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6:1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邪尊问道
  4. 第二章 血祭

第二章 血祭

更新于:2018-03-16 21:56:36 字数:3179

  时间在往前推移一点点,就在张有才带着人堵住萧逸尘准备施展他的爱之铁拳的时候,距离苍莽镇万里之遥的地方有一片黑云正在向着苍莽镇急速飞驰

  黑云之中鬼哭神嚎,周边鬼影森森,更有背生双翼的魔物往来穿梭,碧绿色的鬼火在黑云之中沉沉浮浮,更为这黑云增添了一份恐怖

  但凡碰到这片黑云的生物都是瞬间便被吸干了精血,尸体也被黑云之中的魔物一口吞没,灵魂则成为周边鬼影的一员为这黑云更添一份威力,黑云行进的地面更是千穿百孔,万物凋零,本是蕴含生机的大地如同瞬间被吸干了一切生机,变得一片枯黄

  师兄,这次出门来魂练宗遗址历练真是太对了,收获颇丰啊。黑云之上传来了一阵得意的话语声

  说话的是一个尖嘴猴腮,脸颊狭长,目露凶狠之色的青年,青年身边盘膝坐着两个身影,在这三人身下飞着一头约莫十丈长,白惨惨的全身由骷髅组成的怪物,只见这怪物有着一颗尖牙交错的狗头,蜿蜒盘绕的蛇躯,身下是四只锐利的鹰爪,胡乱的拼凑在一起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三人是远在苍茫山地域以外的白骨宗的门人,此次出来历练乃是为了突破境界,在三个月后的宗门大比上拔得头筹

  白骨宗的修炼法诀以操纵强者尸骨威震边荒,尤其是门中有一个元婴老怪“白骨老魔”在这高手不显的边荒更是属于无上强者,是以白骨宗的门人在这边荒都是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杀人放火,屠宗灭族那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哈哈”不错,这次出来历练真是走了狗屎运,那么多的强者都没得到的东西让咱们几个拿走了。中间的那个大师兄开口了,只见此人生的英俊潇洒,貌比潘安,只可惜目中的一片阴毒之色却是完全破坏了这分尊容

  师兄,天灵宗的慕含烟还跟在我们后面,怎么办?大师兄旁边的另一人有些慌张的开口说道。由不得他不怕,慕含烟可是号称天灵宗内门第一高手,一身修为已达凝气境巅峰,便是结丹也能斗个几十回合,叫他如何不慌

  在这边荒之地大大小小的门派由于惧怕“白骨老魔”,对他们白骨宗行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以白骨宗在这边荒从来都是肆无忌惮,横行霸道。但是天灵宗却是一点都不卖他们面子,只因天灵宗之内有一件镇派之宝,威能之大可灭元婴。两派已明争暗斗了不知多久,一旦见面便是大打出手

  慌什么,只要把前边的那个镇子给我屠了,用来血祭,我的万魂幡便可小成,到时候还怕她小小一个慕含烟。说着手中拿出了一面残破的旗幡,一瞬间四周鬼影尖啸,温度突降,便是连身下那头明明没有神智互拼乱凑的骷髅怪物都仿佛害怕的颤抖着身子。只见此旗幡上面冤魂缭绕,厉鬼嘶吼,端的是恐怖无比

  此幡名为万魂幡乃是当年无上魔门魂炼宗的护宗之宝,万魂幡进阶的方法非常之简单只有一个字杀。杀千人可战凝气,杀万人可战结丹,杀十万人可战碎丹,杀的人越多此魂幡吸收的魂魄便越多,威力便越是强大。被此魂幡吸收的灵魂日日夜夜都要承受万魂噬体之苦,可以说是阴狠恐怖,歹毒无比

  当年魂炼宗为了将万魂幡炼成无上尊魂幡动用了全宗之力,残杀了数百个国度的凡人,无数个宗门的修真者,凑齐了数十亿条的人命,终将此魂幡的威能提升到了极至,一时之间神宗大陆上血流成海,生灵涂炭,此事终惹得神宗震怒,派出无上仙人一掌将魂炼宗彻底抹平,万魂幡也被打成了残破状态。至今魂炼宗遗址上还残留着一个星球般大小的巴掌印

  是啊师弟,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今我们有师兄的万魂幡在手还用得着怕什么,莫说她慕含烟还没结丹便是结丹了又能如何,只要血祭了前边的那个小镇保叫她有来无回。尖嘴猴腮的青年满脸阴狠的说着,更是时不时的偷偷看向师兄手里的万魂幡,眼睛里隐晦的闪过一丝贪婪

  别废话了,我们走。师兄说着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同时看向尖嘴猴腮的青年,眼里深处闪过一道杀机“既然敢觊觎我的万魂幡,那就不能怪做师兄的心狠手辣了”他已经决定等到他的万魂幡炼成就随便找个理由把他的师弟全杀了,“这样他们的收获就全是我的了”

