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36:2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最强保镖之荒原豹王
  4. 第一章 往事如风

第一章 往事如风

更新于:2018-03-17 19:00:02 字数:2162

  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荡,刺骨的寒风打着漩儿,如同一只精灵,唱着一首动听的歌曲,但却让人听后毛骨悚然。

  这就是东北的冬天,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一种别样残酷的美。

  一个落后贫穷的村落背靠大山,村子里有十几户人家,春种秋收,收入很低。

  村民们最喜欢冬天,因为大雪纷飞的冬季里村民可以上山下套子,套兔子和野鸡,不但可以解解馋还能拿到集市卖上百八十的。

  而在村子后有一片树林,里面有一户人家,只有两人,姓莫,不是本村人,是去年才搬来的,来了之后就在树林里盖起了三间土坯房。

  平日这二人很少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村民虽奇怪,但却无人说什么,因村里的人都很老实纯朴。

  此时在土坯房前,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站在院子内一个两人高的木桩上,双眼凝望着一个方向出神。

  “少爷,吃饭了。”此时刘福从房内走出,看着站在木桩上的莫风眼中流露出担忧,犹豫很久才开口。

  “哦”

  莫风回过头,朝着刘福一笑,单脚一点木桩飘然而下,落地之时了无声息,仿佛一身没有重量一般。

  莫风皮肤略黑,但却十分精神,眉清目秀,算得上半个帅哥。

  而略黑的肤色更使得他较同龄人多出了几分成熟稳重的味道。

  莫风走到刘福跟前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显得他很是单纯。

  “福伯,都什么年代了还少爷少爷的,以后不许这么叫,你就叫我风儿或者莫风。”莫风说完直接进到了屋内,剩下刘福站门口,眼中露出迷茫。

  “唉,一晃五年了,我们刘家一家八口都是你救的,叫你一声少爷怎的?这搁在旧时候你可不就是主子吗。”刘福一边唠叨一边转身也进了屋子。

  “五年了,好快啊,来到这里也已经快一年了。”莫风脸上露出迷茫,双手拄着下巴,嘴里念叨着。

  刘福一听顿时脚步一停,挥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莫风听到声音回头,看见刘福还想在右面脸上在来一巴掌,顿时身子一晃就出现在了刘福身旁,探手一把抓住了其手臂。

  “少爷,都怪我多嘴,让你想起了往事。”刘福说到此处两行浊泪流出,一脸的悔意。

  莫风见刘福这样,一笑将其拉倒饭桌前坐下,道:“福伯,往事如风,吹过就散了,我不会活在过去,你不必如此。”

  刘福听罢一愣,干枯尽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激动得道:“真的,少爷你想开了?!”

  莫风站起身,转身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大雪纷飞,喃喃自语道:“过去就过去了,不用想起,而是从未忘记,不是不愿提起,而是一直珍藏心底。”

  顿了顿,莫风转身,眼中一抹忧伤一闪而逝,随即道:“福伯,我想出去走走。”

  刘福一听满脸的震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愣了半晌之后整个人显得异常的高兴。

  莫风一笑,继续望着窗外的大雪,渐渐的眼中露出回忆之色。

  ……

  “豹王,杀了我,杀了我,快,我好难过!”

  “不!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你是我的好兄弟!”

  “杀了我!记住不要回去,不要你在为他们卖命,保护好自己,答应我!”

  土狼双手是血,死死的抓住莫风的手,眼中尽是哀求。

  莫风双眼流出血泪,看着半个身子都已经炸没了的土狼眼中流露出不舍,还有愧疚。

  “来世我们还是兄弟,豹王,杀了我!你也不想看我在痛苦中死去,给我个干脆的!”

  “啊!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我的好兄弟!”莫风说完紧闭双眼,颤抖的伸出右手,朝着土狼脖子抓去。

  莫风是个孤儿,三岁那年被人从姑姑家抱走,被带到了国外,从此便改变了他的一生。

  带走莫风的是一个国际杀手集团,莫风在这里受到了残酷的训练,五岁开始习武,十岁后便开始执行任务,暗杀过官员、富商、黑帮成员。

  而十五岁时已经盛名赫赫,在国际杀手组织里已经排进了前百。

  而土狼与莫风一样,从小就被带到了国外,他们是在训练营认识的,土狼大莫风两岁,在训练营内很照顾莫风,甚至有多次若不是土狼拼死保护,莫风早就死了。

  后来土狼去印度执行任务,在一个寺庙中找到了一本《七门异术》并带了回来,当做礼物送给了莫风。

  而没想到莫风竟然阴差阳错的悟了进去,不但能够读懂,而且还能将里面记载的异术施展出来,也就是这本书,改变了莫风的命运。

  从那以后莫风崛起,十七岁那年就已经在国际杀手排名中独占鳌头,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杀手之王,由于他速度快,隐蔽性强,下手狠辣,所以被杀手界称为荒原豹王。

  而也就是在十七岁这年,莫风和土狼以及集团内十几名杀手一同前往阿富汗执行任务,目标是一名恐怖组织的头领,结果也就是这次任务,土狼逼着他杀了自己。

  莫风杀过很多人,从来没有颤抖过,每次都是一击毙命,但此时面对土狼,他的手颤抖的十分厉害。

  “杀了我!”土狼一声大喝传来,使得莫风身体跟着一颤。

  “啊!”

  一声悲痛欲绝的嘶吼,莫风掐断了土狼的脖子,而土狼临死前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那是一种解脱,也是安慰。

  土狼知道莫风的能耐,一个人退走及其容易,但是若他不死莫风不会走,一旦敌人围过来莫风也不会反抗,土狼不得不让他提前中断自己的性命,而土狼的想法莫风何尝不知。

  那一天,这次任务完成了,不但恐怖组织的头领死了,而且当时基地的数百名组织成员也都全部被杀,而后莫风失踪,连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刘福。

  ……

  “土狼”

  莫风喃喃自语,脸上有泪划过,流到嘴边,渗进嘴里,咸咸的,还有一点苦涩。

  “我的好兄弟,我不会在做杀手,我是一缕风,应随遇而安,飘荡在这世间,随行,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