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7:19:59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偶像安保事务所
  4. 锲子1

锲子1

更新于:2018-06-21 11:54:56 字数:4187

字体: 字号:
偶像安保事务所目录
共119章
  楔子1

  “啪…..”一个巨大的巴掌拍在一张老旧的办公桌上,发出一声巨响,将门外躲在电脑后面打字的通讯员吓了一个激灵。

  “徐子轩,你胆儿够肥的啊,啊?!昨天一号首长到京郊考察,你丫死到哪里去了?那么重要的保卫任务就交给一班班长执行,谁给你的这个权利啊?要是首长出现一点点意外,是一班班长还是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办公桌后一位40来岁的山东大汉气的满脸通红,眼睛都快鼓了出来。

  在他对面站着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冷酷的年轻人,面对山东大汉气急败坏的咆哮,青年人低头沉思,随即微微一笑,“团长,前儿个不是铁蛋的小子周岁宴嘛,兄弟几个高兴,喝的有点多,昨儿没能起的了床……”不知怎么的,青年人那微笑的眼中泛着丝丝泪光。

  山东大汉听后沉默了,过了一会,他缓缓的从办公桌抽屉里套出一个牛皮纸信封甩在年轻人面前。

  “不要以为我是白痴,告诉你,我在军中横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看看吧,这里面是你昨天行动的报告!”

  青年人傻傻的看着面前的牛皮信封,并没有将其打开。

  “团长,我无话可说,我认罚!不过昨天的事情都是我一人所为,与其他人无关!”

  “与其他人无关?”山东大汉干笑一声,“堂堂中国中央警备团一营一连在执行重要任务的时候,连队干部一个不在,就留下几个班长指挥,你作为一连连长居然和我说与其他人无关?要不要我把指导员、连副、指副这些挂星星的都叫过来对质?谁不知道一连那帮子兔崽子都是以你马首为瞻的?我估计要不是昨儿个还有重要护卫任务,尼玛你们全连都会消失!”

  “团长……”年轻人终于抬起了头,“一连是一个光荣而优秀的集体,它不能散,作为一连的主官,我责无旁贷!但是….但是….请你保住一连,保护好其他连队干部……”

  “我@¥#%¥”一连串山东省骂从山东大汉嘴里喷出,骂着骂着,声音渐渐小了,山东大汉的眼角也流出了晶莹的泪珠。

  “你个臭小子,老子这多久没流过泪了!TM到底你是犯事了还是我犯事了?滚吧,你这件事闹大了,已经不是我能够处理的了,老首长一早就打电话过来,让你马上去老首长那里报道。对了,把你身上这身便装给我换了,不管首长怎么处理,你至少现在还是警备团的军官,老子刘黑脸的兵。给老子把军装穿整齐点,把你这几年获得的军功章全部带上,堂堂正正的去见首长,告诉他你没丢他的人…….”

  说完,山东大汉一脚踢在年轻人的屁股上,“滚吧,昨儿你已经放了一号首长一次鸽子了,今天你要是再把老爷子惹毛了,估计你这小身子骨也就差不多该火化了…..”

  当年轻人敬了个军礼走向门口时,一阵呢喃之声传到了年轻人的耳朵里。

  “铁蛋的婆娘工作已经落实了,我们团后勤处给她找了个轻松的岗位。铁蛋那儿子有我们几个叔叔伯伯在,以后亏不了他,如果他长大了想当兵,我就算是拉下我这张黑脸,我也要把他送进部队……”

  年轻人听到这话,身体抖了抖,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话,直直的走出了团长办公室。

  “这个臭小子,还好你走得快,不然又看到我流泪了…..我擦,我TM泪点什么时候这么低了?”山东大汉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军委大院,徐子轩穿着笔挺的军队礼服,通过了重重的哨位,来到了一间外表很普通的办公室。

