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3: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十一章 一群麻烦

第十一章 一群麻烦

更新于:2015-07-19 11:55:50 字数:2166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夏少,你看,这事情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现在挑骡子不干了,这个,我也不好向太守大人交待,要不,收下他们得了。”

  夏弦有几分心动。

  白将军一看有戏,连忙道:“反正木已成舟,就是你不干也不行,这里有一百士兵把守,要离开也不容易。不如往好的地方想,还能完成你父亲的遗愿不是?”

  即便太守大人主修六艺中的“数”,最擅长算计,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将所有事情算的那么严密,十有八九,这计划他想过很多遍,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夏弦恰好撞上了而已。

  由此看来,拒绝是不行的,只能接受。夏弦心底已经认命,表面上仍旧做出愤愤不平的样子,五百两银子就想让我为你太守大人卖命,哥卖的是知识,不是苦力。

  他想起一个典故,拍拍白将军肩膀道:“我今贫苦,故求,为七日而不得其焉?”

  白不丁一愣接道:“书者亦常,何不眠不食?”

  此典故说的是一位南国大儒,谢行舟,为当朝丞相,主管六部,乃是不可多得的全才,礼乐射御书数无所不通。他幼年贫困,为了凑足参加秀才考的路费,出门去为人做苦力赚钱,七日工作,到了发放工钱时候,那商人耍了赖皮,不愿付钱,所以才有了上面句话。

  意思是,“我现在很穷,所以才来卖工求财,七天的工作你却不愿意发钱,难道当读书人就不用吃饭了吗?”此典故被后人当做取财有道的典范,南国之内,就连寻常孩童也知晓。

  白不丁像是吃了一只苍蝇,立刻明白他言下之意,“你要我为你卖命,就要给些好处,否则免谈。”这是在要钱要好处啊!

  “夏少,太守大人为官清廉,哪有多余的家产,五百两银子也是他东拼西凑起来的。您看,这件事情对咱们双方都有好处……。”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这世界,付出和得到应该是相同的。”

  夏弦说完话,带着左寒烟往院子走去,那边已经有十几个村民在工作,修葺房屋。

  应天学堂的格局不大,占地半亩不到。一个简单的四合院,中央是讲课的学堂,左侧是居所,右侧是会客的大厅。夏弦已经打算将那群麻烦收入学堂,只学费就可凑出几百两银子。

  有了钱,他不满足于学堂现有的格局,打算扩建一倍。

  “你看,太守俸不过百两,很穷不是……”

  “付出等于回报。”

  “为国出力,不是每一个读书人该做的事吗?……”

  “我还不是秀才,不能算读书人。”

  任他千百说辞,夏弦能反驳就反驳,不能就装哑巴。

  白将军和他多次交流无果,不得不返回乾龙向太守请示,即便上了船他依旧喋喋不休,很不满意夏弦的所作所为。至于那群少爷们完全被遗忘,他们哭天喊地,没有谁愿意多看一眼。

  夏弦指挥着大家改建,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上午。

  到了午饭时间,这才想起来,屋外还有一群少爷跪着呢!好歹是大门大户的,跪一上午也差不多了,否则体弱的大少们出个好歹,问题会有些严重。他看看满身泥土,返回屋子换了一身虽破旧,却干净的儒生长袍。

  灰白的儒生长袍套在身上,理顺头发,自己对着茶杯里的水照照,夏弦满意点头。总算有几分为人师表的味道,希望能镇得住那帮小子,否则以后可真是鸡飞狗跳了。

  为了做足派头,他还叫上了左寒烟。

  两人出了门,左寒烟顺从的跟在他身后,就像是一个大户人家少爷的侍女,真给他渲染出一分威风。

  夏弦暗想“再过一个多月就是秀才考,自己即将晋级成为秀才,倒是不必担忧考试。成为秀才就有资格在国内登册,被记录在案,那时候有身份地位,有国家补贴,最重要的是,有资格入朝为官,自己,要不要入朝?”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不入朝为官,就不能晋升文位,也就是说,往上的夫子、大夫等等文位永远不能达到。他想着事情,不知不觉就走到门口。

  哀求声让他回神,不少大少揉着膝盖,看到老师来了,马上低头跪好,紧闭嘴唇。夏弦抬头看了一眼,齐刷刷跪了一地,却是连哀求和哭闹都忽然没有了。

  他疑惑的和左寒烟对视一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这样安静,和大少的表现不符。左寒烟眼中透着俏皮,夏弦顺她目光一看。

  “好哇,果真是小庙供不起大神。”夏弦恨不得咬死这群该死的纨绔。

  眼前哪里是那些个少爷,而是一群仆人替代少爷们跪着,他们哭的哭嚎的嚎,有组织的轮换哭闹嚎叫,换班的闲人在地上画了棋盘下起棋来。欢乐和哭泣并存,仆人们制造出一种专业的悲伤氛围,看他们这样专业,应该不是第一次做同样的事情。至于少爷?他们不知所踪,完全消失。

  压抑怒气,夏弦指着最前一个仆人道:“你起来,刘英和陈舟呢?”

  此人他认得,正是刘英的仆人。

  刘英陈舟,这两人是带头者,将十几个少爷分为两派。只需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到,离奇失踪的少爷一定和这两人脱不了干系。

  “小人不知。”仆人低头垂眉。

  “那就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刘英被开除了。”这句话说的有语病,收都没收下,哪来开除,他改口道:“就说我不收刘英,他哪里来哪里回去。”

  仆人哪里付得起这个责,哭丧脸道:“小人真的是不知道,只是听少爷说,他们要去前面林子里,算一算总账。”

  算什么总账,这两小子十有八九是打架去了。君不见早上当着自己的面,这两小子还开战不止吗?何况距离不足两米跪着,若是你一言我一句,新仇旧恨一并冒出,互相约好背着自己干架是很有可能的事。

  “很好”夏弦怒极而笑。

  他拉着左寒烟往树林走去,边走边道:“我还不信,就治不了你们。”

  学堂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最适合打群架,板砖棍棒里面随手可得,夏弦不禁想起了曾经,这样的事,自己也干过。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