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2:10:2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电池霸主
  4. 第一章 茵德学院

第一章 茵德学院

更新于:2018-03-16 09:03:44 字数:4947

字体: 字号:
电池霸主目录
共123章
  2011年,“桥康血铅”事件,到今年5月爆发的“清德血铅”事件,包括2010年9起“血铅”事件……用铅量占八成的铅酸蓄电池行业,一度站在风口浪尖。今年5月始,一场史无前例的涉铅企业大整肃,席卷中国。

  沈雷的女友燕婉,是一线汽车制造大厂——绝尘集团——的老总千金,在家排行老么,上面还有两个英俊能干的哥哥和一个同样才貌双全的姐姐。

  目前绝尘集团的电池业务由燕婉的大哥掌控,而二哥继承了绝尘集团根底最深的汽车业务,燕婉的姐姐却是进军房地产,有着绝尘集团这个强大的靠山撑腰,这妩媚美女毫无疑问地在房地产混得风生水起,颇有声望。

  至于燕婉的老爸,早就已经退居二线,偶尔听取孩子们的业绩报告然后略微指点一下,平日里便全世界旅游,仿佛游仙一般。

  这两位哥哥和这位房地产大姐头的光芒纵然夺人眼睛,但在自家里,全家人都是对燕婉众星捧月一般。这燕婉从小就长得小仙女一般美,可惜却有些迟钝,所以家人都是宠着她,是为了弥补缺憾吧。

  但燕婉上了高中之后,智力却是翻天覆地变化了,简直是天神附体一般,令人不可思议,直到她在大学完成了发动机材料研制并且应用到绝尘汽车上,燕家才真正接受这种神奇的转变。

  十五岁便考上全国最好的高校——华夏科技大学,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她在大二第二学期便直接考上母校的汽车工程系研究生,然后一年半后便通过研究生毕业辩论,拿到汽车工程系研究生文凭后又考上母校的金属材料系的研究生。

  别人苦读四年拿到华夏科大的本科双证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这燕婉却在同样的时间内拿到本科双证、研究生双学位的证书。

  当时很多人都认为燕婉不过是靠着二世祖的身份才能如此自由,暗地里不知道绝尘集团给华夏捐了多少个亿的研究经费。

  但没多久,华夏科大中公认的天才美女导师主动出来辟谣了,曰:谁能拿出爱徒燕婉走后门的证据,我就给谁当二奶!

  这彪悍美女导师的辟谣行为带着强烈个人情绪。

  但当时,不管社会上的“砖家”信不信,反正华夏科大的学子们都信了,因为不久后燕婉在实验室研发成功的一种耐高温材料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直接填补了国内发动机关键耐高温材料的空白。

  不久后颇有打假精神的“砖家们”也信了,因为这新型材料很快成功应用到绝尘汽车的发动机上,绝尘立马制造出全球最顶尖的跑车,F1赛场上,绝尘汽车那傲视群雄的彪悍表现可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

  世人能理解有的人确实是天才,可无法理解为何燕婉这样的身份还要去读工程硕士。

  燕婉大学毕业后,在一次汽车展上与沈雷巧遇,后来便放弃荣华富贵与沈雷私奔,其实也不算私奔,因为燕婉公然到沈雷的公司上班,燕婉曰:从基层做起,而电池技术是未来汽车制造行业的关键所在。

  沈雷经营的这家公司充其量不过是国内较大的公司罢了,连上市都没有。一时间令社会人议论纷纷,沈雷与汽车制造龙头企业的未来继承人燕婉的绯闻传得满天飞。

  带有无解谜团的绯闻才能被传得满天飞。

  为何这公认的绝尘集团最佳未来继承人会跟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私定终身?

  从燕婉“下基层”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年,两人约定好了,等这家电池企业成长到超越绝尘电池企业的时候,就由沈雷到燕婉家提亲,到时候一定可以谈下这门婚事。

  大企业的继承人,婚事往往无法自主,只有男的一方实力强大到接近与女方家业平起平坐,或者超越比女方的强的时候,他们才有能力自己掌握自己的婚娶。

  全国2000余家铅酸蓄电池企业80%被勒令关停,只有13%的企业可以正常生产,沈雷的雷霆电池公司便是这13%中的一家,这意味着,这场电池企业的劫难反而是沈雷的机遇,很快就可以成为国内十强。

  这本来是值得庆祝的事,但沈雷却把公司卖了。

  由于在“萧铅”行动之前,绝大部分的铅酸蓄电池工厂都对含铅废水废气的处理不重视,沈雷与燕婉所居住的地区长期受到含铅的废气污染,铅酸蓄电池本身并不会污染,而是其制造过程中造成了污染。

