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3: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一百二十一章 蝌蚪书

第一百二十一章 蝌蚪书

更新于:2015-09-06 12:12:13 字数:3151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周韩庚站起身道:“此来南都,没想见得这般少年天才,恰是我人族之盛事。”又朝大乾所在的方向鞠躬行礼道:“吾皇遣我等前来南都,与南国读书人交流,此来,为表敬意,特带一份古书作为彩头,愿汇聚南国天下英才,吾等与之谈言。”

  人群没有多余反应,还沉浸在夏弦带来的震撼中。

  他们隐约中听到,“此书为《庄子》之一,只是一篇残本,乃是庄圣人的徒弟万章亲手所书。”

  一雷过去,又是一个惊雷炸响,周韩庚说什么?他们带着庄子弟子亲手所写的《庄子》残本。

  这时候没有人能静下心,全都疯狂了。

  刚刚看到圣人出手,现在又有万章手书,简直是天下都乱了。万章何人?那是庄子弟子,曾将庄子言语记载,与同窗共力,修订出《庄子》一书。虽然他没有成圣,其文位,亚圣之下,只怕也是一等一的人物。

  其亲手所书,必然蕴含微言大义。若是日日琢磨,说不得能琢磨出一些道理。那些道理,其中也许就蕴藏着成为大学士,甚至大儒的秘诀。

  没有一个读书人不想要那东西,刹那喧哗,其后清晰可听到粗重的喘息声。读书不爱书,不如死了算了,读书不求文位,下了十八层地狱也是应该。那是,上古之文,神物。

  “立冬之日,我等在此地,恭候四方学子。一起品文论道,共襄盛举。”周韩庚神色不变,淡然起身。

  早有同来的秀才将赵河栋背下去,他们急匆匆赶去,大约是去寻医生去了。

  这般寂静的世界中,陈舟张嘴就问道:“你说那彩头……。”

  身边的刘英拽他一把,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是同窗,虽曾为敌人,如今一笑泯恩仇,成为朋友。虽然不是好友,相比较曾经,已经算是极为难得。

  至少,两人不会再打的你死我活,不会再彼此敌视。偶尔,对方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还会互相提醒。现在刘英拽自己,十有八九是自己说错话,他在提醒自己。

  他默默闭嘴,看到周韩庚目光甩来:“没错,这篇残页,便是彩头。”他一边说话,一边从身后人手里接过一个小木箱,比官员上朝时所提还要小几分。

  然后他打开箱子,从其中取出七八支竹简。

  竹简古老,历经风霜未曾损坏,依旧如新。第一眼看上去,给人这东西很古老的感觉。再看第二眼,上面的字迹一个个似乎活了,在跳动。

  夏弦离的比较近,他清晰的看到,那些字迹是一个个小蝌蚪。他上辈子曾经听说过,远古时候有一种文字就叫“蝌蚪书”,兴许是商周之前就存在,兴许是更久远时候的文字,因为形似蝌蚪,在汉代的时候得了“蝌蚪书”这个称呼,而之前叫什么名字,已经不可考。蝌蚪书流传下来的很少很少,至于破解出的文字,那就更少了。

  后世这种文字的来历一直是谜团,有人认为是仙人所写的文字,也有人认为是少数民族的文字。但无论哪种说法都不能服众,致使此文成为文字中的未解之谜。

  但是此刻,夏弦至少弄清楚了一点,那就是蝌蚪文可以用来记载思想,并且文字是活的。他看到一支竹简上有十几个小蝌蚪,上下游动,每两个蝌蚪交汇,大约就能组成一个新的词语,瞬间变化一遍,就可以组合出数十种意思,甚至可以表述出人的语言无法表示之意。着实神奇的一塌糊涂,就连不缺少宝贝的他看到此物也怦然心动,何况那些一穷二白的秀才,个个疯狂的赤红眼。

  “这是,蝌蚪文?”。夏弦有点不确定,更多是好奇。

  周韩庚看他一眼,低下头再拿出一根竹简,这根竹简上蝌蚪就少的多了,只有七八个的样子。他举起竹简道:“这是先人所书,本来我也是不舍得的。”

  大儒手书,蕴含思想,思想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现出的东西。比如某些时候,见到数十载阔别的好友,张张嘴,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示,但千言万语,可以在一个拥抱中让彼此知晓。和此同理,这几支竹简上的字迹,无法用肉眼读出来,只能通过长久的思想碰撞慢慢领悟。

