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2:23:42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猎人之旅团我是你老姆
  4. Part.3

Part.3

更新于:2018-03-18 13:46:23 字数:1742

  我吭哧吭哧的从垃圾堆里爬出来,最后把头发里的一朵假花拽出来。跳到平地上,抬手拢了拢味道不甚佳头发。

  嗯,是货真价实的女·人的身体。

  我盯着白细的双手静止了一会儿,然后为自己失而复得的女儿身庆幸。

  嗯,比起尸体和猫身,女孩的身体强上一百倍。

  我正感叹之时,一点细微的声响让我条件反射的做出防备的动作。

  这次我学聪明了:死的不明不白的是傻B。

  然而却不是想象中的敌人。

  ——是个小孩儿。

  不,是个婴儿。

  只有两三岁左右大,细细软软的、蓝紫色的头发,白白嫩嫩的皮肤,两弯浅浅的眉,一双金色的凤眼,五官近乎粉雕玉琢的精致漂亮。可以看出那长大之后是何等罕见的美丽。

  让我在意的是她那双眼睛。

  干净、明澈、温暖,眩目的金色直击人心的震撼。

  然而,她在看到我时,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天真纯洁又无齿的笑容。

  ~\(^o^)/~

  我:“……”

  真是萌杀我了……

  见我一脸被闪瞎了的表情,她更开心的、纯洁笑了:

  ~\(≧▽≦)/~

  还真是……好可爱>///<

  那个不设防笑容,完全不属于流星街。

  好吧好吧,我承认自己心软了。

  我走向她,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望着流星街蔚蓝的天空,做出一个我一生最正确的决定:

  咱家要收养它!

  我在流星街住下了。

  是真的呦~

  我抢了一个人的地盘。

  骗你是小狗哦~

  我已经可以正确并熟练的使用我福利来的能力。

  嗯,我是一只妖精。

  一只猫妖。

  我抢地盘时,我第一次杀人。

  可是当我钢刃样的指甲穿透一个人的身体时,我竟然是没·有·一·点·感·觉。

  甚至后来住他们房时,我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于是,我惊恐地认识到:我骨子里天生流着的是强盗血。

  ort……

  到流星街四个月,我的嗅觉神经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以至于我从一开始的掩鼻度日,到后来面无表情的一边抱着小孩,一边唱《摇篮曲》,或是在战斗前深吸一口味道缤纷浓郁深沉的空气。

  食物……老实说,我认为同人文里提到的发霉的面包已经是恩赐了。

  不过还好,妖族的身体让我进食量降到最低:五天一次饱餐足矣。

  捡来的小孩会念,我可以看到她身体表面一层不稳定的、薄薄的、紫色的念。

  我常常对她讲《Hunter》里,云谷教小杰念时的话。虽然她不一定听得懂,但我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会懂的……吧……?

  此外,她还很黏人,黏到不行的那种。

  “嗯,小孩你要叫什么?”我伸手戳戳她虽脏却软的小脸。

  回答我的是一阵咿咿呀呀,以及她挥舞的小爪子。

  她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叫道:“节……姐姐……”

  我屈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纠正道:“是姐姐!”

  “唔……”

  我一边将她抱到破烂的床边,一边说:“你赶紧开发念技吧,到时我们一起称霸流星街~”

  她眨眨眼,兴奋地挥舞着绵软无力的小短爪。

  “那么,晚安!”

  “完……晚安!”

  怀中有什么东西在抓我脸,痒痒的。

  拍掉,睡觉。

  有什么东西踢我的腰,轻轻的。

  抓走,睡觉。

  “姐……”

  有什么东西叫我,带着哭腔的。

  无奈的睁开眼睛,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孩,我拍拍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干什么?”

  她立刻止住眼泪,对我一边笑,一边将两根短短小小的食指对在一起,缓缓拉开……

  一根透明的念线出现在两指之间!

  我:(风中凌乱中)

  她没有看到我崩溃般的表情,继续将念线拉长,却不料“啪”一声,断了。

  她锲而不舍的继续将两指相触,拉开;再接触,拉开……

  我:(持续风中凌乱中)

  ——蓝紫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流星街出身,念能力念线。

  或许是巧合,你紫发金眸,你出身流星街,你念能力念线。

  可是当这几点集合在一起就不同了。

  听着身旁小孩咯咯的笑声,我对傻[哔——(消音)]黑无常更傻[哔——(消音)]的安排不抱一点幻想。

  我身旁两岁的小女孩,乃未来幻影旅团蜘蛛十号,旅团团花,猎人第一美女,冰山女王玛琪是也——

  我收养了一只蜘蛛……

  于是,穿越《Hunter》四个月,我又认清了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残酷程度丝毫不逊色于我掉进流星街了,我知道自己第一个身体没了,骨子里流的是强盗血的事实:

  我,穿越早了22年……

  ……Follow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