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1:0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考骨迷情
  4. 小说迷情(中)

小说迷情(中)

更新于:2018-03-15 18:06:26 字数:4894

字体: 字号:
  Chapter3

  回到青竹的宿舍,我的脑中总有挥之不去的血迹的记忆。我好讨厌那股血腥的味道,让我回想起来就觉得头晕和恶心。

  我忽然想到一个名字!齐轩!不是那个一直神秘追求青竹的人吗!刚才太慌乱了,我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一点。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了方诺的电话,方诺说经过血液DNA的样本测试,证明了乔烨老师家所有的血迹都是青竹的!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到底是谁杀死了青竹,到底青竹的尸体跑去了哪里?

  我来到警局,找到黎威表哥,我只是想告诉表哥,那个叫齐轩的男孩子在这半年里一直在神秘地追求着青竹。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那个叫做齐轩的男孩子了,读友会的档案里也有他的记录,我们一会儿就可以知道他的身份了。”表哥说到,

  终于,去调查齐轩的警员回来了。

  “原来,那个叫做齐轩的男孩子,在半年多以前的车祸里就丧生了。”一个警员说到。

  “什么!齐轩在半年多以前就死了?那这半年来,一直以齐轩这个名字神秘地追求青竹的人到底是谁啊?难道是鬼吗?”我感觉到非常诧异。

  “也许是重名也说不定,可能是同一个名字的两个人也有可能啊。”表哥说到。

  “还有一件事,我们调查到,那个叫齐轩的男孩子虽然是在半年前的车祸里丧生,但是至今也没抓到撞死他的凶手,而且齐轩的尸体在当晚就在太平间里神秘地消失了。”那个警员继续补充到。

  “你们确实是按照读友会的档案记录去调查的吗?”我还是感觉到很疑惑。

  “没错,我们完全是按照读友会上记录的姓名、年龄、性别、地址、联系方式来调查的。”

  “我在想,能不能有人,在暗中盗用了齐轩的身份来做这一切的呢?”我想到了,青竹的尸体没有了,齐轩的尸体也没有了,到底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呢?

  晚上,我又回到了青竹的宿舍,正好在走廊里遇到了做清洁工作的彭阿姨。

  “小姑娘,你还敢一个人在那个宿舍里住下去啊?阿姨告诉你啊,那个宿舍很邪门的,还是尽快回家住把。”彭阿姨这样劝我。

  “对了,彭阿姨,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宿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啊?”我问到。

  “8年多以前啊,有个叫柳藤静的女学生就在那个宿舍上吊自杀了!第一个发现她自杀的也是和她同一个宿舍的女生。那个女生看到她上吊的样子就惊呆了,然后就跑去叫人,但是当大家来到宿舍的时候呢,你说邪门不邪门,柳藤静的尸体突然就不见了!前后都不差几分钟。尸体就消失了!从此以后,也没有人再找到过柳藤静的尸体。”

  ……

  我听了彭阿姨的叙述,思考了一下,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就是最近听说的命案,好像都是无法找到尸体。

  柳藤静,齐轩,还有青竹,他们的尸体,都哪儿去了呢?

  深夜,我一个人坐在青竹的宿舍里,回想着整件事情,一抬眼,我刚好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本昨天夜里拾到的《幻想世界》。这本推理小说应该是柳藤静生前喜欢看的。

  于是我走到青竹的书架前,看到了摆放得工工整整的她收藏的乔烨老师的推理小说。大概有六、七本那么多。看到青竹把这些书保存得这么好,就知道她一定很珍惜这些小说。

  我抽出其中的一本,名字叫做《碎杀》,简单翻看一下梗概,大致是讲一个变态杀人狂专门喜欢模仿各种电影、小说里的谋杀方法来杀人,并以此为乐。而他也给自己起了一个杀人者的专用名字:碎杀者。

  我实在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因为青竹的死让我感觉到很难过和悲哀。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了,吓了我一跳。是表哥打来的。

  “小叶,我们调查过了,读友会的会长齐轩和半年多以前死于车祸的齐轩确实是同一个身份。但是他做乔烨的会长也是近半年的事,并且很少有人见过他。尤其是从青竹的死到现在,我们根本找不到他。”表哥在电话里说到。