  咚咚咚,不急不缓的敲门。

  “进来!”屋里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

  徐子轩推开房门,精武有力的走到了屋内。屋里摆设很普通,一套年久的藤椅沙发,一张办公桌、一椅,剩下的就是满墙壁的书柜。

  办公桌前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带着老花镜仔细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对于徐子轩的到来,老者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

  “报告首长,中央警备团一营一连连长徐子轩前来报道,请首长指示!”徐子轩身体崩的笔直,大声向面前的老者汇报着。

  静……老者如同老僧入定一般,视面前的徐子轩如空气。徐子轩也不以为杵,笔直的站着。

  过了差不多5分钟,老者终于将手中的文件看完。他轻轻取下老花镜,揉了揉太阳穴,抬起眼皮瞟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徐子轩。

  “为什么没处理干净?”老者淡淡的说到。

  徐子轩一怔,喃喃的说:“昨天有任务,我本想做完就赶往京郊执行保卫任务,没想到等我到达京郊,一号首长已经提前回去了!”

  “胡闹!”老者一拍桌子,“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不去京郊了,为何不把尸体处理好,还留下一大堆痕迹?这就是狼牙大队的水平?你自己看看…..你让我怎么在首长面前解释?”说完,老者将手中的照片和文件摔在了徐子轩的面前。

  徐子轩这次不敢托大,他慢慢的将散落一地的照片和文件捡起来,叠得整整齐齐的重新放在了老者的办公桌上。

  “首长,他们该死!我无话可说,我接受组织对我的一切处理,包括要我这条命……”

  老者看着面前淡定的徐子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子轩,你今年多大?当兵几年了?”

  “报告首长,我今年26岁,13岁开始当兵,到今年已经13个年头了!”

  “是啊,13个年头了!至我把你从东北某个偏远县城的孤儿院里带出来也已经快23年了……”老者感慨着,“6岁那年,我问你长大了想干什么,你毫不犹豫的说要当兵!7岁那年,还是同样的问题,你给了我同样的答案,一直到13岁…….”

  老者突然激动起来,指着徐子轩身上的军功章,“这块奖章,是你16岁在海军陆战队获得的,我记得是现在的总长亲自给你颁发的吧?这块,是你在狼牙大队执行任务时用命换回来的,我还得记当时我问你要什么,你说啥都不需要,就给我个军功章玩玩吧,想起那时你那副讨打样,我就想打你屁股…..咳咳!”发现自己说跑偏题了,老者立刻干咳两声。

  “嘿嘿…..”徐子轩也配合着干笑了两声。

  “笑,你现在还笑的出来?”老者见到徐子轩这个态度,刚刚平复的心情又火了起来。“13年的军旅生涯,8块军功章,这些对于你来说就是这么不值钱?为了给战友报仇,这一切你都可以抛弃?”

  “是的,首长!铁蛋死的太冤!他是我的兵,也是我的兄弟,既然法律制裁不了凶手,我这个做长官的、做大哥的再不出手,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看着一脸平静的徐子轩,老者长叹一声,“好吧!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身衣裳你也别想穿了,脱下来吧!”

  “是!”徐子轩听到这话,并没有什么激动的表情,只是缓缓的将肩上一杠三星的肩章和帽子上的军徽取了下来,恭恭敬敬的放在了老者的办公桌上。

  “首长,不,郭爷爷,小轩让你失望了,对不起!”

  “去吧!你现在不是军人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个地步。对了,这两天去看看你的郭奶奶和小郭子吧,知道你这个事情,你郭奶奶天天愁眉苦脸,小郭子那兔崽子天天缠着我让我救你……”

  徐子轩恭恭敬敬的向面前的老者鞠了一躬,缓缓的退出了办公室。在办公室的门合上的那一瞬间,办公室门上的牌子突然翻了过来,上面写着:副总参谋长。

  穿着没有肩章的军服,带着没有军徽的军帽,徐子轩走在通往大门的小路上。一路上站岗执勤的士兵也好、军官也好,都默默的对着面无表情的徐子轩举起了右手,向这名不是军官的军队精英献上军人最崇高的敬意。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徐子轩回到警备团,办理了退伍手续,并将工作交接给了连副。全连兄弟本想全体负荆请罪,到团长办公室要求连长留下,可惜被徐子轩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给打发了。

  “难道我脱下军装就不是你们的大哥和兄弟了?难道要我这个大哥走都走不安稳?”

