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06:11:3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乱世孤儿
  4. 第一章 龙凤成缘

第一章 龙凤成缘

更新于:2017-04-21 07:43:43 字数:2258

  一座孤峰,立在群山中一片荒原上,好像刻意要与世隔绝,又像是让这世界排斥在外。也许就像这山的主人,既不被世人所容又同样瞧不起世人。不知何时这里突然有了个主人,这里远离尘世异常偏僻,几乎不可能会有人踏足于此,真想不到这主人是因何事竟来到此处安家。

  山脚下,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注视着这山。“可算是找到了!”老人心中如此念着,脸上也尽是欣慰。注视了一会儿,老人开始做一件让人吃惊的事,当然,这里不会有人,自然就没人会吃惊。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挽起他的长袍,一点一点的向山上攀去。这座山,直通云霄。这座山,没有路。

  山顶,一对男女相拥望着云海。女子虽无倾国倾城的容貌,却有着雪中孤梅般的气质,清秀于外,傲骨于内。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云海,透过云海他仿佛看到了遥远的俗世,只是她毫不留恋那里,因为世上她只在乎一个人,世上只有一个人值得她在乎,而那个人就在身边,拥着她。大陆之上最杰出的年青一代是谁?不论去问谁,他一定会略带着遗憾告诉你“妖凤凌幽,魔龙敖云”是的,最杰出的年青一代,两个绝世的天才,却背离了世人共同遵守的教条,让无数人感到遗憾。而她最在乎的人就是人们口中的“魔龙”—敖云,就是此刻在她身旁,拥着她的男子。孤山崎峻,云海壮阔,本是世上极其美丽的景色,但在此处全都成为了一个人的衬托。男子面无表情,一身绒袍,仿佛君临天下。云海在翻腾,就像一卷卷波浪拍打着两人脚下的孤峰。女子本来平静的脸上忽然有了表情,轻蹙着眉不经意发出了一声轻哼。男子紧了紧拥着女子的手“怎么了?”声音很轻,也很温柔,世上他只会对她一人轻声细语。女子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笑着说“是孩子,他总不老实。”敖云也笑了,笑的很轻“我曾对天下发过誓,敖云在一日,世上便无人能欺负玉儿。这孩子还没出生便破了他爹誓言”女子很高兴,就像当初第一次听见这话的时候,这是对全天下宣的誓,也是对她一人的誓言。“这哪里是欺负啊,一个大男人跟一个没出生的孩子置什么气啊。”她娇嗔着,他笑着。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此刻的气氛“还没出生就让堂堂魔龙束手无策,这孩子将来一定不可限量。”敖云拥着玉儿回头看着这个声音的来源,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身上的白袍已经破烂不堪,“千岁翁!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老人一脸和蔼“怎么,老头子好不容易上了这座没有路的魔龙峰,也不让我歇歇?”

  魔龙峰,魔龙敖云的隐居之地,孤立于群山之间,但它的四周却没有山峰周围山脉就像画了一个圆将这座山峰围在中间。魔龙夫妇上山不需要走路,所以这座山也没有上山的路。峰顶有一间木屋,自敖云夫妇定居于此以来这里今日迎来了第一位客人。敖云夫妇静静地看着老人,敖云夫妇很是戒备的看着老人,这位老人能亲自前来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但他们夫妇此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即使他们不怕任何麻烦。老人轻啜着茶,也不着急说出来意。直到喝下一杯茶,老人轻轻地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老头子这次前来,是喜事。”

  敖云夫妇被这一句喜事说的不知所以,玉儿略带笑意“我们夫妻落魄到孤山上安家,虽然我们自认为逍遥,但旁人也不会因此恭喜我们吧。”敖云一言不发,只是陪在玉儿身旁,夫妻二人早已心意相通,玉儿说的便是敖云说的。

  老人听着玉儿的话,自嘲中带着一丝冷意,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说明白来意,只是微笑“老糊涂了,怪老头子我没把话说明白。”

  敖云终于不再沉默“门人三千万,观世八百年。人们口中的谪仙人居然是倚老卖老的老头子。”这句话敌意颇浓,似是很不欢迎这个为了喜事而来的老人。

  老人不以为然,好像自言自语“妖凤、魔龙这样的惊世之才只能隐居深山,我若不倚老卖老如何能活到现在?”

  玉儿的眼神柔和了许多,看向身旁的敖云,敖云轻叹一口气“就连你也入了邪道,他们真是不容人啊。”

  老人突然一反之前的和蔼,双目凌厉拍案而起“邪道!就连你也自认为邪道?没想到你和凌幽都是这般,真是让人失望!”

  敖云没有理会他情绪上的转变,只是被他的话给吸引住,为了那个名字。“你见过凌幽了?他怎么样”,他怎么样!问的不是他的近况,因为他与凌幽未曾相见,敖云想问的凌幽这人,怎么样?

  老人又重新坐回椅子上“与你一样!一样的惊世之才,只不过他不甘寂寞,自己拉扯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门派,我这次登山的目的,便与他有关。”

  玉儿捏着敖云的手微微一紧,因为她知道不管什么事能与这二人有关,那些都会是一件大事。敖云也略带震惊,言语中反而带着期待,“什么事?”

  老人摆了摆手“这是一件让你们夫妻能重回到大陆上生活的大事,不过这事急不来,需要你与凌幽,也需要我的门徒,还需要一个机会,所以我来这是为了一个协议。”

  敖云的眼睛变得炽热“真的有机会的话,说说你的协议。”

  老人依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即使急,也急不来。“我听说敖夫人怀有身孕,可否允许老头子给夫人把脉”敖云的眉忽然结在一起,看向自己的夫人,眼中满是关怀。

  “我没事。”玉儿捏了捏敖云的手,示意他没事,便端坐起来向老人看去“可以。”

  老人闭上双目,磅礴的精神力轰然散开,像是一阵风般以玉儿为中心聚合又瞬间消散。老人的表情在一瞬间先是欣喜后又是惊讶,忽的睁开眼睛“夫人有先天绝症!”

  敖云脸上略带苦涩,玉儿只是微微一笑“玉儿的病,自有天意,您的来意可不是来治这绝症的吧。”

  老人摇了摇头“老头子并非真的仙人,既是绝症那我也无能为力。不过我们的协议倒是真的可行。”

  老人缓缓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玉放在了桌子上,那玉翠绿通透中间却有一摸血印,像是新鲜的血液流进了翠玉中。“老头子此行的目的,是定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