  而这篇残本,无疑有同样神奇的效果,谁会舍得交出。

  刘英拉着陈舟,紧贴陈舟耳朵道:“这东西别多想,咱们得不到。你做生意那么久还不知道吗?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饭,想要得到什么,你要付出等同的代价。这个大学士拿出神物,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去插那嘴干什么?”。

  陈舟想反驳,仔细想想,还真是那样,这东西连大学士也要动心,拼命去抢,自己一个小小童生,一头扎进去,就是在找死。

  两人咬着耳朵,又听周韩庚道:“庄子有灵,此等宝物寡居大乾百载,却无一人能领悟,没任何人可读通,至今还是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什么。”他向大乾方向拱拱手:“圣上宅心仁厚,故命我带着此物到南都,看一看南国学子可有人与它有缘。若是读通,此物即刻相送,分文不取。无论你文位高低,或者是贩夫走卒,皆可前来试试。”

  他这样一说,人群喘息声更加粗重了,人人都想取走此物。因为机会是公平的,大家都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蝌蚪文太过神秘,没有谁敢说自己一定能读懂,到时候只需要感应此物,有所察觉就能带走。

  更有人抱着浑水摸鱼的想法,“谁知道里面写着什么?周韩庚说里面的内容是《庄子》,到时候我随便感应感应,信口胡扯,谁也不知道真假,说不好就能蒙混过关,把这东西带回家,然后慢慢品读。”。

  这些人打的好算盘,可是周韩庚说大乾无人读懂,又说内容是《庄子》残篇,谁又知他们是不是真的没读懂?又或者是他胡扯,扰乱众人想法。

  还有为何,他偏偏要定在立冬那一天?

  中秋刚过,立冬虽说快了,现在却是度日如年,每一分一秒都过的无比漫长。

  如此闹剧中,夏弦做的大事,独战夫子而胜之,仿佛也变的不那么重要。唯有深闺小姐,未曾得文位者依旧惦记夏秀士做得好大事情,将手帕挥的像是旗子,战旗满天。

  夏弦四面环顾,每个人都像是看到食物的野狼,和那御妖山狼群一般眼神。贪婪?饥饿?种种可怕。他不由想到“要是这消息传出去,南国学子,岂不拼命来求这一线机缘?地方太守,各级官员,又有谁不想晋级成为大学士,大儒了。”。

  他如此想,同时也有很多人在议论此事。那酒楼内,李堂言夹起一片鱼肉,“啪”的落在汤水中,溅起油腻,染脏了自己衣服。他犹自不觉,张张嘴唇:“以重利诱之……。”

  先前听到的惊呼散去,夏弦带来的震撼惊动圣人,又怎及财帛动人?毕竟,惊动圣人是一个人的事,而得到一件上古残页,和自己利益切身相关。

  李堂言和谢管家对视一眼,默契的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大乾,有动作了。

  半晌,谢管家道:“幸好,他们未曾压制南都秀士,否则以其嚣张跋扈,必然惊动一国。”。

  “此时已经惊动一国了,立冬之日,便是混乱之时。”李堂言摇摇头,放下筷子。想要你说什么缓解缓解凝重的气氛,最终只是黯然。

  千百年的培育,读书人地位越发的高,而成为大夫之艰难,比攀登青天也不见得容易。对文位的追求,早已乱了人心。就算在后世,若是有一份庄子弟子亲手书写的文章出世,满国学者也会疯狂,不辞千里赶去,可目睹一番。更不要说,要是有机会带走那等宝物,想来连投机倒把者,贩夫走卒一样会搏一搏。

  “乱了。”

  谢管家只是说两个字,从凳子上站起作别:“我去了,此等大事,还需要早些交给谢儒决断。”

  他说的含糊,不知道是指那地图之事,还是眼前之事。总而言之,这两件事,哪一件也不算小,处理不好,便酿出大祸。走出几步,他还在嘀咕:“也不知道他们从哪获得的东西,居然这么的,舍得。”

  可不是舍得?要是他自己得了此等宝物,说什么也不舍得交出来。

  刚走几步,会场又是一阵喧哗,连李堂言都拍案而起:“周韩庚,你想找死。”

  谢管家回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尽力望去,只看到周韩庚捧着一件物事,亲手交到夏弦手里,仔细一看,他大吃一惊,脑中各种想法飞来飞去,理不出头绪。

  那东西,是一片竹简。

  竹简上蝌蚪文游动,数量不多,恰是先前拿出来的那一片。

  周韩庚此时将竹简亲手交到夏弦手里:“夏秀士,这便是今日的彩头,你败我大乾学子,我等输的心服口服。你且收好,自有大乾学子,前来向你讨回。”

  夏弦接过竹简,一脸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