  此时在黑云后方极远处正有一道流星风驰电贺,疾驰而来,仔细一看却哪里是什么流星,原来是一道剑光,这道剑光上站着一名容貌绝美的女子,只见此女子身穿云裳,身上彩带飘舞,绝美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杀机,正是天灵宗内凝气境巅峰的内门弟子慕含烟

  师傅,弟子十天前奉命去调查杨家庄灭门一案,如今终于调查清楚,原来是白骨宗的内门弟子卓一凡,张少云,张虎在修炼某种歹毒的邪功秘法。现在弟子就跟在他们的身后向着苍茫镇行去。慕含烟用满含杀机的声音对着一张传信玉符说着

  小心行事,若事不可为,便尽快回来。传信玉符之中传来了一阵充满慈爱的柔美女声

  是,师傅。慕含烟恭恭敬敬的说道。

  十天前杨家庄的惨像还历历在目,庄里无论男女老少都是被吸干精血而亡,魂魄也被人用邪法抽走,那些孕妇还被活生生的剖开肚腹,强行取走了紫河车,那些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的婴儿尸体就那样被胡乱的丢弃在地。从庄里人死前凝固在脸上的恐怖,怨毒,痛苦的表情之中不难想象他们死前经受了怎样惨无人道的折磨。

  想到这里慕含烟的心里下定了一个决心,今天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都要将他们三人灭杀于此。脚下的速度也就越发的快了师兄,我们到了,前面便是苍莽镇。尖嘴猴腮的青年张少云对着身边旁膝坐地的师兄卓一凡恭敬地说道。

  哦!终于到了吗。卓一凡慢慢的睁开眼睛,站起了身。

  师兄,要不要师弟给他们送上一份见面礼,通知下他们我们来了呢?站在卓一凡身边的张虎如此说道。

  好,那这头阵就让给你了,可不要堕了我白骨宗的威名。

  谢谢师兄,张虎面带得色的看了一眼张少云

  张少云很是不屑的扫了他一眼,他很了解张虎是个怎么样的人,说穿了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角色,他现在之所以如此就是想发泄下这几日被追赶的怨气。慕含烟他打不过,这些凡人他还不是想杀就杀。

  杀吧

  杀吧!等到慕含烟追来跟你们打个两败俱伤的时候,我就把你们全杀了,到时候万魂幡就是我的了。想到得意之处嘴角忍不住牵扯出了一丝笑容,赶忙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见张虎抬手一招,凭空出现了一团阴森诡异的磷火,此磷火的直径有十米来长,称得上是硕大无匹

  给我去,只听张虎大喝一声,这团磷火便以极快的速度直奔苍莽镇疾驰而去。

  师兄如何!张虎微微气喘又很是得意的对着卓一凡说道

  恭喜师弟,看来最近功力又是大涨啊!卓一凡隐隐有些忌惮的说道。

  “幽冥鬼火”在白骨宗算是比较靠前的功法,此火水浇不熄,遇水不化,可焚烧修士的真元,也可煅烧人的灵魂,让你经受烈火焚神之苦,却又不会让你立刻死去,可谓是歹毒诡异的很,便是修士遇见了也很头疼。此术入门不难,可要像张虎施展出的这么大的个头可不容易,最少也要凝气境后期才行。这才是让卓一凡如此忌惮的原因所在.“不过像你这么天真的笨蛋即便是给你凝气境巅峰的实力又能如何“卓一凡看着张虎眼中厉芒一闪,嘴上却假惺惺的说道”师弟辛苦了现在就交给师兄我来吧”。此时就在苍莽镇中,镇上的居民完全不知已经大难来临,仍是一片繁华的景象。呀!快看天上有好大的一颗流星。只见一个小孩子举着手对着身边的一群玩伴开心的叫着。真的啊好大啊!真的是流星越来越近了许是小孩子的叫声终于引起了旁边大人的注意不好,快躲但是为时已晚只听“轰”的一声就是一阵剧烈的爆炸,然后就是一阵的地动山摇,街道之上一片烟尘弥漫,残碎的瓦片飞的满地都是。瓦片扒拉一声,从中爬出了一个小孩,原来就在最后关头那个大人把小孩扑在了自己身下,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那漫天下落的巨石和轰然爆开的鬼火。小男孩带着呆滞的表情看着四周,只见满地一片疮痍,镇上行人的尸体像是天女散花一般飞得满地都是,更诡异的是他们的尸体上燃烧着幽蓝色的鬼火,在他们的尸体上方还有一个个小人,那些小人全身都被火焰包裹着,脸上的表情扭曲至极,痛的在空中满地打滚,嘴里发出无声的嘶吼,可就是无法让火焰熄灭。

  这就是幽冥鬼火的恐怖之处,他不会让你直接魂飞魄散,而是慢慢的灼烧你的灵魂,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