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6:4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卡斗士
  4. 第一节 卡的世界

第一节 卡的世界

更新于:2018-03-17 09:59:36 字数:2862

  大约五百年前,东洲唐华国一直被西洲加印那帝国管辖,每年必须交纳巨额税金,苦不堪言。有一年,唐华国拒绝向加印那付税,基于何因已无从考究。那一年,加印那强大的军队当即开来问罪,引起一场大战。

  战役无情,刀剑寒霜,铁马沉桥,殷殷血火。一时间,大地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最后,唐华国的军队被逼到了国都。那时候,唐华国的兵马损失惨重,眼看将要灭亡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十年前提出“卡”理论的问天终于成功完成了他的试验,发明了一种卡器,这种卡器能发出强烈的光束,光束穿透力很强,一厘米的普通钢甲瞬间被洞穿,杀伤力极大。

  原来,问天在掩埋他父亲尸首之时,在泥土发现了一种叫“钬”的金属,钬和能量体“蓝晶”按一定的比例融合后会生成另一种物体,这种物体短时间能压成各种形态,当时问天把它压成卡片状,从而奠定了“卡”的地位。“卡”蕴含巨大能量,但不能释放,于是问天就结合“卡理论”运用“铥”这种专门引导能量的金属刀在“卡”上按照能量转换的回路形式刻画线路,从而解决了能量释放问题,并把它应用到武器上。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一代的战斗型卡器就诞生了。

  有了这种强力武器,唐华国的军队势如破竹,加印那节节败退。唐华国在胜利中不断壮大军队,不到半年便拿下加印那,并且一鼓作气统一了东西洲,建立唐华联邦,把大陆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州,联邦政府位于中州。

  随后的日子,“卡”的发展非常迅速,各种形色的“卡”融入了各行各业,科技、航空技术、航天技术、工业应用等等大幅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物质与精神文明飞速发展,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各州的矛盾也日益尖锐。

  直到五十多年前,矛盾白热化,唐华联邦终于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瓜分运动,战火纷纷,尸骸枕籍,一个个战区变成废土或贫民区,使得各州经济不断倒退。

  三年后,唐华联邦政府被彻底解体,大陆分裂成当今的十个联邦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强大的军队,实力基本均衡;因此,十国在当时便签下和平条约,换来了此后几十年的平静。

  几十年后的今天,表面上,各州友好无比,科技日进千里;暗地里,却依然汹涌澎湃,仿佛一触即发。

  这时,盘踞在大陆东南部的米莱国华灯初上,五光十色,强烈蓝色光芒的探照灯纵横交错,在空中编织着虚幻而壮阔的天网,那些稀疏的飞翔车也拖出长长的艳丽尾巴,在朦胧幽暗的天空划出一道道绚丽的虹霞。

  临南海的江州市是米莱国重要经济市之一,市内人口高达五百万,可谓生灵挤挤;在市中心,数十座百层大厦组成的楼群一律采用银蓝发光的玻璃幕墙,凌空而望,这些楼就像一把拔地而起的长剑,熠熠生辉,令人叹为观止。

  而此刻,林汉东正像傻子一样在大街上抬头看这些建筑,神情偶有惊叹、偶有迷惘;到现在,他依然有些恍如隔世:自己竟然稀里糊涂的成为这里的一员!

  林汉东搞不清心情是喜是悲,但绝对不糟糕,隐隐中应该是窃喜,哪怕这个世界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草菅人命,但毕竟穿越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能穿越应该大大值得开香槟庆贺,可是街上虽然人潮汹涌,自个儿却一个不认识,即使是家里那个可怜的母亲,他也觉得相当的陌生。

  五天前,在梦中,林汉东像大雄那样从地球的任意门来到这片神奇的世界。梦醒,二十六岁变成了十六岁,林汉东变成林东汉,莫名其妙却又千真万确。

  天知道他在这里溜达了多久,一小时?还是五小时?反正这条大街他来来回回走了三趟,像个无头苍蝇,按照小学语文书所说,这叫“徘徊”,也叫“彷徨”。

  “呼!”秋风起,几片黄叶在空中轻舞飞扬,如失魂的蝴蝶,没有明确的方向,随风摇曳;一枝尾指大、一寸长的枯枝从阔叶树上断裂掉下来,做一个凄美的扑街动作,“啪啦”一声,碎尸万段。

