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0: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夫子(贰)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夫子(贰)

更新于:2015-09-16 14:22:12 字数:3104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与此同时,南都孙家,刘家,以及大乾来的秀才小琵琶,忽然紧闭双目,仿若陷入昏迷。

  周韩庚得了报告,急切前往,数分钟检查后,他皱眉道:“压制不住了吗?”。

  小琵琶表现乃是晋级夫子的前兆,大乾为这次交流做了很久准备,尤其其中的赵河栋等人,数年前便能晋级大夫,却被用各种手段压制住,徘徊夫子。外人道他们潜力已尽,又怎知大乾谋划久远,不过故意压制罢了。

  便是此次出行的秀才,也是精挑细选,停留秀才数年。小琵琶和夏弦一场恶战,几乎身死,将养之中,终于压制不住,即将晋级夫子。

  长叹一声,周韩庚默默无语。空荡荡的屋子内,有未知来源的声音传来:“便是晋级了也好,不如大家都是夫子,共战天下。秀才间的比试,终归层次低了些。”

  周韩庚仿佛早已知道有人躲在暗处,那人说话并不奇怪,他捏捏拳头道:“那便随缘吧!”

  “你读的佛家典籍太多,已然将知识混淆,随缘这话,不该从你口中说出来。以后少读一些吧!毕竟,佛家道家,消失千年,那些上古传说,不过故事而已。对那白日飞升,成仙作佛不要报太多幻想。”

  那声音说了一番话,随后叹道:“可惜了,纵然成为夫子,也是一时之快,能在死前感受感受夫子文位,也算是我等对他们的少许补偿……。”

  周韩庚“哼”的一声:“你高高在上,何曾将下面人性命放在心上,这些学生不过是你的弃子而已,就是不知道,一局棋,又有多少棋子可以丢弃?如今你告诉我,你心软了,大发慈悲,让这些学生死前感受感受夫子文位,算是补偿,不觉得好笑么?不觉得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么?不觉得,你亏欠了,他们?”。

  寂静无声,空气中光线波动,昏红的阳光下,窗口打开,橘红色射了进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若是周韩庚知晓这句话,必然会将作者视为知己。此时此刻,这美好的夕阳,岂不是学生最后的绽放,最后的美好,一如周韩庚现在心理变化。

  在橘红色阳光下,无人的屋子忽然露出半张老脸,他形消骨瘦,两个眼窝深深陷进去,如风中摇摆的烛火,或许现在,或许下一刻,就会熄灭。那老脸太渗人,周韩庚却不畏惧,盯着对方看,互瞪眼睛。

  老者没有下半身,一个头也只露出半个,仅有一个飘在空气中悬浮的人头。人头看了他几秒,最后消失,有声音传来:“为了不世大业,老夫也舍得丢了性命,怎么这些学生就不舍?莫非,你是怕了?还是,不忍心?佛家的慈悲掩盖了读书的本质,为天下谋。”

  周韩庚咬咬牙道:“若是我一条性命,何曾不舍?反正我也活了几百年。但他们,还是孩子。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们……。”

  他没说下去,转身向门口走。

  屋子里老者的声音传来:“既然是计议已定的东西,改无可改,发动起来就是狂风暴雨,一方能活。此时做那假学道士,恶面慈悲,却是无用。你既然深读佛家经典,那应该知道,十八层地狱已经打开,那条路上,终归有人会去走。”

  周韩庚脚步一顿,嘲讽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为何就知道,南都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中,要将他们解救出来。为天下谋,大约只是你借口而已。你去那大街上走一遭,百姓乐业,安居而笑,哪曾苦瘦?依我看,那不过是你的野心而已。”

  “放肆!”

  一声闷哼,周韩庚嘴角挂血,冷冷看着空气。眼中之倔强,之嘲讽,之鄙夷,任何人都能看出来,如此一段时间后,空气中的声音弱了下来。

  “你且去,记得让学生和孙家那孩子多走动走动。”

  “怎么?这就等不及了吗?要急着拉拢孙家,急着开战,急着实现你的野心……。”

  大段的嘲讽之后,那老人也许是倦了,也许是不愿意再争吵,只是叹道:“当年你的父亲……。”

