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5:39: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六十九章 圣旨

第六十九章 圣旨

更新于:2015-08-10 18:02:20 字数:3232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学堂变灵堂,陈舟吃惊的捏紧双手。

  老师是在祭奠那些死去的同窗。

  昨夜人亡故,今早金榜名。老师应该连放榜也没去看,而是花费心思布置了此地。

  陈舟默默低头,对于御者的好奇,对于礼者的赞叹,在这一刻全随着那一匹白布飘然远走。就连高悬童生乐科第一的兴奋劲也消散无踪,变为黯然。

  死去之人中有一人叫韩休,此人往日颇有才华,这一次的考试,他已经考上。名列童生榜书科倒数第五。虽然倒数,却是圆了他的梦想,高中童生。

  也许将来他能考中秀才,也许还能成为夫子,大夫。如今人死烟散,永远也不可能了。

  刘文青没心没肺的问道:“这位学子,你们学堂是不是死人了?怎的满是白布高挂,一派灵堂打扮?哈哈……哈哈哈……。”

  他貌似很好笑的笑了几声,见到人人面色严肃,这般干笑没意思,讪讪闭嘴,跟在众人身后。一边走,一边还扭着头四面张望,天空飞过一只鸟儿,他一个呼哨,好悬没将那只飞鸟吓的从空中跌落。

  说书人说,南都里的纨绔少爷最懂得玩乐,也最为可恶,身上天生有种能吓落飞鸟的气息。要是不信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只怕不得不信,从此远离那些大少爷。

  绯袍礼者越走越近,礼科出身的人天生对气息敏感,他在空气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死气,必然是死了人。可是书院,怎么会作为灵堂?与礼仪不符。

  他想不通,但身边有人拿画像过来对照,站在门前那人就是夏秀士,南国第一秀。绯袍官员整整衣物道:“夏弦接旨……。”

  一连叫了七八遍,对方非但没有下跪,连弯腰动作也没。虽然读书人不需下跪,但为了表示对圣上的尊敬,很多书生在接旨时候都会跪下,这位小秀才,莫非是个狂生么?

  绯袍礼官再叫三遍,见到夏弦丝毫不动,只能无奈的念道:“南国中平十七年,夏弦秀士名列金榜之首,吾心甚悦,望天下学子共勉,以为前者,进取无尽。故赏。”

  绯袍礼者念圣旨的声音很大,传遍百里,连乾龙城内的人也听得清楚。他一面念,一面将眼光扫向学堂内部。

  大门进入,可以清晰看见排着一排棺材。棺板未曾盖上,里面红布裹着尸身,前方香火袅绕,青烟诉说着人们希望死者可上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更好的美好祝愿

  “大约,大约是他死了什么重要的人物吧?否则他应该是会跪下接旨的。”礼官想着,又将声音提高几分:“赐黄金百两,御制三宝一套,绢丝百匹,礼器一件……。”

  前面的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后面。

  礼器。

  可提高儒生战斗力的宝物,即便礼者,一生也难做出超过十件礼器。刨除为皇室制作的祭祀神器,能在手里的不超五件,流传到外面的,那就更少。

  皇家所赐,必然是精品。

  但是夏弦一点反应也没,他在思考什么,物我两忘。

  “夏秀士……夏秀士……。”

  叫了数遍,夏弦恍若大梦初醒,茫然不知何地的转头。

  他眼中迷茫,随后变为坚定。四面看一眼,他看到了朝廷来的大官,又看见后面人扛着的箱子。

  陈舟指指两位绯袍道:“老师,这位是礼官,前来宣旨。”

  “礼官?”略迷茫的问一句,夏弦对着几位大人拱手感谢:“小生,接旨。”

  绯袍礼者这才满意的点头:“今大乾造访,结两国之谊,遣大乾秀士交流。宣夏弦随官进京,待以交流,扬我南国第一秀之名。”

  原来是叫我去南都的,夏弦沉默,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夏弦,夏弦不敢。”

  不敢是什么意思?众人大惊。他是要抗旨吗?

  一位官员问道:“夏秀士是什么意思?”

  “学生非南国第一秀,此不敢居之,是以,不敢接旨。”

  礼官解释道:“想是秀士没有观榜,夏秀士业已高中,名列南国秀士第一。此不知,不为罪。如今知晓,可上前领旨。”

  沉默良久,陈舟贴着他耳边道:“老师确是一秀无疑,天子恩宠,还赐下礼器呢。”

  很艰难的,夏弦接过圣旨,他是站着领旨,再次引发众多官员不满。

  “学生领旨。”

  礼者笑道:“在下魏天辰,恭喜夏秀士高中。”很明显的四面看看,他道:“想来秀士还有许多事情要解决,秀士先忙,咱们稍晚再叙。”

  “请请……。”迎来的寒修射代替夏弦,将一行官员请入书院招待。

  留下呆站的夏弦以及黯然的陈舟。

  “老师……”两个字叫出口,陈舟不知道说什么,动动嘴,低下头。

  “你考上了吧?”