  林汉东跨过支离破碎的枯枝,低头继续游荡,脑袋也继续忆前思后。

  前世,《卡徒》这本小说林汉东爱之又爱,前后废寝忘食的读了三遍,对于里面的世界结构相当熟悉;今天,他发现这个世界竟然与《卡徒》的世界有着惊人的相似,都是“卡”与“能量”和“精神力”的世界。

  只可惜他没有神秘莫测的筹卡,也自认没有陈暮的惊才绝艳,但林汉东可以肯定,自己一定比陈暮帅。十六岁的他虽然不能貌比潘安,但是身高腰直,剑眉星眼,一套浅蓝色衬衣下,书卷气息有如浓墨。因此对于这副皮囊,林汉东满意,很满意,非常满意!

  前世的时候,林汉东很清楚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读过大学,却浑浑噩噩,实际的东西没学到半分,游戏倒玩爆几款;毕业后四年社会经历,换了十三个不同的岗位,交了一个女朋友,可是因为长得实在太科学,女朋友不愿意再看他这本经典,十天便从此分道扬镳各走人生路,口袋里也从来不会超过两百块,有时候五块钱的快餐已经是奢侈,个人最高记录是十块钱用了三天,每天只啃五毛一个的馒头,以至于后来每见白晃晃的馒头,胃里就发酸。

  “唉”想起前世的种种,林汉东不禁懊恼的摇头叹息。怎一个失败了得!

  然而很快,他又想到了今生。林汉东突然觉得“今生”这个词很有内涵,也很让他深思。“前世”和“今生”,估计没几人能理解它的奇妙,一个完整的思想,前后控制了两副身体,那感觉,无法形容,玄妙啊!

  对于这副身体原有的思想,林汉东不了解,他不像其他穿越者那样融合原主人的记忆,只知道一梦醒来,已经可以控制这副身体了,而原有的生命印记不知所终,以至于整个林家的人都一致认为:林东汉被砖头砸失忆了。一传十,十传百,五天后,路人皆知!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林东汉已经被地球的林汉东替代,此人已非彼人。

  林东汉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的小家庭,大家庭很大。《红楼梦》里有“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在江州市,同样有“长布区,一百里,住不下一个林”。可见江州长布区的林家之大。然而小家庭也很小,目前只有他和母亲二人,名副其实的“孤儿寡母”。

  林家目前四代同堂,林东汉是第三代,属于偏房的偏房。偏房在林家属于被遗忘的一类,更何况偏房的偏房!因此,他家唯一的利益便是:一栋十层大楼的使用权。说白了就是让你收租,但大楼不在你名下,名副其实的“代理房东”。

  对于“房东”这一职业,林汉东非常喜欢;前世,房价高涨,他在社会游荡那四年,单交纳房租就相当于总收入的四分一,恨得他咬牙切齿,深深体会到“房奴”的水深火热。如今,终于翻身了,由“租客”跃身成为“业主”,每月月头只需伸伸手,大把大把的票子便落入手中,舒坦啊!基于这个原因,他马上喜欢上林东汉这个身份,并顺理成章的成为另一个林东汉。

  风一阵紧似一阵,深秋时节,穿着单薄春秋衬衫的他被这晚风一吹,他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抬起头仰视,不知什么时候,头顶飘来黑沉沉的一大片乌云,星星躲藏了,那个红色的月光也逃跑了。

  “要下雨了吗?”林东汉自言自语,正打算回家,忽然,他发现一辆火红色的瓢虫车向他飞奔过来,速度之快,宛如流星;他惊骇一跳,刚刚让出一步,“吱~”的一声,这辆瓢虫车停在他身边,扬起一阵旋风。

  瓢虫车的车盖慢慢打开,露出三张娇艳欲滴的少女笑脸,其中把持方向盘的长发少女转头对他娇笑说:“林东汉,你在这干嘛?压马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