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06:24:3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春秋剑歌
  4. 第一章 宾临九华

第一章 宾临九华

更新于:2017-04-21 13:58:50 字数:3078

字体: 字号:
  “小二,来壶清酒加二斤牛肉。”

  幽幽平坦的官道延伸,经由三叉路口处传来一声男子清喝。那里是一座露天小酒馆,三间木屋,外面摆着几张桌椅茶棚,挣些南北来往人们的吃喝酒钱。

  三叉路口通往三个方向,南边不远七十里路就是此间大城陵阳,往北则是江水码头。小店座落在路东,对面的小道比着官道相对较窄,是通往一里外百峰耸立巍峨的九华山之途。

  开口叫酒肉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浓眉国字脸,面上风尘仆仆,眼神却透漏出一股坚毅。他身着灰色麻布衣衫,发鬓散乱随微风轻轻飘荡,其间还掺咋着几缕白丝。从官道缓步牵扯一匹气喘嘘嘘的瘦马行来,走向一旁空地的小店,随手马绳递给殷勤而来的小二手中,走到一个空桌前坐了下来,眼神打量着周围几桌先来的客人。

  此时临近上午,小酒馆生意不错,外面的六张桌椅加上这位中年男子,足足坐满五桌,酒馆老板是个矮胖中年人,此时生意大好满面笑意,进进出出一边崔诅里面厨子,一边忙着招呼新来的客人。

  “客官,看你满面风尘,必定走了不少路吧!不知故乡哪里?”矮胖子掌柜察言观色,来到中年男子桌前,边擦桌子边笑咪咪问道。

  “故乡?”中年男子嘴角动了下,看了掌柜一眼,随即又瞄向不远处那号称有九十九峰的九华,淡淡惆怅道:“在这个战乱的年代,多少人没了故乡?我也不过是众多洪流中的一个罢了!”

  “哎!”掌柜低声一叹,对男子话意看来甚为赞同,既满脸愤慨骂道:“客观说的是,这他娘的几百年战乱也不知何时是个头,这些年老贾我这小酒馆也不知换了多少个地方,别提多狼狈了,甚至有次收拾的慢了会,差点一家老少都交代在那万马奔腾的铁骑下,还好靠着藏酒的地窖躲了起来。就近几年还好,天下诸侯小国大都被七国给大鱼吃小鱼吃掉,维持了稳定的割据局面,老百姓们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不过接下来的七大国之间的战争,怕是更要让我们这些老百姓们给逼上绝路了!”

  “呵呵,客官见笑了,老贾我活了大半辈子,就爱唠叨这些不平事,打扰到你还请见谅。在稍等会我这就给你上酒。”

  掌柜啰嗦半天,自觉那老毛病又犯了,陪笑着表达下歉意,就转身走去,边走还高喊:“二狗子,你死哪去了,没看到客人等了半天了吗?还不快上酒上菜?”

  “好嘞,这就上来了。”二狗子也就是那小二,听见老板的骂声,急忙缩着头向木屋疾跑过去,按照常理说掌柜说这么长时间,酒和牛肉这种简单食饮早能端上桌来,二狗子之所以到现在方才动身,却是被中年男子所托瘦马所吸引,应该说是瘦马身上的一柄三尺长刀所吸引。

  自中原最后一个诸侯国被赵国吞并以后,这里几年都未发生过战争,二狗子跟随掌柜的在陵阳这块地界也呆了两年,平时每天人来人往,达官显贵,平民百姓,再至江湖侠客,各路人马他都一一见过,不过今日这位中年男子有些不同,原因自然在那柄长刀之上。

  从中年男子带刀而看,显然不是军中士卒便是江湖侠客,看男子装束应该更倾于后者,平时二狗子见惯了那些侠客侠女带的宝刀宝剑,无不是造型精美,利刃在鞘。而中年男子的长刀却是不同,刀身和刀柄连体,并无刀鞘就那样挂在马鞍一旁的筋带上。

  长刀造型古朴,刀身打造的并不细腻,只有手柄处比较光滑,想来是手握次数久久所至。长刀刀刃锋利无比,这是二狗子贪玩摸了下致使手指流血亲身试验而来的鉴定。

  如果只是如此,二狗子自然不会感到惊奇,只是那刀身一抹未曾擦拭的黑红色干枯液体,让小二心中顿时一跳,久经市绘的他顿时就想起了一个字,“血”。当然二狗子自然不会把它想成鸡鸭猪血,谁没事拿这么一大把长刀去宰猪剡羊?再说看中年男子的打扮的气度,谁看都觉的是江中高湖中手,而不会把他和那些市井系着围裙的杀猪屠户联系的一起!

