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8 00:41:1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儒道圣院
  4. 第一章 该找上帝

第一章 该找上帝

更新于:2017-04-21 13:23:35 字数:3386

字体: 字号: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
  夏弦最近挺开心,因为生意很不错,拿到手里的钱也多了起来,这年头,有什么比生意好做更让人愉快?

  他哼着小调,在眼前这座楼下排开桌子,摆上笔墨。

  楼叫做晚楼,俗称窑子,时当中午,这时候很热,也是夏弦一天生意最好的时间,现在,楼里的姑娘们兴许刚刚起床吃过饭,无聊的看着楼下,等着夜晚的再次到来。

  虽然这世界是读书人的世界,分为秀才、夫子、大夫、大学士、大儒、亚圣、圣人几大等级。但并非每个人都识字,大约是读书成本太高的原因,只有一成不到的人能够读书识字。

  九成的百姓只能勉强算账,写出自己名字而已。

  所以,也催生出他这样的职业,代写家书,有时大户人家需要抄写某些真本书籍,也会雇佣他去。

  你说印刷?这里没有活字印刷,只有雕版印刷,成本太高,算起来还是雇佣人抄书来的划算。

  夏弦是本世界的土著,四海大陆的居民,有着二十一世纪来的灵魂,在他来的前一天,这个身子的主人死在屋子里。屋子很旧,只能看到曾经挂着的匾额写着“某某书院”——他看不清前面两个字。

  屋里除了杂草无多物,铁锅也没一口。为了吃饱饭,他不得不出来工作,求得生存。

  幸运的是,这里和地球上的历史惊人相似,就连文字也一般无二。唯一不同只到了相当于地球的汉代,随后出现历史转折,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没有后面的唐宋等朝代。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是研究汉设计的,不是历史。

  借着识字,他勉强能够温饱,不至于饿死。

  “夏弦夏弦。”一个小姑娘在晚楼门口向他招手。

  那是楼里的姑娘,她急匆匆跑来:“我的家书写好没有?”

  夏弦拿出一封书信递给她道:“按照你的要求写了。”

  大庭广众之下显然不适合读出信里内容,女孩嘻嘻笑着递给她两文钱:“我最相信你了。”

  “你既然来了,一并把这些也拿回去。”他拿出七八封家书,一个个交待送到谁手里。

  女孩付了钱,十几文钱入账,半周吃喝不愁。实在的钱到手,是最安心的一件事。

  各国之乱,战事纷纷,兵荒马乱的年头,哪里又是安全的地方,逃得兵战,也逃不掉被饿死,只余晚楼里的姑娘们还欢笑不断,生存无忧,这生意也不长久了。

  姑娘笑嘻嘻的收了家书道:“你记得晚雪吧?晚雪姑娘。”

  晚雪姑娘,夏弦来的时候她早已自我赎身离开,倒是没见过这位传奇般的姑娘。据说她长的极美,曾是晚楼的头牌,无数文人商贾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后来不知怎么的,某一天她和妈妈打了起来,大吵大闹的,惹了半个城市侧目。

  也就是那时候,她自己给自己赎了身,空手出门,再后来就没有听说过她的信息。

  “晚雪姐姐人很好很好,她现在离开楼里,前几天我们约起看她,都瘦了很多。”

  夏弦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等着她解释。

  “后来姐姐问我有没有识字的学子,她要找一个识字的帮忙,我就推荐你,夏弦你去不去?一天是二十文钱呢。”

  二十文钱,不小的一笔收入,他每日代人写家书也赚不到这么多。有这样好事,他连忙答应。

  女孩开心的走了几步,略犹豫,吞吞吐吐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以前了吗?”

  为什么又是这个问题?当然不记得,夏弦肯定的点头。

  对方是一个大客户,他没心思在这里等待,拿了地址,背着折叠的桌子走往城西。

  这里是乾龙城,城有三江环绕。是南国边疆之一,半年前刚刚经过战乱人口锐减,现在繁华已不足曾经十分之一。一周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他对城里交通不熟悉,不得不忍痛交出一枚铜钱,坐上城内四通八达的小船。

  一刻钟后,西城某四合院里。

  原本以为,名艳一城的晚雪姑娘会住在豪华府邸里,没想到她住的的地方这么平凡。说是平凡,对于夏弦来说,也是一栋豪宅。

  所知有限的资料显示,晚雪似乎是一个女强人,她以一己之力将晚楼带到号江第一,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可叫大部分书生羞愧。还曾与妈妈争吵,几乎大打出手,也是她走后,晚楼才一落千丈,想保住第一的名头也困难。

  在这种人手下办事,还是老实听话的好,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世道艰难啊!想赚一点钱真不容易。固然他心有不甘,想会当凌绝,却是不现实的梦想。

  夏弦敲了门,门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谁?”却没开门。

  “我是夏弦,眉姑娘介绍我来的。”

  “小眉介绍你来的?又是哪家的家丁?”

