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12:5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王族:天之璇
  4. 第一章 北境少年

第一章 北境少年

更新于:2017-04-21 13:12:32 字数:3824

  一座巍峨的宫殿内,殿内装饰古朴,王座上端坐着一位老者,神态自若,目光透过敞开着的大门朝远方望去,整个北境似乎都在自己的脚下,而自己真的能守护自己脚下的王座吗?又看了看身边的青年,他能否又能守护住这偌大的北境?老者陷入了深思。

  “轩儿,痕儿最近很嗜睡吗?”老者淡淡对身边的青年道,语气中颇有些颓然,自己年事已高,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令人怀恋的北方之境。

  “恩,听薛管家说倒是有这么一回事,痕儿每天要睡足八个时辰。”青年作揖答道,看着自己父亲疲惫的身子,青年内心不禁动容,想当年风家军在父亲的带领下横扫六合,气吞万里,统一了原本四分五裂的北境,到如今却只能像个垂暮的老人看着自己脚下的土地,颇有烈士暮年之感。

  “恩,很好,你马上去调查下,有哪些重要的管家、仆从、马夫,是近四年才来到王府之中的。”老者眼中放出了精光,如果自己没想错的话,痕儿应该是有了进入试炼之地的资格了。

  青年退下身去,恭敬道:“诺!”

  老者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朝着远方的北境土地眺望,整个北境绝不能在出现祸乱,彩儿,我答应过你,这片土地之上绝不有无辜流血之人,一滴清泪从老者的脸庞划过。

  ------------------------------------------------------------

  “薛大哥,我这次睡了多长时间?”一身穿锦衣丝绸的少年嗫嚅道,脸上写满了稚气未脱,刚刚睡醒,精气神还不是很饱满。

  “禀少爷,刚满八个时辰。”薛管家答道,平凡的相貌却有着似有若无的神秘气质感,若细心发现,则会感到薛管家眉宇之间透露着某种傲气。

  “薛大哥不用这么恭敬,私底下叫我小痕就可以了。”风无痕慢慢从床上爬了下来,薛管家伸出手来扶住无痕,年仅四岁的风无痕处处还是需要别人照顾的。

  “薛大哥,你说我嗜睡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这都快一个月了,王府的医者没把我治好,都快把他们自己看病的本事全教给我了。”风无痕打着哈欠道。

  薛管家微微笑了笑,“那是少爷聪明,少爷嗜睡的毛病不是大事,少爷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贪睡一点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愿真如薛大哥说的一样,我该给母亲大人请安了。”说着,穿戴好衣服,风无痕朝着母亲的院子走了过去,薛管家不紧不慢跟在身后。

  北境王府是偌大北境的政治中心,前有正厅负责商议北境发生的一切大小事,中厅则是处理家族内部的会议处,中厅以后则是大大小小的库房,按照星罗棋盘般的布置,有练武房、兵器库、藏书房、猛兽廊等,后厅背靠北玄山,是王府众人居住的地方,大小院落排列在其中。

  “参见母亲大人,母亲大人早安。”风无痕跪拜道,薛管家跟在身后跪拜。

  “起来吧!”水芷若上前来把风无痕搀扶起来,笑骂道:“你这孩子,比你几个哥哥来得都勤,他们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天天往外跑,只知道玩,哪还惦记还有我这个母亲啊!”旁边的丫鬟掩嘴轻笑。

  “那是哥哥们心怀大志,对外面世界有着向往,孩儿自知比不上哥哥们,只好代替他们好好在家孝敬母亲了。”无痕道。

  “这么多兄弟就你的嘴甜。”水芷若笑道,作为北境王府里的小儿子的妻子,地位虽高可还是没有多少快乐,只有痕儿小家伙会来说些好听的话,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刻,总是不由得怀恋在天玄大路上闯荡的日子。

  “我刚刚听到谁在背后说我坏话的啊!”说着,突然从后边来了个少爷,身披着北境王府的盔甲。

  “二哥,你回来啦!”无痕双眼放出了光芒,这二哥风无声可是个撒欢的主儿,对府里的人来说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倒是从他的嘴里能听到不少北境的奇闻异事,这也是风无痕喜欢他的原因。

  “等着,先别叫我二哥,后面还有你大哥呢!”风无声接着又朝身后的风无白道:“大哥,你刚才可都听见了,我说我们小弟最会争宠了,你还不信,他可是说了要代替我们给母亲大人请安的。”

  后面的风无白微微一笑,对于这个活泼的二弟自己也是相当头疼的,摇了摇头,朝着水芷若道:“给母亲大人请安,请母亲大人原谅孩儿不能一直在母亲身边。”接着风无声也凛了凛心神,一同给水芷若请了安。

  “好了,也没说怪你们,好男儿志在四方,痕儿还小,你们不必为难他了。再说,你们现在都在风神营之中,是有着守护北境安全的职责,我要是是非不分可不得被北境民众骂死。”水芷若安慰道,北境风家的男子几代以来都是这样,把身上的职责看得比什么都重,只是苦了身后的妻妾们。

  “嘿嘿,谁要是敢说母亲半点坏话,我风无声一定第一个让他吃不了兜着走。”风无声笑道。

  水芷若没好气道:“就你爱逞能,都十六岁了,也没见你带个姑娘回来给娘亲解解闷。”

  风无声一下子就成了苦瓜脸,只得嘟囔道:“大哥都二十了,也没有带回了,就知道欺负我。”

  风无白面带微笑的看了风无声一眼,淡淡道:“哦?是吗?”

