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04: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念神空间
  4. 第一章:因念而死,因念而生!

第一章:因念而死,因念而生!

更新于:2018-03-17 08:49:04 字数:5299

字体: 字号:
念神空间目录
共136章
  “你个小野种,以为被家主捡了回来就能一飞冲天,麻雀变凤凰了,说到底,你不过是薛府里的一个下人而已。”古香古色的小院之中,一个身穿锦袍身材微胖的少年正踩着一个灰布少年,对着脚下满脸泥巴的灰布少年大声的辱骂着。

  爬在地上的灰布少年满目狰狞,青筋暴起,怒吼道:“我不是野种,我有奶奶和雪姨,我不是野种……”少年一边大叫,一边奋力的反抗,竟然挣脱开了锦袍少年的压制,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立马爬了起来,旋即对着锦袍少年大骂道:“薛宏,你个贱人,等我长大了,变强了,定要狠狠地揍你,揍得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

  骂完后,拔腿便向着院子外面跑去。若是不跑的话,待会儿又要被猛揍一顿。而陆寒逃离的方向,正是薛宏口中,薛家家主所在的小院。

  薛宏见陆寒骂了自己不说,还扬言以后要揍自己,怒气上头,拿起手中的一阶低级念器,向着陆寒的后脑勺猛的扔了过去。

  陆寒不知道后脑勺飞来的圆盘形念器,仍然向前方跑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头,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砸了一下,顿时觉得四周的天地一阵旋转,头晕目眩,意识渐渐模糊,瘦小的身体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半天也不见动静。

  薛宏见陆寒被自己砸中,高兴的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待陆寒半天不起来,这才有些心慌了,以为他是在装死吓唬自己。走向前去,用脚踢了踢陆寒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说道:“陆寒,喂,陆寒,你别装死了,大不了我以后不欺负你就是了。”

  见陆寒还是不动,薛宏半蹲下来,将陆寒趴着的身体翻了过来,使劲的摇了摇,神情慌乱,语无伦次地说道:“喂……陆寒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子小,真的,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再也不打你了……”

  薛宏虽然经常欺负陆寒,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罢了,遇到这种情况,立马慌了神。胡乱的大吼了起来:“来人啦,救命啊,来人啊,死人啦……”

  道道呼救声远远传了开去,附近院子的人全都闻声赶来,没过一会儿,薛府内的丫鬟,家丁以及薛家的家主薛天奇等人,全都聚集到了这个小院子当中。

  薛天奇打量了一下院子内的情况,旋即走上前来半蹲下去,伸手一探陆寒的鼻息,用手贴在陆寒脖子上面的动脉感受了一会儿,说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昏死过去了而已……”

  说完此话后,瞪了一眼薛宏,狠狠道:“不要以为你是大长老的孙子,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别让再我见到你欺负他,否则,有你好看,就算是大长老的面子我也不给。”

  “谁要不给我面子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身材略显佝偻的白发老者便出现在了院子里面。

  老者打量了一下院子里面的情况之后,淡然道:“原来是家主啊,我还以为是哪个阿猫阿狗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呢!”

  老者轻蔑的看了一眼薛天奇之后,对着正在一旁发抖的薛宏柔声说道:“乖孙子,别怕哦,咱们回房去,别和这个不知道哪里捡来的小野种一般见识!”说完还重重的哼了一声。旋即带着薛宏,趾高气扬地离开了小院。

  薛天奇紧紧的盯着大长老的背影,暗骂了一声“老匹夫”随后抱起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陆寒,走向了自己女儿的房间。

  ……

  ……

  (场景转换)

  北临市,海淀区某公交站,一辆编号为300外的公交车上。

  “北太平桥西,到了,需要下车的乘客,请准备下车。”电子合成的女声响起之后。

  车内有五六个人站起身来,来到了后车门。

  一位年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正提着行李箱,背着大大的行李包,一只手紧紧得抓着一旁的扶杆,等待着车门的开启。

  他有着一张十分清秀的脸庞,单眼皮,嘴唇长的有点小性感。也算是标准的帅气小正太一枚。只是少年的身高仅有一米七左右。如若不然,只怕走在大街上也会迷倒一大片的花痴少女吧。

  等前面的人下去之后,少年提着自己的行李紧跟着下了车,拖着行李箱上了人行道。

  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路人以及一辆辆自行车正在穿行,少年拖着行李箱,向着南边行去,没有理会旁边的几个美眉审视自己的目光。自言自语道:“该死的夏天,这么大的太阳,是不是看哥哥我不够黑,也不够有男人味。”清秀少年的左手放在额头前,阻挡着刺眼的阳光。弯腰从行李箱边上的小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瓶矿泉水,饿狠狠地灌了两口之后,继续朝目的地行去。

  高贤,来自南方巴蜀之地。今年二十二岁。在这个城市呆了三年有余,是传说中的北漂一族。

  十七岁不到便开始打工,之前在另外一个名叫GD省的地方做过很多种工作,制衣厂,玩具厂,电子厂,手工作坊,工地上的搬砖小工,只要是你能想到的底层工作他基本上都做过。

  而现在的他却是一名厨师。也就是北方人口中的‘颠大勺’的。期间也谈过半段后知后觉的凄惨恋情,最后以揪心和失败告终。

  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高贤的身影看起来那么的孤单,迷茫!

