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32:1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之升邪
  4. 小小少年初入道

小小少年初入道

更新于:2018-03-16 07:16:16 字数:3340

字体: 字号:
  大道无形,天意弄人。苏景白看不到自己的怀里发出乳白色的光芒,也看不到自己头顶一块裹着着鲜血的不知名金属正在消化在大脑里。

  午夜,苏景白推着车子缓慢的推开了自己的铁门,苏景白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来,那种滋味,不下于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估计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刚才还痛了。

  撇了撇嘴,苏景白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钟,11.50,差一点12了,自己的腿还被磕折了,煞是倒霉!

  “这是厌恶么?”苏景白紧皱着眉头,自己失去知觉那一刻明明感觉身边有人经过。哼、“怨天尤人么?”甩去这个念头,苏景白在刚才那一个已经决定,自己不会向任何人求些什么!这个世界上的人!太过于冷血了。转念间,自己连将来别人问为什么自己会变成如此冷血无情,台词都准备好了。

  “我冷血、我无情、你功不可没”苏景白发自骨子里的逗比因素不会瞬间就没,这可能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吧。

  写作业?无聊无趣无味。苏景白到时很喜欢在课本上涂鸦什么的,说干就干!今天不把那苏轼改成东坡肘子我就跟你姓!

  正翻持书包呢,从里面掉出来一个黄色本子。苏景白瞄了一眼,跟以前一样,破旧不堪。

  苏轼,中国唐代著名的军事家,写过很多名言名著。苏景白很讨厌他!都是自家人!为什么你的下一页会写着朗读并背诵全文!

  苏景白空有一副好脑子却用在了别处,用圆珠笔将东坡肘子描写的栩栩如生,有汁有汤。正入神呢。

  “没吃过吧,正宗的东坡肘子没那么大的,你那是东坡乳猪吧?”

  声音冷不丁的发出,苏景白瞬间想到家里除了自己就剩一只死肥猫!还有谁?

  蹭的一下跳起来,越过桌子那头,猫着个腰。看到了一位跟自己十分相似的人,歪着头看向自己,没有任何表示。苏景白心里百感交集,这脸张他身上怎么那么膈应的慌。

  苏景白一咬牙一跺脚,啪一下跪那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先跪着再说!

  “猫祖宗诶~我平时虽然喜欢让你闻我袜子,但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饿着。你大恩有大德,饶了我吧!只要不吃了我,我现在给你买一袋猫粮去!不!两袋!”苏景白显然忘了自己刚还说不会再求人,不过就算苏景白知道了也会说一句,这哪是人啊!你见过那个人长得那么磕碜的。

  苏景白一边低着头,一边嘴里嘀咕什么,身子不停的颤抖。对面的那个人依旧没有表示。只是淡淡的看着苏景白。

  就是现在!苏景白刚才还不停颤抖跟吓坏的小孩似得,转瞬间变得狰狞无比,操起大板凳子准备往对面那个妖精身上砸。

  凳子与那假苏景白越来越近,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板凳挺住了不是那假苏景白用手托住,只是淡淡的看着苏景白,无论怎么使劲,板凳依旧落不下去。

  苏景白大喊一声

  “我错了,仙长饶命啊”话音没落,苏景白右腿就踹了出去,却不想踢了个空。再仔细一瞅哪还有什么人鬼魔神。莫非自己又犯糊涂了?不会精神分裂了吧?都出现幻觉了。

  苏景白精没精神分裂不知道,但是那人又一次出现,还是,长得与苏景白一模一样!

  “你….你是我一母同胞的兄弟咋地!?”感觉逃不掉了,既然遇上了,还不如去面对对方!苏景白也不做作了,坐在地上,抬头直视着假苏景白的目光,针锋相对,毫不退让。

  “人不大、倒挺贼”假苏景白说话了,连声音也和苏景白同样。苏景白还想说什么,但对面那人却没留给他机会。

  “我是苏景,在这的不过我截取的一段心识。你的鸿蒙心经呢?”

  鸿蒙二字给苏景白敲了一个硕大的警钟,那个残破小卷。“真巧,我也叫苏景…白,时间怎么会不多了?”苏景白问道。

  苏景没有回话,只是把头望向月亮,虽然与苏景白长得一模一样,可那饱历沧桑的眼神却是苏景白怎么也学不会的。

  良久

  “天将乱、妖孽生”苏景眯着眼睛从月光下看苏景白,苏景白也是头一次被自己看的这么不好意思,感觉有点别扭。

  再者说了,苏景白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苏景,还在考虑这个苏景是不是在说自己?他自己就很像一个妖孽啊!

