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5: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幻魔语录之骑士归来
  4. 第二章 午马汝女

第二章 午马汝女

更新于:2018-03-16 18:46:36 字数:5728

  苍池修想,现在最紧要的关头,是看能不能找到医生,救落落的命。

  那毒鞭,苍池修没有受过,可是单单看见最后的战斗,就知道毒性的强大,而且落落直接被大蛇包裹。就算蛇蝎女人为了不伤性命,下手轻些。受伤或多或少总会有的。可是,苍池修抱着落落,一手扶着背上,说也奇怪衣物完好无损。两只白皙的双手死死垂下,然而生命看上去微弱,却怎么也不像将死之人,脸色分明从苍白,变得红润。

  苍池修从小就和落落生活在一起,十岁那年,同村的李大婶需要降仙山的佘鱼草做药引,幽婆婆同意自己和落落从高耸如云的悬崖边去采摘。当时全村的人都反对,说孩子太小,怎么可能爬的上那么高的高山,并且佘鱼之草能治百病,必有魂兽看守,然而执拗不过,因为没人敢去,最后落落虽采的佘鱼,然而也从悬崖摔下,奇怪的是,身体却完好无损,人类怎么可能有这体质。

  那件事情之后,村民待落落更加和蔼可亲。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这可是剧毒,连大地都能腐蚀,何况是落落。

  可是看落落脸色的程度,分明是一点事都没有,身上淡淡光晕流转。

  落落的体型,在同龄女孩子中,也算娇小的。可是苍池修抱着这么久,应该也会刚觉到疲劳,但是给苍池修现在的感觉,落落好像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好像是被生生分离出去。苍池修救人心切,挨家挨户的敲击房门,不停的问:“有没有大夫,救救我家妹妹”。

  这里本是集市中心,房间一间挨着一间。苍池修敲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开门。正转头心灰意冷之时。那檀叶木门轻轻打开,里面传来极不情愿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谁呀”。

  苍池修马上抱有希望说到:“大夫大夫,帮我看看我妹妹的”。

  “进来吧”。

  苍池修把落落抱在床上,等带那位大夫诊断的结果。

  大夫把手放在落落的手上,自言自语:“奇怪,根本就没有脉搏,但是却有体温”。然后又去搬开落落的双眼看了看“瞳孔也没有扩散”。然手疑惑的对苍池修说。

  “恕老夫直言,少年不要生气,这女娃,并没有病,就算有病我也医不好,因为,她不是人”。

  “不是一般人,那是什么东西”。

  “就算是那些兽族,精灵族,他也会心跳,也会有脉搏,老夫不才,估计这小女孩,不是一般的人。”

  “不是一般的人。”落落和自己生活也有十几年了,最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既然无病,少年还是走吧”。

  苍池修无可奈何,心想“估计这是一个庸医,我再找找其他大夫问问”。

  走了大概半里路,微风吹拂,凉风习习,背脊一股阴风,苍池修瞬间大了个冷颤。

  一句温柔却冰凉的话语对午马说道:“神经感知还不错,就是没有魂力,这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对呀对呀,汝女大人说的对极了”。

  “味道应该很好吃”。

  “对呀对呀,汝女大人说的对极了”

  苍池修转过头去,遥远的望见一男一女,男的面目狰狞,浓眉大眼,魁梧身材,****上身,肌肉轮廓线条分明,下身短裤,粗布麻衣,旁边站着一个女人,衣着华丽,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妖娆妩媚,一双大大的眼睛,然而头发却不是头发,是一群蛇,而且蛇头到处张望,看在池修眼里,说不出的恐怖。

  苍池修把衣服脱安全脱下来,包裹着落落。苍池修知道,这次一定要好好保护落落,不再像上次一样,留下遗憾。

  可惜,愿望真的只是愿望而已,永远变不成现实。

  夜色降临,妖魔猖獗,夜色是妖魔最好的保护伞。世间万物,相生相克,阴阳平衡,阳气渐衰,阴气渐长。

  苍池修背着落落,撒腿就跑。前面不远处,却是自己呆了十几天的晨之酒馆。

  月光的雪,照耀在这片看似安宁的大街,大街的路道上,缓缓呈现出两个拉的老长的影子,只见其中一个影子像行人一样立刻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向晨之酒馆,像人一样的动作,敲了敲门。店小二打开大门,看到一个影子,以为自己眼花,然后再仔细一看,却是一长相狰狞的魁梧大汉,不敢多想,开门让他进来,背后跟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头上带着纱巾。

