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1:32:1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星玄末日
  4. 第一章 突然遭遇……表白?

第一章 突然遭遇……表白?

更新于:2017-04-04 19:40:14 字数:3773

  没错,明知无法看清一切,却又不由自主地祈求能够如愿。

  宛如着魔一般被这愿望附身而走上歧路的狂人,大概,就是我这种人吧……

  九月的傍晚,带着微微的凉意,踏上最后一节台阶的王恒之稍稍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因为之前跑的有些着急,以至于他现在感到头有些晕。

  眼前黄昏的景色是那样的美丽,甚至让他暂时忘记了呼吸。

  这夕阳的美景,如大雨过后那般,神秘而浓厚,隐隐透露出异世界般的色彩。带着世界结束时的美丽,让他陶醉。

  夕阳,王恒之已经看过无数次,可现在,他却仿佛第一次看到这副美景,带着雀跃的心情欣赏这一幕。

  出神了一会,王恒之开始环顾四周,检查了一遍之后,确认了她还没有来,再次转身,又确认了一遍。

  说实话,王恒之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他完全猜不到她在这个时候叫自己来到这里到底有何目的,那张放在自己课桌里的字条,让他在放学后来到这里。

  字条所指示的地点是教学楼五楼的活动教室,平时这里很少使用,也很少会有老师或学生到这里来,不过王恒之对这里倒是非常熟悉,因为一些原因,他总是自备盒饭来到学校,可是校规不允许在教室内吃饭,如果去食堂又显得像是异类,于是这里便成了王恒之的餐厅。

  “吧嗒吧嗒”脚步声打断了王恒之的思绪,他将目光转移到楼梯口处,微微出神,被黄昏的美景所吸引的他,几乎都忘记了,如果没有理由,他是不会在这种时间到这来的。

  虽然字条上并没有署名,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字迹,倒不是他有多关注字迹的主人,只是那种漂亮的字体,在他所处的班里,只有一个人能写出来。

  察觉到已经有些变冷的秋风,她轻按着帽子与裙子,朝王恒之跑去。

  “让你等很久了是吗?对不起。”她一边道歉,一边低下头去,声音越来越小,王恒之也看不见她的表情,我也没有等很久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她的道歉打断了。

  她叫古喻馨,是他的同学,在收到那张字条前,王恒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注意她,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和长相,他并没有刻意关注过古喻馨这个在班上同样算是默默无闻的女生。

  学习很好,性格温和,这是王恒之对她的印象。

  “我也没有等啦,我只是刚到而已。”就像是突然想起来那样,王恒之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古喻馨终于抬起了头“啊,谢谢,谢谢。”说着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不知为何,双颊微微泛红。“你果然是个好人呢。”

  ――好人,是吗。

  闻言,王恒之心中不由得笑了起来,只是,是在苦笑,没有谁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绝对配不上好人之名。

  “……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王恒之问起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我们不过是同学关系,整个高一下来说的话可能都没有刚才说的几句话多,更何况对方还是女生,王恒之急切的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又因为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于是他连寒暄也一并省略了。

  出乎他的意料,古喻馨居然愣住了,并发出了迟疑的声音,“啊?”。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王恒之问了什么奇怪的、与现实毫不相干的问题一样。

  古喻馨,这个大概是班上最乖巧的一个学生,平时安静到几乎让人会忽略她的存在,她的朋友只有班长刘翎雪,与其说朋友只有刘翎雪,倒不如说从没见过她与刘翎雪以外的人在一起过,在王恒之眼里,这种做法与他相似,不与任何人扯上关系,将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里。

  因此,当他知道是古喻馨来找他时,他却是颇感意外,甚至略感紧张,可是现在看来,古喻馨显然比他更加紧张与不安,以至于下一句话迟迟说不出口,一直支支吾吾的。

  “我找你,是因为……因为……”王恒之本来想的是直接提出问题可能会让古喻馨好回答一些,可现在看来,倒是让她更加不知所措。

  紧张到完全说不出话来,甚至于不敢抬头。

  “那个……那个……呜呜”偷偷看了一眼王恒之,又转向别处,揉搓双手,玩弄自己的手指,或者紧闭双眼。

  !?我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王恒之这样问自己,被叫到这里来,我这么问有什么问题吗,王恒之有些郁闷,他并不是一个不会察言观色的人,只是从一开始,他跟古喻馨的节奏似乎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完全无法解读她的用意,这让王恒之颇受打击,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已经盯着古喻馨看了好一会了。

  感觉到了王恒之的目光,古喻馨抬起了头,与他目光交错的同时,她又迅速低下了头,似乎就连王恒之站在他旁边,对她都是种不小的压迫。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紧张什么,但是请你先平静下来,好吗。”王恒之指出了问题所在。

  “啊……好的,好的……”古喻馨开始调整呼吸,微风拂过她的发梢,将她那有点曲卷头发扬起,周围一片寂静。

  米内卡学院的制服设计的很特别,古喻馨那略微曲卷的头发和大大的眼睛非常适合这套制服,王恒之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古喻馨,所以也从来没有发现――

  “王恒之!”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她一改之前的吞吞吐吐,用一种坚定的语气喊出了王恒之的名字。

  看着她夕阳照耀下泛红的脸颊,深邃玲珑的眼眸大大张开,娇小的嘴唇反射日光而发出了红嫩的光芒,不由自主的,王恒之的心跳不断加速。

  微微的颤抖之后,古喻馨的嘴中念出了以下句子“我一直都在注意……”仅仅一句话,迫使王恒之将目光转移到了古喻馨。

  一直在注意――注意什么?