  周韩庚身子震动,走到门口的脚步停顿,他不去接过话头,随后退出屋子,将门紧紧闭上。屋子里声音喃呢一阵,最后一句:“此恨,可曾大过国家?……”。

  然后陷入安静,只有小琵琶一个女孩昏迷般躺着,冲击夫子文位。

  而在孙家,刘家,无论谁都同样得出一个结论,自家孩子要晋级夫子了。乐的孙刘两家家主合不拢嘴,孙剑不必说,孙家长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主之位的,文位越高,自然越好。还有刘家,刘向北虽然是次子,但不得不说,谁道是次子就不能继承家业了?嫡长子之权,若是保不住,被夺了也是活该。万千说道,终归是文位为尊……。

  在他们乐呵中,周家周束素,周文同样双双圣前讲道,冲击夫子文位。仿若在这一天,整个南都有文曲降临,夫子齐刷刷的冒出来。

  在一片歌舞升平中,在风流才子和眼儿魅的青楼故事里,一些感觉敏锐的人倒是察觉到南都有人即将晋级夫子,还不止一个,一二三四五……哦!原谅我不是数科出身,居然有十多人,难道天地要大变了吗?还是我脑袋被门挤了?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同一时刻将会出现那么多夫子,着实是史上头一遭,一个城市一个月也未必能有一人晋级呢!

  在惊叹中,那些人隐隐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他们没了饮酒作乐的心思,匆匆赶回家中,或者学堂,要去和同伴或者老师商议一番,也好打听清楚发生了什么,怎地我心脏跳的凭快。

  路过官苑的时候还要啐一口,骂一句:“该死的乾人,活该你们被夏文绝收拾一顿……”云云。再走一段距离,看到皇城又不免羡慕,尤其那夏问之,年纪轻轻,小小秀才,怎生就做了官呢?还吏部直属,司封主事。虽然司封司而今风光不再,谁知道某一天天子会不会想起这个部门,好好整顿整顿,彼时,司封司未必不能翻身……。

  他们的羡慕嫉妒恨夏弦不知晓,就算知道了,大约也就是淡然笑笑,随便应付一句而已。他在那片讲道的幻境中,并不知晓那么多人居然同一时间晋级,只是满头冒汗,几次张口也说不出话,圣人给的压力太大,不得不惶恐。

  他暗暗想“杀人我都敢,和整个南都作对我也敢,还怕你一个万载之前的老游魂吗?再说咱不是本世界土著,咱来头好大,论见识,就算圣人也未必比得过,你知道我去年买了表吗?知道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吗?你认识隔壁老王吗?你知道我上辈子就是个**丝是啥意思吗?”。他心一横,自己把自己逗乐了,压力随着自己一笑,减轻数倍。

  随即他挥开长裳,面色肃穆,张嘴道:“夫言,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引用的是论语的句子,由此引出教导为人的下文。

  天下读书人千千万,每一日都有人晋级夫子,同一天晋级的夫子,自然有高下之分。若是圣人亲点夫子,会获得极大的好处,甚至有少许几率可以凝结出,风骨。

  夏弦静下心,野心也大了数倍,他要试探的就是那个千年少有的圣人亲点。据闻圣人亲点,那便是被圣人收入门下,可自称圣人门徒,此门徒并非彼门徒,读书人多称自己圣人门下,不过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们哪有资格被圣人收为门徒。而若得了亲点,那便是真的圣人门徒,将来在晋级大夫的道路上,比常人会轻松数倍。

  说到晋级大夫,大夫之后就是大学士,夏弦在乾龙还留有天降始碑,在冲击大学士之位的时候,可以一飞冲天。至于是怎么个一飞冲天法,他倒是不知晓。

  那些东西太繁杂,夏弦此时脑袋里也没有考虑,他一心想要让此地圣人惊叹,说不好,自己便是南国数千载第一个圣人门徒。

  “所谓者,人也。有将人格,其立身所。”

  “人格”一词此时没有,他用的贴切,引来众圣睁眼。格物则知,格人知德,这个“格”字太重要,若是将人这个字弄清楚了,为圣亦非不可能。

  “做事先做人,这是处事原则;立业先立德,这是做人原则。做事不做人,永远做不成事……人好刚,我以柔胜之;人用术,我以诚感之;人使气,我以理屈之。此谓人之技……。谨慎不惟,善而不懦,练达不草,稳重不寡断,诚不虚伪,忠厚不愚,自谦不卑,自信不负,刚毅不执……谓之人之性……”

  夏弦张嘴就是千古以来人们总结的精华,期间还夹有几句名言警句,连一群圣人亚圣也被他说的一愣一愣。

  此却是何人所书?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