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1: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九十四章 过两关

第九十四章 过两关

更新于:2015-08-21 18:03:48 字数:3181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楼上楼下,一片热闹景象,夏弦被那气氛感染,更想要找个乾龙来的朋友。他摸摸心莲笔,拿了几张纸,要去过三关。

  所谓三关,就是指进入醉风楼五层,姑娘都在四楼五楼,下三楼被堵上,每一层都有人守着,想要进去,那就接招,将每层楼的题目一一解开。

  女孩子刁钻古怪,出的题目往往意想不到,就是大夫也能被难住。

  夏弦往东侧楼走去,醉酒是昨日,醒来又是一条好汉。他为何规定书院不许喝酒,其实是自己知晓,自己酒量浅,又有发酒疯的习惯,才弄了个不通人情的规定。

  刘向北看到他往门口走,连忙跟上:“夏兄要去楼上吗?”

  “去。”

  他往前走去,刘向北等着看戏,跟在身后。

  两人进楼,忙碌的人群往来,夏弦径直上楼梯,还没等他踏上第一级台阶,有姑娘巧笑嫣然堵住:“这位秀士想上去吗?”

  “出题吧!”夏弦很冷静。

  “好久没有人来了呢。”女孩笑弯眉毛,两个酒窝很引人喜爱:“这里是一副对子,对上就能上楼,很简单的。”

  “一对船儿紥港湾,一船秀才,一船官。当官本是秀才作,先做秀才后做官。”

  这对子似曾见过,随着夏弦文位越高,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好,很多曾看过,又遗忘的书,现在都能回忆起来。他不假思索,脱口而道:“两个女人一样长,一个女儿,一个娘。为娘本是女儿做,先做女儿后做娘。”

  刘向北“哈哈”笑出声。

  这对子真是,有意思啊!就连路过的杂役也笑出声,“哎哟我个娘诶,娘也对上了。”,被脸色羞红的少女瞪眼,那杂役低下头,忍着笑,跑出几米后忽然大笑。

  大笑引起众人注目,他将来去一点点说出,人群为之吃惊。那对子有人对上了?对的这么有趣,于是跟在屁股后面进楼,只看到夏弦衣角飘过。

  他们纷纷跟在后面,被女孩恶狠狠拦下,只能止步。

  一边看着楼上,他们一边将耳朵竖直,要听那小子怎么应对楼上的题目。

  二楼有两位姑娘在说笑,她们似乎是匆匆赶来,脸上还带着汗水。看到夏弦上楼,一个笑眯眯,一个冷着脸,一冷一热,南花斗艳,长的极为美丽。

  夏弦看到两位姑娘,不由脚步一顿,她们长的那么像,难道是双胞胎吗?

  笑眯眯的女孩大方道:“别看了,我们是双胞姐妹。这一层的题目就是,分辨出我们姐妹谁是大姐,谁是妹妹。”

  指指自己,又指指大姐,女孩道:“我是妹妹,她是大姐,你看清楚了吗?转过头去。”

  夏弦很老实的转头,等了一两分钟,后面悉悉索索的:“好啦,你转过来看看。”

  他一转头,我个苍天,两个人都笑嘻嘻的,穿一样衣服,一样表情,连眼神也一样。这怎么能分出来?不是为难人吗?

  他围着两个女孩走一圈,从头看到脚,将两个女孩都看的脸红彤彤,两位姑娘大约是受不了他眼神,异口同声道:“看够了没有?”

  三分羞涩两分怒,一分高兴四分急。夏弦摸着脑袋,真心看不出来,他只能苦笑:“两位这是为难人?我觉得没有谁能分辨出你们谁大谁小,都是一般无二的美丽。”

  “你嘴好甜啊!”其中一个笑道:“说的这样好,怪不得能骗走那样一个出色的女子。”

  她言语中透露,楼上的确有一个自己认识的女孩,而且自己骗走了她的心。于是夏弦自信满满,除了左寒烟,我姓夏的还骗走谁心来着?上楼之意更重。

  “两位妹妹,不如商量商量,你们改一个题目吧!”