  风无声赶紧道:“没有没有,大哥你开心就好。”对于这个大哥自己是敬畏有加的,先不论是长子,风无白流露出的品德还有天分都是自己望尘莫及的,二十岁刚刚出头就有了斗王巅峰的水准,武魂形态更是风家最厉害的冰原狼,像大哥这样的天才,就是在整个帝国双手也数的过来吧!

  “好了,难得回一次家,我想去后山看看爷爷,就先告辞了。”风无白告辞道,接着又道:“小痕,我和你二哥带了不少有趣的东西回来,一会儿让你二哥带你去看看。”

  “对的,小痕,你不知道我们在遗落山脉外围捉到了什么?待会儿带你去看看。”风无声兴奋道。

  “母亲大人,孩儿告辞了。”风无白恭敬道,像是要赶什么事一样。

  水芷若淡淡点了头,就看着风无白离开的背影,这孩子心思沉稳,是个大将之材,不知怎的,内心反而有些失落。看着在旁边挤眉弄眼的风无声,水芷若无奈道:“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就退下吧!我看你也呆得不耐烦了。”

  风无声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朝着水芷若请了一声就拉着无痕朝外面冲了出去,薛管家也请了一声,便跟在了无痕的身后。水芷若看着薛管家身形走过的痕迹,不禁皱了皱眉头,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斗皇,竟也看不清薛管家的实力,北境王安排这样的人在痕儿身边不知是好是坏,无声跟无白可从来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啊!

  “三弟啊!你知道么,我这些天跟着大哥出生入死,见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说出来可都要吓死你。”说着,风无声还拍了拍无痕的肩膀。

  “哦?是吗?大哥这么厉害,那你跟在他身后不是一点也不危险吗?”无痕一脸天真的说道。

  风无声面露尴尬,朗声道:“你二哥我可也是不折不扣的斗灵强者,怎么能在大哥的保护下?无论遇到什么危险可都是我重载前面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大哥。”

  “二哥,你别这么认真,我是相信你的。”无痕面露可爱的笑容,接着又说:“可是二哥你不是昨天才晋升到大斗灵的吗?”

  风无声无语了,自己的确是昨天在服用了一粒百兽丹之后斗气膨胀才一下子到了斗灵,这小子消息可够灵通的,想着便把手摸向了风无痕的脸,抓着风无痕柔软的小脸,揉搓了起来,顿时,风无痕连声求饶起来。

  风无声正得意着,忽然盖天的威压从天灵盖铺散开来,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风无声捏住无痕脸的那只手,那只手在自己手上不知施加了多大的力量,皮肤表面没有应力而变形,而那种疼痛感却是刺入骨髓的。风无声立马放开了捏无痕脸的手,自己手臂上的手也消失不见,疼痛感也在一瞬间消失,风无声吞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了?二哥。”无痕看着自己二哥的额头上冷汗不停地冒,觉着有些奇怪,该不会是在外面闯荡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吧!自己学的医术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了。

  风无声仔细地看了看无痕,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就领着无痕朝着关着百兽的长廊走去,心里还想着那人是谁?想了一会,又不自觉想开了,无论那人是谁,总归对无痕是没有恶意的,或许这是爷爷的手下吧!看着自己刚刚发生巨疼的手臂,这时感觉似乎是强劲了几分,那名强者应该没有恶意。

  “二哥,这次你要给我看什么?几阶的?有没有上次的吞天蟒可爱?”无痕淡淡笑道,又可以见到那些可爱的小魔兽们了,在无痕的心目中,无论多么凶猛的魔兽,在他眼里都是可爱而又亲切的,这也是风无声最认为无痕变态的地方,这个小家伙才四岁,才四岁,别人家四岁的小孩子看着吞天蟒、碎裂狮虎兽、铁背苍熊等哪一个不屁滚尿流的,只有风无痕还想跟这些怪物交朋友。

  “今天让你看一个不常见的,走,咱们去竞技场,风炎大哥们应该正在测试那怪兽。”风无声说道,带着点心奋,风炎是风神营的一位军官,跟风无白有些类似,同属斗王阶层,不过年龄痴长十余岁,不过这样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毕竟风无白的天赋在整个大夏都是数一数二的。

  “见过少爷们!”百兽长廊的监守士兵向风无痕他们敬礼。

  “恩,风炎大哥是不是在里面?”风无声问道。

  “回禀少爷,风炎队长在里面的竞技场内,正在测试一个半兽人。”监守士兵禀告道。

  “恩,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为了北境。”监守士兵喝道。

  风无声点了点头,拉着无痕朝着竞技场走去,无痕倒像是走马观花一样看着走廊两侧关着的猛兽,虎视眈眈的模样,这些都是高阶的魔兽,有着一定的智慧,并没有乱吼乱叫,都仔细的观察着眼前过往的人。兽栏的柱石是黑曜石成分,黑曜石有着虚弱兽力的作用,本身又比玄铁还要坚硬,想要从兽栏内部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风无声跟无痕穿过百兽长廊,朝着下方的竞技场看去,便见一位身穿红色铠甲的青年站在竞技场中央,风无声见状喊道:“风炎大哥,我来看半兽人了。”

  风炎转头看了看后面的风无声,那竞技场后阴影处的人影,突然朝着竞技场中的风炎像鬼魅一样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