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8 01:50:3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致命追踪
  4. 第一章 路遇劫匪

第一章 路遇劫匪

更新于:2017-04-20 21:54:54 字数:2653

  T山是东部文化名山,T城依山傍水旅游业发达,出租车也自然吃香。28岁的退伍军人丁友忠已经是一个有着3年驾龄的司机,准确的说是出租车驾龄,如果从他18岁被选拔到特种部队练习驾车开始算,应该是个有着十年驾龄的老司机了。他在特种部队呆了五年,成绩斐然,如果不是因为在非洲执行军务违反军纪,也许他还在部队服役,特种队员,每个人都是响当当的宝贝疙瘩。

  这是阳春三月的一个傍晚,夕阳淡淡的余晖将蓝色的天空映得有些发亮,但街上已经是朦胧起来,暮霭渐渐生发起来,笼罩着山脚。城市的灯火次第闪耀起来,仿佛星空降落凡间。远处看不清楚了,丁友忠打开近光灯,驾着他的红色出租沿街溜达,留意着出租车打车点,春天正是游人如织的好时候,可不能错过这发财的机遇。事实上也是如此,打车的人络绎不绝,大都是前来旅游的外地人,呼朋引伴的一坐就是一车,也有不少前来浪漫一番的情侣,那种亲密的感觉很是熟悉,常常让丁友忠回忆起高中的女友刘霞,一个梳着齐刷刷的刘海,白净脸庞的少女,特别是那双眉黛叠翠的大眼睛,黑亮灵秀,总能让自己心海碧波荡漾。

  呵呵,现在,她的孩子都五岁了!丁友忠自我解嘲的摇头一笑。退伍后丁友忠谈过两次恋爱,时间都不长,友好的分手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的魅力平平,丁友忠也一时找不到感觉,28岁,来日方长,玩几年再说,一起随缘吧!

  房子是有的,丁友忠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他那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在四环以外,他还有一些退伍的安置费,父母的房子两室一厅,三口之家还算是宽敞,不过母亲的唠叨却到处都是,为了多挣些钱,丁友忠常常回家很晚,倒不是为了避开母亲的唠叨,年轻多努力总不是坏事。

  路上车来人往,红绿灯忽闪着,车流也停停走走。这次上车的是两个姑娘,大概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旅游,两人眼巴巴的盯着窗外,叽叽咕咕个不停,她们要到银座商城购物。丁友忠听着她们快乐的话语,心里也很是开心,年轻女人的魅力犹如花香,走到哪里都是美丽的风景线。

  “到了师傅!”身材丰满的那个女孩突然嚷道!

  “这么急不可耐,一定是个急性子。”丁友忠暗笑,把车靠边稳稳停下,身材高挑的那个姑娘出门递给他钱的时候,丁友忠善意的提醒道,“不要太晚了,早点回去!”

  “谢谢师傅!”那个姑娘莞尔一笑,送出一份温情,定眼看看丁友忠,这才转身离去。

  丁友忠看看四周,灯火阑珊中,突然一个黑影从左侧闪现在车头,走得太急而几乎撞在车上,本能的右手一撑,稳住身形,见了鬼似的两步就跨到左侧车门,猛地拉开携风带雨一屁股塞了进来,口里有些颤声道,“明月山庄!”带点上海味的普通话。

  显然是个年轻的女人,她话音未落,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已经冲到丁友忠的鼻子里。丁友忠心头一紧,暗道不好,有麻烦了!好在他行伍出身,很快就镇定下来,一边开车,一边把这个女人的来龙去脉模拟了一番。

  受伤?刀伤还是枪伤?怎么受的伤,哪里受的伤?她有没有武器?情杀还是仇杀?抢劫不可能,没有人追来,或者甩开了,沿途有没有血迹?想到这个,丁友忠暗暗吸了口冷气,听她的语气还算是镇定,应该是没有血迹留存,不过受伤不轻,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要害!她能撑多久?明月山庄是个不太出名的宾馆,外地人应该不熟悉,是本地人?

  丁友忠冷静的分析着,盘算着如何应对这突然的变故。

  也许感觉到了他的不安,那个女人等自己喘息稍微稳定,憋足了一口气道,“师傅,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你只管送到地方,不会亏待你的。”这气息是多么虚弱无力,她说这几句都费劲了。

  “你不要说话,会送到的——你,应该先去医院吧。”丁友忠冷静道,心想“亏待”这句话可有意思,我若是不老老实实的送到地方,你还不得把我咔嚓了!他从后视镜中留意了一下对方,看不太清,一身黑衣,一个白色的口罩半掩着脸,那双眼睛却是格外机警,注意到丁友忠看着自己,显然她在惊讶这个司机怎么如此镇定自如,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伤势严重!

  “不,明月山庄!”女人顿时警觉起来,这句话冰冷如铁,仿佛医院是地狱一般,而这个司机就是地狱的无常!

  不简单,不是平常人!丁友忠脑海一闪,应该是杀手级别,敌暗我明,不可妄动,还是见机行事吧。他有几分后悔自己那本能的反应,不仅没能安慰这个女人,反倒让她起了疑心。我同情她干嘛,非亲非故的,哎,女人哪,这事办的不咋地啊!

  丁友忠暗笑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一边留心对方的动静,一边尽可能的在车流中加快车速驶往明月山庄。

  明月山庄到了,林立的高楼中一栋面西的六层宾馆,彩色的LED灯带绕楼一圈流水一般闪动,楼顶“明月山庄”四个大字格外明亮。楼前的停车区停了不少车,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丁友忠犹豫了几分,正想把车靠边停下,猛然听得明月山庄里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砰!——”

  枪声在深邃的夜空中悠悠的传开,仿佛它是来旅游的而不是制作混乱的,却一脸狰狞的踏碎了祥和安静的夜色,只是那么一瞬,周围的人全都是一愣,奇怪,这是什么鞭炮在响,而商店的乐声依然故我。显然他们不懂的这是枪声,丁友忠太熟悉了!

  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部队生活,外出执勤,跟劫匪交战,看着满脸是血的战友在痛苦中痉挛,转移中意外坠入神秘的洞窟——

  依稀中,丁友忠看到明月山庄里出来几个匆忙的人影,分头坐上两辆车,开车迅速离去。估计枪声跟这些人有关,怕人报警赶紧溜了。丁友忠的车没有停下,他听到那声枪响后就继续向前开。看到那些人离开,有心喊住他们吧,又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个奇怪那个女人怎么一声不响?丁友忠回头看看那个女人,发现那个女人不知何时歪头在后座上,一动不动了。

  丁友忠摇摇头,心想这回算是到大霉了,你要死别死我车上啊,那我怎么交代呢?把你丢了吧,不行,到处有监控,逃不过。报警吧,万一哪天你同伙找上门来,我麻烦不?我倒是不怕,可是老爹老妈呢?哎呀,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丁友忠倒是不信这个,可是这人要是倒了霉,不是心急乱投医吗?

  丁友忠把车开出一段距离,回手探探那个女人的气息和颈动脉,还好,人还没死,说不定还有救,只是这伤不知道怎么样。丁友忠觉得还是赶紧送医院吧,万一人死在他车上,就麻烦了。

  市医院就在这条街上,拐个弯就到了。丁友忠匆匆驱车赶到市医院,灯火通明中看到两辆警车停在门口,有四五个警察守在附近,警惕着来往的人和车。看来警方早已被惊动了,估计发生过枪战,这女的受伤了,所以她不敢去医院,警察肯定在等着她自投罗网呢。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