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34: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七十七章 庖厨

第七十七章 庖厨

更新于:2015-08-14 12:07:18 字数:3219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魏天辰越听越不对味,南国第一秀,不是夏弦吗?

  而今正主就坐在自己身边,这事情弄的:“咳咳!孙剑你随我来。”

  他拉过孙剑低声嘀咕,期间孙剑十分奇怪的看夏弦一眼,脸色通红,随后又铁青,到了说完时候,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他脸色,总之是非常精彩。

  两船一前一后行驶,水面逐渐可以看到行船多起来,大部分打着周字大旗,他们全是周家的船队。魏天辰为夏弦解释:“这些都是南都周家的大船,周家世代行商,富甲天下。”

  若是要比较,那用陈舟的家族来比,陈家富甲乾龙,而周家则富甲全国,一个是腰缠万贯的富商,一个是腰缠数百万的富商,完全没有可比性。

  他想转移夏弦的注意力,但是没有成功,夏弦倔强的躺在甲板,一言不发。见此情况魏天辰使了个颜色,孙剑不情不愿的作个揖:“夏秀士。”

  三个字叫出来,接下来他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一个静静躺,一个尴尬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都高中国榜第一了,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咳咳,咱们都是少年人,何不一起谈天说地,一起论诗言赋?就算是那国家大事也不是不能谈谈。”

  完全没动静,孙剑奇怪的道:“莫非你还在记恨我吗?咱们读书人心胸宽广,何必记的那么清楚?大不了我向你道歉便是。”

  孙剑虽然做派嚣张,好面子,喜别人羡慕眼光,倒也不是那种一无所知的纨绔少爷。刚才和魏天辰一席谈话,他深深明白夏弦的身份。天子亲点,将来是作为太子伴读的身份。

  若是天子不幸亡故,太子登基,那就是绝对受信任的老臣子。在六部中谋一个官职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对于他们这种大家族来说,面子比不上利益重要。

  自幼受到家族利益说教导的他放下身段,想与夏弦修好却受了冷眼,不,还不能说是冷眼,而是无视。孙少爷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唰”的打开扇子,潇洒的扇风几下:“此去南都,不知有多少人对夏弦你这个南国第一秀不服气,莫非你是怕了吗?,你看……。”

  秀士变为夏弦,称呼的改变可以看出他已经很不爽。

  夏弦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在看两岸风景,秋天的江岸别有一番美景,黄叶落水,枯草飞扬,一副萧索模样。怪不得此界诗人叹息:“古来送别深秋寂,执手相伴三千里。”。

  又想到白居易的诗写道:“南浦凄凄别,西风袅袅秋。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中个意思,他现在是完全的体验到了。学堂远去,回头看一眼念一分,虽说好去莫回头,又怎么忍得住不回头看?

  想到此地不由道:“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又怎能忍住不回头,不去看?”

  孙剑刚刚出口的话被掐断,没有说下去。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这像是怕了的样子吗?此句极妙,自己是绝对作不出来的。

  他看夏弦,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脸上火辣辣的,像是又被打了一巴掌。前一刻说夏弦才学不够,他那颓废模样是在担忧到了南都后被人针锋相对,下一刻人家就诵出两句诗,且极妙,哪里是才学不足?

  “他一定是故意的。”孙剑咬着嘴唇,再看他披头散发躺在甲板,分明嘴角挂着一丝嘲讽。

  魏天辰松了口气,他就怕夏弦一直沉默,想的太多导致毁了心境,最终将一个才子变为凡夫,那样的责任他可担不起,天子也不会放过他。

  只要你开了口,一切都好办,魏天辰的大船走的匆忙,没有仆人。君子远庖厨,他不会做饭,一直吃的是干粮。这时候他亲自动手,抓了一条水怪,取出大锅,摆上作料,像是要亲自下厨,整治一锅鱼肉。

  “夏秀士写的好句子,不知道能不能将全诗诵出,也好叫我等开开眼,感受第一秀的风采。”

  魏天辰声音中甚至带着几分谄媚,简直是供奉大爷啊!孙剑从没见过这位“姐夫”下作模样,脸色更加的红了。“姐夫啊姐夫,你将来可是要娶我姐姐的啊!这模样,哪还有一代天才礼官的风范?是想叫我姐丢脸吗?”。心里想着,嘴上说不出来,脸色涨红,怒气冲冲的坐在锅边。

  “啪”的拍出纸笔:“夏弦,这诗不是你写的吧?”