  “呸,谁是你妹妹呢?你自己都才有十七岁。”

  她们知道我年龄?必定是左寒烟告诉的,夏弦这下子搜肠刮肚,拿出上辈子学习到的所有本事:“虽然我年龄十七,其实看起来像七十。两位妹妹今年芳龄,不看也知道,肯定是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不然怎能生的这样美丽?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众生。就算是写的再好,也不及两位妹妹之万一。”

  “登徒子”

  另一个女孩接道:“说的再好听我们也不会让你上去。”

  夏弦忽然道:“我知道,你是姐姐,你是妹妹。”

  他手指说‘登徒子’三个字的女孩,她是姐姐,另一个是妹妹。

  两个女孩牵着手,你一言我一句:“我才是姐姐。”

  “我才是……”

  耍赖么?夏弦肯定的盯着:“你就是姐姐。”

  “为什么?”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姐姐很冷,妹妹很爱笑。爱笑的人话多,那么喜欢说话的就是妹妹。”

  楼下人听的愕然,这也行?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一时间大是懊恼,又想“肯定是南都最出名的那对姐妹花,她们平日很少出门,若是让我见一见,叫我三天不吃饭也认了,那小子好福气。”

  想着想着,这群狼也似的人差点没冲上二楼,可惜被一条从五楼落下的丝带拦住。

  丝带的主人不好惹,是周束素。她是周家唯一的女孩,小公主。四大家族的后代,又有才华,精通画艺,这条丝带只是警告,要是再上前,落下来的就是画界了。

  画界虽然珍贵,谁让人家有钱呢?她画不出世界,家族里那样的人却不少,又受宠爱,不说一幅两幅,十七八幅人家也能拿出来。

  众人止步,不敢承受怒火。耳边听到楼上说:“好啦!你是个骗子,故意骗我们说话是不是?”

  那声音,我也是没喝酒就醉了。

  夏弦听的内心发软,谁面对这样一堆双胞胎不醉?孔夫子还说:“食色性也”呢。他念叨着楼上故人,很快收摄心神:“好了好了,我有没有分对?”

  两个女孩气鼓鼓的,不情不愿让开路:“你这人不好。”

  我怎么就不好了?夏弦无言以对,大家说句话不正常么?不由对这些女孩出的题目头疼。

  连双胞胎也能拿来做题目?和君子六艺有半毛钱关系吗?

  他走上去往三楼的台阶,想着上面又是什么。

  双胞胎姐妹跟在他身后,气鼓鼓。

  夏弦不知,这对姐妹花的确不满十七,双双十六岁。她们谨守礼仪,很少在外抛头露面,用一句话介绍,那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果断大家闺秀。

  如此没接触过人,难怪她们姐妹显的有点天真烂漫。

  上了三楼,夏弦大吃一惊,对面那是谁?

  女孩狡黠的笑,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纸笔:“夏狂士,咱们好久不见啊。”

  她是周束素,夏弦没想到她是今天的“主考官”。

  双胞胎跑上前告状:“周姐姐,他骗我们说话。”

  这也能骗?你要是不想说,谁能骗你说话?夏弦很明智的没动静,他看四楼,上去就能行,定定心神道:“周姑娘,咱们晚饭后才见的面。”

  本来想说:“莫非你是觉得咱们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又觉得话里调戏的意味太甚,赶忙改口道:“这楼是什么题目?”

  周束素笑道:“很简单啊!只要为我画一幅画像就行了。”

  就行了?双胞胎姐妹眉开眼笑,她们知晓,夏弦精通射书乐三科,但其中不包括画艺。要他画画,可比要他作文章难多了。

  两个女孩笑了,很勤快的拿来纸笔墨,又拿了毡子,搬来桌椅。连磨墨都不用夏弦动手,一个加水,一个磨墨,四只大眼睛盯着夏弦,仿佛在说话“你快过来啊!来画画……。”。

  这都是什么题目啊?夏弦默默叹息,寄希望于上辈子做设计师时候留下的功底。

  所谓设计,自然少不了手绘,他也曾学过水粉水彩,素描速写,上了大学,还选修过国画。要是上辈子的水平还在,画个人像再简单不过,但是这辈子么……俗话说,一天不练手生。

  周束素笑了:“我知道你没学过画艺,所以才出这样题目。”

  很明显,不论谁来,到了这一关,都会头疼,十有八九会是选择对方不会的作为题目,怪不得没人上过四楼的传说至今不破。

  你懂书科我让你答数科,你懂数科我让你弄礼科,哪怕你都会,没关系,咱们六艺广博,总有你不会,有那么多姐妹在,还怕挖不出你的老底?

  夏弦坐上椅子,微微香味飘来,他嗅嗅墨,墨水有股淡淡花香,应该是桂花。而他刚才闻到的兰花味,应该是这对双胞胎身上的味道。

  兴许是太近了,夏弦抽鼻子的时候两女看到,红着脸挪开许多,墨也不磨了。

  女孩家的心思,谁也不懂,一个墨水,还要加香料,真是麻烦。

  一边想吐槽,夏弦一边提起笔,上下打量周束素。

  她大方的挺着胸,毫不在意夏弦目光:“你们两等着夏狂士灰溜溜离开吧!”

  她得意的和双胞胎说话,大姐犹豫道:“可是他已经上了两层楼呢。”

  可不是,上了两层,已经创造历史,足够让他自得。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