  “姑娘,你是不是晚雪?眉姑娘告诉我,你要找一个识字的人,所以我才来,要不是,我这就走。”

  夏弦有点不耐烦,这人眼睛不好使么?我一身破烂衣服,瘦骨伶仃,哪里像是大户人家的狗腿子了?要真是大户人家家丁,谁还天天卖字为生?

  心底想着,表面保持良好笑容,上辈子求职养成的习惯或许让门里的姑娘放下警惕,他看到有一个乌黑的眼仁从门缝一闪而逝,接着门“吱”的打开。

  少女年纪不大,穿着朴素,和一般人家没什么区别,麻布衣虽干净,有几处小小破口,看起来她的生活不算优越。

  夏弦保持自认温和的笑,柔声问道:“你是晚雪姑娘吗?”

  这女孩抬起头来,乌黑的大眼睛很迷人,蒙着脸,要是有精致的脸庞,绝对是迷一城的级别。虽然美丽,夏弦死死记住一点,盯着女孩看是不礼貌的行为,有好感也会被看的没好感,他侧开目光。

  姑娘有些惊讶,盯着他看了很久。

  “你是小眉介绍来的?”

  “我是夏弦,眉姑娘叫我来的,说是每天可以赚二十文。”

  “进来吧!”女孩皱皱眉,将门关上。

  四合院很小,入口处有一面白墙,夏弦知道,那是为了反射阳光故意制作的,某些地方就有三坊一照壁的说法,照壁说的就是进门这堵白墙。白墙将后院照的亮堂,屋檐下落了很多树叶,主人已经很久没有打扫。

  晚雪带着他在院子里坐下:“你的工作是帮我抄写几本书。”

  “我不要求你写的字多么好,只有一点,一定要写的清楚明白,每个字都看得出来。”

  “姑娘放心,拿钱办事,我会好好抄写。”夏弦对于对方怀疑自己职业道德很不满。

  “我这人脾气有些不好,每写错一个字,你要赔我一两银子。”

  为了工作忍气吞声,夏弦挺着脖子道:“我从不写错字。”

  “我漂亮吗?”

  “漂亮。”

  “有没有想要娶我的想法?或者,相拥而眠。”

  夏弦脑门流汗,顿了顿,诚实道:“有过。”

  “你很诚实。”晚雪道:“在你之前,有三人来过,他们不诚实,所以我没有雇用。”

  简直和二十一世纪面试一模一样,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超前思维,夏弦对她刮目相看。只是,用这种话题试探一个男人,在所处的时代背景下,是不是出格了一些?

  “我一个弱女子,打是打不过你的,要是你用强,我该怎么办?”

  “……我自认还算正人君子。”

  “你还要负责院子的打扫。”

  “我是卖字的,不是佣人。”

  “有时候我会骂人。”

  “我一样会骂人。”夏弦针锋相对,这娘们明显在刁难人,他已经不报任何希望。

  “你懂道家吗?”

  夏弦:“略懂”

  “你懂儒家吗?”

  夏弦:“略懂。”

  “你还记得五年前吗?”

  “不记得……”

  ……

  这根本不是雇佣工人,而是在挑选你未来的相公吧?

  故事里不都这么说,青楼里的姑娘为自己赎身,都希望有一个好男人,有一个好家庭,相夫教子,过这一生。

  夏弦胡思乱想,屁股半面离开凳子,他已经随时做好离开准备,不报任何留下的希望,都没有注意到对方又问那个有关失忆的问题。

  晚雪喝了一口茶,那似乎不是茶,带着难闻的药味:“最后一个问题,你上过学堂吗?”

  上辈子上过,他是研究生,即将毕业的时候突然生了病,短短一个月就卧床不起,随后失明,肌肉麻木,最终和活死人没什么区别。夏弦的家庭不算富裕,父母都是农民,他没有妹妹或者弟弟,父母将所有钱都投到为他治病上。然而,高昂的治疗费用他们承受不起,卧床两年,在一个夜晚,有人哭泣着伸出手,将他掐死。

  随后他就到了这个世界。

  夏弦道:“上辈子读的书,上的学算不算?”

  晚雪被茶水呛到,咳嗽几声,脸色都红艳艳的:“我不信佛,不信轮回。”

  “那我没上过学堂。”

  “你从哪里识的字?你父母是谁?家住哪里?……”

  这是在查户口?夏弦无法忍受这样的污辱,就是二十一世纪面试也没祖上三代的追问:“我天生聪慧,从小识字。”

  “那么你懂医术吗?”

  “懂,我无所不通,无所不能,琴棋书画,道儒佛魔,天文地理,日月运转,治国行商,农事医术什么都懂。晚雪姑娘,你找错人了,你该找的是上帝,不是凡人。”

  晚雪不知道什么是上帝,她也没有追问,问道:“你真的懂医术?”

  “我什么都懂。”夏弦嘴角带着嘲讽,站起身准备走。

  “看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异世之儒道圣院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