  夏弦没有回答。

  “要是你写的,就给我来个首书,少爷一定服你。”

  纸笔在侧,加上密封的墨水,这是文人出门必带的三件宝物,称为“三宝”。至于文房四宝,在书房倒是有小范围的称呼,出门在外,没有几人会带足四宝。尤其墨砚,上好的砚台材质贵重,重量自然也不轻,一个体弱的书者带着走,走上几十公里就会多费一点力气,不利于长途行军。

  魏天辰笑眯眯的看两人,简单的把鱼肉割下几块放在滚水中,加上盐,一道鱼汤就算是做成了。大约觉得味道不好,魏天辰又放了些杂七杂八的调料,末了将一罐白色的晶体倒进其中,闻起来香气扑鼻。

  夏弦肚子发出催促,他饿了。他初修射科,饭量增大,加上身体受伤,如今一顿可吃下六七碗白米饭,外加一桌子菜肴。区区一块牛肉干,还不够他塞牙缝。

  “夏秀士,不用客气。”魏天辰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盛了一碗汤汁。

  夏弦毫不客气的接过来喝一口,“噗”的喷出几米远,差点波及孙剑。

  孙剑骂骂咧咧认为夏弦是故意的:“姓夏的,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

  我了两下,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威胁夏弦的地方,表情更加不友好。

  夏弦一言不发的将那锅汤汁倒进水里,孙剑急道:“别啊!我还没吃呢!姐夫亲自动手,不吃闻闻,说出去也有面子。”

  另一边魏天辰喝了口汤汁,脸色通红,看到孙剑要来抢,悄悄的转身,不动声色便将食物倒进江水里。

  孙剑只抢到一个空碗,他愤愤不平:“姐夫,你这么做可不地道。”

  “姐夫”皮肤微红,血液流动加速。实在是难吃啊!一不小心,他将盐当做糖放进锅里,整锅鱼咸的无法下口,只是喝了小半口汤,他现在喉咙已经有干裂的趋势。

  “咱们还是吃干粮吧!”魏天辰摸出牛肉干。

  “不行不行,那东西简直不是人吃的,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姐夫你做的太难吃,所以才……嘿嘿……,哈哈……我要告诉南都全城人。”

  魏天辰杀气腾腾:“你要敢说一个字,我就上你家休了你姐。”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

  “咚咚……”

  锅再次响起来,两人看去,夏弦借着那套工具,眉头紧皱,他刚才尝了那盐,有苦味,大约是粗盐。粗盐中含有氯化钙等物质,所以苦。怪不得做出来的鱼汤反而味道不美,再说,魏天辰加的盐也多了些,你家是卖盐的么?

  他倒了一大锅水,炉子生火煮,将盐完全倒进水里,盖上盖子。

  孙剑阻止不及:“你你……”

  魏天辰拉住他摇头,示意不用管。一袋子盐而已,随他折腾出气,总好过一动不动像是死人。

  水沸腾后,夏弦改用文火加热,顺便将烧好的木炭取出,搭个架子悬空放在锅上,以浩气动了手脚。又将锅里出现的许多白色晶体刮下,小心放在身边。如此折腾一个多小时,他洗干净锅,再次打水,将白色晶体融化其中。

  他在干什么?孙剑摸不着头脑,干脆去叫厨子来做饭。魏天辰则皱着眉,像是在思考什么。

  他看着夏弦来回折腾,最后在锅里加了许多木炭,加热,最终得到一些白色东西,看起来像是盐,但魏天辰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模样的盐。

  疑惑中他想上前问问,身边的孙剑拉住他道:“姐夫,你想吃什么菜,我让厨子做。”

  原来他已经叫来厨子,正在生火做饭。

  船上有专业的厨房,如今被那厨子占用,夏弦自然不能再进去。

  他打了水,割了一大块鱼肉炖煮。

  厨房里的香味已经飘来,但他丝毫没有动作。

  魏天辰热情邀请:“夏秀士,不如咱们一起用饭如何?”

  很不屑的扭开头,夏弦像是一个斗气的小孩子。

  孙剑冷嘲热讽:“何必叫他?咱们自己吃自己的,没看他自己做饭吗?就是不知道最后会做出什么狗屎。”

  “手下败将,区区南国十一,也好意思和榜首说话,给我滚一边去。”

  “你说什么?”孙剑大怒。“信不信我要你好看?”

  夏弦可不在意他的威胁,专心的加了盐,再闷煮几分钟,这锅沸腾的鱼汤就算做好了。

  随着锅盖揭开,那鲜味顺风简直可以飘出十里。

  如此美味的鱼汤,孙少爷从没见过,他骂人也顾不得,自觉想盛一碗。

  夏弦拦住他:“要吃,自己做。”

  “君子远庖厨,少爷怎能亲自下厨?”

  “那就给我一边去。”

  感谢,う诸神以上,以及玄锋童鞋打赏。收藏数千,推荐数十,这比例真心看不下去啊!求票成不?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