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20:38:1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忘尘仙劫
  4. 第十一章 苟活

第十一章 苟活

更新于:2015-06-17 10:17:39 字数:3299

字体: 字号:
忘尘仙劫目录
共161章
  到了广场,力行去了杂务司,石不言一人向玄一殿走去。

  进了玄一殿,礼台上各峰真人俱在,云扬掌教和两个长老坐在上首,面色各异看向石不言。

  石不言跪下见礼,云扬掌教抬手将其扶起,看了他一会轻声道:“不言,来此何事?”

  “不言想在师傅安眠之地结庐相伴、为他守孝,还请掌教成全。”

  云扬掌教一愣,而后点头道:“难得你有如此孝心,也不枉卜川真人收你一场。准了,我会让大方去安排好,放心吧。”

  石不言忙又跪下,感谢掌教,却听一人冷冷道:“谁知你是不是故作此态、邀买人心?”

  石不言撑地看去,正是天风真人。

  石不言心中疑惑,而后生出一股怒意,正要开口,却听得一个声音大吼道:“天风,你胡说什么?”

  天风也不去看大吼的元清,面向云扬掌教朗声道:“此子命带孤煞之运、亲之不详,拜师一年卜川师兄即遭不测,若是留于门中,只怕会于我玄一门不利。再者说来,此子入门一年多,大家看看是何等修为?我玄一门领袖群伦,若是到了大比之日此子贻笑大方,何尝不是我玄一门之耻?而且此子入门真意,只怕还是为了下山复仇。他家破在前入门在后,是为私怨,且牵涉俗人。若是让旁人知道,少不得会笑话本门欺凌俗世中人。还望掌教真人三思,考虑一下师弟先前建议。”

  “哈哈哈……”元清真人仰天大笑,一指天风真人道:“有仇不报、谈何修道?若是你和石不言异地处之,清泉长老被人杀了,你这仇报是不报?难道你就会将那仇恨放于一旁安心修道?如此说来,清泉长老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石不言听了天风真人所说,心中却是一阵冰凉,而后头晕目眩、如坠深渊。

  原来,家人遭遇不幸,是因我为不详之人?

  修为高深的师傅死去,也是因我这孤煞之运?

  石不言被天风真人的话点醒,一时间心中说不出的感受。

  自责、内疚、还是深深的愤怒?怒这老天为何如此安排?

  他的眼中渐渐冰冷,到最后,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忘尘坡上时一般,麻木、空洞。

  房中几人却没有注意到石不言,因元清真人的话,清泉长老老脸一黑,天风真人怒极正要反驳,云扬掌教抬手怒道:“够了!”

  众人一惊,天风悻悻坐了下去,元清哼了一声,坐下自顾喝茶。

  云扬掌教沉声道:“想我玄一门传承数千年,何时因弟子命格不好而将其驱逐?修道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又何惧区区孤煞之运?不言资质如何暂且不提,但于修道,最为关键的却是道心。元清真人说的好,有仇不报,谈何修道,其实也是为了道心圆满。不言心性坚韧,诸位已有目睹,驱逐之事,以后休再提起。卜川师弟算术通天,他托付我照顾不言自有其意。日后,不言便如我的弟子一般,若是诸位惧怕其不详之运,自可远远避开,以免误了诸位道途,于证道不利!”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震惊,全然没想到掌教会因这石不言说出如此重的话,只有元清真人又“哼”了一声,面有得色看向众人,而后继续吸溜着茶水。

  “大方,带石不言去天机峰!”

  大方道长忙起身道:“弟子遵命!”而后大方看向石不言,此刻才见得石不言双目空洞无神,略一思索知他所为何事,摇了摇头,扶起他出门而去。

  ……

  天机峰峰顶为一笔直峰柱,峰柱上却横生出一方数十丈方圆的石台凌于云海,孤绝无比。石台上生有一小片紫竹林,竹林边起了一座小小竹屋,更有一眼喷泉,在一个天然水池中翻腾不已,泉水顺着石台漫了下去,扯出一片飞瀑落入石台下的清潭中,再自那清潭漫出,顺着小溪流入茫茫紫竹林……

  石台正中,靠着天机峰柱新起了一座坟墓,正是卜川真人安眠于此。此刻,石不言正跪在墓前,身后站了几人,还有一头老虎趴在一旁要死不活。

  石不言仍是木然,呆呆看着师傅的墓碑,泪流不止。

  云扬掌教拍了拍元清真人的肩,摇了摇头,叫了大方一起驾云而去。元清真人对百尺和苦岩摆了摆手,百尺和苦岩也离开了,孤台上只剩下元清真人和石不言。

  元清真人翻出一瓶酒来,又取了个酒杯,倒了一杯酒洒在卜川真人坟前,而后一屁股坐下,也不说话,只是自斟自饮。过得片刻,他却双眼发红。

  “不言,其实师叔和你一样,也是自幼家中生了大祸,幸而被师傅救回山中入了玄一门。也不怕你笑话,我老爹是个山贼,还是寨主……”