  一时间无法理解古喻馨的意思,几乎使王恒之的思考停止。

  “我一直在注意你。”

  “什么?”完全脱离了王恒之的掌控,一直以来,刻意与周围的人拉开距离,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心,在这一刻,彻底乱了。

  她,在注意着我――这是什么意思,王恒之的大脑几乎无法思考。

  不,他当然是知道答案的,只要站在客观的角度,不用思考,就可以得出结论,只是他在故意回避而已。

  一直低着头的古喻馨突然又抬起了头,被泪水浸湿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王恒之,被古喻馨的情绪感染,这下倒是换王恒之紧张不已。

  她在等待王恒之的回应,可王恒之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着直直地注视着自己的古喻馨,王恒之胸口的节奏愈发激烈,世上的一切声音似乎都已经离他而去。

  “我喜欢你!王恒之,我喜欢你!”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古喻馨几乎是用吼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世界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现实感,虽然早就有猜到,可是当他实际听到这句话时,还是没有做好准备。

  “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又小了下去。

  男朋友?几分钟,哦,不对,几秒钟以前还只是普通的同学的古喻馨,现在要与我交往?一种奇艺的飘忽忽的感觉支配了王恒之。

  就像魔术一样。

  这句话从王恒之的脑中闪过,让他迅速收起了轻浮的态度,思考回路也在同一刻改变。

  古喻馨已经将想说的话全部说出,不在紧张,只是微红着脸等待王恒之的答复。

  于是,王恒之也开始调整呼吸:喜欢,这个词,代表的含义很多,而现在,古喻馨所说的喜欢,毫无疑问是暧昧的意思,能够被人喜欢自然值得高兴,但同时,也让王恒之深感歉意。

  “对不起。”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王恒之的心被撕裂了一般。

  “什……什么?”古喻馨呆住了。

  不得不再重复一遍,让王恒之心中的愧疚更深一分。

  “对不起,古喻馨,你能喜欢我这种人,我非常开心,但是,很抱歉。”

  苦涩的感情如撒到水中的黑色墨水,迅速扩散开来,但同时也帮助王恒之取回了实感。

  一时无法理解王恒之的意思,古喻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并在理解之后,流露出异常灰暗的神情。“是啊,我,凭什么呢?”

  “不,古喻馨你没有错,问题是我。”王恒之急忙打断她的话。

  古喻馨却只是拼命摇着头,那种落寞的神情,使王恒之好不容易回到手中的理性开始动摇。

  “古喻馨,你听我说。”王恒之将双手搭在古喻馨的肩上,让她停止责备自己“我并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古喻馨当然不会知道,真正的王恒之。

  “你能喜欢我,我真的非常开心,但我不能因为开心就随随便便跟你交往,所以,都是我的任性,都是我不够好,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自责好吗。”

  结论并没有发生改变,古喻馨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王恒之也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等待古喻馨自己冷静下来。

  她被夕阳所印照出的侧影,梦幻而美丽,让王恒之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呼吸。

  “我明白了。”她后退一步,从王恒之的手上逃开。

  在夕阳之下,她看着王恒之,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微笑“可是今天,我又知道了,你也是一个诚实的人呢,我还是,不,我现在更喜欢你了。”

  诚实?什么诚实!听到赞美的话,王恒之的胸口却是隐隐作痛,没有谁比我更配不上诚实二字了,你们所看到的一切,不过是我处心积虑编制的谎言罢了,所以,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我回家了,今天……谢谢。”转过身去,古喻馨快速跑到了楼梯口,到了那里,微微顿了一下,可还是没有回头,跑下了楼。

  看着古喻馨的背影,王恒之几次想要伸出手,可是他很清楚,他,完全没有资格叫住她或安慰她,因为,他只是一个欺骗者。

  再转身欣赏夕阳,几分钟前在他眼中还是美丽无比的景色,而此刻,却只是一张照片,一张平淡无奇的照片。

  罪恶感迟迟没有散去,并不是因为拒绝了古喻馨,而是因为古喻馨说他是一个“诚实”的人,这让一直欺骗着周围的人的王恒之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肮脏的人。

  王恒之非常清楚,即使身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时代,他与古喻馨这样的普通人也是身处两个世界的人,他所掌握的知识、力量,绝对不可以被发现,所以他隐瞒自己的身份,隐藏自己的力量,尽可能的不引人注目,因为,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