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0 17:58:4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西香楼

更新于:2017-04-21 12:16:48 字数:3545

字体: 字号:
西香楼目录
共8章
  “阿娘!你看月亮里是不是关着一只狼?”

  “月亮里住着一只月神狼。”

  “它可以出来吗?”

  “它的牙齿比兰城城墙还高,一口可以吃掉半个兰都城。如果小孩子不听话,它就会出来咬人。”

  “小雨很听话的,可是小雨还是希望它可以出来,住在月亮里一定很闷。”

  “小雨不怕月神狼吗?”

  “它很可怕吗?”

  “它比沙炎魔还可怕。”

  “什么是沙炎魔?”

  “躲在热风里专门吃人的恶魔。”

  “哦,好像一点都不可爱的样子,一定没有月神狼可爱吧?”

  “睡觉吧,小雨。”

  “看,月亮里的狼好像动了。”

  “小雨不要不乖哦,走,回去睡觉。”

  小女孩狡黠一笑,随阿娘牵起小手进了搭篷。

  十五的圆月当空,照耀着大草原下的几座搭篷,月中模糊的阴影像一只可怕的狼。多少草原的神话故事,可是又有那个是真的?

  小女孩生活很简单,至少出生到现在这六年非常简单。白天在这一片草原踏着青草飞奔,和邻家孩子们追逐嬉闹,晚上听阿娘讲着故事,讲着草原沙漠上的神奇和传说。唯一让她心里会有短暂的不痛快就是她没有见过阿爹,不过小孩子的心情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抛开这些让她小嘴嘟起来的脑后事,她还是那个活泼调皮的可爱孩子。她偶尔会钻进穆嗒族长的宽大帐篷里享受一碗热气腾腾的羊奶,也能在隔壁家吃上一些弥漫香气的烤肉干。就这样静静等待日落时刻牧羊而归的阿娘。然后开心又任性飞奔扑进阿娘怀中,她阿娘温馨一笑得揽紧自己生命中最贵重的宝贝,以前她总劝女儿说:“哎呀!阿娘身上很脏,不要扑过来。”可是她越来越不敢去听小雨最真实的回答:“一点儿也不脏,小雨喜欢阿娘身上的味道。”她怕听了会忍不住流下久违的泪水。

  平静如此的生活,却总被老天妒忌。风小雨在这个四月雨季里病倒了,一连几日都不见好转,穆嗒族长请来了这附近最好的大夫过来,大夫的话就像十二月的风吹进风小雨阿娘的心里:“这场雨还能下多久,她就还能活多久。”

  年迈的大夫背起药箱打起雨伞无能为力得走了。

  虚弱的风小雨在深夜昏暗的油灯下难受得看着阿娘,她挤出微笑:“阿娘,小雨会没事的,要不阿娘讲讲月神狼的故事吧。”

  风小雨全身发烫却极其怕冷,痛苦的汗丝溢满全身,感受阿娘额头冰冷的抚摸,温暖流过心间,开始听起了阿娘轻音耳语。

  “在噶迈大山那一头是一片沙漠,那里住着许许多多怪物,其中就有一群白灵狼,它们在黑夜里游走。”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头白灵狼在十五月圆之夜月光沐浴下直立站起来,发出了可怕的狼叫。”

  “它一直跑一直跑,跑去了兰都城,跳过了几十米的城墙,咬死了好多人。”

  “……。”风小雨阿娘似乎想起什么,故事忘记继续讲下去。

  风小雨苍白得嘴唇抖动着,等待着故事。

  “……它就是月神狼。”风小雨阿娘草草结束了故事。

  “月神狼死了吗?是谁杀死月神狼的?”风小雨沉静在故事中,减少了身体上的痛苦。

  “是他们,我们去找他们,也许他们能治好你的病。”风小雨阿娘终于不得不面对时隔六年与他们的纠葛。

  当晚她们娘俩就离开了这个小却温暖的家。夜色大雨中风小雨和她阿娘披着雨衣戴着斗笠朝东南方向而去。女孩伏在阿娘背上,渐渐睡去。这一路泥泞路上承载着她们对新生命的憧憬。

  当风小雨醒来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雨还在下。她们搭载着早起车夫的马车继续望东南向而去。草原上淳朴的马夫过着紧凑的日子,起早贪黑拉货却依然没有收取她们一分钱,直接送到了距离兰都城不远的城郊。陌路上的好人扬起马鞭为了生计继续起航,助人一乐甜在心里,而病弱可爱的女孩儿那乖巧的声音“谢谢叔叔,你是好人,会平安一生”让他咧嘴开笑。

  风小雨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高的城墙,她很想知道里面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有大片草原和成群牛羊吗?

  城门口的守卫最终将她拦在外面,因为她们没有路符。

  “我要找风博。”简单得五个字,让风小雨觉得阿娘不像以前那个温柔的阿娘,这里面隐含着压抑情绪。

  她阿娘的语气吓了守卫一跳,四五个守卫连刀都拔出来了:“你竟敢直呼风老楼主的名讳,抓起来!”

