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19:51:0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忘尘仙劫
  4. 第三十三章 入彀

第三十三章 入彀

更新于:2015-09-25 19:45:56 字数:3465

字体: 字号:
忘尘仙劫目录
共161章
  黄宝山的“慷慨壮举”,石不言自然一口回绝,既然身份已明,他索性带了黄宝山飞到悬崖边大石上,施了个御风口诀挡下烈风,两人一番长谈。

  黄宝山本也出身富贵人家,谁知在他五岁时天降大祸,家破人亡成了孤儿。流浪乞讨间被黄万贯遇到,也不知怎么就对了眼缘,被黄万贯收为义子。

  当时年幼,家中祸端他却不知情,此后跟着黄万贯时日一久,也就渐渐淡忘。虽是收养,黄万贯却待他极好,予取予求,生生将他养成了一个吃喝玩乐无所不精的胖子。

  成年之后,黄宝山也曾质疑过黄万贯收养他的动机,但黄万贯却从不限制他什么,家里生意任他摆布,纵是大亏也只是哈哈一笑,他那疑虑也就去了,但此后却再也不插手家中生意,只是吃喝玩乐。

  如此做法,正是要向黄万贯摆出一个姿态,证明他绝无觊觎他财富之心,即便黄万贯也说过,日后这黄家全是他的。

  而且他也渐渐从一些蛛丝马迹中隐约得知黄家有一只私下的力量,足以让大多数有实力的人断了夺财之心,而那只力量正是掌握在徐行手中。

  听了黄宝山的述说,石不言心中微微一惊。

  徐行是何等人物?那是积年老妖。但他的行事却被黄宝山这凡人看出一丝端倪,纵然黄宝山没有往身份上面猜想,却也足以证明了他的精明。

  石不言自然也说了他的过往,黄宝山听后唏嘘不已,叹道可惜当年在永昌时无缘结识,否则定会求徐叔保他一家平安。而后黯然道或许这就是各人的缘法,若非如此,石不言怎能入得道门。

  两人默然不语,只是看着前方那掩在海水中的如山头颅破海疾行。

  “石兄,此处虽有仙山之名,但为何我觉得那巨龟的嘶吼……闻者心伤?”过得许久,早已收了玩世不恭表情的黄宝山轻声道。

  “若是你身上被压了一座大山,多年不得摆脱,你也不会开心。”石不言摇头道。

  黄宝山一愣,恍然道:“莫非……这巨龟是妖怪,被仙人责罚?难怪有如此身躯,这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石不言心情稍缓,见黄宝山又显出惯有的呆傻表情,笑道:“我怎知道?只是门中记载这仙山是巨龟负山而已。”

  黄宝山看着前方啧啧道:“真他妈的大,在这汪洋大海中谁能敌它?这气势、这睥睨纵横……不过,我怎么觉得它很是可怜?”

  “任谁身上多了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不会好受的。”石不言淡淡道,而后心中却是一动,又想起了他身体的异状,而后脑中生出一个有些荒唐的想法——这身体,是他自己的吗?

  黄宝山沉默片刻,看向石不言呐呐道:“石兄,你有办法让这巨龟去了这大山吗?”

  石不言奇道:“看不出,你倒有如此慈悲心肠。”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它不应该是这般模样。”黄宝山看向前方,沉声道。

  石不言看着黄宝山,觉得此刻的他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呵呵一笑,点头道:“待寻得你们安生之地,我试试吧。”

  ……

  转眼又至夜间,虽然石不言向众人说过如常待他,但酒宴上大家已是拘谨许多,敬酒不断。他虽然有些无奈,却还是来者不拒,倾国倾城在他身边忙着斟酒。

  待装醉的石不言在两女的搀扶下入了帐房,他略施手段让她们睡下,闪身已至湖边,徐行正在此处等他。

  整日里便没有见到徐行,此刻见他仍是一脸阴沉,石不言怔了怔,叹气道:“徐大哥,昨晚……又是为何?”

  徐行冷冷道:“你可知昨日那两个女子为何惧怕你?”

  石不言一愣,点头道:“定是我出了什么岔子,但我却无从察觉。”

  “倒是不笨!你杀戮过重血气入体,心中若是生了‘贪嗔痴’,心神波动之时,双目间自会血光涌现。那时你可是想起了相恋的女子,又恰逢两女来陪心中生厌?”

  石不言皱眉片刻,点头道:“正是如此!徐大哥洞若观火,不言佩服。”

  “这正是血气不受控的表现。若是不加以注意,只怕你逃不过行尸走肉的结果。杀戮后适时纵欲、调和阴阳,可暂时缓解那血气。”

  原来,自己的血气还没有完全掌控吗?听了徐行的话,石不言心中一震,想起此次下山之后又杀了几人,却没有吸纳血气……

  一念至此,石不言点头道:“原来如此,多谢徐大哥指点。”

  话一说完,石不言当即盘腿坐下,运转血炼决,过了片刻才缓缓睁开双眼。

  一探之下见石不言血气尽消,徐行大为吃惊,却也不问,只是淡淡道:“你有如此功法,却是我多事了,走吧。”

  石不言点点头,两人没入湖中向下潜去。徐行所说的那点灵源,正是在这湖中。

  这一潜便是一炷香的时间,以他们两人的速度和这山的高矮,本应早已触底,谁知石不言神念探向下方却好似没有止境,忙身形一缓转头过头去。

  哪知他转头一看,徐行已不在身边,心中大惊。

  在他神念中,徐行一直在他身边一同下潜,怎么突然间消失,而且全无痕迹?他抬头看去,上方的星空隐约可见,湖水中并无人影。

  难道徐行已经下去了?以他的道行,要摆脱自己的确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为何要摆脱自己?