  元清真人也不管石不言听不听,一边喝酒,一边自顾说了起来。

  原来,元清真人本是一占山为王的山贼头领之子,一日山寨中惊现妖兽,寨毁人亡,幸而被前来除妖的玄一门太隐真人所救,见其颇有资质顺手收为弟子,带回玄一门。

  因其出身,尚为年幼的吴元清于师门受尽嘲讽冷遇,一时想不开便要自尽,却被卜川所救。卜川已入门多年,救下元清后对其极为关照,且元清但凡遇到修为上的问题也是找卜川为他解惑,是以在元清心中,卜川有若长辈亲人。

  其后,元清修为突飞猛进,但他虽修道多年,生父悍匪血性仍是于元清的血液中流淌,于外间行走,时有言语不和便大打出手的事情发生,闯出了“恶道”名头,但许多首尾却是卜川真人为其默默处理,日子一长,元清真人如何不知?

  卜川真人死去,这玄一门中,只怕元清比谁都更为悲伤。

  元清看着渐渐回过神来的石不言,递给他一杯酒,石不言仰头便喝了,元清一抹眼睛沙哑道:“当日卜川师兄救下我后,给我说了一番话,你也听听。”

  石不言怔怔看向元清真人,擦去眼泪,仔细听去。

  “当日师兄说:死固然有泰山鸿毛之分,但有些时候,死,不过是最轻松的事。赴死,不见得慷慨,反而是懦夫行径。苟活,却要更大的勇气,且会备受煎熬。但在苦痛中活着,方能不忘初心,终显男儿本色!不言,你比师叔聪明,定能明白这话的意思,师叔却是过了好些年、经了好多事,才明白过来……”

  元清真人说完,又对着瓶子喝了一大口酒,看向远方。

  石不言听完后心中一震,细细咀嚼了半响,对着师傅的坟重重磕了几个头,站起身来,对元清真人深深一躬道:“谢过师叔。”

  元清真人收回目光,起身一扶石不言肩膀,欣慰道:“不错!就凭你的心性,日后定有作为。”

  “师叔谬赞。不过,不言定不会辜负师傅和师叔苦心。”

  “如此就好。”元清真人重重拍了拍石不言肩膀,差点将石不言给拍趴下。

  元清真人一指旁边装死的老虎道:“这便是当日差点咬死你的恶虎了。不过,在不醉峰的一年多,它已被若离打成了病猫,你一个人在这地方太过无聊,我把它弄来陪你。放心,它不敢作恶。”

  石不言点点头,迟疑道:“师叔,若离小姐……可还恨我?”

  “她敢!”元清真人瞪眼道:“早就教训她了。你放心,若是她还敢欺负你,师叔一定饶不了她。”

  石不言顿时无语,看来这吴若离还在记恨他。

  元清真人又递给石不言一个小小玉牌,嘱咐了几句,驾云而去。

  这玉牌便是可借之飞行的法宝——云符,平日里将自身法力注入,到时便可依法决运转,助自己飞行。

  云符虽于气玄境以上的弟子无用,但对精玄境弟子来说却有若神物。只是这云符炼制不易,普通弟子如何能拥有?

  元清真人一走,那在地上装死的老虎“嗷”的一声翻身站起,看向石不言,眼神中似乎有几分迟疑,慢慢走到孤台边纵身跳了下去。只听得孤台下竹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逐渐远去。

  孤台之上,只剩下了石不言。

  他走到一块大石旁盘腿坐下,看向远天。

  白云悠悠,随风变幻,孤台下云海翻腾,风疏竹叶声汇成一片,沙沙作响。

  在这怡人风景中,石不言却想起了父亲、师傅,还有刚刚元清真人的话,他脸上神色一定面现坚毅,站起身来。

  想到过索桥时的异状,他握紧拳头,一拳击到身旁大石上,“砰”的一声,那坚硬的山石居然被击碎了一小块,更有数条浅浅裂纹自那大石蔓延开来……

  石不言怔了一怔,又在孤台上施展起身法,只觉辗转腾挪间圆转如意,更有原本施展不出的空中折转,此刻也能轻易施出,身随意转……

  石不言静静站立,任他如何想也想不起这突然间就有了的巨力和身法从何而来。

  他摇摇头又盘腿坐下,继续修炼《坎玄录》。

  刚起手修炼,石不言身子一震停了下来,惊疑不定,闭目片刻却又是一惊,急忙睁开眼。

  原来石不言一运起功法,只觉冰凉的水属元气滚滚而来,有若狂潮涌入经脉,他急忙停下,闭目思索间,却好像看见了自己的经脉丹田。

  内视之法需得气玄境才可施展,让他如何不惊?

  他平复了一下心绪,眉头微皱再次闭上双眼,运转功法。

  他“看见”了。

字体: 字号:
忘尘仙劫目录
共16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