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3:1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七十九章 战妖

第七十九章 战妖

更新于:2015-08-15 12:05:58 字数:3224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两次觉得自己被打脸的孙剑不敢再说话,他闭着嘴,羡慕嫉妒恨的盯着夏弦身边那只雪羽青妖,恨不得抢过来。

  那可是才华的象征啊!

  又见那只鸟儿叫了几声,声音清脆优美,似乎要飞走的模样,不由哈哈笑起来。那小子没招了,所作的文章不足以将鸟留下,它会飞走,弃夏弦而去。

  夏弦却不在意那只鸟飞不飞走,刚才不过是好奇而已。留这么一只东西在身边,他可没闲心养鸟。

  鸟鸣山更幽,那只鸟拍打着翅膀鸣叫,似乎不舍离去,声音传开,仿佛这瞬间世上只有它的声音,全世界都处于安静。即便族群已经停止对孙剑轰炸远去,它依旧鸣叫着在天空盘旋,似乎等着谁人出声挽留。

  “万物有灵,它是等你留下它呢。”魏天辰笑嘻嘻的,等着夏弦出声。

  夏弦却没有说话,他拿着那件礼器,像是在好奇这样一件小东西,为何能变的那么大,又有几分黯然。就是这东西将自己擒来,使自己远离家乡,南都,很远的地方呢。

  这一路行船,两岸的树木逐渐的细小,有许多大树被人砍伐过,留下木桩,倒是说明了岸边逐渐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更有岸边土丘,或者石碑,魏天辰解释道:“那些东西大有来历,多是某位书生立碑为证,不成大儒誓不归家。又或者是某些出游的文人杀死的野兽坟墓。”

  夏弦奇道:“居然有人给野兽墓葬,奇了怪了。”

  按理说,所有的野兽都有成为妖的可能,因此大家对野兽应该是深恶痛绝。文人给野兽设立坟墓,听起来像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那也未必所有野兽都是坏的,都能成为妖兽,文人们总是感情丰富一点,见到野兽临死挣扎,双眼掉泪,往往就心软了,为其设立坟墓也不足为奇。”

  越近南都,越是发现文人的感情很奇怪。他们可以对任何人不假辞色,甚至心地不好的还会欺压百姓,却对几只野兽这样慈悲,岂不是本末倒置?

  耳听孙剑的嘲讽:“人若没有感情,岂不是和野兽无异?为何野兽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了?就不许人将其下葬?你说的真是可笑。”

  多愁善感的文人啊!夏弦无法质疑,他说得有一定道理,万物本就是平等的,谁的性命也不比谁高贵。若是野兽掌权,将人类和如今野兽的地位交换,人又会怎么想?

  古来多少人探讨过同样的话题,至今依旧是无解,谁也无法提出一个公认正确的理论。

  夏弦躺在甲板,看着头顶的雪羽青妖鸣叫——它似乎是赖上夏弦了,也不走,也不落下,只是在头顶飞。

  到了这段路程,忽然有七八人从树林纵出,他们叫道:“妖孽哪里逃。”

  夏弦目瞪口呆,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呢?又想到道士捉妖,往往来这么一句,有瞬间恍惚,感觉像是来到修道的世界一样。

  忽见草丛中一条大蛇利剑般冲出,整个一头扎进江水,江面起了好大水柱,至少有七八米高。

  “那蛇至少有七八十米长吧?”夏弦不确定的问。

  七八十米的蛇,并不算大蛇,在地球上还有百米巨蛇存在呢。难道那是妖吗?

  孙剑兴奋的道:“那是南都学院的学生,他们在追杀妖。”

  还真是一条蛇妖,夏弦立刻绷紧身子,准备战斗。在乾龙的日子里,那些水妖表现可不算和善,杀人吃肉,很残忍。

  他紧绷肌肉,魏天辰笑道:“无妨,那应该是南都里豢养的妖兽,用来给学生练手。这类妖兽一般不会太暴躁,杀人也很少。”

  他说的轻松,夏弦也不自觉放松警惕。

  然而,水面暴起,蛇妖忽然冲出,狠狠撞在船上,幸而此船属于礼器范畴,十分坚硬,并没有被撞碎。只是向一侧倾斜,几乎是翻下去的模样,魏天辰焦急的将手放在一个小船模型上,大量浩气涌入,船一点点的缓过神来。

  而那条妖蛇撞的七晕八素,摇晃着脑袋,像是喝醉酒,翻过雪白肚皮,扭着身子,将整个要害都暴露在外。

  孙剑被这种变故吓了一跳,脸色苍白的惊道:“这不是书院里养的,是妖兽,真正的妖兽。”

  豢养的妖兽与野生的几乎是两种类别,一个野性十足,杀戮技巧高超,一个失去野性,温驯的像是家畜。孙剑生在南都,从没见过野生的妖兽,更不要说是亲自交手,他冷汗豆子大,想跑回船舱,又怕船翻了一时间逃不出来,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来回乱跑。

  妖兽全身是宝,鳞甲可以用来制作盔甲武器,肉可以食用,补足儒生修行的消耗。夏弦翻身跳船,魏天辰条件反射般伸手去抓,却只撕下一片衣角。他跺脚道:“对面可是南都书院的学生与夫子?”