  店小二碎碎念:“真是糟蹋了”。虽说时间已晚,但小二在看来,必定是阔错的一对夫妻,虽然月入中天,突生寒意,可是老板的眼睛都被男人手上一定金光灿灿的金子早都勾住了魂魄。那还有向外推的道理,老板收了金子,用力狠狠的在金子上咬了一个牙印,眉开眼笑对夫妇说道,:大人想来是住店”,还没等富贵夫妇说话,直接恶狠狠的对小二说道,还不赶快带贵客上上等的房间,还在等什么。

  小二心领神会,小心翼翼,学者老板对客人的礼貌,带客人上房,心想只要伺候好了,说不定一年的工钱就到手了。这种贵宾,可不是说来就能来的。

  伺候好了贵宾,确实得到不少钱财,想起隔壁房间的穷酸少年,心里更不是滋味,没钱还要让人伺候,虽也打了一盆热水,敲了下门,不理会苍池修明不明白,愤然离开。

  苍池修知道,今晚一定是不好过。落落虽说无碍,但是却昏迷不醒。只好用热水,给落落擦拭身体,让其好睡。

  苍池修虽不知隔壁房间这两人的来意,但也大概猜出分毫,一定是为了落落。虽说两人样貌有所改变,但分明就是那两人无疑。人类那有生的如此妖娆的人,想来也是莫名其妙,妹妹到底是什么人,现在看来,和自己相处了十八年的妹妹自己也看不清楚了。

  夜深月明,窗外想起了依稀的谈话声,虽然声音细小如蚊,但是苍羽就是听的一清二楚。

  “汝女,你说那小姑娘真的靠身体封印了沧海之牙,那可是灵长类魂兽啊,千年难得一见,圣君多次提到对着魂兽的喜欢,咱圣君是什么人物,叱咤不死界顶天立地的人物,对一个小小的魂兽这么看重,还派我们二人来取,可见这魂兽不一般呐”。说话的正是那英俊男子,贴着苍羽的窗前,在纸糊的窗子上戳了个洞,使劲往里看。

  取出一只笛子使劲往里面吹了一口烟雾,这种东西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莺莺烟烟,只要吸上一口,魂力虽在,但是却提不起半点的力气,这能任人宰割,苍羽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是却也知道决计不能吸这种东西。胡乱找了些布,打湿了水,分别把落落和自己的鼻子蒙上。

  虽然相信自己的实力,但是做事一定小心,这是汝女牛马执行了这么多年的任务,从未失手的原因。

  “午马,据我所知,魂兽一般只能寄生在魂器里面,一件魂器只能寄生一直魂兽,难道说圣君不朽是要我们来取这件魂器不成?”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最好把人一起带走,万无一失,圣君的心思,岂是我们能够猜测的,只要把事情做好,万事大吉”。

  苍池修做了一个小小的陷阱,只有等汝女和午马进来了,可是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然后把妹妹藏起来,自己也找了个地方,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剑,拿在手里,等待随时出击。

  汝女牛马一踏入门口,牛马头顶上桌子就直直的掉下来,出乎牛马的意料,那桶没有还没倒完落落的洗澡水瞬间扣在汝女的头上,汝女两眼一黑,把自己吓个半死,慌乱的取下水桶,那惊恐又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着实让午马笑出了声来,汝女嘴里以后洗澡水,喷在午马的脸上,午马也郁闷起来。

  苍池修躲在角落,也看出来了,这两人虽然实力强悍但是也不能太过张扬。不如先下手为强。

  苍池修一剑横空向汝女劈去。苍池修也算聪明,从体制上看,汝女一个纤纤的弱女子,看上去是最合适了。苍羽一剑劈下去,带着狠劲,虽然没有魂力支持锋利度不够,但是对付一个弱女子,那应该是相当容易的了。可是谁会想到,汝女真的是弱女子?