  “看来青竹的死就绝非意外了!因为神秘的齐轩一直在追求她,却不现身,难道真的是齐轩杀死了青竹?”我在电话里质疑着。

  第二天,我来到警局做询问笔录,主要还是关于我所知道的齐轩的事情。

  通过乔烨和警卫的笔录,我知道了青竹被害的那天晚上,乔烨确实不在现场,而他邀请来参加读友会Party的人也不是很多,有艺术家柳艳颜女士,司机钟伯伯,上班族小许,高中生,青竹和齐轩等人。而这些人都是当晚陆陆续续去乔烨家参加Party的。

  “乔烨的书迷层次还真广泛呢,什么样的人都有。”我感叹到。

  “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个杀死了青竹呢?”表哥说到。

  ……

  Chapter4

  要在10000多名读友会的会员中寻找到去参加乔烨Party的那几个读者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邀请这些人来参加聚会的发起者主要是齐轩,而不是乔烨。乔烨老师除了有齐轩的记录之外,剩下那些人的资料就需要警方来搜索了。

  可是最后调查的结果却令人震惊。原来在全国各地的10000多名读友会的会员记录中,几乎找不到那天去参加聚会的人的资料。

  那么,那天从晚上5点一直延续到9点多的聚会,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在参加呢?热闹的音乐,闪亮的灯光,豪华的别墅,到处的血迹和神秘的人物……很多天过去了,整件案子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这天,我和导师张泽法去警局为几个刚刚抓获的抢劫犯做心理分析。据说这个团伙一直都是化妆成出租车司机,然后抢劫刚刚在银行提过款的乘客。尤其是在两年多以前,师大有个高教授,就是在银行提款之后失踪的。奇怪的是当晚高教授的家也有被抢劫过的痕迹。因为高教授一直都是一个人住,所以没有任何目击证人。警方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坐车回家的途中还是回到家以后才失踪的。总之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很蹊跷。

  警方只是想知道高教授是不是因为遇到这个抢劫团伙而被害。

  我看到了高教授家被抢劫之后,被警方拍下来的现场照片。看了好久,我忽然看到掉落在高教授家地板上的一堆书,很明显是因为匪徒胡乱翻弄造成的。其中有一本书,我好眼熟啊!红黑色的封面。可是我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了。

  晚上,我去青竹的宿舍整理她的遗物。本来她答应过我,要把乔烨的所有小说都借给我研究的,现在也只能由我来保管她的这些生前珍藏了。

  在整理青竹的书时,我发现了一本红黑色封面的书,名字叫《匿尸》,也是乔烨的作品。对噢,这本书的封面和我今天看到的高教授家被抢劫时的案发现场发现的书一模一样!怪不得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本书呢!

  《幻想世界》《神秘游戏》《碎杀》《匿尸》……这些书,柳藤静,青竹,齐轩,高教授……这些人,他们好象都和乔烨的小说有关。

  这时,有人敲门。是方诺。

  “你也来帮忙收拾青竹的遗物啊?”我看到方诺的脸色也很沉重。

  “青竹的爸爸妈妈很伤心,我看还是我们帮她整理这些留在学校的东西吧,所以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对了,你那时候和我说的焚尸案有线索了吗?”我问方诺。

  “几乎没留下什么线索。那个废弃的小屋里,只有一个很大的油桶,四周的墙上也都是迸溅的血迹。油桶里的尸体早被烧成骨灰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小屋应该是案发第一现场。凶手应该是在那里杀完了人之后又放到油桶里去焚烧的。”

  “这个凶手可真够狠毒的!”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现方诺在盯着我整理好的青竹的书。

  “这些是青竹收藏的推理小说。”我解释到。

  方诺从那堆小说中抽出了其中的一本,仔细地看了半天。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本书!……对!是在那个焚尸的小屋里!没错!”

  “可是如果人都可以被烧成骨灰的话,书就更应该被烧尽了啊,怎么你还能看到呢?”

  “是这样的,我们在现场发现有打斗的痕迹,所以很有可能是被害人被带到小屋时身上还带着那本书,在与凶手搏斗的过程中,书可能被甩出去了,所以,就算凶手焚烧了被害人,却没有注意到那本被甩到角落里的书。”

  “真是奇怪,怎么最近我听说的凶杀案,好像都和乔烨的小说有关呢,这些死者也好像都是乔烨的书迷。”

  “对啊,这可能是一条线索。”

  “柳藤静,青竹,齐轩,高教授,无名尸,8年前,2年前,半年前,最近,似乎是一群好不相干的人,时间上也没有任何的连贯性。可是他们的尸体都不见了,他们却几乎都读过乔烨的小说。我看,我有必要去拜读一下乔烨的这些小说了。”

  “呵呵,推理是你的擅长,看看这些案子是否完全相关,你是否能够找到那个隐匿的凶手吧。”方诺微笑的样子似乎有点戏谑。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以找到,你在嘲笑我!”