  高贤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而深邃,陷入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当中。

  那时候高贤只有十六岁多一点,父母老来得子,年纪已经六十多了,看着双亲为了自己的学费,整日里唉声叹气,拼命赚钱。

  高贤满心自责,没有继续读书,而是选择了出去打工,刚出家门的时候天真烂漫,对未来充满着无限的遐想和渴望。

  初到GD市找到了自己的发小,旋即跟着发小进了一家大型的电子厂成为了一名锡焊工。

  每隔几天,几个玩的好的哥们,就会去厂子马路对面的小饭馆聚一聚,因为这个小饭馆的饭菜不仅可口无比,而且便宜实惠,很受厂子内打工的兄弟姐妹们的欢迎!

  一次意外的邂逅,高贤在这个小饭馆吃饭的时候,因为手机没电了而认识了一位温柔可爱的姐姐。

  从那以后,高贤每到那个小饭馆吃饭,居然都能够见到她。两个人渐渐的熟悉,开始交流,互加扣扣,聊的很是尽兴。

  女子的名字叫陆雪,二十岁,从那以后高贤便称她为小雪姐姐,陆雪被高贤的乐观开朗深深的吸引,而高贤也为陆雪的善解人意,温柔善良所折服,相互吸引的两人便开始交往了起来。

  陆雪比高贤大了三岁多。对高贤照顾入微,没事就会到厂子里面去找高贤,帮高贤收拾床铺,洗衣服。甚至连内裤都会在高贤不好意思的目光下,帮陆寒洗干净,晾起来,高贤每次见到陆雪的时候都很开心,很快乐,心里面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似的。

  年少的高贤却不知道,陆雪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而他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深深的埋下了这个女孩的身影。

  然而,好景不长。

  某日,在饭馆吃饭的时候,七八个头发颜色各异,发型奇特的男子冲了进来,抓着陆雪的头发就往外面拖。

  在小饭馆外面殴打了起来,高贤愤怒异常,青筋暴起,提着板凳便冲了出去,干翻了三个人之后,高贤也被打趴下了,将陆雪紧紧地抱在怀中,压在身下。

  任由拳脚落在自己的身体上。而这一次拥抱也是两人第一次的身体接触!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看着拼命保护着自己的瘦小身影,陆雪的眼神迷离,心痛和自责填满了她的心房。下定决心要一辈子和高贤在一起,永不分离。

  而在殴打的过程当中,几位杀马特男子的污言秽语之下,高贤知道了陆雪挨打的原因。

  原来,陆雪竟然是一个援交女。在见到了高贤之后就再也不去做了,因为陆雪是那里所谓的头牌,不做的话,给那几人带来了很大的损失,这才被毒打,高贤带着陆雪找到了一个小诊所处理伤势。

  当陆雪见高贤满身的淤青时候,流着眼泪哽咽着问道:“高贤,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保护我,我不过是残柳之身,被打又如何,我不值得你这样做的。”

  高贤坚毅的望着陆雪说道:“小雪姐姐,我绝对不会让别人碰你一根毫毛,绝对不允许,你放心吧,日后他们若是再来找你的话,我定要为你报仇,只要我在你身边我就要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陆雪见高贤这样说,神情坚定,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被幸福填满了,看着高贤的目光满是爱意。

  陆雪忽然问道:“你喜不喜欢我。”

  高贤立马回答道:“当然喜欢姐姐了,姐姐这么漂亮,这么贤惠,关键是还对我这么好。”

  陆雪见高贤这样回答满心欢喜,旋即又问道:“那你爱我吗,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当高贤听完这句话之后,沉默了,吱吱呜呜的回答道:“姐姐,这个不一样的,其实我现在都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你叫我怎么回答。”

  高贤其实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男孩子,现在正是懵懂的年纪,毕竟才十七岁。而且之前只知道念书,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太多的同龄或者是比自己大的女孩,就是个爱情小白,根本就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

  当陆雪问高贤这个问题的时候,高贤感觉这是个严肃,很神圣的问题,当然不能胡乱说我爱你啊,我愿意娶你啊,这一类的话了。

  而且,高贤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抵触做过这个职业的。

  毕竟每个男孩都希望自己未来的老婆是个纯洁无暇的女孩。虽然他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知道陆雪出来打工是为了治好自己弟弟的病。被逼无奈之下,才走上了这一条路。

  但高贤还真没有想过要和陆雪过一身一世,取陆雪做自己的老婆。所以才会如此回答。

  陆雪见高贤这样说,笑了,笑的是那样的无奈,还有着无尽的苦涩:“原来他始终还是不爱我的,呵呵,也是,我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又怎么配得上他呢!”