  “中了。”

  简单的回答。

  陈舟拿起香点燃,又烧了纸。

  纸很珍贵,一般不烧,但是面对一个苦苦求学的亡故学子,即便烧了几张纸,也不会有人指责。

  看着几个大箱子搬进学堂,夏弦问道:“朝廷都有什么奖励?”

  “御制三宝,笔纸墨一套,礼器一件,最珍贵的大约是这两样。”

  “嗯。”

  夏弦回了一个字,表示听到。恍若没有将任何东西放在心里。他上了香,烧了纸,往院子里走去。

  如今的学堂主体修建完毕,入口两侧有两间屋子,夏弦打算自己和左寒烟搬出守心阁到此居住,一人一间。顺着入口再走,后面隔出一个院落,那里就是守心阁,也是夏弦上课的地方。

  一群官员已经在后院坐下,就着院子里的大树,品茶谈论。

  他们对桌上泡的茶很好奇,这是从未见过的新生事物。闻一闻,很香,喝一口,怎么说呢?总是感觉不错,很香,好喝。寒修射带着院子里两位老师陪客,介绍一些书院里的情况。

  只是这地方现在不适合招待客人,因为尽是白色灵堂布置。

  夏弦走进些,听到魏天辰问道:“不知书院可是有人亡故?为何尽挂白绫?”

  白绫指的是白布,在这时代,倒是没有‘君王赐死白绫挂’的说法。

  寒修射想开口,一个声音打断他的话。

  “无他,有几个学生昨夜不幸亡故,倒叫魏大人挂心了。”

  魏大人有些尴尬,他言语问的突兀。很快他就调整好表情,带着哀痛道:“真是不幸,夏秀士节哀。”

  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来说,谁都有几个弟子,若是碰上自己喜爱的弟子死了,必然是悲伤痛绝。看夏弦将整个学堂作灵堂,那弟子他一定很喜爱,这番安慰,说的倒是真心实意。

  打断寒修射说话的人就是夏弦,他行了一礼,半是表示感谢,半是重新见过:“大人舟车劳顿,不如在此地多歇几日再走。”

  夏弦是不想走的,他还要报仇,而圣旨内说了,要他随官进京,若是这位礼官太着急,一两天时间就离开。哪来的时间找王家算账,十几个弟子的性命,这笔债,总要收。

  魏天辰道:“圣上等待秀士进京,若是拖的太久未必好,夏秀士还是早些与我动身为秒。”

  “不急不急,诸位大人还没吃饭,让厨子做一个火锅,就在这,咱们边吃边聊。”

  号江的天气变幻莫测,早晨看起来是要放晴的模样,到了现在,天色已然昏暗,虽没下雨,却黑沉沉的微冷,最是吃火锅的好时候。

  当然,火锅乃是夏弦独创,在南国第一次现世。

  一个大铜锅搬上来,炭火的热力散发,在这微冷的天气里说不出的享受,刘文青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噗通噗通……。”

  汤汁翻滚,夏弦夹了一朵草鸡枞放入锅内,一秒时间,那朵鸡枞再拿出时候,香气扑鼻。

  “各位大人,小院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只有这菌子火锅还算拿得出手,不妨尝尝。”

  南国气候温暖,此时又是十月份,正是野生菌最后的繁荣。何况火锅中,涮肉吃的嫩,牛肉吃韧,而菌嘛,自然只有一个‘香’字。

  这一锅汤汁,加上野生菌,香气扑鼻,就连这些吃惯山珍海味的官员也暗咽唾液。

  见到主人示范,他们学着将蔬菜放入锅里,熟后打上蘸水,只觉得这般吃法,既好玩新奇,又香味十足,实在是吃的畅快,加上美酒,可谓乐不思蜀,不想离开。

  觥筹交错中,没用几分钟气氛就烈起来,他们一个个是官场老手,嘴里说不完的话题,讲不尽的笑话,论不完的文章。

  你我敬酒,开心之极。至于对夏弦的不满,早随着这个‘火锅’烟消云散,心里暗暗想着“我要悄悄的将这个做法学会,以后可就有口福啦。”。表面上却不漏声色。

  实在是‘君子远庖厨’啊!说出去很丢人的。

  夏弦在这群人吃的兴高采烈时候离开,想了想,他亲自去厨房叮嘱做饭的师傅:“你记得所有菜够不够无所谓,酒一定要上的及时。”

  又拿出纸写了几道菜,以及蒸馏酒的方法交给厨师,让他研究着做。

  夏弦要让这些人乐不思蜀,在此停留的时间更长些,以便自己找王家算账。

  他刚刚做完一切才,陈舟跑进来道:“王王斌……来了……。”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