  袖风而来,青烟流出,守卫脚步前雨点滴答的石砖乌黑一片,片刻的安静犹存之前那刹那间的煞气。

  “是…是青栎巫女,快…快去…通知西香楼。”眼前的母女二人再也不是他们认为的普通人了,几年前的巫女故事曾一直被人津津乐道,而这个带着小女孩的女子就是那个带来灾祸厄运的巫女。

  “阿娘刚才好美啊!”为了女儿,青栎巫女一改之前的温柔,重新改回代表她身份的狠辣,那怕被女儿不喜欢。可孩子的耳边轻语让她莞尔一笑。

  没有人敢阻拦身怀巫术的巫女,就这样风小雨第一次见到了城墙里的繁华,雨雾中的高楼密居,路上零星的行人身上穿着各色服饰,好奇的她忘记了身体的痛苦,离开了阿娘的背,卷起灰白的麻裙,踮着脚轻轻踩踏着湿漉漉的石板路。

  有一座高楼,它有十一层高,庄严雄伟的矗立在城中。风小雨扬起头迎着天空流星般的雨点,她看不清楼顶刺出来的那张牙舞爪的檐角怪梁。楼匾刻有“西香楼”,只是风小雨识字不多,只认识阿娘教过的“西”字。她看到了很多人凶神恶煞般挡在门口,都不让她们娘俩进去避避雨。

  “青栎,你是巫女,没有资格进我们西香楼,等楼主处理完事情,会出来见你。”

  石震堂主的话让风小雨和阿娘站立雨中,冰冷的雨衣里风小雨的嘴唇都冻青了。三个时辰过去了,可惜楼门依旧紧闭。

  青栎蹲下,将风小雨拥入怀中,她害怕失去相依为命的女儿。

  “阿娘在,小雨就什么都不怕。”

  “阿娘,其实小雨喜欢这样下着雨的天。”

  小雨的乖巧懂事让青栎更加害怕怪病夺去小雨,她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那个狠心老人身上,希望他会用三清露救治小雨。可是这个老人连自己儿子都可以撒手不管,任亲生儿子毒发身亡,他会救小雨吗?

  门开了,那双一直仇视她的眼神出现在楼门口,他比以前更加老了,华贵的貂袄大衣也没法掩盖他渐渐萎缩下去的身体,苍老的老人在岁月中狠狠领悟了一次风烛残年。

  “青栎?你是青栎?”

  同样,老人以为岁月抹杀了曾经那个风华绝貌的女子,六年前的青栎肌肤胜雪,若水般的柔美,而现在所见只是一个妇人,一个饱受苦寒的普通妇人。

  青栎没有去回答老人带有嘲讽的问话,站起身来,牵起风小雨的手淡淡说道:“这是你唯一的孙女,需要你的三清露救治,只要你能救她,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哈哈哈哈!”老人突然张狂大笑,而后怨恨得看着青栎:“六七年前我拉下老脸求你离开我儿子,你没有答应。”

  突然又手指风小雨:“还生下这个带有你们巫族血脉的杂种,不要说你现在没有什么条件跟我谈。”

  声音几乎咆哮:“就算你有条件,我也不会救。我容忍你这个巫族女子进入兰都城已经是仁至义尽,你马上给我消失在兰都城,否则不要怪我西香楼弟子对你不客气。”

  风小雨在记忆中除了阿娘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无法磨灭的印象。他让阿娘转身走的时刻是那么无奈和灰心,阿娘牵着她的手在颤抖。

  重新回到那个风雨中的草原之家。风小雨那夜没有睡多久,她痛苦的醒了。两天两夜没有睡的阿娘伏在自己身边睡着了。

  阿娘梦中喊着自己,风小雨把兽皮被单拉扯盖上阿娘的肩膀后背,轻轻而语:“阿娘,小雨一定会坚强活下去。”

  风小雨静静看着灰暗油灯下的阿娘,慢慢带着睡意继续睡去,只是她不知道闭眼前那一刻所看到的阿娘将是最后看到阿娘的一眼。

  翌日一早,雨似乎小了。阿娘不在了,侧头看到枕边压着一张纸。纸上画着阿娘爬上高山摘下一朵小花,而自己睡在家里,家里有日和月。风小雨懂了,阿娘去给自己摘好看的花儿,只要自己在家等她回来。

  风小雨忍住全身的酸痛起身,掀开门帘,外面依旧淅沥沥下着雨。站了不知多久,在雨雾蒙蒙中一个人影走近,那是穆嗒族长,他带来了热汤和馒头。

  一个“日”过去了,还有一个“月”,阿娘就会回来的,风小雨甜美得期待着,暮色后的雨夜冷风吹过草原,带着湿气钻进了风小雨孤零零的家,她拨亮了油灯,有些害怕得跑进被窝里。

  突然,她的右手食指一痛,一颗黑点在指头出现。

  “阿娘!”她惊颤大喊,掀开被单,赤着小脚丫子就往外面跑,雨也在那瞬间开始下大,呼啦啦倾盆如柱,风小雨一直哭喊着“阿娘”朝着嘎迈大山方向跑。

  风小雨不知道昨夜,她阿娘与她指尖相接,为了缓解她的身痛,阿娘一身的巫力转移到她身上,阿娘只留了一道指心相印与风小雨生死相知。

  风小雨的指尖黑点出现那刻,她脑海出现可怕的一幕:阿娘在嘎迈大山一处悬崖摔落,那黑点若有若无在心底指引着风小雨大概的方向。

  得到巫力的风小雨奔跑如飞,踏过的洼地溅起水帘,细嫩的脚丫子被划破,雨水打湿了全身,模糊的眼睛里不知道多少泪和雨,看不清道路。

  这个寂寥无月无星,黑暗暴雨的草原之夜,空荡荡的交响着孩子的哭喊和风雨声。

  这年这月这日,《二十六记》仙册哀乐卷记载:剑历九年四月十四,格尔草原暴雨。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西香楼目录
共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