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8 08:57:2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拓跋狼的搞笑江湖
  4. 【1】采姑娘的小蘑菇

【1】采姑娘的小蘑菇

更新于:2017-04-20 19:00:29 字数:2414

  大家好,各位看官,接下来我给各位大爷、大奶、亲舅亲姑姑们讲一个逗比闯荡江湖的故事,故事的全名叫做【天崩地裂之魔霸毁天灭地嘚瑟灰太狼大战性感美羊羊咩咩咩传奇】。本书将在全球350个农村村头公厕同步发行,专门有请村里张老头、李老头和王麻子婆婆3P出序。同时推出毛里求斯语、非洲土著语、山东妖了八火语和东北大茬子语特别版本。

  价格10元3万本,包邮顺风快递至EMS转发圆通然后请您上门自费自取。当然长得像林志零、某冰冰、或者波多野结衣老师的,本人可以全世界裸奔送货上门。

  凡看过此书后男的帅得一塌糊涂、哭爹喊娘,女的美得惊天动地、乾坤倒转。全都智商IQ高达10万,出门就捡5毛钱,买彩票就中5块钱。好了,舔了这么久弱弱的问您一声您可不可以点击一下收藏支持一下咧?

  言归正传,下面就由我来为您讲这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列位坐好,花生瓜子小板凳都准备齐喽,自开天辟地以来天地之间兼具智慧与正气的、帅到令人发指惨无人道的美男子,在下小拓跋狼要开讲了,灯光、音响、摄影准备,爱克婶:

  Longlongago,在遥远的烟云山深处,有一个平和的小村庄,这个村庄就在烟云山的脚下,因此叫做烟云村。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男耕女织,尊老爱幼,绝不随地吐痰和大小便,路上不会踩到狗粑粑,夜里不会看爱情动作片,他们过着非常和平幸福的日子。但是一如每个狗血的剧情,这个平静马上就被打破了。

  “采姑娘的小色狼,背着一个大竹筐,今天的姑娘白又大,带回家去见我娘,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噻箩箩哩……”

  我背着一个大竹筐,一边唱着一首非常纯洁可爱的儿歌一边跳着脚去深山里面采蘑菇和草药。因为昨天下了一整天的大雨,今天的小蘑菇想必是浩如烟海。如果我采满一大筐,母亲一定会同意给我买村西头王大爷今年制作的最新款的草鞋“阿嚏王至尊纪念版”,想想心中有些小小的激动呢。

  “咦?这个地上怎么会长出一只手形状的蘑菇?看这奇特的造型会不会是转基因品种?”我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只手形状的蘑菇,而且居然对着我竖起了中指。我走过去用手一拔,我的天啊,这根本不是蘑菇,而是一只确确实实的断臂,在齐根处还有淋淋的血迹。

  在此时身为本书主人公的我本应该冷静沉着,摆出一个帅到掉渣天地难容的Pose,然后眼睛放出睿智的光芒说:“真相只有一个。”

  然而他妈事实不是这样啊,我大叫一声两眼翻白晕了过去,整个人都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再次清醒过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再次来到发现断臂的地方,只见这只断臂孔武有力,一看就是哪只单身狗养了20多年的麒麟臂。抬头看去,发现在山坡上还挂着一条黄色的布带,孤零零在空中飘舞。

  我赶紧翻上山坡拿下布带,发现这条破布带是树枝从衣服上撕扯下来的,而且周围的树木有很多被折断的迹象,那些齐腰深的草都被踏平在地上。看来在昨晚的雨夜里,这里曾经发生过剧烈的打斗,而且人数相当众多。

  烟云山一向人迹罕至,只有村子里几十户人家上山采药打猎为生,究竟是什么人会闯进这鸟不拉屎的深山,而且还大打出手呢?

  我继续沿着打斗的痕迹往前走,发现眼前的地上有一把漂亮的大锤,精钢的锤柄竟然被削断。我走上前去想用力把锤子捡起来,可是没想到这锤子居然死沉死沉的举不动。

  “我~靠~,难道是雷神之锤~~~”在下小拓跋狼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也举不动这锤,手上一滑一屁股坐在一件软软的物体上。

  等我回头一看,哎呀妈呀,居然是一具死尸,我吓得魂儿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我一看这具死尸被人削掉了脑袋,血水被暴雨冲刷流下山坡,看来死得时间并不太长,远远的似乎可以看到山坡下有个头颅。

  妈妈咪呀,在这荒山野岭看到这种情况,任是我经常来这里也吓得腿软走不动路。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哭爹喊娘的爬到了一个小山岭上,这道小山岭被村里人称为老虎岭,在老虎岭的北边就是钳子沟,往常日子那道沟子里的蘑菇和草药最多了,由其雨后很容易就采到一大筐。

  可我此时再往钳子沟一看,整个人吓得脸色煞白、全身出汗,一阵眩晕再次昏迷了过去……原来在这小小的钳子沟里面,横七竖八到处都是死人,他们的尸体布满了整个山沟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小瓢虫爬在我的脸上把我咬醒,我用力一拍然后把虫子扔掉。然后爬起来回身再一看钳子沟,没错,整个沟里都是死人,足足有上百人,这不是做梦。他们的残肢和武器都散落在地上。由其武器更是花样百出,带钩的、带刺儿的、带尖儿的、带刃儿的,乱七八糟散落哪里都是。在沟子的西波下积了一个大水洼,此时的水洼都被血水染成了血红色,看上去极为恐怖。

  人就是这样奇怪,看到几个死人的时候会心生恐惧,但当看到一大堆死人,心里的恐惧达到极点,最后反而放松了下来。为了防止自己被吓尿,我先放了一泡尿,天灵灵地灵灵拜了一下诸神,最后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大着胆子溜下老虎岭来到沟子里面。

  看着这些死尸长得高矮胖丑,什么样子都有。可是他们的身上的穿着有些奇怪,总有几个人的穿着和所用兵器非常相似,看来像是同一门派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死在这里的不就有几十个门派的人么?

  而且他们身上的伤口和死法都很相同,都被极为锋利的武器切得四分五裂,手法完全像是一人所为,难道……这百十号人、分属几十个门派,都是被同一个人所杀吗?那么杀他们的人又去了哪里?

  我靠着一块大石头思考了起来,细思极恐之下我的脊背直冒白毛汗,双腿又打颤了起来。我靠,如果这个杀人大魔王此时还没离开钳子沟,就在附近的话,那我不是跟这些被切得四分五裂的家伙们一样,马上要死跷跷了吗?

  我的亲娘啊,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兴许再把我这条小命搭在这里,实在太可怕啦。我还是赶紧回到村子里,明天叫着村长他们再一起来这里看看吧。

  想到这里我拍拍屁股想溜,正在这时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腿,我低头一看是一双血淋淋干枯削瘦的手,那只手上的血水还在不断的往下滴,抹得我裤子上到处都是。

  “鬼啊!!!!!”我伸长脖子大叫一声,疯狂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