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7 12:24: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八十六章 文会

第八十六章 文会

更新于:2015-08-18 14:47:30 字数:3212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赏花,说文,喝酒,乃是南都文会必不可少的三个项目。

  楼下大厅中摆着几盆花,有茶花兰花菊花等等,每一盆都无比珍贵,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夏弦醉醺醺的,没看那些花,被两位酒友放在边角呼呼大睡。

  醉风楼占地很大,长宽有五百来米,中间是一个天井,里面有小桥流水,大树鲜花,还有文人常玩的投壶等设施,可谓一切基础设施都齐全。

  应该是这里太吵闹,夏大少爷睡的很不安分,不断滚来滚去,将两位酒友折腾的好不累心。试着叫了叫:“百兄。”

  没反应,于是两人招来小厮,将夏弦托付,自己整整衣裳去院子参加文会。

  小厮也不是好货,将夏弦搬运到不远处的一处隔间,放上床任由大睡,然后便去忙碌自己的事情。

  由于窗半开着,外面就是文会的院子,种种吵闹声传来,夏弦睡的很不安稳。他忽醒忽睡,脑子里晕乎乎的。

  “叮……”

  一声琴音,来自场地中央,夏弦恍惚的看到一个女子,美丽的不像话,半遮面纱凭添几分朦胧美,更为她带上仙子般的气质。她安静坐桂花树下,十月桂花,将落未尽,淡淡的幽香,淡然的女子,红苏轻抚,音乐却雄壮的如平地拔山。

  “莫问姑娘弹的曲子,好像是精忠报国呢!”刘向北闭眼陶醉,听那声音拔地而起,恍惚中看到了千军万马,铁马金戈。

  红色的血液飞起,蕴含保家卫国的不屈。

  作为一个文人,你可以不会弹琴,但是一定要会听琴,哪怕是被称为莽夫的射科学生,也要懂得欣赏。

  “这不是精忠报国吗?”夏弦打着白摆子站起身,踉跄走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咕咕……”

  青妖飞来,夏弦口齿不清指着它道:“你跑哪里去了?”

  含糊词语,蕴含的却是少年孤独,在这里他没有朋友,只有以鸟为伴。连爬带走几步,他扶着窗口站起,看到外面人山人海,脑子分不出自己是在哪里,还以为是现代某歌手开演唱会。

  “狼烟起……”

  一首雄壮的精忠报国,偏生给那女孩唱出几分柔情。夏弦听着不对味,正要开口说话,忽见人群中有人转头看自己。

  那人穿着一般无二的儒士长袍,脸上没有表情。寒修射说过,高手礼者会制作人皮面具,但很难制作精巧,将脸上的表情也显现出来。要想甄别是不是带着面具,只需要看人的发际线,那里会有破绽。

  夏弦很肯定那人戴着面具,不明白参加文会,为何他却戴面具来。

  面具人对他做个噤声的手势,闭眼倾听。曲子是从夏弦这里流传出去,他虽然不喜女孩唱法,却必须承认,她唱的别有风味,很好听。

  高兴的日子总是很快,没过几分钟,精忠报国唱完,莫问收拾古琴想要离开,却有士子叫道:“姑娘且慢,此曲是何人所作?为何我从未听得?”

  “这是乾龙城的夏弦秀士所作,他前些日子来了乾龙,若是想见作者,只需去看即可。”

  女孩消息很灵通,知道夏弦行踪。

  消息更灵通者问道:“便是那位夏狂士吗?”

  夏狂士的名声,自从在河面高叫“南国第一秀士前来,……让路……”时候,已经传遍全城。没几人对他有好感。部分秀士道:“虽然此人很狂,不得不说这首曲子作的真好。”

  “就事论事,若是有幸拜在他门下学习音律,是极好的……。”

  “好什么好?”有人站在中央,那人是孙剑,他打开折扇道:“我今日已去邀请他前来,至今未到,不是怕了是什么?何况作一首曲子,不能说明他就有多少才华。”

  “果真是不敢来?”

  “乾龙边陲小城,怎能和南都才子并论?他不敢来也是正常……。”

  人群议论纷纷,夏弦好想冲出去叫一声:“我在这。”

  但是身子不给力,醉态可掬,嘴里也不敢叫出声,舌头疼。扑腾着爬两下,没有爬出窗,他认命的靠在窗口,任由青妖梳理自己头发。

  “既然他不敢来,咱们也不必在意,没有他,这文会就不开了么?三月湖畔,那边的文会已经开始,若是咱们作的文章,唱的曲子不如,将来必被耻笑。”

  “孙兄说的对……。”

