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3: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雨山东燕归(叁)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雨山东燕归(叁)

更新于:2015-12-30 13:15:06 字数:3140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朱子语从没见过这样的士……兵。或者说他从没见过这样无耻的士兵,为了活命,跪地哀求也就算了,居然还能向自家兄弟动手挣命。

  他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老四拔出刀砍向老五。

  然而,那挥下的刀却没有砍到老五身上,而是忽然一转,长刀闪电一般砍向朱子语。

  与此同时,瑟瑟发抖的老五抬起头,裂开嘴,面目狰狞的杀向朱子语。他简直是将自己整个人甩出去,配合手里的刀,有千钧之力,纵是一面大乾军队制式铁盾也能劈碎。

  可惜,他们兄弟遇上的是朱子语,书香门第之子毕竟不凡,虽来的突然没有准备,但超级快速的反应让他本能避让,雪白长刀擦着朱子语的鼻子劈过,他几乎可以闻到刀尖上的血腥,这柄刀下,有不少亡魂。

  脑子里思绪纷纷,手上分毫不慢。朱子语顺手将老五手里的刀夺过,准备将这两个小人给斩了。他脑子转得快,不过这片刻时间,已经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两个卑鄙小人,装作求饶,趁自己没防备的时候忽然出手,想要偷袭自己。要是被他们偷中了,这条命就算交待啦!卑鄙无耻看来已经成为这两人习惯,否则他么不会做的那样自然和默契。

  这样的小人,活在世上也是徒害他人,当杀。

  “英雄!大家都是大乾子民,岂可自相残杀?那不是让南人看笑话了吗?”老五被夺宝刀,知道遇上了硬茬子,这当口性命攸关,他居然还能不慌不忙的说话。

  “乒乓……”老四丢刀落地,几滴水也似的眼泪落下:“俺一辈子当兵,为大乾拼杀,落了满身伤痕,没想今日居然死在自家同胞手里,罢,罢,罢!你动手吧!我不反抗。只是可惜了这,这大好山河,我却是不能和大乾一起,看到一统的那一天了,只望这位英雄,天下一统,百姓安居之时告与我一声。”

  这两人丢了刀,拉着手站定,行为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要不是天色太暗,还能看到两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朱子语糊涂了,忍不住问道:“你们两到底是哪边的?”

  老四老五相互看对方一眼,异口不同声道:“南国(大乾)……。”

  这话说完,两人都愣了,互相指责道:“你他么为什么要说大乾(南国)?老子被你坑死了……。”

  这两位吵吵闹闹,简直就像是半夜想睡觉的时候有一大群蚊子在耳朵边飞来飞去,让人心烦意乱的不得了,就连他们身边的朱子语也吵的头疼。

  朱子语在思考,他想起刚才这两人说他们认识夏弦。也许,叫夏弦过来看看会是好事?

  朱子语想的太投入,在他看来,区区两个杂兵,是没有胆量在自己眼皮底下做什么的。

  他没有注意的是,那对兄弟互相打个颜色,老四眯着眼,那意思是“这小子没注意咱们,“弄他?”。

  老五回了个眼神“弄”。

  他们知道,在这等人物眼皮下,基本上不用幻想逃命,只能舍了这条性命拼一拼,兴许能给对方带来点重伤什么的,那就是赚了。

  两人是混迹绿林许久的人物,打闷棍自然是一把好手,各自偷偷摸摸的瞄着地上宝刀,随时可以发起突然袭击。

  “待我请夏兄过来认认。”朱子语嘴唇微动,那是心领神会的传信方法。

  几秒后,夏弦从天而降,夜色对他们这等文位的人来说没什么大的影响。夏弦看了几眼,不记得自己在哪见过这两人,这两人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不是好东西,读书人洁身自好,哪会认识这样的人。

  尤其这两家伙还随时准备好偷袭,简直是卑鄙无耻下流,夏弦记忆里真心没有这样的人物。于是乎夏弦道:“这两人我不认识。”

  老四听到夏弦的声音一哆嗦,忽然哭天抢地起来:“夏秀士啊!我是老四……,寒老四啊!”

  寒老四?那是谁?名字倒是耳熟,应该在哪听过。思来想去,眼看朱子语就要动手杀人,夏弦忽然想起寒修射。

  寒修射是水贼,他手下人很多都是孤儿或者流浪活不下去的百姓。有名字的自然用名字称呼,没名字的寒修射也懒得给起名字,干脆寒老大,老二,老三……依次类推下去,生生造就出一大帮寒家人。

  这位寒老四,难道和寒修射有什么联系?夏弦问道:“你认识寒修射?”