  “我等乃是南都书院的夫子,阁下何人?”

  夫子的声音很清晰,也很年轻,应该年纪不大。魏天辰惊慌叫道:“我乃礼部魏天辰,下水的是南国第一秀士,快快救人。”

  他控制着大船,暂时分不出手救人,只能拜托还在岸边的一行人。

  对面夫子叫道:“南国第一秀?”

  那样的人才,几乎都是南都书院内定的学生,若是丧命,不止天子震怒,书院损失,更是会丢了国家颜面。

  一国之内,连本国第一秀都无法保护,其余国家会怎么想?大约是“那国家看来已经没落,秀才第一名,将来成就必然不凡,最低也是个大夫,算是国家中流砥柱。他们连那样的人也无法保护,十有八九是是国力衰退,儒生整体质量下降,可以发兵……。”。

  那会招来战争的,是以岸边的夫子不敢大意,踏着江水冲向江心,隐约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大蛇腹部,手里拿着一方印章按下,那条蛇妖张着血盆大口,牙齿中的毒液都喷出来。

  毒液剧毒无比,刚落到水中,周围就有鱼翻起肚皮飘起,若是咬中人,不死不可能,很难救回来。那夫子焦急的加快速度,暗暗悔恨,自己怎么就会想起带着学生出门猎杀妖兽呢?如今牵扯到今年的一秀,天子知晓,后果不会好到哪里去。

  夏弦却丝毫不担心,他提着印章,注入儒气,轻飘飘的一方章在手里没任何感觉,但是拍下,却有数千斤力道,将脚底的蛇砸的没入水里,略青的毒液冲蛇牙冒出,毒死大片活鱼。

  既然是老师带着学生猎杀妖兽,说明这条蛇咬不会很强,至少秀才可以对付。他想清楚这些才跳下,要与蛇妖一争长短,发泄郁闷。

  实在是这几天将他憋坏了,被魏天辰强行带走,回不去。想发火,别人笑着面对,古言“伸手不打笑脸人”,又没出手的理由。就算真打起来,他可打不过魏天辰。

  于是乎,他现在想发泄。

  千钧印章盖在白蛇身上,将它打的差点吐血。

  夏弦再接再厉,小声的诵道:“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耸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绦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诗出杜甫,他早期的作品,将一只苍鹰的神态描写的淋漓尽致,最低也是一府之才级别。而刚要显示出来的异象,夏弦手上的印章两个大字一闪,“夏弦”,古朴的篆体文字飞出,将汇聚的浩气震散。

  夏弦在蛇妖眼中,似乎化为一只真实的神鹰,扑击而下,它无处可逃,惊恐的挣扎起来,两个眼睛中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总之是水灵灵的,看起来很可怜。

  但凡神鹰,乃是蛇类的天敌,看到苍鹰前来,往往未曾开打已经无比恐惧。蛇妖以为是天敌到了,一身战力哪还能发挥出七成,被夏弦连续几印章砸的几乎断为两截。

  它惊恐一跃,将大船推歪,孙剑“哎哟”叫着,没抓稳,一下子掉进水里。潜入水里的蛇妖露出獠牙,没过半秒,它扑上水面,和蟒蛇捕食的姿态一模一样,将孙剑捆住。

  “给我滚开。”夏弦怒吼,跳上天空,一手扯住它尾巴抖动,居然将它骨头抖散,有气无力的放开孙剑。孙剑叫着落进水里,这时候才叫出早含在脖子里的几个字:“救命……。”。

  又掉进水里呛了几大口水,还好蛇毒早就散去,不然他一样必死无疑。他抬头看夏弦,这一刻,他眼里看到光辉万丈的身影,如苍鹰搏蛇,矫健,神采飞扬,说不出潇洒俊俏,脑子里闪过:“他为何这般出色?若是他在一天,还有我孙剑崛起的日子吗?”。

  几乎按捺不住的想阴夏弦一把,唯一的清明又阻止他“他救我性命,我若是出手阴他,岂不是恩将仇报?将来有了这根刺在心底,我还能再晋升文位吗?还能为官一方吗?……。”。

  种种想法闪过,他悄悄的收起袖子里的东西。

  看着夏弦在七八米水面提起那蛇,抖动的江水“哗哗”响,又拿着印章,高空坠落,直杀蛇妖头颅。

  感谢岁月逝去灬童鞋打赏。

  书评区有人冒泡了,说明咱们的书还是有人看的。我是否该说,咱们有三千秀士(收藏),却只写两百文章(推荐),这表现着实被夫子鄙视啊……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