  苍池修一剑确实厉害,位置也是选的好,汝女的后脖子。可是谁又能想到,虽然苍羽的剑是劈到了点上,可是苍羽的手感是劈到了一块泡了水的肥皂上面,润而细滑。

  “幻魔大陆竟有如此光滑的皮肤,可以直接滑开自己的攻击,那么自己的胜算从百分之一直接变为百分之零,就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也直接破灭”。

  汝女“咦”了一声,反手一拍,还以为是什么蚊虫叮咬,但是感觉又不对劲,转身一看,一个裹着黝黑衣服,风度翩翩的少年,木讷的站在自己的身后,眼里满是疑惑。

  午马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苍羽的脖子,举的老高,掐的苍羽差点背过气去,才肯慢慢地放下来,反手把苍羽绑在客店的饭桌的柱子上。

  苍羽心想,这次肯定完了,翻着白眼,视死如归,可是落落已被藏好心中或多或少有些许安慰,只希望落落不被发现,但是,就这么大一个房间,被找到也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只能装死,拖一时算一时,就看天意。

  可是对面的两人,怎么能让自己这么好过,一盆洗脚水,接泼在苍羽的脸上,等了这么就早就口干舌燥,不好意思舔了舔舌头。看的午马汝女两人满脸黑线。

  “小子,你把那小姑凉藏哪里去了,你们人族居然也绑架她,看来那小姑凉身上确实是有秘密地”。

  “快点说出来,不然割了你的舌头,拿去喂狗”纽玛说着用手在苍羽的嘴巴上空划了一下。毫无面部表情,也不是到是真是假,但是容不得苍羽不信,如今莫名奇妙的被绑起来。虽然也是预料之中,还说人类绑架了她,到底什么意思。

  既然这么想,那么就豁出去了。

  “两位漂亮的大哥大姐,你们夜深人静,伸手不见六脚趾,跑到我的房间,不问三七二十三,把我绑起来,还问我要小姑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了“

  看着苍池修的表情,午马和汝女也是一头雾水,午马与汝女虽是不死神族手段残忍,那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且从不滥杀无辜。

  苍羽眨巴着眼睛,眼睛迷离的望着汝女,以为汝女会有所不同,毕竟是女人,对男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点感觉上不一样,可是谁曾想,汝女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扇过来,直接把苍羽扇蒙圈了,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看来卖萌无望,也就只能等死,反正是死也不能把落落找出来,这是做人的底线。

  真要闭眼等死的一瞬间,苍池修还是有点落寞。

  “在房顶”。

  只见一个白衣飘飘的男人,正从天空房顶之上飘下来。

  遇到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可是影响中,没有这么漂亮的男菩萨啊。管他妖魔鬼怪,玉皇大帝,能救自己的都是恩人。

  说不定,也是来找落落的。苍池修莫声不语,只能寻找机会,赶快逃开。

  白衣少年二话不说,一柄光剑就这样直导午马眉心,午马反应过来,立马跳开,白衣少年变换着手势,从嘴中吐出以后火焰,划着一条小火龙直直的奔向钮杩汝女二人,两条火龙来势汹汹。只见汝女幻化收拾,一口大水,把火焰浇灭。

  “二位可是不死一族”。

  “我奉劝而为,那里来,还是会那里去,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不死一族做事,外人休要插手,否则,死”。

  “那要看你的实力”。

  那白衣少年幻化手势,只见一条紫龙在空中乱舞,紫色魂力,不容小觑。以一敌二,虽说不能胜利,却也不甘落后。打成平手。

  午马汝女两人虽说与白衣少年持平,汝女却完全在靠体力战斗,只见汝女幻化手势,口中说道:“美杜莎之眸”。房间之中形成了一个紫色气泡形的雾障,把苍池修,白衣少年全部笼罩其中。

  苍池修对这个并没有感觉,但是在白衣少年心里,暗道不好,这美杜莎之眸,感觉是让时间和速度都放慢,意思是说,自己的速度,都慢了很多。虽然看到午马来袭,明明可以躲过,却还是受了伤。