  沈雷的这家公司规模一般,而燕婉虽然贵为绝尘集团的继承人,但那是曾经的身份了,她为了跟随沈雷而放弃了这个身份,除了脑子里的知识就一无所有了。

  或许是他们实在太渴望这个公司早日崛起,都努力得忽略了很多东西,包括这健康问题。

  两人都严重血铅超标,血铅超标的人抵抗力很低,偏偏这个时候,燕婉又染上了一种流感,虚弱的抵抗力无法抵挡这流感对身体的摧残。

  病床上,燕婉似乎已经到了遗留的时刻。沈雷脸上没有挂着泪,但就算傻子都能感觉到他悲痛欲绝。

  沈雷捧着燕婉的手,而燕婉此时还在昏迷。沈雷静静地望着病床上的爱人,眼睛里满含绝望。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害怕眼前的爱人一眨眼就失去了。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极其漫长。

  沈雷已经通知了燕婉的家人,这代表他为了拯救爱人,放弃了他与燕婉的约定,放弃了爱情,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因为燕婉落到这个地步,燕家绝对不会原谅沈雷,从此沈雷再也不可能与燕婉有何交集。

  甚至,若是燕婉就这样病死了,他沈雷大有可能会被燕家取了性命。

  沈雷没得选择,他卖了公司,钱都用来治疗燕婉,现在已经到了绝境。

  只有通知了燕家,燕婉才能继续用极其昂贵的治疗。

  发呆中的沈雷突然发现燕婉的眉头动了动,对着病床旁边的紧急呼叫按钮大力而快速地拍了几下,然后转过头,焦急而轻柔对燕婉说道,“婉儿,婉儿,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燕婉虚弱地不能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憋足了力气才终于声音微弱地说道,“啊雷……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不然我会内疚……”

  沈雷感觉自己的心碎了,爱人已经到了这么虚弱的地步了,却依然一如既往地为他着想。沈雷颤声道,“婉儿,你要坚强啊,我不能没有你,知道么?先休息一下,等医生来……”

  燕婉苍白的嘴唇拉长了一下,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说,“不……我说了才能安心……”

  “好……你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我只要你好起来,公司没了,我们还可以努力,总有一天我们可以走到一起的……”

  “不是这个……你不要打断我……我好像没多少时间了……”

  沈雷的眼泪终于滑了下来。

  “啊雷……你知道为什么我会不顾一切跟你在一起么……”燕婉露出一个凄凉的微笑,“因为你跟一个人很像……相似地令人不可思议……连胎记都完全一样……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他的克隆人了……我忘不了他……所以不顾一切跟你在一起……”

  沈雷呆呆地看着燕婉凄凉的眼神,一时间说不出话。久久才说,“他是谁?他在哪里?”

  燕婉说道,“在遇到你之前他就死了,他是被奇怪的雷电劈死的……对不起……你一定觉得我把你当初替代品……我很多时候分不清你是不是他……但他确实是死了……在我面前死的……”

  沈雷停顿了好一会儿,苦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会因为这个就怪你……婉儿,你……是真的爱我吗?”

  说完,沈雷马上掌了自己一巴掌,颤声道,“婉儿,你应该是刚才做了梦,你看着我,你已经醒了,我是沈雷啊,我是最爱你的沈雷啊……”

  燕婉却看着沈雷,仿佛在回忆着说道,“真是不可思议……他有时候也会在我面前,突然这样掴自己……”

  沈雷莫名其妙的觉得这燕婉好像不是在说胡话,问道,“你说他跟我相似地像克隆人?不可能,天下没有两片一样的树叶,人也不可能完全一样。你……你只是太过于思念他,所以才会觉得我跟他一模一样……”

  沈雷突然觉得很悲凉,不是爱人病重,不是失去了公司,而是自己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结果只是一个替代品。

  但这未免太扯谈了点,想到爱人病成这样了,有什么幻觉也是有可能的,啪的一声,沈雷又突然掴了自己一下。

  燕婉却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就像在久别重逢的恋人面前莞尔一笑。

  看到爱人这个微笑,了解她的沈雷心中那一丝感觉更加强烈了一点。

  真的有这样一个人?

  不可能,一定是婉儿出现幻觉了,难道……

  沈雷猛然心惊,难道这是回光返照?

  瞬间,沈雷的心沉到冰点。

  我就要失去你了吗?上天为何如此残忍,我宁愿代替她死去,如此美好的女子,应该会幸福快乐才是啊,让我代替她死吧……

  两个星期后……

  沈雷自己一个人在燕婉的墓前静坐了一天。

  仅仅一个星期,他瘦了一大圈,脸颊深深凹陷下去,挂着黑黑的眼圈,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很是吓人,仿佛他是从墓园中某个荒墓里爬出来的死人。

  他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吃饭,没有换洗,没有说话,唯一的食物是酒,喝得不省人事的时候才能闭上眼睛。

  生不如死的他,似乎不必燕家请杀手,他也活不了多久。

  燕婉的墓碑旁边空气一阵涌动,仿佛有水蒸汽在升腾一般,看上去对面的景物都在摇晃,那面积大约有三米见方,而且还在扩大。

  沈雷以为是因为自己喝多了,他已经习惯了天旋地转的视觉和漂浮的感觉。

  但远处几个参加葬礼的人却惊呼道,“你也看到了?那个人从头往下变透明,不见了!”

