我慢慢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就知道了。”众人两两相望,最后一起手拉着手席地而坐,倾听着老校长的言语。

  “故事还要从20多年前说起,那是我最意气奋发的时候。年轻有为,刚上任不久,那时还不是校长,只是个班主任而已。我是教大一的语文的,和学生们很是融洽。很多人本以为语文是很枯燥的,没成想上我的课相当轻松。甚至和学生谈谈山海经,或者互相扔粉笔头都是有的,学生也很爱上我的课。就这样我平时教教课,闲暇之余自己写写论文,做做学术研究什么的,日子过的很惬意。虽谈不上桃李满天下,可也相当得老师和同学的器重。我这人其实很容易满足的,只要日子过的开心,哪怕苦一点无所谓,不会为了权势争名夺利,和别人打的你死我活。谁曾想就是这样的我,也会有那么的一天……”四人正听的入神,礼堂仿佛搬到了世外,换了个场景,天上有点下小雨,桃花飘飘。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学生站在了老校长面前,脸红红的,刹是可爱。校长那是真是个帅字难以形容啊,英俊挺拔,可比张俊有过之而不及。艳艳看的都入神了,张俊一个咳嗽把她拉入怀里。艳艳小声对他说,要是你那么帅,估计我早嫁给你了。“你就算现在嫁也来得及。”“切,我现在还有反悔的余地,至少你连TIFFANY的戒指都买不起,更别提卡地亚了,我凭什么嫁?”“那些有什么,不就是碳元素构成的嘛?我去玻璃店定一个好列,保证漂亮,你要几克拉就几克拉?我送一百个给你?”……无声的一下,张俊的腰上的肉被拧了一下,张俊暂时闭嘴了。哎,要是这段时间努力健身就好了,肌肉拧起来应该没有脂肪那么痛吧,可怜了我的腰啊?

  画面拉回那时。天上的雨似乎小了点了,女孩子显得娇小无比,手上拿着笔记本,对他说:“老师,能不能帮我看看哪不对啊?我笔记好象做错了,这里有些地方不懂?”“好啊,我帮你看看。”估计当时的人特单纯,告白还要用这种方式绕弯子,直接**不就行了?哪个男人会拒绝一个美女的拥抱呢?黄冉的这句话也引起了婷婷的不满?一个拳头打过去。黄冉只能娇滴滴的说:“宝贝,我有你就够了,那种美女再多我也不会看一眼,行了吧?”“这还差不多。你要真敢想我就毕了你。”张俊向他始个眼色,“兄弟,我们到底找的是老婆还是母老虎啊?”黄冉不响,显然被打怕了。

  天还是那个天,不知老校长当初犯什么傻,对那女孩子说,:“丽丽,有事去办公室找我,这雨多大啊,别淋感冒了。”“我……我……好的,我去办公室。”两人来到办公室,老校长拿出毛巾对她说你先擦擦吧,省得感冒。“好。”“你不是有问题要问吗?在哪呢?”丽丽拿出笔记本,翻动着,事先用笔做过记号的地方都讲解完了,也不见她收回笔记,“怎么了?丽丽,你还有什么事吗?”“我?…………”丽丽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交给老师,对他说:“老师,请你收下这个。”“这是?”说完丽丽也不回答,红着脸快步离开了。

  老校长拿着信封,不言不语了好久,呆呆的,只是望着信封呆呆的,也没拆开看。那时侯的感情真的很纯真,纯真的就像天上下的雨,树上飘的花。淡淡的,淡淡的,没有一丝杂质般纯净,透明。绝不像现在那样用金钱和肉体就能做交易。老校长呢喃着:“还是当初好啊,怎么没有好好珍惜呢?”