  他看着下方那一团幽深的黑暗,心中疑惑又生,犹豫着要不要继续下潜。

  突然间,下方那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晃,他凝神看去,只觉一股阴森煞气猛然涌了上来,他心中一惊闪身避开,虽然用了“避水诀”,但在这水下终不及平日里的速度,他只觉得半边身子一凉,紧接着那冰凉滑腻的感觉转瞬间便盘旋着缠遍了他的全身,手脚被紧紧缚住动弹不得,只有头露在外面。

  身上传来的感觉正和前日被徐行制住时一模一样,他被那威力所摄,心中生不起反意,只如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子被拖向那黑暗中,没有止境地坠落下去。

  四周一片漆黑,这坠落,好漫长、好熟悉……他恍恍惚惚闭上了眼睛,竟然就此沉沉睡去。

  隐隐约约中,一声轰天爆响将石不言惊醒,他睁眼一看,身边情景已能看清,头顶天光破水而入,显然已至白天,而他仍是不得动弹,低头看去,如桶粗的漆黑蛇躯缠在他身上,他的目光随着看去,却见那蛇身渐渐缩小,钻入一人左边衣袖。

  那站在水底冷冷看着自己的黑衫老者,不是徐行是谁?在他身后,一个丈许大小的扇贝贝壳大开,其中一点柔光透出,却看不见是什么东西。

  “徐大哥,这是为何?”石不言呐呐道。

  “这点灵源于妖族有若克星,不然怎能镇住灵旋妖王。我本打算牺牲这岛上的人,放尽他们的鲜血污了这灵源救出妖王,谁知你恰恰到来。你这体质,一滴血抵得上千万人,而且他们与我有旧,我还真舍不得下手,哈哈哈……”

  徐行放声大笑,眼中凶光大盛,他衣袖一挥,那蛇躯急速向袖中缩去,石不言被拉到徐行身前。

  看着徐行那冷冷目光,石不言又是一阵恍惚,喃喃道:“死我一人,活数百人……”

  “正是,你放心去吧。”徐行森然笑道。

  “但,为何是我!”

  一声大喊,石不言眼中红芒暴涨,牙床一错咬破舌尖,数滴鲜血激射而去。

  徐行冷冷一笑右手疾挥,那血珠被衣袖震开在水中远远飞去。只听他厉声道:“狂妄!莫非你以为能逃得出我的手心?本念着你与宝山有旧留你个全尸,如此看来,却是不用。”

  话音一落,徐行右手黑芒暴涨,无匹妖力一散一收已成豆大一点,他正要将石不言提至身后扇贝,却见了石不言目光所及,大惊失色,更有一阵无可名状让人几欲癫狂的剧痛传来。

  那缠住石不言的蛇躯已溃烂大半,一滩脓液正在水中缓缓扩散。

  强忍剧痛,徐行一声大喊,手中妖力向石不言激射而去,而后一掌斩向左袖。

  眼看那点妖力袭来,石不言怎能让它击中?此刻缠住他的蛇躯已然松动,他也是一声大吼脱了出来,射来的那点妖力砰然爆开,无数如蛇黑影在水下乱窜,疯狂地将一切遇到的物体绞为粉末,一时间水中激流暗涌浑浊不堪,他只得神念大张,避开一道道如刀妖力。

  血炼秘法运起,被徐行击开的鲜血如幽灵般在失控的妖力中穿行,石不言凝神感应,但这水中实在浑浊不堪,全然看不清徐行那处是何境况,只是寂静无声。

  他死了吗?石不言暗暗揣测。

  但如此大妖,怎能心存侥幸?即便徐行是黄万贯身边的人,但他一心要杀自己,却是顾不得许多了。

  心中一横,那数点鲜血向徐行所在的位置急冲而去,而后黑芒大闪,一声刺耳嘶吼传出,石不言几欲晕厥,忙凝心神,又听得有一声更为尖细的惨叫发出,而后顿时一暗,仿佛那天光被水中剧烈翻涌的泥沙掩住了一般,一片漆黑,唯有徐行所在那处隐有光芒。

  石不言小心避让开一道道蕴含巨力的暗涌,又感觉那鲜血好似被什么力量压制住,不能进入徐行身体,他眼中厉芒大盛,紧握匕首如鱼钻去。

  分开眼前泥沙,借着扇贝中那点微弱光芒见了眼前情景,石不言有些微微失神。

  一条黑蛇盘做一堆,蛇躯粗如水桶不知多长,蛇盘却有丈许来高。那几点鲜血正是附在蛇躯上,蛇躯黑芒闪烁,钻之不进。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眼中一冷匕首白光大盛,直斩蛇盘上那如人高的蛇头。

  眼看剑芒就要横过蛇颈,却有一声大喝在石不言脑中响起,只若惊雷。

  “还不住手!”

字体: 字号:
忘尘仙劫目录
共16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