  “安静。”孙剑压下吵闹,请中央的几位老夫子说话。

  这几人都是南院老师,其中就有韩毅在。韩毅比较年轻,他没有资格代表老师,说话的是一个白胡子夫子,老夫子双手虚压:“最是一年好颜色,秋来月明八月香。算起来从八月开始已经没有办过文会,乾龙之事紧急,大家无心作文也是可以理解的,如今乾龙之事告一段落,大家想必又积攒了一肚子好诗词,好文章。”

  人群有笑,像是在附和老夫子所言。

  老夫子也笑道:“其实我也憋坏了,许久没有听到新的文词出世,可把我急坏了。三月湖畔,城西那群人早已等着,这一次将咱们城东完全压下去,若是不如,可就输了。”

  秀才们笑着,或者愤愤不平:“前次就是他们占了上风,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不如他们。”

  “甚好。”老夫子坐下:“依照规矩,今夜的第一篇文章乃是以花为题,大家各抒己见,写的好的,我会诵读。若是出城才文,我会送达吏部,由吏部印发,传遍全城。”

  气氛热闹起来,夏弦被丢之脑后,众多秀才为了压倒城西文会,绞尽脑汁开始思考。

  城东文会称东会,城西文会叫西会,历来两边就不和谐,总想压倒对方。传承几百年的习惯,如今成了每次文会的主题。

  夏弦看见好多人,他也想出门去看看,问一问孙剑,左寒烟在哪,只是脚不听指挥,往前走偏偏要退后,天旋地转,不辨南北,他走不动。于是他摸下窗边的纸笔墨,想写一首诗证明自己来过,否则人人都认为乾龙人胆小如鼠,不敢来参加东会。

  摸着笔,刚写一个字,就连自己也看不下去,哪里是字?分明是一条条蚯蚓爬到了纸上。写的太痛苦,他丢下笔,不知怎么办。

  窗外有人诵读:“月白闻笔起,雕砌碧螺框。新作兰花盆,粉墨枝叶娇。”

  大约是某位才子的大作,人群纷纷叫好,甚至被传至中央老夫子手里。

  “这首《诵兰》写的是很好的,只是可惜最后一句写的不太好,没突出兰花君子气质。”老夫子和身边人品评:“暂时先留下,看汇聚的浩气,大抵有可能成为出城之才。”

  又看几眼,那个“娇”字,大煞风景,他将诗作收起。又接过一张纸,纸上浩气迷蒙,却是一城才华。老夫子不由诵道:“学而贵精,不专无行。盆栽贵神,不美有形。虽……。”

  这是一篇赋,将学与花论,写的不凡,叫出人来,那人是熟面孔,恰是刘向北,刘家大公子。

  “好赋好赋,此文可以传达吏部,就是不知能不能在五个名额中占据一席之地。”老夫子摇头晃脑,像是品尝到美酒。

  气氛火热,自古文人相轻。哪里容许别人写的比自己好,一个个绞尽脑汁想文章。有几人或许是缺了灵感,大口喝酒,将自己灌醉,执笔道:“拿纸来。”

  仿效的是古人之风,狂书疾词。

  夏弦摇着脑袋,终于清醒几分,他默默捡起笔,那砚台中的墨汁被他碰翻,一地乌黑,不得已沾地上墨水继续书写。

  你们说乾龙人胆小如鼠,不敢来,我偏偏就来了,莫非你还能赶我走不成?将我灌醉,把我锁在屋子里,不让我出现,好让你们嘲讽,什么文会?全是骗子。

  这时候脑子不清醒,他搓着手,用蚯蚓爬行的笔迹,在纸上画出一个个“字”。那几乎不能称为字,只能用画出来形容。

  摸索半晌,好歹是“写”完了一首诗。其实根本不是写作,而是抄袭,谁让这世界没有唐宋?若是不写出来,这些东西只会消失,世上又少了许多文学瑰宝。

  况且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浆糊,想写也写不出来。

  写完诗,他哆嗦着像一个八十岁老者,将文章送出窗外。恰好有人走过,撞在他手上,将那张纸撞飞。

  夏弦欲哭无泪,看着身上的印章将汇聚的浩气吸入,这里没有一点能惊动大家的动静。

  “我的……诗……”

  这会挣扎着,总算是头朝下从窗子里栽出去,青妖拼命的提着他衣领,小小身子拉不动,被带的一起摔在地上。

  一人一鸟滚在地上,好久才爬起来,靠着墙喘气。至于文章,早就飞远了。

  眼见好文章飞远,雪羽青妖不等呼吸均匀,急不可待的飞去抓。

  但人太多,它拼命的飞啊飞,还是抓不住被人群动作带飘的纸。身子又小,不到十厘米长度,被走过的路人一撞,它晕叨叨的撞在屋檐上,又落到地面,夏弦看到也牙齿疼。

  不服气的青妖飞走,看到纸张飘往人群,它“咕咕”叫着,展开翅膀飞去,拿出了搏击飓风的勇气。人们只看到一条白色影子飞来,将什么东西抓在爪子里。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