  不是家禽畜生之血,二狗子能想的也就是人血了,方才在那呆立半天,被掌柜一声叫骂方才惊醒,之后便暗骂自己胆小,管他猪血人血,哪怕是七大国几位大王之血,与自己也没一文钱的关系,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来放自己的血玩?

  进入木屋前,二狗子又深深望了眼中年男士,看男子一副气定神闲人畜无害样,怎么就动刀杀人放血呢!哎,真想不懂这些江湖武人,二狗子轻轻叹息了一声,随即又想到连年的战乱,一时头脑清明了起来,国与国之间的的战争就好比是座大江湖,武林人士之间的争斗相当于中间层次,再往下来,自家掌柜的宝贝女儿整日鸡蛋挑骨头般欺负自己,而自己尽可能的歪理反驳,可不就是一座小江湖。

  说穿了只要有人,就有纠纷。只要有纠纷,那就是一座江湖。真是人生无处不江湖啊!

  “发什么楞,还不赶快干活。”二狗子在门口处忘乎所以的心中感慨万千,老贾掌柜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脚把他给踹进了屋中,心中还是不悦,想着是不是把这个越来越不上道的小子工钱降个几十文?

  挨了一脚的二狗子不在想那自己也身处江湖的白日梦,在这个战乱年代,能有这么个挣钱的活事比那少年江湖梦来的实在多。他还想着挣钱娶媳妇呢,再不敢丢神,老老实实去厨房拿酒拿肉。

  酒是现成的,牛肉是熟的,二狗子只是吩咐厨房师傅将二斤牛肉切成小块入盘,就麻利的端了出去。

  “客官,你要的酒和肉。”

  中年男子看了眼他,点了点头,默默不出声。伸手提壶倒酒,端起碗杯大口喝了一口,是竹叶青的味道,香醇青涩,忍不住淡淡道了声:“好酒。”

  “客官,还是你识货,不满你说——”

  “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一旁的二狗子正感慨此人喝酒阔气,听闻他夸赞自家店中酒水,正要和这位江湖刀客叙上几句话,却被分文计算精准,小鸡肚肠的贾掌柜给打断推到一边。二狗子干笑两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意思你老人家说!

  小子,这次算你上道。掌柜的装模作样整了整衣衫,挺着肚子对中年男子笑道:“客官,不瞒你说,这竹叶青酿造秘方可是我老贾家祖传下来的,绝对正宗。而且辅助材料更是取的旁边这九华仙山上的嫩竹,不可谓不是好酒。老贾我这些年走南闯北就指着它过日子了!”

  对这老小子自吹自擂,中年人只是笑了笑,倒是对他那句九华仙山比较感兴趣,问道:“听你口中所述九华仙山,莫不成那山上之人还是神仙不成?”中年人语气温温,嘴中淡笑,但眼神却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视。

  “这个,,老贾我虽未亲眼所见,但常听陵阳城那些上山祈福的达官贵人们所言,有人曾亲眼见过一位鹤发童颜的道袍仙人驾鹤而行,这般本事可不就是九天上仙?”贾掌柜思虑半响,将自己的见解徐徐道来。

  “算是吧!”中年人淡淡说了句,话语有点意味深远。

  “山有九华,仙居莲花。这句自古传说九华山的美誉卷词,真仙我不知可有,仙却是真实存,那一剑傲九州的剑仙齐过天可不就在此山?”

  “一剑傲九州,剑仙齐过天?这是何人,即是剑仙莫不真是仙人?”贾掌柜虽识人无数,但对这些江湖武人中的一些成名人物还是不甚了解。见中年人眼神眺望九华,忍不住就随他望去,那雄伟巍峨的九华百峰耸立,尤其是那如莲花灯模样的一峰,更是云气环绕,是为莲花峰。

  陵阳城北三十里官道,大地发出阵阵轰鸣声,一百余骑呼啸而过,惊得官道两边林中鸟儿纷飞——。

  不远处一个丘坡之上,立于二人,一老一小。老人花甲之年,发丝灰中有白,干瘦的身躯穿一楼破旧道袍,手持一杆还残留几十丝的拂尘,虽然穷困潦倒,可笔直的身影看起来依然是那般鹤骨仙风。

  小孩是位少年,十三四岁,有着一张倾城绝色的美人胚子脸蛋,还有那双双眸,宛如无星的苍穹般深邃。少年与老人并排而立,并未像老人那般穿着穷破,灰色麻布衫系银白腰带,干净简洁。

  二人眼神随着那不知何处的军中精兵士卒渐行渐远。半响,老者眯起眼睛,扭头看向身旁少年,笑道:“前方貌似有好戏可看!”

  少年疑惑的眼神顿时两眼放光,嘴角划开一个弧度,微微一笑:“那还等什么,走起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