  “乱世出妖雄,这天下呀,要完了”

  苏景白没打岔,接着让他说吧。搞的苏景白自己都开始紧张兮兮了。

  “东西是你的,你怎么用,我不管,你如何用,我可以教你。”这话说的毫不沾边,刚说这怎么又说那去了。

  指了指那黄色小卷,苏景白眼神闪亮的看着苏景。

  “鸿蒙心经,炼天地之气,化造化之身。是我师兄必胜所创。”鸿蒙没别扭,这句话苏景白还是能听懂的。

  “不是说现在天地灵气日渐稀薄了么?还有用么?”苏景白突然想起这么一问。

  苏景缓缓一笑,不再是僵硬的表情。“你还知道这个?”

  苏景白心底无奈的很,小说大多数都是这样。自己这果然不能例外啊。

  苏景白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是要收我为徒是么?”

  对面的苏玖摇了摇头道“并非是我,你与我虽有机缘,若是我修的我师叔的道可能会收你,不过现在我是代兄收徒!”

  苏景说完,眼神里皆是笑意,似乎想起了以前很好笑的事。

  苏景白问“那我师父是….鸿蒙?”

  苏景一笑摇头“那个告诉你你师父是鸿蒙?”

  苏景白“那我这心经…?”

  “我师兄名叫叶非,离山一代真传,剑法滔天,论剑法师我们师兄弟中最强的。先破己身后立大道。宇宙洪荒大道无形,被人参悟的却少之又少。更何况师兄是开辟大道,苍茫宇宙并无几人能达到这种要求。”苏景说了一大堆,把苏景白说的蒙蒙的。

  苏景白急忙相问:“那我师父留下的心经为啥叫鸿蒙呢?”

  “鸿蒙之意,来自造化,仅此于混沌。炼百气化己身,懂么了?更何况我师兄立的可是自我道,随心随意,纵是管他叫鸡窝道,勾栏道,刀疤道又能如何?凡事皆虽自我,己身则为大道!”苏景白觉得自己英雄终有出头之地,正如老人家说的一样,是金子早晚会花光的。恩…发光!

  “我….我懂了。那我需不需要做些什么?”苏景白知道好处不能白拿,对方肯定是有要求的,搞不好还真是拯救世界什么的。

  “需要你时,你想去就去,绝、不、勉、强”苏景淡然道,不过有意无意的语气加重,让苏景白感觉有点坑。

  苏景白正直身子,跪下参拜“苏景白见过师叔。”这点苏景白还是很清楚的。

  “免了,对了!你是苏景?”话虽这么说,但是苏景白以为会有一股暖流把自己托起,等了好久还没有出现,算是明白了。

  苏景白答道“弟子名苏景白。”

  苏景大手一挥留下一块金色牌子,上面龙飞凤舞,歪歪曲曲,潦草的繁体字。“离山真传-苏景白”

  苏景却一点一点变淡,苏景白大急,别这样啊!跟某个作者似得!想挖坑不给填啊!

  “我留下的不过一丝灵犀,造化在你,将心比心,亦正亦邪。”说完,身形破碎成零星小点,散于天地间。

  苏景白挠了挠头,虽然对话不多,但是感觉自己还是没消化过来。看到了那黄色本子,刚打开一看,从本子里急速发出一道黄光,再转眼本子也随之破碎,苏景白发誓,自己什么都没做,这年头连文具也开始玩碰瓷了?

  不过苏景白脑子感觉清晰了点,要比以往明晰的多。“鸿蒙七层、七念成仙”

  苏景白拿出很久没看书的状态来读这个以后能让自己崛起的心经,不料读完第一章脑子就开始疼了。不是背的,而是愁得,以为自己练了心法就能天下无敌。可谁知竟然真是心法,也只是心法。不带一丝斗战手段,苏景白曾几度以为里面会有像剑术、炼丹、炼器、法术,符咒什么的,可真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啊。

  苏景白还在躺在床上消化知识,一章一章看,一劫一劫走嘛~正躺着呢,感觉脑子轰隆一声,身体轻微的颤抖,一点不疼,就是抖动的频率有点大。猛地一闭眼,再睁眼,眼中迸出一道精光,为苏景白扫开了铺在这繁华世界下的灰尘,大多数都是白色光晕,有大有小,像是感觉到苏景白在看它们,一个个很自觉的往自己身子里跑,这种感觉很舒服,发自全身的舒适。

  同时也明白了这是为什么,第一层“摘星境”光看名字还以为是什么神通呢,却也只道是刚入门,采纳天地百气宛如飞天摘星一样。至于为什么这么快就入门了,苏景白自认为是天赋,其实,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可哪个师父不会为自己的徒弟着想,等着吧,每一层都会有一个惊喜,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说,是个彩蛋不是么?

  苏景白不知道自己修炼到什么程度可以辟谷不眠,但现在仅仅只有一层鸿蒙气意的他,肯定熬不了一个晚上。

  苏景白心情愉快的睡着了,也曾想过苏景曾说过的话,“天将乱”如何乱?怎么乱?倒是出来解释解释啊!这斗地主,不是,救世主当得太迷糊了。也不用再想了,只有倾我所能,尽我所有,来报答从未谋面叶非师尊的知遇之恩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