  老五拼命点头,忽然想起夜里对方可能不大看得清楚,连忙道:“我认识头……寒将军。”

  俺们从良了,可不能再称呼“头儿”“老大”……这样的称呼。

  那就是了,夏弦阻止朱子语下手:“这两人的确认识我。”

  “可他们说他们是大乾的人。”

  老四连声道:“那只是权宜之计,俺们以为你们是乾人,想要活下来把消息带回去。自然不得不冒充乾人活命。”老四大义凛然“一切都是为了南国,为了乾龙城的百姓,哪怕我们兄弟受了些委屈,也要争取能活着……。”

  ……,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能不能先把手里刚捡起的刀放下。看这模样,明显是想要拼命的节奏,哪有分毫想委曲求全的模样?

  明显就是江湖上打滚的皮子,抱着“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那种混混想法。

  朱子语一辈子也没见过这种江湖上的小人物,半信半疑,讪讪收起手里的刀:“得罪,得罪,小生以为两位是乾人,险些害了两位性命,惭愧,惭愧……。”

  两个家伙这辈子就没谁向他们道过歉,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心,热泪盈眶,几乎就是“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性命相报”的表情。

  朱子语看着这副模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收起折扇说一句:“我去看看,好歹得抓几个活口。”就匆匆离开。

  这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夜里躲在树上休息的雨燕也醒来——这种动物迁徙的时候依旧遵循大自然的规律,夜里休息,白天飞行加捕食。

  它们的目的地是三丹山水库,那边气候潮湿,很适合它们生存。被血腥惊扰的雨燕淡定无比,扇扇翅膀,发出清晨的早操运动(鸣叫),然后完全无视地上一片狼藉加鲜血,拍打着翅膀向三丹水库飞去。

  此时隔壁的厮杀声也安静下来,那对倒霉的大乾士兵,已经被杀的差不多,死了大半。最终活下来的人只有五个,还是昏迷不醒状态。

  一行人汇合,密道也不准备走了,收拾收拾,准备直接进城门。至于那五个昏迷的乾军,就由寒家老四老五招呼,用一块木板捆着五人,老四老五拖起木板,你一句我一句的顺着官道走去。

  路上老四老五一人一句,夏弦逐渐搞明白最近乾龙城内都发生了什么。

  大乾进兵了,这不需要多说,木板上躺着的五个人就说明一切。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以王家为首的几大家族,居然想开城投降,却被传说不在城里的李太守阻止。投降不成,几大家族收拾细软,准备跑路。

  跑路不要紧,人一辈子谁还没有几次战略性转移?但这群家伙关了城里所有店铺,还散布许多谣言,比如什么乾军要屠城,敌方有大儒坐镇……等等。

  如此一来,全城大乱,无数百姓纷纷收拾家当准备逃命。城乱了,自然守军也无心于战斗,整个城市现在战意低迷,几乎即将处于不战而降的状态。

  讽刺的是,在这时候,却是一群水贼出面,以寒修射为首的水贼连夜杀入各大家族,强行制止几大家族的动作。并在李太守“离开城市”的情况下接手城防,鼓舞战意,暂时把乾龙城安定下来。

  据知晓内情的老四说,寒修射是得了李太守的默许方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这可真是“逆贼寒修射”。

  依据南律,“非属南朝认定的官员者,不可接手城防。”,遑论寒修射行为等于是占领南国所属的城池,已经属于谋反,不杀不足以定帝心,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就算是李太守忽然翻脸杀了寒修射,一群水贼也没地方说理去。不过他们本来就是水贼,属于南国必须剿灭的目标,倒是结果都一样,死了没地说理。

  当然,要是细论,李太守也跑不掉,他至少也是个“从贼”的罪名。且该加上“欺君,谋反……”一大堆该死的名头,脑袋掉十次都算是天子开恩。

  夏弦等四人都明白李太守的无奈,他要是敢向几大家族动手,不说各种掣肘,连下死手杀几个人都不行,否则要是闹将起来,那就是南国得罪了天下的家族,无论大家族还是小家族——你南国既然能杀乾龙城的王家,就能杀我赵钱孙李家。

  让寒修射动手,将来也好说话,至少不赤果果的摆在台面上,至少不代表南国的本意。

  是以,寒修射成了逆贼,天子嘴里的“逆贼”,要求夏弦带回他的人头。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