  沈雷醉眼中感觉自己好像飘进了什么,然后好像看到了电影才能看到的飞碟形状的飞行物,而且好像有好几个,然后自己身后的“水蒸汽”快速地缩小直至消失不见。

  紧接着天地之间出现了粗粗的雷电,一条雷电劈中沈雷,沈雷疑惑地看着自己双手上不停闪现的丝丝电蛇,紧接着天地之间所有的雷电都劈向沈雷,沈雷双手的电蛇更多了,好像还在手掌心浮现一些水晶一般的碎片。

  紧接着便看到这几个飞碟接连发出刺目亮光,爆炸了,四分五裂,听不见爆炸声,过了几个眨眼的时间,其中一个分裂块砸向他,接着便一片黑暗。

  ……

  “啊!”一个年约十八岁的少年浑身大汗地惊醒,显然是恶梦惊醒,粗略一看,此人好像是沈雷的弟弟,跟沈雷极其相似,再仔细一看,天啊,简直就是沈雷的克隆人!

  少年怔怔地发着呆,眼神无焦,过了半个小时终于眼睛恢复了转动,第一句话就是,“酒呢……”

  少年丝毫没有去理睬身处何方,只顾四下找着酒瓶。

  身边没有酒瓶,于是站起来翻抽屉,还是没有,走进一个小房间,那是室内厕所,厕所里有一面镜,少年从镜子前掠过,突然身子定住了,回头再看镜子。

  “啊!”少年见鬼一般惊叫一声,因为镜子中的人影不是变瘦了的自己,而是一个身体健壮的少年。

  沈雷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抬起左手,他也抬起左手,靠近眨眨眼,他也……

  “怎么回事?难道在做梦?”

  壁上的电子万年历显示的时间是2000年10月10日,走到客厅,沈雷的父亲沈彪正在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厦门某个姓赖的走私案件,记者的语气有些夸张激动,说什么这个案件很可能会是中华共和国第一经济大案,打破这个案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沈雷的母亲在打电话,不知道在跟谁在讨论什么千禧虫的危机……

  “难道我梦回2000年?”沈雷一脸的茫然。

  母亲看到了儿子,感觉有点不对劲,匆匆挂了电话,走近沈雷身边,摸了摸儿子的肩膀。

  沈雷已经长得整整比母亲高了20厘米,母亲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摸着他的头,现在改成摸他的肩膀。

  “啊雷,你是不是不舒服?”

  老爸老妈年轻了十岁……

  莫名的,沈雷终于收回了惊魂。

  停顿了一会儿,沈雷突然抓着母亲的手臂说道,“今天是何年何月?我是不是在做梦?”

  “痛!”沈妈想甩开沈雷却甩不开,便忍着手痛一脸担忧反问道,“啊雷,你怎么了?怎么神神兮兮的?你一定是在做白日梦!醒来了没有!日历在那里,你自己看啊。”

  沙发上看电视的沈爸站起来了,不耐烦说道,“你这小子晚上到处野,白天就睡觉,现在还说着胡话!我叫你去找老师打听哪个高中比较好,现在打听到了没有。”

  沈雷脱口而出,“茵德学院!我要去茵德学院读高中。”

  如果这是十年前,那么,刚刚失去的燕婉此时就是15岁,正在茵德学院读书。

  “你说什么?英德学院?我让你去问老师哪个学校好,你就问到了全亚洲最贵的学校?”沈彪睁大眼睛大声说道。

  茵德学院可是全亚洲最贵的学校,只有大财团的后代才会去那里读书。其学费可以把人吓得瞠目结舌,沈彪就被吓到了,一年的学费要一百万啊。

  沈妈皱着眉头,忍着手痛,一脸诧异地看了儿子又看了丈夫。

  “我未来的老婆在英德学院,我必须去啊!”沈雷也激动了。

  “痛!”沈妈忍不住了,敢情儿子发疯了,猛力一甩,终于挣脱了。

  沈爸却笑了,朗声地笑,“哈哈哈!”

  “怎么样啊?老豆……”面对这个十年前的父亲,沈雷喊得有些自己觉得怪怪的。

  “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沈爸不知道在开玩笑呢还是在说真的。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电池霸主目录
共12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