  后来的日子就如大家所想的,两人很顺利的恋爱了,可在当时的学校不被允许的,因为师生恋容易有不好的影响,所以两人还都只是很暗地里在交往。就连在路上打个招呼都要谨严慎行,深怕人家看出一点破绽。班上甚至回答问题都不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两人只能在月下,绕着操场走走,或者在没人的时候在办公室坐坐。就连去一起吃个饭还是在学校的食堂,一起打饭一起吃而已。那时候的暧昧也仅限于买杯饮料,拿份报纸之类的。婷婷已经入神了。张俊对艳艳说:“看到吧,哪像你那么物质啊?还卡地亚列?没送你玻璃喳喳满好了。”又是一下,张俊彻底不响了,一句话就拧一下,那疼痛感还不能表现出来,男人还是很要自尊的嘛。

  后来我们顺利谈了2年,本打算在她毕业之后,让她在本市找个工作,然后顺利的结婚。没曾想,居然在她快毕业的那年出事了。那时外校有领导过来参观,照道理我们要盛大迎接。外校的领导还带了公子一起来,说是见识见识,以后也好在教育界混个脸熟。丽丽是那天的迎接代表,本来就漂亮,再穿上特定的职业装,更是显得青春逼人。领导的公子一见她就被迷到了,眼睛始终没离开过她。丽丽不以为然,碍于职业道德,只能陪同那公子一直在学校逛。晚上,临近7点,丽丽熬不过那男人的邀请,一起吃了晚饭。吃饭时候那男人就要丽丽做他女朋友,说是以后丽丽随了他,日子就不用担心了。丽丽又不能说她和我在谈,因为怕影响到我的职位,外加我的条件不是很好,虽有才学,却没有权势与财富。丽丽于是只能选择了默许,纵使再有万般不愿意,只能默认了。她本以为想靠那男人把我在学校的地位巩固些再和他分手,却没想到那男人甚是认真。那男人天天送花,用好车接送她上下学。我很生气,以为丽丽成了物质的女人,我非常生气,就提出分手。丽丽想解释,我却没给她解释的机会。

  于是丽丽说要我和他最后谈一次,我同意了。那天是周末,我等下课后带着丽丽去了餐厅。那天也和她告白时一样,天上下着小雨,很小却很冷,深深的打入我的身子,打湿了我的眼眶。冷到我的骨头在发抖,冷到我的心已经碎的不成形。我们那天一路上走着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淋着雨,走到了餐厅。

  我们那天没有多说什么,丽丽一直说她对不起我,但是是爱我的,她只是利用那个男人。我顿时觉得丽丽很肮脏,因为她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我爱的小女生了,而是变成了一个阴险,有心机的女人。太可怕了。其实我还是爱她的,只是再也无法在脸上表现出来了。我那天灌了她好多酒,究竟有多少我自己也不记得了。晚上我把她带到酒店,我们发生了关系,但是我那时只是想把她占为己有,真的,我发誓。我真的很爱她的。老校长边说边哭了,其实我真的很爱她的。我在占有她之后把她深深的抱在怀里,然后给了她一个吻就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其实我知道,那天之前,她还是一个处女,还是神圣的。丽丽最后对我说的话就是:她只会把她的灵魂给她最爱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就是我。不管我爱不爱她,她都只爱我一个而已。我没有理她,还是头也不回,独自走了。现在想想很后悔,要是我能留下她,后来我们也不至于这样悲惨。

  “那后来丽丽怎么样了?”婷婷忍不住问到?“后来?后来那男人以为她是那种轻浮的女人,和他以前那些花花草草一样,当然玩完就甩了。纨绔子弟的爱情总是来的很快,去的也很快,毫不拖泥带水,并且甩的很彻底。”丽丽在被他甩了之后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她来找了我。但我没有相信,试问我又如何相信,就算她把第一次给了我,我也有男人的自尊,怎么可能相信一个和纨绔子弟交往过的女人会有多纯洁。丽丽伤心欲绝,于是选择在教室自杀了。以一种很残忍的方式自尽了。带着还没出生的孩子一起走了。

  我那时很后悔,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那时甚至觉得就算孩子不是我的又如何?我爱的是她的人,她的心,她的灵魂,她在我心里仍然是完美无暇的女人。