  高贤虽然奇怪陆雪为什么会笑,却没有在意,也没有发现陆雪眼中的一抹失望,一份伤心,一丝相见恨晚,还有着一缕决绝。

  从那以后,陆雪的扣扣没有再上过,也没有再去两人经常吃饭的地方,更加没有去过高贤的宿舍,帮他打扫床铺,帮他洗衣服。没有再见到陆雪的高贤,这时侯才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

  高贤辞掉了工作,开始四处寻找陆雪,把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都走遍了也没有再遇到她。

  高贤想到了当初的那几个男子,于是去找那几个打过陆雪的男子寻问,这个时候高贤才知道。

  陆雪竟然自杀了,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高贤呆站在了原地,眼泪不停的流,流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原来,我真的离不开她,原来,我是爱她的。剩下的只有眼泪与自责。

  没有了她的世界竟然失去了彩色,剩下的只有黑与白。而他也明白了什么是爱,爱情是不需要计较什么的,只需要你只需要我。

  高贤找到了陆雪最后居住的地方,发现了陆雪留下的字条:“高贤,若是你来找我了,那么说明我已经不在了,是我配不上你,我更加不会怪你,我只恨苍天为什么不早点让我遇到你,若是早点遇到你的话,那该有多好……爱你的陆雪,绝笔。”

  纸条的下方还写着一句诗。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高贤看着这句诗哽咽道:“好一个化蝶去寻花,好一个夜夜栖芳草,小…雪…姐…姐,是我错了,是高贤错了,我是爱你的,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啊……”高贤拿着被自己泪水打湿的纸条,抱着自己的头,半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大吼了起来。

  陆雪就这样静悄悄的离开了人世,高贤甚至没来得及正式的给过陆雪一个拥抱,留下的只有铭刻在心房上的情殇!

  高贤带着满身的伤痕与愧疚,离开了那个城市,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新的人生,不过却没有再遇到一个可以让他敞开心扉的女孩子了。

  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了以前就租好的房子,高贤做了一个,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个决定,那就是写小说。

  提着笔在笔记本上开始构建整部小说的框架,一边写着,一边自言自语道:“小雪姐姐,这部小说是为我们两个而写,既然我们不能在一起,那么就让我们的故事在这部小说中延续下去吧。

  写着写着,高贤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

  ……

  陆寒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粉黄色的帐幔,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着午间的轻风不时摇动。

  身下的床榻冰冷坚硬,即使那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身下,很是柔软却也单薄无比。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幽静美好。

  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窗外一片复古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

  看见这些摆设,陆寒怔住了。

  反应过来之后,居然在床上大叫了起来:“救命啊,我这是在神马地方啊,耶稣,上帝…阿门,救救我吧。”

  穿着白色亵衣亵裤的陆寒,此时正抱着头,站在床上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却没有注意到,房间里面已经进来了三个人,薛天奇,薛美凝,还有田倩。

  此时的三人,看着发疯般的陆寒,两眼瞪得老大,盯了半天之后,薛美凝忽然说道:“爹爹,娘亲,你们说,小寒弟弟是不是疯了。”

  “美凝,不得胡说。”田倩瞪了一眼薛美凝。

  陆寒听到二人的对话,忽然跑到了薛美凝的身前,大声问道:“小萝莉,哦,不,小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说小寒弟弟疯了嘛,你们还不信,说话都不分条理了。”薛美凝大声地对着薛天奇夫妇说道。

  薛天奇紧紧地盯着陆寒,眼神奇怪,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了这个问题之后,陆寒愣了半响,旋即抱着头大叫了起来:“我的头好痛,好痛……”

  声音渐渐变小,最后昏死了过去。

  半日后,在床边薛美凝等人的注视之下,陆寒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大笑了起来…

  笑声是那样的张狂,那样的兴奋……

  (有人说都市那一段不应该写,但这一段必须写,同心魂劫,女主与男主之间的爱情是受到诅咒的,而地球上的生活是怎么回事,以后会介绍,男主是万古世界大能的分魂,因为发生了意外,为了逃脱掌控,将自己的命魂给分离了出去,来到了地球。而高贤就是陆寒,陆寒就是高贤,这不是穿越,而是主角中了魂术。)

  (郑重说明一下,这本书不是穿越)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念神空间目录
共13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