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6:48:3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龙雾山
  4. 第三章 安琪尘封的历史

第三章 安琪尘封的历史

更新于:2018-03-18 21:45:43 字数:2059

  纪元三百二十年,南方蛮族联合东方炎族先后入侵安琪王国,妄图攻占王都博法,夺取王宫中的幻彩冰晶石柱,用以达到各自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国王天寰亲自挥兵南下,对抗蛮族,并命令幻灵率军东进,消灭炎族的入侵势力。

  幻灵是魔幻系的领袖,世袭安琪王国东部封地梦缈,精通于各类幻术,对于王国御用的精锐魔幻师团——魇司,拥有全权指挥的敕令,与受封西部迷城的魔术系夜寻和受封南部瑰原的魔法系咒渊以及各地王室亲王一并位列王爵。次年,幻灵大败炎族与赤流河东,俘获炎族司祭长爪登,标志着东部战线的彻底胜利。然而南部战线却陷入长期的拉锯战,双方伤亡都很惨重,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三年。蛮族至古以来就是亘古大陆上最强大的势力之一,他们通过部落联合组成国家,依仗自身强大的力量和恶毒的巫术,常年征战周边邻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因而安琪王国附近实力弱小的国家纷纷寻求安琪王国的保护,成为安琪属国,以抗拒残暴的蛮族入侵。尽管蛮族对安琪王国怀恨在心,但是多年以来也惧于安琪王国的庞大势力而不曾与之交战。然而此次大举入侵,毫无先兆,尽管使者前去敌营质问蛮王为何挑起战争,敌方却只字不答,只说交出幻彩冰晶石柱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

  彩色冰晶石柱不仅拥有巨大的能量,可以帮助术族提升魔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象征着安琪王国的诞生,并一直守护着这片神圣的土地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传说远古时期,在遥远的西方存在一个强大的帝国,国名为盛,统治者被称为天子,该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物产丰富,然而社会制度却是等级森严,法令严苛,固守传统使统治阶级反对一切改变,在这个保守的国度里,随时都可能因为创造和异象而丧失生命。术族的祖先原本居住在盛国东部边境叫做远安的地区,与常人无异,然而某一夜晚,远安突然降下流星雨,并且千里之内漫布七彩云雾,该异象惊动了朝廷,太常认定此为不祥之兆,遂令军队清剿远安灾祸,于是远安人民不得不携妻带子背井离乡,由于害怕被军队赶上屠戮,人们日夜兼程地向东逃亡。当时人们在白天甚至不敢回头观望,夜晚传来的莺啼也能将人们吓得魂飞魄散。在逃亡途中陆续遇到不少各门各派流亡的人物,于是大家相互照应结伴而行,逃亡数年,行至安琪境内,一束巨大彩色光柱从天而降,顿时将所有人笼罩在光幕里,少顷,光柱迅速缩小,最后凝成了五尺宽三丈长的彩色冰晶石柱。此后不久,远安人民逐渐发现自己被解放的力量,于是不再恐惧盛国军队的追杀,很快他们定居下来,确立了自己的政权和与盛国完全对立的制度,在这种适宜的社会环境下,安琪王国逐渐扩大兴盛起来,彩色冰晶石柱所在的地方修建起了冰雪王宫,王室成员将自己的姓氏改为天,以纪念天空降下的流星雨和彩色光柱,从此术族将自己称作天国的臣民,并且认为这一切都是天国使者的指引,为了感谢天上帝拯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并且给予的安宁生活,每年的一月一日,安琪王国全国上下都会举行巨大的祭祀活动。

  鉴于日久不胜的局面,国王天寰令雨岩王天澜和咒渊率领各部军队支援前线。不料幻灵趁虚而入,利用魇司对毫无防备的博法进行了幻术控制,接着派出自己的军队占领了博法,大肆收买人心并清除异己。夜寻为保存自身实力无视王令,不愿出兵讨伐叛军,保持着观望态度。只有咒渊和王室成员悲愤异常,纷纷要求立刻班师消灭叛党,然而前线还在与蛮族的进行激烈的战斗,倘若撤军失败,蛮族乘胜追击,不仅对于整个王军力量将是一次灭顶之灾,而且王国也将会遭受难以承担的损失。

  正当天寰处于两难之际,天澜请缨,接下掩护主力部队撤退以及坚守南部疆域的重任。尽管生还的机会微乎其微,为了牵制住敌方的攻击力量,天澜还是率领本部军队绕过前线深入敌境,试图通过突袭蛮王所在营地,造成蛮族军队的混乱。当日,数以万计的战士从左翼突入,他们的额头上全部刻着一个不大的交叉伤疤,走在最前面扛着巨斧的将领一记横扫,砸碎了用巨型荆棘制成的鹿砦,他大喝一句杀声,率先冲入敌营将望风而逃的多个狗头哨兵劈成两截,右翼的五千名龙骑士已经突进至酋长主营,慌忙反击的独眼兽人还来不及投掷出巨石就被龙骑士的画戟所撕裂,飞龙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天空,后方是保护着的术族力量和祭司团的刺客团,他们不但是很好的猎手,也是绝佳的护卫,四周伴随着凄厉叫声袭来的鹰身女妖顷刻之间便永远沉默,最后化作一片羽毛之雨华丽地飘落,无数只光之箭矢从天而降,穿透兽皮帐篷的同时也刺入了红纹首领的心脏,头戴彩绘面具的巫师被笼罩在禁咒光环中,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无能为力,斑点兽人变回猎豹形态试图突围求援,然而却只能在编织的迷境中原地打转,哥布林军团在地面下布设着陷阱,妄图让我军坠入无底深渊,却被真实之眼发现,并且受到黑暗惩罚瞬间石化,而祭司团不断制造着医疗结界,将受伤的人员保护起来并对他们进行治疗。一切看似胜利在望,但是天澜的眼神里却透出必死的坚定决心以及一闪而过的悲伤,因为他知道蛮族所有部落在夜晚都有互派狼人使者通信的传统,以示部落安全,而且狼人士兵充满血性,宁愿自戕也不会成为战俘,最迟第二天清早,兽人的援军就会从四面八方奔驰而来,将他们彻底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