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5:39: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四十八章 射科

第四十八章 射科

更新于:2015-08-02 14:19:07 字数:2160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无论夏弦多么担忧南都的动静,以及李太守之反应,事情已经发生。

  风平浪静的城内,各种灾后事宜有条不紊的展开。李太守在乾龙为官百年,执政经验相当丰富,在他安抚下,倒是没有发生民怨。

  在发生民众叩拜夏秀士六天后,李太守,以及亚述和韩大夫三人送来一件礼物。

  那是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个孔圣塑像,还有一封简短的书信。

  “一曲精忠报国,夏秀士报国之心,吾当表天子。秀士需小心在意,小人难防。”

  言下之意是会替夏弦解释,相信他不会做那不臣之事。其实夏弦想做也没得做,光杆司令一个,没有兵将,如何敢生谋反之心。

  至于那尊孔圣塑像,其意为“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却是劝学之意。

  得了盒子,想通意思,夏弦放下担忧闭门读书,带着学生作文章备考秋试。

  学生们考的是童生,夏弦考的则是秀才,他猜测试题应该一脉相承。免去繁琐,各种有关灾后的试题一个个从他脑子里蹦出来,又让学生们写文章,交上来批改。

  如今的应天学堂不同以往,师资力量很雄厚,来的四位隐士,有两位选择离开,那对父子却留了下来,愿意在书院做一位老师。

  年老的父亲叫做吴志,儿子叫吴祥。两人主修都是乐,对五线谱很感兴趣,正尝试着谱写新的曲子。

  寒修射也留了下来,却没说要在书院任职,那篇首书也被收走,他无所事事,干脆教导起夏弦射科:“射科源远流长,其实是从武术演变来的。古时候将军上马大战,最看重箭法,所以名为‘射’。”

  “战阵以短兵相接,将乃兵之胆,如果将军射修不足,被敌将打败,己方不免士气低落。兵战,勇气也,士气低落导致的溃败不一而足,历史上比比皆是。”

  夏弦虚心受教,寒修射道:“你既然可写出传世名曲,自然不会写不出一首炼体诗。好好想想,能写多好写多好,若是传世惊国,用那文章磨炼身体,一天等于别人练一年。”

  文章还能用来炼体,倒是稀奇。

  如今所用的炼体诗词乃是一位大人物所作。

  “长歌漫武笑雪声,半步生辉一指擎。

  朝露玉焰举金锁,午时横剑擒龙马。

  愿得百力举苍茫,三十三天混铁石。

  箭射千里谁人知,骑冲天涯话此时。

  等闲烈油谁不惧,试问可否进一行。

  若晓战阵将军往,封侯拜将应天明。”

  伴随寒修射吟诵,火焰炼体,铁石砸身,种种异象,可以看出他很痛苦,一首诗吟诵完毕,汗水将外衣也染湿。他身子酸软道:“吟诵文章时,应该引动心中浩气,用来锻炼全身。长此以往,或者十年,或者百年,你能将身子炼的如铁石坚硬,能将力量练的和真龙一样大。”

  这太神奇,夏弦几乎挪不开脚,他想要试试。寒修射虚脱的坐在一边道:“可以试,但你少诵几句,否则身子不能一下子适应,反而会伤身体。”

  “长歌漫武笑雪声,半步生辉一指擎。

  朝露玉焰举金锁,午时横剑擒龙马。”

  只是诵两句,夏弦身体里的骨头“咔咔”响,就像有人用大锤砸手,有百万斤大山压在背上,更像是有奔马在胯下带动他身子起伏。他“哎哟”叫一声,没能站稳摔倒。

  寒修射很没良心的哈哈大笑:“我当年也是这样,才念了一句就摔倒,差点摔死。”

  这是一门神奇的职业。

  看到老师摔倒,颜子杰想笑不敢笑,他想考的就是射科,夏弦不懂,只好来找寒修射。

  “想笑就笑,我又不会吃了你。”夏弦拍拍屁股,屁事没有。

  得到首肯,颜子杰哈哈笑起来。

  屋子里写文章,做模拟考的弟子伸着头看窗外,夏弦眉头一挑:“看什么看?字写歪了都不知道吗?”

  学生们缩缩头,只听“呯”一声,窗子被夏弦关上:“吴秀士,麻烦你们父子了,好好代我看住这帮小子。”

  “夏秀士,说起字写歪,你那一笔字真是不堪入目,该好好练习了。”

  吴志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夏弦难得不好意思,红着脸。

  一边的左寒烟捂着嘴笑,她近来奇奇怪怪,整天不见踪影躲在屋子里睡觉,夏弦安慰过她:“我会尽快成为大夫,为你治病。”

  “尽快是多快?”

  “不超三五年。”

  可惜两位南都来的大夫已经返回复命,没来得及请他们出手帮忙。

  其实,真要是韩大夫或者亚述大夫出手相助,左寒烟不见得愿意。男女授受不亲呢!何况,何况还要脱去外衣。

  “你还是暂时不要练了,先考中秀才再说。”寒修射咧嘴:“你那笔字,真的该好好练练,须知字写的好坏,一样关乎你成绩。”

  颜子杰捏着鼻子学批改卷子的考官道:“这是何人写的?怎么字迹如此不堪入目?差评,这笔字扣除一半分数。”

  那真是一场不幸的事故,会让人抓狂。

  “虽然考试不讲究字迹好坏,只需写的方正清楚即可,但是,写的好些,考官总有兴致仔细看你的文章。”寒修射拿着树枝虚画:“要不然可以请教我,想当年,我也写得一手好字。如今多年不练,已经有点生疏了。”

  被几人说教,夏弦挠挠头。字写的丑不是他本意,虽然上辈子看书多,但毛笔字真的是头一遭写,能勉强写周正,看着清晰已经很不容易。

  至于要写好字,那是书法的范畴,需要长时间练习才行。

  他想想,不是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吗?这几天干脆练练字,跟着寒修射学习射科。

  当然,要写哪家的书法还要仔细琢磨琢磨。

  瘦金体?颜体?柳体?

  可选择的太多也不是好事,再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是考试,不如选择一门比较周正的书法学习,不求写的多好,只求写的让人耳目一新,有看下去的欲望。

  阳光冲破乌云,天色不久就会放晴了。

  今天上分类强推和三江潜力推,诸位秀士们能给点激励么?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