  于是,1连甚至其他连队的官兵默默的站在路旁,目送徐子轩离去。

  中午。来到市区的徐子轩随便找了家小餐馆填报了肚子,然后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上。

  “师傅,去北海疗养院!”

  出租车师傅听到这个地址,不由打了个哆嗦。

  “我说大哥啊,那地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啊?别说我们出租车,就连很多小轿车也去不了!上次我送一个客人去北海旁边的植物园,刚过红线一点就被大头兵给拦住了,前前后后审查了我1个多小时才放我走啊!”

  “哦?有这事儿?”徐子轩有点惊讶,北海是军委首长家属院,平时是警备团二营守护的,没想到管理的也是那么严。“那好吧,你把我送到植物园就行了。”

  “好咧,您坐好,走你!”市区到植物园距离可不短,这可是个大活!

  站在熟悉的独栋小院面前,徐子轩沉默了。自己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自从自己记事以来,郭奶奶就把自己当亲孙子一样养在这个小院里,就算郭奶奶的亲孙子小郭子出生后,郭奶奶的对自己的爱也没有减少半分,反倒是自己为了去当兵,从13岁起就离开了这个院子。为了这事,郭奶奶不知道和郭爷爷闹过多少次别扭,要郭爷爷还她的轩孙子。还有那个小郭子,比自己小3岁,从开始懂走路以来今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结果自己当兵去了,那小子也说不能输给哥哥,13岁不到也屁颠屁颠跑去当兵,结果害的郭奶奶又大哭了几场,不过郭爷爷倒是开心的不得了,还开了一瓶珍藏了20年的五粮液独酌了一把,喝醉后,嘴里喃喃的说到:“好啊,两个小兔崽子都没让我这个老头子失望……”

  “奶奶……”杀人徐子轩没有害怕,被脱下军装徐子轩没有伤心,但是看着满头银丝、眼里充满怜爱和不舍的奶奶,徐子轩声音哽咽了。

  “轩孙,快过来,让奶奶抱抱!”郭奶奶见到许久未见的孙子,也顾不得身子不利索,赶紧从躺椅中站了起来。

  祖孙俩眼红红的说了会知心话,然后就听见一个如响雷的声音在门口咆哮着。

  “轩哥,你回来了吗?你去见爷爷了吗?”

  徐子轩听到这个声音,和郭奶奶会心一笑,“奶奶,是小郭子回来了!我去看看!”

  徐子轩来到院子外,一个健壮、魁梧的身躯就扑了上来。

  “轩哥,你受委屈了。爷爷给我说了,你现在脱下军装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是他拉下老脸求人的最好结果了。我官卑位轻,除了几个二世祖之外,其他人也说不上话。轩哥,你可别想不开啊……”

  “滚,你个臭小子,我啥时候想不开了?看看你,都是海军陆战队中尉军官了,听说狼牙选拔赛也快举办了吧?为了这点小事就跑回来?告诉你,要是这次狼牙选拔赛你出不了线,以后别叫我轩哥了,我丢不起这个人!”徐子轩也亲热的锤了怀中这个虎背大汉。

  “切,我才不和你比呢!你简直就是一个怪物!现在军中也没人敢叫嚣比你徐子轩厉害的!轩哥,这样,我现在去军部办点事,晚上,晚上咱哥俩好好的喝点,行不?”

  “行,不过你要多准备点解酒药,我怕还没喝几瓶你就趴在床上睡着了,奶奶都担心的要死!”

  “放心拉,我可是有备而来的!就这样,晚上,我们哥俩不见不散!”小郭子说完,跳上门口的吉普车,徜徉而去。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偶像安保事务所目录
共119章