  我在她死后的头七之夜去了她自杀的地方,设了个小的灵堂,希望以慰藉她的在天之灵。“丽丽,虽然你走的很冤枉,我也知道自己很窝囊,但是希望你能原谅我,或者与我出来见一面也好啊……”可惜没想到风吹灭了点燃的蜡烛,我本能想站起来把窗关好,却发现窗压根没开过。而门外依稀透露出一个声音:“呜呜,是我不好,呜呜,我先对不起你的,现在我害了自己更害了我们的孩子。”“丽丽,是你吗?是你的话我愿意接受你的一切责罚,哪怕你要我陪你一起死。”“不,你千万别,我现在已经被冤灵控制了,一个相当强大的冤灵。不单单是我,连孩子一起都斗不过他。”“什么?什么冤灵?丽丽,你到死都要维护我的尊严吗?我已经不稀罕了啊。”“不是的,真的,这学校有冤灵,我不希望你牵扯进来,我虽然觉得对不起你,但我更爱你啊。我希望你获得幸福。”“丽丽,到底什么冤灵你说啊?我要救你,丽丽。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不想失去你第二次。”“不,别啊,千万不要。你不要犯傻,你斗不过他的,所以以后别来这教室了。记住,只要我还有办法,我会尽量克制他的能力的,你放心吧。”“丽丽…………”说完我就头一晕,等我醒来已经在职工宿舍的床上了。至于晚上发生过什么?没人告诉我,都只说是在食堂里发现的我。说我那时喝的很醉,都以为我喝醉了说胡话而已。我虽然很伤心,却很想为了丽丽找出那个什么所谓的冤灵,以拯救丽丽和那孩子的灵魂。于是我翻遍整个学校,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甚至我整晚去教室也没用。于是整整5年,我已经麻木了,逐渐淡忘了丽丽的事,一方面怕自己再伤心,一方面也确实对那什么冤灵的事没有头绪。

  我在那之后就一直埋头苦干,再也没有对其他女人动过心,直到我终于坐上了校长的位子。我也是在偶然的机会,利用自己的职位,进入了校史室。校史室历来是很严谨的地方,只是那天也不晓得为什么?好象好久没人打扫一样。最后排的书架整个倒在地上,我气愤之余想去把书弄好。就在我整理书的时候,一张纸条引起我的注意,上面就一句话‘欲了解丽丽和那冤灵的事,就晚上再来。’我一下脑袋像炸开了,封存了许久的记忆一点点涌上心头。不仅仅是对丽丽的爱,对孩子的愧疚,还有对那冤灵的恨。于是我毫不犹豫,很准时的晚上来到了校史室。没想到迎接我的正是那个冤灵。

  婷婷打了个冷战,不会吧?那老校长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啊。老校长似乎看出了婷婷的恐惧,笑了笑,接着说:“不会,那冤灵没有直接现身,只是在墙上显示了个影子的形状而已。”场景再次拉回当时,黯淡的夜,黯淡的房间,黯淡的人心。只有空气流动发出的声音,周围静的连丝风过都在颤抖。月在窗玻璃的隐射下惨淡无力。那冤灵对我先开口说道:“放心,我没有让丽丽真的死,我只是需要她的灵魂的能力而已。等你为了做件事,我到时候就会让你们一家团聚的。”我对丽丽的爱已经超越了理智的范畴,甚至忘了不能和魔鬼打交道,否则自己的灵魂就会被出卖,直到自己都变成魔鬼。“好,你要我做什么?”为了丽丽,我已经把一切都抛弃了。“我需要你去把我的骨灰找出来?”“骨灰?你不知道自己骨灰在哪吗?”“笑话,知道我还不会自己去找啊?等你找到我就放过你的丽丽和那孩子,不然他们永远都在我掌握中,永远不能真正去死,永远只能痛苦的受煎熬,痛苦的被世人唾弃。”“那你要我做什么?”“很简单,我会在学校设置一个结界。等把人引诱过来,然后你让他们去找就行,你要做的就是找人来而已。”“就这么简单?”“对,就这么简单。”“所以你们看到的笔记本是我给教授的,里面所说的图书馆的纸也是我塞的。”“那你没有见过那冤灵的样子吗?”“没有,我没见过他真正的样子,你们快去吧,时间不多了。我只能给你们一个线索,去校史室吧,快去吧,孩子们。”众人起身,才发现头上的沙漏已经流了好多,来不及谢那老校长,加紧步伐往校史室赶。刚去到校史室大门,头上的吸血虫少了一只,原来吸血虫的数量就是剩余的天数。而且这里的时间好象比正常的时间走的要快……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