  “呵呵……”

  Chapter5

  还剩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暑假就要结束了,而我却一直窝在家里看青竹生前收藏的那些小说。

  我看的第一本小说,就是《神秘游戏》,这本小说青竹当时买回来,还没来得及看,就已经不在了。想到这里,我还是感觉到难过。这本《神秘游戏》大概是说,一个一直暗恋一个女孩子的男生,因为希望可以用最浪漫的方式接近自己爱的女生,所以就一直偷偷地给那个女孩子写信,发电邮,发短信,送礼物,还偷偷地帮女孩子打水,买参考书,最后,女孩子终于被感动,非常想要知道那个一直默默关心自己的男孩子是谁的时候,却神秘地被人杀害了。原来凶手就是那个一直暗恋女孩子的男生,设下关怀的圈套,然后杀死自己喜欢的女孩,是这个男生的最大嗜好。其实这个小说描写的是一个有极度扭曲想法的人。

  整件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天啊!怎么这个故事,跟青竹遇到的那个齐轩那么像啊!可是这本小说出版的时候,青竹还没有出事啊,而且,怎么书里面那个女主角的结局和青竹那么像呢。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我突然想起那天,乔烨老师一直在讲座里讲述的重点,就是关于文学作品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有时候,文学作品和现实世界之间是有极大的雷同和巧合的。就像俄国14世纪的那个画家也可以在无意间画出酷似于凶手的画像啊。

  这天,我又来听乔烨老师的文学讲座了。他今天所讲的主题就是:文学的预示作用。

  “《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相信大家都看过吧?可是你们知道吗?就在1898年,一个叫摩根?罗勃森的小说家曾出版过一部小说,描述的就是一艘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豪华油轮触礁沉没的故事,结果死伤无数。14年后,真正的泰坦尼克号居然重蹈小说的覆辙,和小说里的细节竟然惊人的相似……这样的巧合,让人很难以解释,所以文学作品对于现实的生活起到了某种预示的作用。”

  看到讲台上依旧神采熠熠的乔烨老师,听着他的高论,我在想,究竟是《神秘游戏》那本小说给青竹的命运起到了某种预示的作用,还是有人在刻意地模仿呢?

  我想,我有必要和乔烨老师聊聊了。

  隔天,我约了乔烨老师在他的办公室见面。

  乔烨老师是师大为数不多的青年教授之一,虽然还不到30岁的年纪,但是已经拿到了文学理论博士的学位,而且出版了很多受欢迎的推理小说。

  我把我所知道的关于齐轩的事情都和乔烨老师讲了,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小叶同学,我想你的猜测可能是对的。那个神秘的齐轩也许真的是在模仿我小说中的角色。其实在两年多以前,我就经常收到一个叫齐轩的男孩子写给我的信。他说他是我的忠实读者,还经常写信和我一起探讨关于推理小说的事情,我可以感觉得到,这个男孩也很聪明,而且对推理文学很有独到的见解。”

  “那在两年多以前,您有见过他吗?”

  “没有。我见到他呢,是直到半年多以前,大概是今年的2月份左右。因为我们交流了一年多的时间,所以我就选择他作为我读友会的会长了。”

  “可是根据警局的记录呢,真正的齐轩,大概在今年1月份左右就死于一场车祸了,而且,他的尸体还在车祸当晚从太平间里神秘的消失了。”

  “那也就是说,过去一直写信给我的,才是真正的齐轩,而后来和我见面的,做我的读友会会长的齐轩却是假的齐轩?”

  “老师,您有齐轩的照片吗?”

  “有一张,就是我们在那个Party之前一起在我的别墅的合影。”

  我看到了齐轩的照片,警局也一直在用这张照片上齐轩的样子在通缉他。但是和我见过的调查到的真正的齐轩的照片对比之后可以发现,两个齐轩虽然很像,但是确实不是同一个人。

  “老师,那天参加您Party的其他人,有没有可能也有作案的嫌疑呢?”

  “其实呢,那天来参加Party的人都是齐轩从很多读者当中选出来的人。我一直以为齐轩作为会长,一定是有他们的资料记录的。可是没想到,却完全没有那些人的记录。我自己现在想来,都觉得后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