  只见午马又是一击,正要中白衣少年的腹部之时,却被赶过来的苍池修挡下。

  其实苍池修早已解开绳索,只是也看出汝女的招式,就是把敌人的速度和时间都降下来,而且自己队友也不能使用魂力。但是,奇怪的是,苍池修却没有受这美杜莎之眸的影响。

  论力量,但是挡两三次攻击还是可以的。

  白衣少年被苍池修救下还没好好感动,救被苍池修一脚踢到美杜莎之眸的实力范围,白衣少年明白,苍池修不可能是那午马的对手,只是出其不意的抵挡一下而已,要成败,还是要靠自己。于是好物保留幻化手势:“星辰星宿,月神之名,听我使命,封存视听。”

  白衣少年心想,既然叫做美杜莎之眸,肯定是与自己的眼睛,或者皮肤的作用影响,既然我能看到,那午马的速度,但是躲不过,那么肯定是皮肤肌肉受影响,就连魂力也是不出那也是身体被暂时封住而已。既然这样只要封住所有肌肉吸收,就不会被影响。

  果然如此。

  苍羽被午马一击直接穿破木墙,倒飞出去。

  只见一道月光洒下,笼罩白衣少年。白衣少年突然之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目不斜视。威风凌凌,痛快的给午马惨痛的一击,午马直直后腿,撞到木墙之上,破洞而出,瞬间木屑乱飞。

  “星辰殿”。钮杩与汝女同时出声。

  星辰殿可谓魔幻大陆一个数一数二的大宗教,但是这个宗教保持绝对的中立,致力于人类生命的保护作用,以保护人类不为外族势力所侵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大宗族,而且族人遍布全大陆,只要以保护人类为己任,就可以加入这个宗族,要说星辰殿的人出现在这里,完全不奇怪,但是会星辰殿法,吸收日月精华,吐纳海内百川的人,那是极少出现的,有言道,星辰一出,谁与争锋。

  苍池修从刚才飞出去的大洞爬了回来,午马一跳早就回到原来的位置。真是差别啊。

  午马给汝女一个眼神,在一起这么久,汝女明白,美杜莎之眸,还有个作用就是可以感知在美杜莎之眸中任何的东西。包括被藏起来的落落。

  午马还在和白衣少年战斗中,几乎使出了绝对的实力。

  片刻之后。

  汝女动了,直奔床下,卷起落落跳窗而出,速度之快,不容苍池修多想,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苍池修大叫不好,却被午马挡住,美杜莎之眸作用消失,午马又恢复了魂力。

  钮杩四周环绕紫色的,看起来像烟雾的魂力,手上也是魂力凝聚的的武器,开天大斧,相传为幻魔大陆三把神器之一,希梅斯特的掠夺,其中知道的一把叫做,******之耀,被不朽圣君使用。一斧能开大山,二斧能断河流,三斧可破空间。

  可是这把斧头早已失传,现在所用的都是仿制品,或者像午马一样,直接凝聚出来,虽然形象相差不多,所谓差之毫厘,缪以千里。

  白衣少年看着午马手上的那把斧头,聚气成刃,果然还是隐藏了实力。不容小觑。而且苍池修已经去追汝女,但是没有魂力的苍池修,速度怎么可能比得上。只能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回来的时候,白衣少年也没能留住午马。

  白衣少年名叫星夜岚,星辰殿座下第三执事使徒,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调查沧海之牙的去向。

  没有实力,什么都保护不好,不可能每次都要人保护。这次落落还是离自己而去。真的是悲哀啊。

  白衣少年嘴里念念有词,可以明显的看出背后月光幻化的一对翅膀。划破苍穹,扶摇直上。

  “少年我们还有机会再相见的”。星夜岚飞到半空中,嬉笑的说了一句。

  “和你见面没好事,不如不见”。苍池修气氛的骂道。

  现在也只有回去,把事情和幽奶奶说一遍”。等待最严厉的惩罚。

  殊不知,回得去的是故乡,回不去的却叫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